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医生世家 > 第60部分
    ,居然被自己同时遇到。

    一方是自己的生母,黑道世家杀人不眨眼;另一方是自己的养父,医生世家以治病救人为本。如此矛盾的对立,一边是生育之恩,一边是养育之情,此刻却用一把枪来强迫自己做出选择,邵荣只觉得这种事情极为讽刺。

    安洛看了他一眼,问:“说吧,什么条件?”

    邵荣顿了顿,平静地说:“让我见见我爸爸,只要确认他没事,我就把资料给你,到时候你可以毁掉它,我保证永远都不再追究。”

    安洛扬眉,“如果我不同意呢?”

    邵荣正要开口反驳,却听楼上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让他去见邵长庚吧。如果知道真相之后,他还这样选择的话。”

    是安扬。

    他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白色西服,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一步一步慢慢地从楼上走下来,竟有种王子降临一样潇洒的风度。

    他在邵荣的面前停下脚步,语气平淡地说道:“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不过,还是应该正式做一下自我介绍。”

    “我是你的大舅舅,也可以说,是你真正意义上的父亲——安扬。”

    作者有话要说:

    嗯,最后一场暴风雨

    大家跟邵荣一起坚挺,然后就可以看见黎明了><

    74、Chapter 73

    听了安扬的这句话,邵荣的脑海里突然一阵空白。

    没错,他的确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父亲,是他亲自把父方和母方的两份遗传基因结合起来,创造了邵荣这个生命体,如果没有他,根本就不会有邵荣的存在。

    邵荣的身上流着安菲的血,安菲是他的双胞胎妹妹,基因跟他最为相似,而另一半的血却来自于他的爱人苏子航。所以严格来说,邵荣甚至可以算是安扬亲自创造的,属于他跟苏子航的孩子。

    可是此刻,安扬表情平静地说出这句话时,邵荣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对于这个“意义上的父亲”,邵荣心中并没有丝毫亲密的感觉,反而有些畏惧……

    毕竟是黑道上十分厉害的人物,安扬在对面的沙发上一坐,唇角虽然挂着淡淡的微笑,可他身上王者般的气势却不容忽略,谈笑间风云变色,被他静静注视着,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怎么,不愿意认我这个爸爸?”安扬微笑着问。

    “……”邵荣没有回答,只是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僵硬。

    安扬看着邵荣,缓缓说道:“是不是因为,在你心里,邵长庚才是个好爸爸,邵家的人都是治病救人的好医生,而我们安家却是黑道出身。如果给你选择的机会,你宁愿永远都不接触安家的人,我说的对吗?”

    “……”邵荣的脸色不禁有些发白。

    他几乎一眼就看透了自己心底藏得极深的想法,这让邵荣根本无言以对。

    安扬冲Lina扬了扬眉,说:“Lina,让他看一段录像。”

    安洛突然回过头来,似乎想要阻止:“哥哥,你……”

    安扬打断了他:“没关系。”

    Lina看了他们兄弟一眼,转身走到屏幕宽大的液晶电视旁,在DVD中放入了一张光盘。

    邵荣疑惑地看着电视屏幕,经过一段时间的空白之后,屏幕中突然出现了一段影像。

    录影的地点是在沙滩边的一栋私人别墅里,客厅大大的落地窗能够看见外面的海景,邵荣正在疑惑他要给自己看什么,就见画面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的脸跟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只是此刻,他的脸上有很多的淤青,显然是暴力殴打所致,身上的衬衣也残破不堪,双手被铐在了身后,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的狼狈。

    ——是苏子航!

    邵荣屏住呼吸,呆呆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屏幕里的那个年轻的男人。

    不再是墓碑前的遗像,不再是新闻报道中的照片,邵荣第一次看见活生生的立体的苏子航,虽然只是多年前的一段录影,可这样清晰的画面,却仿佛真实的发生在眼前。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脸色冷淡,见苏子航被带了上来,便低声说道:“苏子航,警员编号D7501,三年前接受上级密令,潜伏进安氏集团做为警方的高级卧底,调查黑道蓝夜集团贩毒的罪证……我说的可有错?”

    苏子航冷冷道:“既然你们已经查到了我的身份,又何必浪费口水?”

    男人微微眯起眼,“苏子航,把你手里的证据交出来,或许,我可以留你一条命。”

    “做梦!”

    空气中的气氛有一瞬的凝固,片刻后,那个男人突然低声笑了起来,“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男人朝身侧的手下扬扬眉,“给我好好招待他。”

    那几个男人身材高大,显然是做打手出身,几人一拥而上,手脚麻利地把苏子航按在地上,两人控制着他的手脚,另一人拿出了一条皮鞭。

    “刷”的一声,三根手指粗的皮鞭朝着他的胸口狠狠抽了下去,本就残破不堪的衬衣硬生生被抽碎了,白皙的胸前瞬间被抽出一条刺眼的鞭痕。

    苏子航疼得皱紧了眉头,被绳子绑住的双拳用力握紧,目光却依然坚定而倔强。

    “不说吗?”中年男人问道。

    “你认为我该说吗?”苏子航唇角带着轻蔑的微笑。

    男人皱了皱眉,朝手下招招手。

    寂静的客厅里,只剩下刷刷刷机械的鞭打声,屏幕中虐待苏子航的男人们手下的动作毫不留情,几乎每一鞭子都在他的身上抽出一条深深的血痕。十几鞭抽下去,胸前的皮肤渐渐变得血肉模糊,

    苏子航死咬着嘴唇,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丝示弱的声音。

    邵荣怔怔地看着屏幕中那个跟自己拥有相似面容的男人……

    看着他在冰冷的地板上蜷缩起身体,疼得连表情都扭曲起来,邵荣的心里也跟着一抽一抽的疼,好像那些鞭子是打在自己身上的一样。

    那么相似的一张脸,最直接而亲密的血缘关系,哪怕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可此刻看着他受苦,邵荣的心里也非常难过,难过到甚至说不出一句话来。

    屏幕中的客厅里只有反反复复机械的鞭打声,而安家的客厅里,更是令人窒息一样的沉默。

    安扬不说话,神色非常平静,仿佛在看一场跟自己无关的电影。

    安洛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皱着眉头,不时把担心的目光投向沙发对面的哥哥。

    不知道这样的酷刑什么时候才是尽头,邵荣刚想出声打破沉默,却听屏幕中再次响起那个男人低沉的声音。

    “好了,停手。”

    中年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苏子航的面前,俯身挑起他的下巴,说:“子航,你果然很有骨气,怪不得太子对你那么着迷。”

    苏子航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男人微笑道:“把药拿过来。”

    手下给他递来一个针筒,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

    “这是国外最新研制的神经兴奋剂,会激活你全身的神经末梢,让你的感觉变得非常的敏锐……”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苏警官,这里有很多人等着尝尝你的味道。”男人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轻轻拍了拍苏子航的脸,“最后一个机会,告诉我,证据放在哪?”

    苏子航沉默片刻,唇边缓缓吐出了三个字:“你……做……梦。”

    “啪”的一声,男人愤怒地给了他一个耳光,苏子航被打倒在地上,唇角流出了一丝鲜血。

    男人用膝盖压住他的后背,将一针管液体全部注射进他的体内,然后转身离开,冲手下说:“你们几个好好享受,记得不要弄死他。”

    “够了!”安洛突然站了起来,走到电视前,想要拿出光盘。

    却听安扬淡淡说道:“别关,继续看。”

    安洛回头对上安扬的视线,良久后,才僵硬地扭过头去,转身坐在了另一侧的沙发上。

    邵荣看了一眼安扬平静到可怕的表情,脊背突然升腾起一股寒意,轻轻握紧了拳头,回头继续看向屏幕里的录影。

    接下来的录影,简直无法用残忍这个词来形容。

    那群人如同野兽一样扑了过去,把苏子航全身的衣服扒光,两个男人把他按在地上,最大角度的分开他的双腿,另一个压在他背后,在他身后凶狠地贯穿。

    “呃啊……”苏子航的嘴唇被咬得鲜血淋漓,喉咙中发出类似野兽一样的嘶吼,“你们这群畜生!放开我!放开……啊啊啊……”

    因为剧烈的挣扎,被绳子绑住的手腕勒出了一条刺眼的红痕,全身遍布深刻的鞭伤,还有被人啃咬的齿印。摔伤、踢伤的淤青更是数不胜数。

    整个身体到了后来,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放开我……”

    苏子航如同受伤的野兽一样疯狂地挣扎,因为大声呼叫的缘故,声音变得异常沙哑,可那些人完全不理会他的反抗,用力把他按在冰凉的地板上,以一条狗一样跪趴的姿势大幅度的敞开他的身体,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的贯穿……

    这样残忍的轮暴持续了很久很久,到了后来,苏子航从起初激烈的挣扎和谩骂,变成了最终无声的沉默。录影里,只剩下那些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苏子航的眼睛似乎彻底失去了焦距,只是呆滞地看着远方的大海,偶尔因为强烈的疼痛,身体不由自主的轻轻抽搐。

    自始至终,他的眼睛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只是嘴唇已经被咬出一排鲜明的齿印,血顺着唇角一丝丝不断的往下流。

    也不知过了多久,别墅的另一边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苏子航扭头看向脚步声出现的方向,似乎认出了那个人,他的喉咙里模模糊糊的发出一丝沙哑的声音:“杀了我……”

    “请你……杀了我吧……邵先生……”

    话音刚落,突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苏子航的心脏被子弹射穿,胸口瞬间涌出大量鲜血。

    砰砰砰砰……

    枪声连着响了五下,强暴他的那四个男人,心脏也被子弹射穿,一脸震惊地倒在地上。

    开枪的人干净利落处理完一切,脚步声便渐渐走远。

    等一切归于沉寂之后,苏子航突然挣扎着睁开了眼睛,他拖着狼狈的身体在地上爬,慢慢的爬了两米多远,血液从胸口涌出来,在地上拖出一条刺眼的血痕。

    最终,他在对着摄像头的位置停了下来,看着录影的方向,轻声开口道:“安……安扬……”

    “对……不……起……”

    因为正对着摄像头,他的脸看上去非常的清晰,满是血迹的脸上已经分辨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有一双眼睛,依旧乌黑而明亮。

    他的声音沙哑,如同在哀鸣的困兽。

    眼神里是浓浓的歉意,还有,即将和恋人永别的痛苦和不舍。

    “对……不……起……”

    他低低重复着这句话,终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段录影,就以苏子航全身,倒在血泊之中的画面定格结束。

    电视屏幕突然变成了无信号的蓝屏。

    安家祖宅的客厅里,却是如同死寂一样的沉默。

    录像已经结束了,可看录像的人,却还没有从苏子航临终前沉重压抑的情绪中解脱。

    邵荣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刺入掌心,却依然控制不住身体剧烈的颤抖。

    他的嘴唇被咬出了血,脸色也是无比苍白。

    这太可怕了……

    亲眼看着屏幕里的那个男人,自己的亲生父亲,在临死之前所经受的这一切……

    邵荣甚至觉得,他每一次疼到痉挛、痛到抽搐的时候,自己的心底也像是被人用鞭子狠狠抽过一样,难过得无法形容。

    从来没想过,那个年轻的警察,所谓“因公殉职”的背后,却是如此残忍的经历……

    邵荣不禁联想起他墓碑前的遗像,那张英俊严肃的脸,一双乌黑的眼中满是年轻人的热情和朝气,穿着警服的他,看上去帅气无比。

    邵荣还记得自己曾经问过苏世文一句话:“我父亲是怎样的人?”当时苏世文沉默了很久,才答道:“他是个很好的人。”

    苏世文用“很好”两个字来形容他的哥哥,或许是因为,除了很好,已经没有人能找出更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面对如此残忍的虐待却依旧毫不妥协的苏子航。

    令人窒息的沉默持续了很久,久到空气快要凝固的时候,安扬才终于开口道:“这段录影,我看过很多遍。”

    从第一次看就时差点崩溃,到如今,平静得如同看一场电影。

    这十多年来精神上的痛苦和折磨,安扬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

    “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段录影吗?”安扬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邵荣的身边坐下,轻轻摸着邵荣的头发,柔声说,“录像中的这栋别墅,是我跟子航曾经一起住的地方。当初,他们趁我不在,到家里去解决子航,却没想到,我家的屋顶装有针孔摄像头,把这一切全都录了下来。”

    “小荣,你认为,他们这样折磨我的子航……我该放过他们吗?”

    “……”

    邵荣根本无法给出否定的答案。

    别说安扬会放过他们,就是邵荣自己也厌恶到了极点,在看这段录影的时候,甚至恨不得钻进电视屏幕里掐死那几个畜生!

    安扬微微笑了笑,说:“看来,我替他报仇的做法,你并不会反对。”

    邵荣沉默着咬紧了嘴唇。

    安扬继续问:“那你知道,最后开枪的人是谁吗?”

    邵荣突然愣了愣。

    ——我怎么会知道?

    开枪的人位置在别墅的门口,所以客厅屋顶的摄像头并没有录到他的身影,只听到他的脚步声。

    脑海里突然闪过刚才看见的录像中的画面,苏子航抬头看着门口的方向,低声说:“请你……杀了我……邵先生……”

    邵荣的后背猛然一僵,不可置信地问:“那……那个人……姓邵?”

    安扬点头,“邵安国。”

    “……”

    这怎么可能?!邵荣完全无法相信。

    邵安国不是安平医院的前任院长吗?医术高明的他,在医学界算是很有名望的老前辈,他也是邵长庚最尊敬的父亲。

    虽然总是不怒自威的严肃模样,可邵家的所有人都非常的敬爱他。

    怎么可能是他开枪杀了亲生父亲苏子航?

    这太荒谬了!

    “不可能……”邵荣脸色苍白地摇摇头,“我不相信。”

    安洛沉着脸插嘴:“小荣,邵家并不是你心目中治病救人的医生世家,当初的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