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西出玉门 > 第87章 江斩
    隔着玻璃去看,都是纸页装订,排得密密簇簇,卷帙浩繁,不知道藏多少秘密。

    昌东恨不得都搂出来一页页翻,但也知道这不现实。

    赵观寿忽然说了句:“这样吧,流西小姐,你先回去,离约见还有段时间,我先想想看。”

    结束得这么快?

    昌东有些意外,但之前也设计过这种情形:安全为上,宁可没有收获,也别出了意外打草惊蛇。

    他该退回去了,叶流西会想办法再周旋片刻,这片刻时间,就是他撤出的时间。

    刚想撤步,忽然停住。

    他看到,格内的那些卷册间,有一册不同,铜版纸装订,脊上还有钉针,分明是本杂志模样。

    这是什么东西?昌东心头生出异样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强烈意识,觉得这一册一定藏了什么秘密,不能错过。

    昌东回头。

    赵观寿已经起身了,送客的架势,叶流西有些猝不及防,飞快瞥向昌东,昌东冲着她摇头,抬手触上鹰鹫的双翅。

    叶流西头皮发炸。

    他要干什么?不是事先说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自行其是了?你还开玻璃柜,你知道一开一关,要花多少时间,会出多少变数吗?

    这一瞬间,叶流西真是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妈的,总不能扔下他不管,走一步是一步吧:叶流西浑身燥热,蓦地伸出双手,大力抓摁住赵观寿肩膀。

    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赵观寿居然被她硬生生摁坐了回去。

    没道理的,习武之人,身体会有下意识的防御反应,她这一摁,他肩上会自然生出反击或是卸脱力来,震开她的胳膊都说不定——她只想拦住他,完全没料到事半功倍……

    赵观寿眸间掠过一丝尴尬至极的震怒。

    叶流西脑子转得极快,装着什么都没发觉,表情热切,声音絮叨得有些神经质:“赵老先生,你不能这样,你答应过我的,你说大家可以合作,以后就是好朋友,但是我去见江斩,你连猛禽卫都不给我派一队,这样合适吗,这叫诚意吗,嗯?如果我出事了,不能为你们运货了,也是你们的损失啊。”

    她双臂一直在颤,手上用力抓紧,不易察觉地把赵观寿的身体往旁侧挪带,昌东借着她语声遮掩,迅速打开玻璃门,抽出那册杂志,瞬间卷缩入袖,又把剩下的册页推匀,以防有破绽,合上玻璃门时,衣袖上拽,很快擦掉玻璃上印下的手印。

    叶流西要是来硬的,或者更逾矩一点,赵观寿早发怒了,桌角有警报器的按钮,只要轻轻那么一下,外头的猛禽卫顷刻间就会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但是她节奏控制得刚好,失态却又低姿态,看似质疑,实则恳求,加上又哽又抖,一副凄楚样……

    赵观寿反不好说什么,语气尽量放得温和:“流西小姐,江斩一直躲在黑石城,他想去黄金矿山,势必要出城进城,这样吧,我让黑石城的守卫严加盘查,矿山那边,我也会加派人手……”

    脚边又有人轻拽了下,是昌东回到这面了。

    叶流西后背都汗湿了,她松开手臂,无意识地喃喃:“也行,加多人手,人多好办事……”

    她今天情绪有点反常,赵观寿斜乜了她一眼,心里有几分不屑:之前一口答应江斩要用兽首玛瑙换人时,她不是挺拽的吗?言语间还呛过江斩几次——现在一听说要进鬼牙矿道,又没人陪同,就沉不住气了。

    他清了清嗓子,又作势向外走:“放心吧,我会仔细考虑的。你先回去……”

    叶流西额上又急出一层汗:她就这么被送走了,昌东还怎么走啊?

    横竖是最后一步了,豁出去了。

    她一把抓起桌上那本关于黄金矿山的册子:“这个是让我参考的对吧?那我拿回去了……对了,还有没有别的了?赵老先生,资料越多,对我越有利啊。”

    她越说越激动,忽然绕过桌子,直奔那面书柜:“再找找看,你这满墙的书,关于黄金矿山的肯定不止一本,咦,这玻璃上还有字,这个锁,是这么开的吗……”

    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守规矩的人,这书柜里放的,都是各类图册、编制资料、名单、账本,哪能让她看!

    赵观寿疾步跟过去。

    昌东利用这一空隙,迅速蹭挪到书房门口。

    身后,赵观寿耐性几乎磨得差不多了,他强压住脾气:“流西小姐,我再说一次,你可以回去了。”

    ……

    丁柳的任务是盯住书房的大门。

    书房虽然外接客厅,但出于互不干扰的考虑,面积都很大,丁柳一直坐在正对书房门的沙发上,怕目不交睫地看会引人怀疑,故意一会唉声叹气一会活动肩颈,有时还低声哼个小曲儿——那个茶水工眉头都皱拧成了疙瘩,几次想制止,还是忍了。

    反正这点声音,也影响不到书房那头,但万一她不讲理,跟他嚷嚷起来,就很难说了。

    忽然看到门扇有了动静,丁柳头皮一跳,大声咳嗽了两下提醒高深,转身就往茶水工身边走。

    那茶水工很不待见她:“你又有什么事?”

    丁柳笑得眼儿媚的,声音很低,像是也知道自己说的事儿挺没脸的:“小哥哥,你们赵老先生喝的茶是真不错,这么好的茶叶,能不能包点给我啊,我们小老百姓,平时喝不到这种的。”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茶水工冷冷瞥了她一眼。

    丁柳回以没脸没皮的一笑,顺势扫了眼书房门口。

    昌东出来了,正屏住呼吸起身,他背对着门扇,朝丁柳示意了个眼色,反手慢慢把门往里推合,以免门撞上时有声响……

    高深也进屋了,停在离昌东不远的地方。

    丁柳觍着脸继续:“反正赵老先生也不会检查茶叶斤重,你给我点呗……”

    她声音软糯里带一点点嗲,伸手去拽他衣袖:“给一点点就行……”

    没想到这一下反而做得过了,那个茶水工实在烦她,甩手撑脱,身子就势一转,居然正转向昌东那头!

    丁柳脑子里警铃大作,一时间,几乎生出把那个茶水工砸晕的念头,昌东不及闪避,说时迟那时快,骤然侧身,伸手用力拍门:“流西,你们聊这么久了,有结果了吗?”

    茶水工愣了一下:那两个聊天的人进来了?

    他记得,书房里进去的是个女的,客厅里三个人,两男一女,一个戴帽,一个不戴……

    高深很镇定地和那个茶水工对视了一眼,抬头把手里的帽子套在了头上,不紧不慢挪正。

    门开了。

    门后露出叶流西的脸,她伸手抚住锁舌,不动声色地把压套挪回手心,说了句:“好了。”

    ——

    回去的路上,丁柳兴奋极了,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东哥,好刺激啊,你不知道,我跟那个倒茶的说话的时候,心砰砰跳……”

    昌东笑了笑,伸手去握叶流西的手。

    没握住,被她甩了,抬头看,暮色里,她的脸绷得跟石头似的。

    昌东看了眼周遭的动静,提醒丁柳:“小点声。”

    丁柳压低声音,但压不住情绪:“就是给我安排的活儿少了,我光等了,没尽兴,哎东哥,还有高深,他忽然把小帽子戴头上,乐死我了……”

    说着看向高深,噗嗤笑出来:“你还戴着干嘛,还给我东哥呗。”

    难得她这么好声气冲他说话,这笑还是朝着他的,高深想也不想,抬手摘下帽子给她:“喏。”

    丁柳下意识伸手去接,接到一半时又缩回来:“又不是我的,干嘛给我呀。”

    她手插进裤兜里,昂着头往前走了。

    高深拿着帽子,递不出又收不回,尴尬间,回头看昌东,看到他正握住叶流西的手腕,叶流西挣了两下,没挣脱,昌东手掌顺势滑下去,包住了她的手。

    走到跟前,昌东问高深:“怎么不走了?”

    高深说:“就走。”

    他侧了侧身,让这两人先走,在后头跟了两步之后,又把帽子戴上了。

    不戴的话,脑袋凉飕飕的。

    ——

    回到住处,正是饭点,丁柳想问昌东这趟有没有什么收获,但阿禾在,又不好开口,正低头扒饭,忽然听到叶流西问阿禾:“我记得你说过,胡杨城沙暴之后,赵观寿就没跟人动过手了?”

    阿禾点头:“是。赵老先生以前身子挺好的,每天都会早起耍一套鹰头棍,胡杨城那次之后,病了一段日子,我记得就从那时开始,他就不练了。”

    “那耳力目力不如以前这种话,是他自己说的?”

    阿禾有点窘:“不……不是,我们猜的,赵老先生这人,自负得很,听不得人家说他……不行的,尤其是功夫不行,毕竟是羽林卫的头领。”

    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还心虚地朝门口瞥了一眼。

    “那你们为什么说他耳力目力不如以前啊?”

    阿禾吞吞吐吐:“因为他身边总跟着人啊,日子一久,身边人总能发觉一些端倪的……流西小姐,你别问我了,我也是听人说的。”

    叶流西没再问了。

    胡杨城沙暴,她的记忆丧失了大半,那个什么龙大小姐,听说也是重病在床,赵观寿这么个老头子了,会只是耳力目力减弱而已吗?

    她忍不住看自己的手。

    把赵观寿摁坐下去的刹那,他可真是……没什么还手之力啊。

    ——

    虽然很想知道昌东在桌腹下头发现了什么、从书柜里又拿出了什么,叶流西还是做到了对昌东不看,不问,不理。

    吃完饭,她自己去洗漱,洗完了回房,砰一声撞上门,习惯性地伸手去反锁。

    手刚触到锁扣,又缩回来,盯着锁扣看了半天。

    显然,昌东今晚会来道歉的,他要是不来……没这种可能,一定会来。

    而反锁上了,她还要下床过来开门,懒得费这个事儿。

    叶流西冷哼一声,给他留了门。

    上了床,被子一裹,翻看关于黄金矿山的那本图册。

    赵老头说,可以参考,但“意义不是很大”,真难得,居然说了实话:这图册绘了黄金矿山的大致轮廓、取水处、进山步道、炼金棚,以及一系列在矿山里要用到的工具,唯独没有关于矿洞和矿道的。

    江斩安排的一切,一定都在矿道里。

    她竖起耳朵听外头的动静,开始嘈嘈切切,总有说话声,后来就安静了,安静到无聊……

    门上终于传来轻轻的叩门声。

    叶流西咬住下唇,慢慢翻页,权当没听见。

    过了会,锁舌轻响,昌东进来了,顺势反手带上门,叫她:“流西。”

    叶流西在心里说:我还流东呢。

    她阖上图册,在手心里卷成一轴。

    昌东走过来,距离床边还有两三米远时,叶流西忽然翻身坐起,手一扬,就要把手里的图册砸过去——

    昌东下意识抬手去挡。

    叶流西没砸,冷笑一声:“就站那,不许动,不许挡,尤其不能挡脸。”

    昌东放下手。

    叶流西盯着他脸,蓦地又扬手,昌东真没躲,但应激反应,还是闭了下眼,眉头微拧间,眼角带出一道折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