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西出玉门 > 第86章 江斩
    接下来的两天,昌东继续推敲和完善这个想法,没有任何一张图是废的,每一个细节都需要反复斟酌,工具箱也派上了用场,有些小玩意儿,得现做。

    叶流西通常都在边上陪着,一边出谋划策递送工具,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昏了头,有时会忽然灰心,哀鸣似地叹一口气,脑袋深深埋进膝盖里。

    她都做的什么事儿:他上吊,她递绳;他跳河,她在边上喊,预备,跳!

    昌东会在边上笑她,更多时候,会放下手上的活,伸手抚摸她后颈,他掌心和指腹都粗砺,而她颈后的肌肤细致滑腻,隔着细软的碎发两相摩挲,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叶流西很吃这一套,不管性子多烦躁,让他这一抚弄,也就渐渐平了。

    昌东有一次说她:“怎么跟个小狗似的,喜欢人家摸捏颈后。”

    叶流西说:“猫狗遍地走,能把我比喻成个不一样的吗?”

    昌东忙自己的,过了会,才说了句:“小豹子。”

    小豹子……

    叶流西居然有点心驰神往:小豹子应该是身体软滑,皮毛溜光华丽的那种吧,小爪子把小田螺拨弄地一会翻身,一会骨碌滚,也怪有意思的。

    她别过脸笑出声。

    昌东完全不知道她乐个什么劲儿,只觉得傻气像蒸汽,从她脑袋顶上咕噜往外冒。

    ……

    第三天的中午,江斩终于有消息了。

    他通过阿禾的口,只说了一句话。

    “明晚,半夜十一点,黄金矿山,你带上兽首玛瑙和代舌,进鬼牙矿道。”

    ——

    很好,这也是反其道而行之,居然选了羽林卫的心脏腹地。

    时间、地点,加上“鬼牙”这个名字,森怖之气满溢。

    阿禾传话时没意识,江斩那头断了之后,她才渐渐反应过来,一时间呼吸急促,嘴唇发干。

    叶流西问她:“你去过黄金矿山吗?”

    “没有,流西小姐,这个……你要去和赵老先生商量的,”阿禾声音都有些发颤,“黄金矿山对普通羽林卫来说都是禁地,要进那,比进黑石城还难啊,江斩……江斩怎么会选那里?”

    昌东反而觉得这个地点选得很妙:黄金矿山跟叶流西的过往有密切的联系,难在探求无门,现在,可以跟赵观寿名正言顺地聊一聊了。

    他看向丁柳和高深:“你们两个,来我房间一趟。”

    ——

    傍晚时分,赵观寿得到通报,说是叶流西又来了,还声称“事情非常重要”。

    赵观寿隐隐猜到了:江斩也该有消息了。

    只是,一进到客厅,他不觉皱眉头:谈事情要带这么多人吗?

    昌东,丁柳,还有那个叫什么高深的,都在。

    叶流西好像也有些局促,低声跟他解释:“江斩来消息之后,大家都很关心,所以跟着一起来了,江斩说了约见的地点,是在……”

    赵观寿打断她:“你跟我进书房细说吧。”

    客厅里像赶市集,这人多口杂的,总不能在这说。

    叶流西故意落后了一两步,赵观寿先进,她随后关门,关门时,右手在锁舌处一抹,用一个薄的铁片压套压住了锁舌——这压套是个“匚”形,两边惯性内夹,而且粘上了橡胶片,有足够的摩擦力可以抓压住门板内外不脱落。

    然后重重关门。

    ——撞门的声音很关键,撞得重且响,会给人一种“门已关好”的安全感,把人视线往门口瞄的频次尽量降低。

    赵观寿坐回桌边,示意她在对面坐下:“他约在哪?”

    叶流西没有立刻说话,她气喘不平,一手摁住胸口,话说得啰嗦又冗长:“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中午的时候,阿禾正吃着饭,忽然眼神就不对了……”

    她瞥了眼赵观寿斜后方。

    ——现在毫无异状,但如果门被推开,夕阳光会在那打上一道渐宽的光痕。

    ……

    茶水奉上,茶水工回到茶台,拿抹布擦拭台面,昌东朝丁柳使了个眼色。

    丁柳立刻端起茶杯,几步凑上去,绕到茶台边,面朝书房的方向站定,然后把茶杯端给那茶水工看:“小哥哥,你这茶里面,怎么有虫子啊?”

    茶汤是橙红色,水色清里带着油光,那茶水工低头去看。

    昌东快步走到书房门边,握住把手,慢慢拉开,又迅速蹲下身子——人重心越低,缩得越小,就越不容易被发现。

    对墙上有了第一缕光线,叶流西想也不想,两手撑住桌台,长身站起,向着赵观寿俯过去,身子把他视线罩严,一字一顿:“他约我在黄金矿山,你们羽林卫掌管的黄金矿山。”

    赵观寿僵了一下。

    这一僵,大概只有几秒。

    门外,丁柳柔声细气:“喏,就那茶沫里的,黑黑的,你可别说是茶渣,我都能看出虫子形状……”

    门内,叶流西掌心濡出细汗,赵观寿说:“你别慌,坐下谈……”

    那道光痕在变窄,叶流西没立刻往下坐,只是死死盯住赵观寿的眼睛:“黄金矿山不是你们羽林卫的地盘吗,江斩为什么会约在那里?难道羽林卫里有他的人?”

    赵观寿轻咳了两声,坐正身子,带得身下坐椅轻磨地面:“你想多了,江斩跟黄金矿山,原本就是有点渊缘的……”

    脚边,忽然有人轻拽。

    叶流西腿脚忽然发软,几乎是跌坐到椅子上,她看似无意地垂眼:昌东就在她脚边,大概是就地滚过来的,正动作极轻地坐起,后背紧贴住桌背板。

    他进来了,但然后呢,开头难,步步难,收尾也难,这书房里,每一秒,都是煎熬。

    叶流西定了定神,问赵观寿:“什么渊缘?”

    ……

    书房外,丁柳有点尴尬,又死要面子:“谁还没个看走眼的时候,难道我还讹你吗,你这茶又不是卖的……”

    她悻悻走回沙发。

    茶水工往待客区看去,陡然色变,目光往外一扫,脸色又渐转平和:高深正站在窗外,侧着身,像是说着什么,他对面的人只露出半个帽檐——两人大概是出去聊天了吧。

    外头的事情,就不归他管了,他只要保证屋里头一切正常就好。

    ……

    赵观寿的声音波澜不惊:“江斩十多岁的时候,在黄金矿山做过工,后来也不知怎么的,让他给逃了,我们一直猜测,他可能是从某一条不为人知的矿道走的……”

    桌下中空的那一块,放了个大的字纸篓,里头有两团写过字的废纸,字迹透过纸背。

    昌东把叶流西的腿旁拨,慢慢挪过去。

    叶流西问赵观寿:“只是猜测?没查出来吗?”

    “流西小姐,你知道山里的矿道是什么样子吗?”

    昌东拈起最顶上的一个纸团,屏住呼吸,慢慢抚展,唯恐纸页的轻音引人注意。

    字纸铺开。

    笔力险劲,字走龙蛇,上头写了四个字——

    胜券在握。

    赵观寿还在说话:“黄金矿山,名字而已,又不是闭眼就能摸到黄金。一吨矿料,能出十几克已经是富矿了,山上的矿洞挖得到处都是,每一条巷线都往山腹延伸……”

    昌东展开第二个纸团,上头写得更杂——

    九仞之山,切忌功亏一篑;必胜之局,须防旗输一着。谨之,慎之。

    眼前忽然有异动,昌东不及细想,迅速后倚,后背几乎压到叶流西的腿:是赵观寿坐得有些不自在,蓦地双腿前伸屁股前挪——要不是他退得快,大概脑袋会正撞上赵观寿的膝盖。

    “久而久之,简直像蜘蛛网一样,在山腹内四面延伸,而且矿道变数太大,有时塌方塌掉一片,有时随手一铲,就能铲出个空洞,又有一些时候,不知道哪引来的水,浸得矿洞里都是发臭的金色泡沫,哪怕是矿山的老矿工,都说不清里头的矿道是什么走向分布……”

    赵观寿站起身,走到那面满墙的书柜前。

    叶流西趁势迅速弯腰,瞪住昌东,那表情,简直是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抡扔出去,昌东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她冷静,紧接着,身子忽然往前,几乎探出了桌腹。

    那面书柜不是敞口的,每格都有玻璃拧锁,锁头是双翅外展的银质鹰鹫,他想看看赵观寿是怎么开锁的。

    叶流西在心里发誓,如果这一趟全身而退,她一定不会让昌东好过。

    赵观寿把鹰鹫的双翅捏合在一起,再然后反向旋拧九十度,那一格的玻璃门无声弹开,他抬手取了一本装订好的册子出来。

    昌东快速缩回身子。

    赵观寿又回到桌前坐下。

    叶流西一眼看到,册子的封面上,有个丑且拙劣的印章图样,像个凶悍的人脸。

    跟她小腿上烙的那个,一模一样。

    她迟疑了一下:“这是……”

    “金爷脸,古人相信,出产黄金的地方,一定有凶悍的妖物守卫,于是尊称一声‘金爷’。金爷高兴了,脸就是个笑脸,淘金的人就能挖到金子。金爷不高兴,脸就是个丧脸,你做死做活,三年五载,它指缝里都不给你漏一克金。”

    “一般的小金场,金爷脸难找,但黄金矿山,这么大的金场,金爷脸也醒目,现场看,得有几层楼那么高:两只眼、两只鼻孔、两个耳孔、一张嘴,分别都是矿道,叫七窍矿道,这几个矿道,都不能进,自古就是用来祭祀的。”

    “江斩约你见面的鬼牙矿道,就是从嘴进的,尤其又是半夜……半夜这种时候,没人敢进矿道。他约这种时间地点,摆明了是让羽林卫眼睁睁看着,又没法插手,这人心计,也真是到了家了……流西小姐,如果你的朋友没那么重要的话,我建议你就别去了。”

    “你当然是不会横死,但如果因故伤残,又或者被困在矿道里,一生难见天日,实在也不值得。”

    昌东听得晃了神,直到屋里一时静默,他才反应过来,暗骂自己分心:既然兵分两路,就该对自己的任务专注。

    他小心地从桌腹里出来,背贴住桌身,慢慢挪向侧面,叶流西略低下头,昌东给她打手势,表示自己要去玻璃书柜那里。

    叶流西嘴唇都有些泛白:赵观寿就坐在那里,这意味着,她要一直吸引赵观寿注意,不能让他回头,甚至不能让他目光旁落。

    昌东已经挪到折角处了,叶流西舔了舔嘴唇,尽量表情自然地跟赵观寿说话:“我跟江斩,势必要有一趟会面的,约都约好了,不去的话,肥唐一定保不住……这册子里是什么?”

    “黄金矿山的山势地形图,你可以参考一下,不过意义不是很大,山腹里的普通矿道,我们还能找挖矿的工人带路,但鬼牙矿道,没人进过。”

    叶流西只能用眼角余光去找昌东的位置:“那我明晚去见江斩,你可以提供给我什么帮助?”

    赵观寿回答:“我只能尽力劝你别去,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什么了,流西小姐有什么要求,可以提。”

    叶流西蓦地伸手把黄金矿山的册子拽到面前,赵观寿下意识去看,昌东借着这瞬间遮掩,一个侧滚到书柜前头,然后起身。

    赵观寿看不到他,叶流西却能看个满眼,她头皮发炸,还得若无其事,和赵观寿四目相对,语气尽量平和:“至少,你派一队猛禽卫,跟我一起进鬼牙矿道。”

    赵观寿沉吟了一会,有点为难:“猛禽卫都是精英,可以冲锋陷阵,但要他们送死,还是为了这么没意义的事……流西小姐,我很难答应你。”

    叶流西在心里说:不答应就算了,不要回头就好。

    离书柜足够近时,昌东才发现,玻璃门的右下角都有刻字,大概是类似文件归档的标签,粗略一扫,有各个市集的,如“胡杨城”、“黄土城”、“红砖城”,有特殊地点的,如“迎宾门”、“博古妖架”,还有……

    昌东心头一凛:有专门的两格,上头的刻字写的是——

    西出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