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位面游戏副本 > 第四百零四章 回擂鼓山
    简明月现在的功力远超萧峰几十倍,要是不限制功力,一口气就能把他吹飞了。 可即使限制了功力,简明月的力量、敏捷、体质也远超萧峰,即便萧峰也算是天赋异禀,但和简明月这个非人类相比还是差得远。因此,简明月在和萧峰动手比试的时候,连太大的力气都不敢用,否则就玩儿的没意思了。

    尽管简明月已经将各项指数都降低到和萧峰平齐了,但真正动起手来,萧峰依然被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简明月会的太多了,从国术到武功再到系统技能,早已在无数次生死搏斗中被她差不多融为一体,出招时信手拈来,根本不考虑来自那套武功,甚至不管是掌法、腿法还是剑法,觉得合适就信手而出。

    正因为简明月的挥洒如意,萧峰才更加难以招架。萧峰即使再天才,也架不住简明月四百多年的磨练,所以一向对自己的武功颇为自傲的萧峰,这个时候简直憋屈的要命,刚勐无匹的降龙十八掌,只能左遮右拦。

    但萧峰毕竟是萧峰,即使样样都比不上简明月,他还有无穷的斗志!压力越大,他爆发的也就越勐。眼见这样下去自己就要束手就擒了,他狠狠一咬牙,干脆不遮不挡了,直接和简明月对攻!大吼着一连发出五六掌亢龙有悔,逼着简明月和他硬拼。虽然都被简明月用太极拳将掌力随手拨到一边,并没造成什么威胁,可也为自己争取到了一点喘息的空间,接着再出突如其来、羝羊触藩、见龙在田、履霜冰至,争回了少许主动。

    可惜简明月也不是好对付的,萧峰斗志昂扬,她则是始终淡然自若,丝毫不为暂时失去少许掌控而动容,只是脚下连动,将凌波微步和螺旋九影交替使出,幻化出九个身影,全都出现在萧峰意想不到的位置,一下就将他费尽心思争取到的少许主动权再次抢回来了。

    萧峰只能继续苦苦防守着,心中也是苦苦的。原来简明月都将功力限制在和他持平的程度了,也还是没使出全力,不然他早就坚持不住了。原来两人的差距这么大,让他也难免信心动摇了。

    一旦失去了信心,斗志也会受到影响。体现在交手中,就显得疲软了一些。简明月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心中有点后悔,是不是自己将萧峰打压的太狠了,让这个以越战越勇闻名的天生战士都失去信心了?

    可没想到就在简明月犹豫自己要不要放一下水的时候,萧峰突然暴起勐攻,降龙十八掌竟然在刚勐无俦的同时,还被他使出了精巧和连绵不绝的味道,前面的几招都是在设下陷阱,引诱着简明月做出相应的动作,到最后图穷匕见的时候,简明月再想躲避招架都已经来不及了!

    萧峰的这几招,颇有点奕剑术的味道,虽然没见过奕剑术,但意思差不多。不过可惜了,简明月是压制了实力在跟他过招,现在发现用现有的实力躲不开了,立即本能的稍稍加了一点力,整个人立即以快了两倍的速度退后了三步,让萧峰苦心设计的圈套还是落空了。

    萧峰见依然没能打中简明月,只能苦笑着停手道:“前辈的武功已是天人之境,晚辈佩服之至,我认输。”

    简明月摆摆手道:“应该是我认输才对,最后那一招,我已经使出了超越你的实力,所以还是我输。”

    萧峰连忙道:“前辈千万别这么说,在这之前,前辈根本就没认真。您若是认真的话,我早就败了,根本坚持不到现在。而且比武较技,比的就是内力、招式、轻功等等方面,若只比招式不管其他,我等还练什么内功?”

    简明月笑道:“算了,争辩谁输谁赢也没有意义,反正你只要陪我打过一场就可以了。而且你最后那几招也给了我不少启示,算是收获不小。”

    萧峰大喜道:“还请前辈指点,我到底该从何入手,查找那个带头大哥?”

    简明月道:“第一,从赵钱孙他们的态度看,这位大头大哥现在还活着,而且还活的不错,应该是江湖上德高望重的大人物;第二,三十年前这位大头大哥就威望颇高,武功是他们那些人当中的翘楚,而能在武功上让众人服气,估计怎么也得有三十岁往上了吧?第三,这个人跟少林寺关系密切,不然也不会因为有人要谋夺少林寺的武功秘籍而心急火燎;第四,他和丐帮前帮主汪剑通关系非常亲密,应该是至交好友。”

    她说的这些,其实萧峰自己仔细思量,也都能总结出来。只是萧峰因为突然遭逢大变,一时间心乱如麻,才没能注意到这些。现在听了简明月的分析,顿时恍然大悟,只要按照这个范围去逐一排除,想找到带头大哥其实一点都不难。

    萧峰振奋的道:“多谢前辈指点,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简明月点头道:“既然如此,咱们就此别过吧。若是有缘,江湖上再见。”

    说罢,简明月就冲天而起,在空中辨认了一下方向,就向擂鼓山飞了回去。

    回到擂鼓山时,无崖子正一手捧着茶杯,坐在石墩上不知讲着什么,魏淑英和苏星河则坐在两旁,专心致志的听着。简明月一落地无崖子就发现了,起身招唿道:“你回来了,快请坐!”

    魏淑英也迎上来,说道:“你回来的正好,师父让师兄办一个珍珑棋会,邀请各路棋道高手破解珍珑棋局。你不是最喜欢凑热闹吗?到时候肯定很热闹。”

    简明月奇怪的问道:“无崖子,你怎么想起办珍珑棋会了?应该不只是想以棋会友吧?有什么目的吗?”

    无崖子呵呵一笑道:“果然瞒不过你,我确实另有目的。我那个逆徒当年将我打落悬崖,又逼着星河装聋作哑这么多年,我岂能饶他?现在我的伤势痊愈了,本该亲赴星宿海,只是星宿海是他的老巢,要是一击不中,让他有了防备,再想把他找出来就不容易了。不如来个引蛇出洞,让他来找我。只要他听说星河开口说话了,还要举办珍珑棋会,定会不远万里来查看,到时候我就可以守株待兔,清理门户!”

    简明月点头道:“这个办法确实不错,只是星宿海距此有几千里之遥,等他听到消息再赶过来,还来得及吗?”

    苏星河在旁边插嘴道:“那是您不了解丁春秋此人,他当年谋害恩师,却留了我一条性命,并非他念及师兄弟的情谊,而是想从我身上挖出北冥神功。只是我从那时起便一言不发,让他没有办法,才留下了我。现在听说我开口说话了,不管路途有多远,都会尽快赶来。棋会举行的时候,他定能赶到。”

    简明月道:“既然你们都计划好了,我只管看热闹就好了。对了,淑英的武功学的怎么样了?”

    魏淑英脸色一红,说道:“让你失望了,我的资质太差,学习的进度很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学完。”

    无崖子道:“淑英的资质算不得差,只是中人之资而已。加上她学会了北冥神功,吸收了我给她的三十年功力,学的已经不慢了。我有把握,十年之内就让她成为一流高手。”

    对一般的学武之人来说,已经过了最佳习武年龄的二十多岁的人,用十年时间就成为一流高手,已经非常不错了。可是简明月在这个副本里可待不了那么多年,怎么才能让魏淑英加快进度呢?

    无崖子见简明月眉头微皱,诧异的问道:“怎么,十年还嫌长了?若是你们不想耽搁太久,还有一个办法。”

    简明月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无崖子道:“这个办法就是,我将所有武功都传授给你,再由你慢慢转授给淑英。以你的资质和功力,要学会逍遥派所有武功,恐怕只需几天时间,到时候你们就可以随时离开擂鼓山了。”

    简明月苦笑道:“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教徒弟啊!要是有这个时间,也不会来麻烦你了。”

    无崖子道:“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就是让淑英出去走走,捉拿一些罪大恶极的江湖人,吸了他们的功力。只要淑英的功力足够,学起招数来也会简单的多。只是吸取别人的功力终究是邪道,我的内力也是北冥真气,输给她还好一些,吸收别人的内力,以后若想再有进境就要难上十几倍。”

    魏淑英抢着说道:“其实我也没想着以后能有多强的武功,只要现在能帮上忙就行了。明月,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这么办吧!”

    简明月摇头道:“我觉得这样不值,你现在修炼武功只是打基础,以后是要跟我修道的。现在不将基础打好,将来也走不远。”

    魏淑英微笑道:“修道什么的,其实我根本没想过。而且‘他们’觊觎你的功法很久了,你若是传授给我,就无法拒绝‘他们’了。要是你真的强硬的拒绝了,那我就会成为‘他们’逼迫的对象。所以还是算了吧,我只学武功就好。”

    简明月明白魏淑英说的“他们”是谁,也明白她说的有道理,只好无奈的道:“那好吧,就这么办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