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变 > 第八章 安静,莫入,必死
    寻马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夸张,吴牙是他见过最厉害的人,也是最怪的人。

    首先没有什么是吴牙不知道的,他的眼神非常不好,几乎到了半瞎的情况,是因为看太多的书了。

    其次是没有什么是吴牙杀不掉的。吴牙也上过战场,据说法师可以使用法术,吸引雷电攻击敌人,但法师施法需要一定的距离。

    寻马认识吴牙的时候,是作为他的护卫。虽然他没有看到吴牙在任何一场战斗中,使用了所谓的法术。

    但寻马知道吴牙是不害怕的。在战场上不害怕,需要极强的能力才能做到。

    所以他一早就觉得吴牙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对于参宿来说,吴牙他们的出现,可能只是上头用来恐吓造反部落的一种心理手段。

    法师从来不到前线,而是在山势最高的区域,所有的法师各占据一个高点,背后有着奇怪形状的大旗,居高临下的看着战场。

    真正让寻马意识到吴牙的厉害,是那一次有名的通天奇袭,当时谁也没有想到,通天部落的骑兵会绕到整个参宿的后方,直接冲击法师的位置。

    负责守卫的寻马当时保护的就是吴牙。敌方的弓箭下雨一样的落向他们,第一批箭被寻马他们的盾牌挡掉,但当他们放下盾牌的时候,第二批冷箭到了。

    第一批箭是漫无目的地压制,但是第二批箭,射箭的都是神箭手,而且是在参宿刚刚放松的瞬间,很多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纷纷中箭。

    参宿的重甲有几处缝隙,防御力最低,这些箭准确地射中了这些缝隙。

    其中就有一只箭直接射向寻马的眼睛。吴牙抬手,直接凌空抓住了这只箭。

    寻马知道那就是鬼门关,如果不是吴牙把箭抓下来,他的脑子就要被贯穿了。

    接着对方的骑兵到了。整支参宿队伍瞬间被冲散了,对方的头骑冲到吴牙面前。

    寻马重甲上去撞马,挡住了第一击,但对方是一批大马,直接把寻马往后撞飞。

    寻马就感觉到背后有人一托,把自己硬生生接住。然后吴牙接过他的刀,拉着他低头躲过对方横刀,接着反手一砍。

    结果穿着法袍的吴牙一刀把头骑连人带马整个砍断,那马和人的血直接像瀑布一样撒向后面跟着的骑兵。

    用刀的人当然知道那一刀的分量,那些被他砍撒出去的血,都带着杀伤力,直接让后面的骑兵减速躲避。

    吴牙的反击给参宿们争取了整顿队伍的时间,等他们整顿好,对方的骑兵就没有了机会。

    这场战斗双方都死伤惨重。但最终参宿平息了叛乱。整个过程吴牙都没有再出手,他坐在被他砍死的马尸上,看着远处的战场。

    吴牙也不爱说话,他只在讨论具体问题的时候,会说的稍微多一点。战争结束之后,寻马曾经去拜访过他,发现吴牙压根不记得他,虽然他们在六个月的行军中几乎天天在一起,但吴牙确实,压根不记得他。

    最后吴牙给了他一个证件,上面写着:吴牙的朋友。关系始于通天战争,历时六个月左右。

    这就是有名的吴牙朋友证,所以寻马之所以可以说,吴牙是自己的朋友,就是因为他有这张证件。

    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曾经想典当这张证件。但因为即使有这张证件,吴牙也并不会对你有什么优待。

    所以,这东西最后的价值并不高。他们来到法学府之前,寻马知道吴牙一定记不起自己,就把朋友证掏了出来,挂在自己脖子上,以免被吴牙误以为是行尸,一刀砍成两段。

    法学府在这个区域的另一端,他们一直活动的区域,靠近武圣区。而法学府靠近道圣区,那个城区是医术密集的区域。

    但一开始所有的行尸都送往了这个区域做医理的研究,所以区域内情况不明。

    法学府是一个可以容纳3000多人的巨大学府,但学生其实并不多,吴牙就住在里面。

    里面行尸不多,似乎是有人清理过了,广场上只有零星几个,寻马让苏荣用弓箭,远距离地射倒。

    有立即朝苏荣冲过来的,寻马就躲在柱子后面,忽然出来,在背后甩刀砍掉对方的头。

    吴牙所居住的校舍区,是一个一个的四合院,四个老师住一个院子。到达这些个院子,需要穿过很多学堂,三个人在行进中就看到有很多的行尸,被砍断手脚,摆放在学堂里的桌子上。

    行尸都在动,因为没有四肢,他们都像鳖一样,都在脖子用力,这场景犹如人间地狱。

    整个桌子下都是血,散着一股极其诡异的气味。几乎每具行尸的脖子上,都挂了一个朋友证。

    而且这些个本本比寻马的大,有些都磨得包浆了。寻马看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苏荣就问道:“你还是快点把本本收起来吧,否则也会变成人棍王八。”

    “这些都已经是行尸了,一定是吴牙满城找自己的朋友,想给自己的朋友一个归宿。所以找到一个朋友,如果已经是行尸了,就砍断手脚带回来——”寻马心说,但如果是要给朋友一个归宿,现在这个场景也确实不是什么好归宿。

    他们继续往里面走,来到了校舍的四合院,走不远便看到在四合院的门口,放着一块牌子。

    上面写着:安静,莫入,必死。

    “还是这个脾气。”寻马心想,

    “写个牌子还装什么大尾巴狼。”虽然吴牙非常厉害,但他寻马也不至于会必死。

    寻马绕过牌子,推开了四合院的门,刚想说话。就看到一四合院全部都是行尸,挤得满满当当的,一点空隙都没有。

    寻马楞了一下,所有的行尸都转头看向他,寻马把门关上,转身拉住苏荣和小右就跑。

    苏荣还好奇:“里面什么东西,那么牛逼?你给我看看啊!”行尸群瞬间直接冲破那扇门,直接从里面

    “喷”出来,冲向他们。寻马心中大骂:“个臭傻逼,搞一院子行尸是想干什么?那可不是必死!傻逼写个牌子也不会写写清楚么!”苏荣和小右瞬间变了脸色,撒腿狂奔。

    三个人狂奔,一下就在后院迷路了,后面行尸争先恐后地追了过来,一下三个人就跑进一个死胡同了,墙壁特别高,根本爬不上去,三个人全部贴着墙壁转身,就看到群尸犹如潮水一样,一层叠一层地冲过来。

    寻马叹气,苦笑,翻出刀来,安定神情。在战场上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此时不用想结果如何,杀个痛快就行了。

    苏荣和小右整个脸吓白了,但苏荣也举起了弓箭,和寻马对视了一眼,苏荣说道:“你他妈开个屁门。”

    “对不起。”寻马说道,

    “下次应该让你开。”群尸瞬间就冲到了他们面前,无数张狰狞的脸堆叠在一起,这就是地狱了,寻马心说。

    就在寻马压弯了腰,准备拼死一战的时候,他们身后的高墙上跳下来一个年轻人,落到他们当中,把苏荣的弓箭按了下去。

    “不要在人后搭弓,容易射到自己人。”那个人说道。寻马就看到那人拿着一把巨长的细刃斩马刀。

    这个人只是一个转身,斩马刀一下直接横劈开冲过来的第一批十几具行尸,尸体四分五裂,后面的行尸全部摔倒,然后那个年轻人抬头,对准后面的尸群,说了一句:“落雷!”寻马原以为会有巨大的柱子一样的闪电,从天而降,将后面的尸群全部都炸得外焦里嫩。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寻马看着那年轻人,无语道:“吴牙,你在演戏么?”

    “我以为总归会有一次管用。”那年轻人说道,原来他就是吴牙了,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几乎遮住了浅色的眼眸,但是看上去非常年轻,简直是个少年。

    他看向寻马,问:“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