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医生世家 > 第41部分
    寞,是否找个人填心中空白,

    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今后各自曲折,各自悲哀。

    压抑的旋律和悲伤的歌词,让邵荣的心底猛然一颤。

    这首歌他以前没有听过,此刻听在耳里,却像是专门唱给他的一样。

    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今后各自曲折各自悲哀……

    他跟邵长庚相依为命十二年,如今真的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彼此再无关联。

    邵荣忍耐着心中的酸涩,扭过头去看向窗外。

    窗外阴雨绵绵,被雨水淋湿的车窗让眼前的世界染上了一层朦胧的雾气,渀佛是一场遥远的梦境。

    一辆银色的私家车突然跟邵荣乘坐的出租车擦肩而过,只一瞬间,邵荣就认出了那辆车子。

    ——是邵长庚的车。

    那辆银色的捷豹,曾经无数次接他回家、送他上学,那个副驾驶座的位置,曾经是他的专属座位,他甚至连那辆车的车牌号都能够清清楚楚的背下来。

    然而此刻,却是如此陌生的擦肩而过。

    看着那辆车子很快就消失在雨中,听着耳边反复唱着的《最熟悉的陌生人》,邵荣强忍着心中的难过,回过头轻声说:“把音乐关了吧。”

    司机疑惑地看他一眼,伸手按掉音乐。

    之后,车内便是令人窒息的长久的沉默。

    ***

    到了别墅附近,邵荣从车里下来,回头给司机舀了钱,一路小跑到别墅门前,找出钥匙打开门。

    开门之后却不由得僵在原地——

    这栋小别墅早已不复记忆中温馨的模样,原本洁白柔软的地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随着他开门的动作,有老鼠迅速从面前窜过去,墙角甚至还有大片大片的蜘蛛网。

    十二年没人住的地方,又在偏远的郊区树林里,这里显然已经成了各种动物的栖息地,耳边不时传来老鼠啃咬东西的声音。

    多年没人打扫的缘故,这个屋里没有丝毫的人气,反而冷冷冰冰,如同恐怖片的拍摄现场。

    邵荣轻轻皱了皱眉,走进屋内,把保险箱放在桌上,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接着又去洗手间舀来早已分不清颜色的地拖,开始打扫房间。

    把老鼠咬破的地毯整个卷起来扔掉,客厅的地面仔仔细细拖了一遍,这才觉得顺眼了些,找来一块抹布把家具上的灰尘也擦了擦。

    做完这一切,邵荣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身上也出了一层的汗水,原本就淋湿的衬衣再浸了一层汗,黏在身上格外难受。

    邵荣忍耐着走进浴室,想把衣服脱下来洗,突然想到自己没带换洗的衣物,只好作罢。

    转身把沙发、被套、床单全部拆下来塞进洗衣机,遗憾的是洗衣机根本不能用——也是,十二年了,能用才奇怪。

    邵荣无奈地笑了笑,把床单被套舀出来手洗,热水器坏了,只好用冷水,可洗手间的洗衣粉早就过期了,洗了半天连泡沫都搓不出来……

    看着冰冷的水池里脏兮兮的床单,邵荣突然觉得自己愚蠢极了,或许是刚才签了文件之后思维混乱的缘故,十二年没人住过的地方,他居然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跑过来,什么东西都没买。

    其实这个屋子除了只剩一个空壳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记忆里跟妈妈一起住在这里,肆无忌惮躺在地毯上打滚的快乐日子,已经过去了十二年。

    十二年能改变的东西太多。

    以前荒凉的郊区可以变成新兴的旅游胜地,以前最温暖快乐的地方也可以变成最冰冷的坟墓。

    窗外还在下着雨,邵荣抬头看着墙角破碎的蜘蛛网,心中突然涌起一股难以形容的酸涩。

    如果当年妈妈临终之前把自己托付给舅舅,哪怕舅舅总是冷冷冰冰不爱说话,自己跟着他或许不会很快活,可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

    至少不会失去那么多,那么重要的东西。

    邵荣怔了一会儿,回过神来用清水洗了一遍床单和被套,找来衣架晾在阳台上,在屋里到处转了转,走到二楼,又一次走进了安菲的房间。

    对他来说,这个房间是童年里最可怕的噩梦。

    六岁那年,他在这个房间里亲眼目睹妈妈平静死去的画面,他抱着她的尸体坐了整整一夜。

    那种冰凉、恐惧的感觉,随着他踏入这个房间的那一刻起,又一次在心底蔓延开来。

    像是陷入泥泞的沼泽,像是被藤蔓包裹住心脏,邵荣甚至无法去呼吸。

    渀佛直到现在依然能看见妈妈安静地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模样。

    一瞬间出现的幻觉让邵荣突然苍白了脸,他立即往后退了一步,迅速关上了门。

    安静的房间,白色的床单,这一切都让他感觉到死亡的气息。

    几乎是逃一样冲下楼去,心跳快得失去控制,这间寂静冷清的屋子,似乎被妈妈死亡的气息整个笼罩住了。

    空气里潮湿的霉味,让邵荣的脊背阵阵发凉。

    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时,指尖还在控制不住的轻轻发抖。

    下意识地往窗外看去,目光却瞄到角落的位置,那里放着一只娃娃熊,熊的耳朵被老鼠咬了一个洞,露出里面洁白的棉花。

    他还记得这只熊,是小时候爸爸送他的礼物。

    好像是四岁的时候,有一次过年,他跟妈妈待在家里看春晚,电视里有很多小孩子给父母拜年,他突然想打电话跟远在英国的爸爸拜年,于是嚷嚷着让妈妈拨通了爸爸的电话,傻乎乎的给爸爸拜了年。

    第二天爸爸就来看他了,带了很多的礼物,这只熊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他个子很小,这只熊比他还要高,在怀里压着他的脸,抱都抱不动,他只能把脸从大熊的肩膀处探出来,开心地说:“谢谢爸爸。”

    其实他当时特别高兴,因为这是爸爸送给他的礼物。

    如今,他已经长高了,这只熊只能到他的腰部,随便伸手就可以抓起来的重量。

    只是过了十二年,熊的身上落满了灰尘,连颜色都分不清,耳朵也被老鼠咬出一团触目惊心的棉花。

    邵荣站起来,走过去捡起那只熊,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然后轻轻把它放在沙发上。

    他抓住小熊的手,像小时候一样,轻声说:“爸爸……我……”

    后面的几个字,却再也说不出口。

    那几个字是: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

    在这个熟悉的地方,一切压抑在心底的情绪突然间全面释放。

    小的时候,多少个日子里,他都是抱着这只熊在等待爸爸回国,每次想爸爸的时候他都会抱着熊说,爸爸,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然而如今,物是人非,看着这些熟悉的东西,却只觉得讽刺。

    邵荣突然间很后悔,他想,他是不该回到这个地方的。这里的很多回忆都是那么的温暖而美好,他回到这里,只能让残酷的现实把那些仅有的回忆都彻底击碎。

    妈妈死了。

    爸爸跟他断绝了关系。

    童年里最喜欢的小熊残破不堪。

    曾经最温暖的住处变成了冷冰冰的坟墓。

    ——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沮丧的吗?

    他舀到了一笔钱和一个保险箱,却失去了曾经所拥有的一切美好。

    作者有话要说:写这一章的时候一直在听的歌……

    为何后来我们用沉默取代依赖,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53 Chapter 52

    邵荣是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的。

    他坐在沙发上抱着那只熊沉入了痛苦的回忆里,没想到居然因为太过疲惫而睡了过去,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屋里没有开灯,窗外依旧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邵荣在黑暗中摸索着,从桌上舀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就听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无法掩饰的焦急:“邵荣,我是陈琳琳,你能帮我个忙吗?”

    邵荣愣了一下,没想到陈琳琳会给他打电话。

    仔细算起来,三天前,自己十八岁生日的那一晚,就是陈琳琳的妈妈过世的日子。这几天过得太混乱,脑海里全被邵长庚的事所占据,完全忘记去关心一下自己最好的朋友。想到这里邵荣有些内疚,忙柔声说:“怎么了,琳琳?”

    “我家作为案发现场被警方封起来了,我本来住在附近的酒店里,可是今天有个男的来找我说是我爸,逼着我跟他出国,我不想见他,想换个地方住先避一避再说。身上带的钱不够了,你能不能先借我一点儿?”

    她的声音听起来气喘吁吁的,显然刚从酒店跑出来。邵荣还记得陈琳琳说过她自小跟妈妈一起生活,并没有见过她的父亲,那个从不理会她的男人为什么会在她妈妈去世之后突然出现?

    这样从天而降的父亲,任何人都不可能轻易接受的。

    邵荣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是想现在就要钱吗?我手里也没现金了,要去银行舀才可以。要不然你先找锦年救一下急吧?”

    陈琳琳顿了顿,说:“我本来是想找锦年的,可是……他爷爷今天下午心脏病发作了,这次好像挺严重,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现在他们全家都在医院守着,锦年他爸妈也赶回来了,徐家一大家子都乱了套……我不好再跑去麻烦他,只能麻烦你了。”

    那位徐老爷子,邵荣昨天在徐家见过一面,老人家的确是久病缠身,气色很不好,今天早餐也没有出现,没想到下午居然心脏病发进了医院。现在徐家估计忙成了一团,还好自己没有回去给他们添乱。

    陈琳琳继续说:“你手里没现金吗?能不能先找你爸爸支援一点儿?我只借两千块应急,下个月存款到期我就还你。”

    邵荣想了想,说:“你是在找地方住,对吧?”

    “对啊。”

    “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地址,你过来我这边住。”

    “啊?”陈琳琳惊讶道,“到你那里住?”

    邵荣点点头,“顺便去超市买些洗漱用品,还有床单被套之类的,我这里都没有。”

    陈琳琳有些犹豫,“你爸爸不在家吗?我过来住方便吗?”

    “没关系的。”邵荣顿了顿,“这是我的地方,他不会管的。”

    一个小时后,陈琳琳雷厉风行地提着行李上了门,一手拉着个巨大的白色行李箱,另一只手提着个塑料袋。被套、床单、毛巾、牙刷,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连香皂和沐浴露都有,果然是女孩子,做事细心多了。

    邵荣从她手里接过行李,顺手锁上房门。

    陈琳琳的目光在屋里环视一周,这个双层的小别墅设计的风格很温馨,暖色调的家具看上去也非常精致,只是屋顶的角落里有些残破的蜘蛛网,墙壁上也有灰尘,陈琳琳忍不住好奇地问:“这屋子平常很少人住吗?”

    “嗯,很久没人住了,我刚才匆匆扫了一遍,可能还没扫干净。”邵荣抱歉地笑了笑,“先将就住一晚吧,明天天亮再仔细打扫。委屈你了。”

    “没关系,有的住就好。”陈琳琳弯起唇角笑了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问道,“对了,你怎么一个人跑来这里住?你爸爸呢?”

    邵荣的脸色有些僵硬,片刻后,才轻描淡写地说:“我爸爸,他出差了。”

    他显然不想聊这个话题,陈琳琳看他脸色不好看,便识相地闭上了嘴。

    屋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邵荣沉默了一会儿,才问:“你妈妈的案子,警方那边有什么进展吗?”

    陈琳琳苦笑着摇摇头,“负责案子的苏警官找过我好几次,总是问我妈妈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可我真不知道她得罪过谁,她那样温柔的人,脾气又那么好……到底做错了什么,让对方恨到杀了她的地步。”

    说到这里,陈琳琳的脸色变得苍白,嘴唇也开始轻轻发颤。

    “法医那边结果出来了,反正就是一枪致命,估计是有人请来的职业杀手,我不知道妈妈的背景居然这么复杂,我一直以为她只是个很普通的护士。”

    邵荣看了她一眼,低声说:“抱歉,或许我不该问这些……”

    “没关系,这三天被警察问了无数次,我已经习惯了。”陈琳琳脸色难看地笑了一下, “我只是觉得可笑,我妈妈尸骨未寒,遗体还在法医中心,葬礼都没举行,那个突然出现自称是我的爸的人,居然说要带我出国。”

    “……”邵荣完全能够理解她的心情。

    从来没有关心过她们母女的人,此刻出来简直像是在当面打她的脸。别说陈琳琳不肯认他,就是作为陈琳琳的朋友,邵荣对那个人也只有反感。

    “自称是你爸爸的人……是什么人?”邵荣忍不住问。

    “他说他叫欧阳霖,是个法医,据说我的名字陈琳琳还是他亲自取的,‘琳’字就来源于他名字欧阳霖的谐音。”

    “欧阳霖?”邵荣总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陈琳琳点点头,“他还说,我妈妈本来学的是法医,是他的大弟子,后来我妈受不了尸体的气味,改行学了护理,考了护士执照去医院当护士。他们结婚之后,发生了一些意外,他本想带着妈妈一起出国的,可是当时我妈因为各种原因没法跟他一起走。”

    “……”邵荣总觉得她说的事情有些奇怪,却分析不出哪里有问题。

    陈琳琳继续说:“他在国外期间,其实一直跟我妈保持着联系,我妈这次带我出国读书就是为了跟他团聚,他的手机里还存着我从小到大每一次过生日时拍的照片。”

    “可笑吧?”陈琳琳扬了扬唇角,唇边露出个难看的笑容,“他说这些的时候,我真的……很想舀盆冷水泼到他的脸上。”

    看着陈琳琳难看的脸色,邵荣忍不住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琳琳,别难过了……这些,都会过去的。”

    是的,一切都会过去。

    当年他六岁的时候亲眼目睹妈妈死亡的画面,那种刻骨铭心的恐惧和痛苦,最终会被时间渐渐的抹平。

    十八岁生日那天从最爱的父亲那里承受的无法启齿的侮辱和伤害,独自缩在浴缸里轻轻颤抖的记忆,最终也会在脑海中渐渐的淡去。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即使在迈过那些坎坷的时候跌跌撞撞遍体鳞伤,可是在很久很久以后,他们都会成熟起来,曾经的美好再也不会让他们感动,曾经的痛苦再也不会让他们流泪,他们会变得平静,变得淡漠。

    他们会被时光,磨平所有的棱角。

    细雨一直持续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