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传奇世界之中州巨变 > 第十一章 你要救她
    在吴牙狭小的阁楼里,寻马把他看到稻草人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他手腕生疼,不想再因为骗他而再被打一次。

    吴牙卧佛一样侧躺着,放松地听着,两个人面前都有一杯翰林院的好茶,冒着热气,茶香四溢。吴牙从箱子里掏出来的时候,翰林院使的手指还粘在上面。

    “他生前把这些宝贝茶叶当命一样,最后还不是便宜了我。”吴牙说道。

    寻马说完稻草人的事,吴牙就陷入了沉吟:“这个就算你砍了头送回皇宫,皇帝也不会相信吧。”

    “正是如此。但我回参宿营的时候,山里的行尸已经过了山关,参宿已经全部出动清缴,受伤的骑兵被抬回中州治疗,开始尸变,整个事情想来,那个时候已经无法避免。”

    “其实要想有办法,还是有办法的。”

    “你是说,封闭道圣区的大门,对伤兵予以射杀焚烧么?”寻马问道,“元清干不出这样的事情吧,毕竟是三个圣当中最仁慈的。还是说说稻草人吧,你怎么想?”

    “这是一种法术。”吴牙说道,“而且是一种原始的法术。”

    “什么叫原始的法术,是比较便宜的么?”

    “不,是在我们之前很早很早,古人用的法术。”吴牙说道,“和武器一样,法术也会不停地变化,变得更加便利。你遇到的这个现象,很像是古书里记载的,最原始的那一类法术。”

    “这种法术有什么用呢?稻草人关灯变成其他东西,把戏么?”

    “古人的法术,用途都是在那个时代有用,如今我们很难推测。也许是为了战争,将稻草人变成怪物,袭击敌人。”

    “那为什么必须要固定的稻草编织出来?这简直就是,一种玩笑的感觉。”

    “法术的本质是什么?”吴牙说道,“法术的本质是,这个世界上隐藏了很多奇怪的规律,就像水用刀割完之后,不会留下痕迹,冰会变成水一样,这些规律是我们所有人都日常可以看见的,但还有很多很多的规律,日常是看不见的,比如说两种特殊的草药,放在一起就可以治疗痢疾,但是先后顺序调转,就是毒药,如果是古人看到我们这样,就会以为我们拥有法术。这些规律还在不停地被发现,法术就是隐藏的规律,但是法术和其他的规律不同。”

    寻马看着他,大脑开始疯转动。

    “法术无法举一反三,无法推理,比如说,固定的稻草数量编出来的稻草人,在没有光的情况下,会变成怪物,那么也许加一根,会变成其他东西?这是一般人的想法,但法术不是,也许其他任何根数的稻草人,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寻马摸着下巴:“无法举一反三的规律,就很像是——”

    “人为的。”吴牙说道,“你说的很对,法术,目前我看到的所有书籍,里面的使用方法,都似乎是某个人,随心所欲编写的。”

    嗯……

    寻马装作沉思的样子,“是神么?”

    中州有很多宗教,加上四周部落,大概有四百多种神,因为实在太多了,而参宿骑兵冲杀的时候,从来没有见到过任何神来保护他们,所以寻马大概率觉得是没有神的。

    但是寻马又想到了那个怪物,那个怪物不是人类,如果有怪物,难道神不应该也存在么?

    吴牙显然也没有答案,否则他应该会说出一个结论。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寻马道:“那个怪物,和行尸一定有关系,它们流着一样颜色的血,行尸是从海角村来的,那么,也许那个怪物,就是行尸的缘由——我话说在前面,这怪物我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见到过。”说着寻马用手指蘸着茶叶,把怪物的脸画了下来。

    吴牙看着那张脸,从身后掏出一本书来,寻马看到书的作者是沈末,他摊开一页,在沈末的书上,画着一个人,那人的脸和怪物的脸非常相似。

    “这样图没有解释,他就是这么画在书里,不知道他是从何得来的,但似乎和你说的相似。”

    “这个沈末到底是个什么人?”寻马问道,“似乎又傻逼又牛逼的样子。”

    “他的理论最终没有完成,但他做了很多实验,这些实验都很有启发性,你很难不被他说服。”吴牙还是看着那张脸,“这个怪物,最后没有杀你么?”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寻马从洞里出来,除了稻草人,只有血迹通往村后的矿洞,寻马没有继续追寻下去。因为晚上那一瞬间,所有人同伴都没有了声音。他知道这怪物一定不是人力可以猎杀的。

    自己应该是因为火逃过了一劫,或者说,因为光。

    “明白了。”吴牙坐了起来,“交易是这样的,你和我说了稻草人的事情,我认为你说的是实话,接下来,我会带你们出城,之后,我还希望你,带我去看稻草人的地方。你是否接受?”

    “海角村在远山,现在整个关外全部都是行尸,我们两个未必能或者到那个地方,而且那个怪物如果还在,反正我是打不过,你行不行我不知道。”寻马道,“我有一个想法,就是你带我出城,然后你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扎个稻草人,不一样吗?”

    “哦,你不愿意离开中州。”吴牙忽然醒悟道,“不光是我对中州有牵挂,你也有牵挂,还是那个,你的女儿么?”

    女儿这个词让寻马整个人震动了一下,他一直试图在心中理清这个词语。但他其实一直在逃避。

    “那个女人,你当时年纪尚小,那一晚你烂醉如泥,其实什么都没有做。”吴牙说道,“你的同伴都可以给你作证,你为何那么相信她一面之词,她是一个军妓,牵扯走私毒草的大案,当时连坐的一百多人都一定会死,她的女儿也应该一起被杀的。但孩子年纪尚小,按照中州法律,要长到五岁才杀。那个孩子不是你的,与你无关。”

    寻马的脑海里闪过了一年前在刑场上,那个女人忽然在人群看到他,对他大吼:“那个孩子是你的,你要救她,你要救她。”

    几年之前,他年纪尚小的时候,他们连破了十三寨,军士庆祝,给他找了一个军妓,但是那天他喝得太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醒来的时候,自己的铜币都被这个女人带走了。

    就是这个女人,一年前被押上刑场。

    那是那个女人最后的期望吧,那眼神寻马记忆的清清楚楚。“她是你的女儿,你的军功可以救她!”寻马顺着她的目光,看到在刑台的一侧,跪着一个小女孩。非常的小。

    女孩呆滞地看着母亲被押上刑场。那个军妓——寻马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对女孩子喊着:“记着,他是你的父亲。”

    那个小女孩子看着寻马的瞬间,她的母亲人头落地。

    那时候小女孩子四岁,再在死囚牢里成长一年之后,她也会在这里被斩杀。这个女孩,就是寻马的牵挂,这一年多来,他做的每一件事情,几乎都是为了这个女孩。

    “我将苏荣带到避难所之后,就会被封军功,到时候我就可以拿到特赦,到天牢将我女儿救出来,这几个月我看天牢,每天都灯火通明,里面的人应该还活着。”

    “没有食物补给,天牢里就算有人活着,也应该人食人了,那女孩子才五岁,应该是上好的食物。”吴牙说道,“我再说一遍,她不是你女儿。”

    “她觉得是。”寻马说道,他还记得第一次他去天牢看她,她叫的那一声爸爸,他的心都化了。“她只知道我是她爸爸,如果我不是,她在这个天下,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寻马不担心小姑娘的死活,在天牢中,他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了一个人,只要有那个人在,他女儿就不会死。

    说着,窗外忽然传来了抽泣声,两个人转头,就看到苏荣不知道什么已经躲在窗外偷听,如今竟然哭了起来:“太感人了,想不到小士兵你那么有爱心,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拿到特赦令。”

    两个人看着苏荣,目光都越过她,看向了她身后的中州城,火光冲天。

    大火烧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