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1.初始
    神州大地,距离中土之城不远之处有一小村落,名为陈家村。这里住着六十多户人家,民风淳朴,目前村中所剩大都是暮年老人,年轻之人早已离去,到城里安家置业,只有每逢佳节,众人才会团聚来此,恢复以往的热闹。

    这一日,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让人有股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从村里朝着远处的山顶的城隍庙看去,密布的乌云加上奇峰怪岩,隐隐透漏出一丝狰狞之感,令人畏惧。

    “陈默,你去哪儿?”

    看着背着书包,往门外走去的陈默,父亲的呵斥随即响起。

    “这都快下雨了,你往哪跑?”

    母亲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拉住了呵斥的父亲。

    “嘘,让他去吧,他应该又去找她了。”母亲的眼中带有一丝悲伤,看着陈默的背影,不由的叹息。

    父亲听闻,也不再阻拦,眼中闪烁出难言之隐。

    乌云压山,周边戏耍的孩童也都急忙赶回家去,这山野之间,唯独一人,截然不同,向着山顶而去。一路攀爬,直到山顶那间城隍庙内。

    从外看去,这座小庙破旧不堪,也不知经历了多少人世风雨。陈默晃动着那稀松的木门,随着‘吱呀吱呀’的声响,缓缓打开。看着眼前那些早已毁坏的石雕,木板,陈默一言不发,他死死的咬紧牙关,让眼眶内打转的泪水,不易流下。

    良久之后,他开始行动,打扫着这早已杂草丛生的庙宇,让殿前出现一块清晰完整的空地。随后,拿出自身携带的物品,并从背包内掏出一本泛黄的书本,翻开最后一页,上面清晰的出现一个由许多奇奇怪怪图案拼接而成的法阵,照着这个法阵,陈默认认真真的蹲在那清理出来的地面上仔细刻画着。

    待法阵刻画好。

    陈默入阵内,端端正正的坐在正中心,并取出一把小刀,朝着自己的手腕划去,让鲜血顺着刻画的阵法,流淌蔓延至自身之下那个细微而又精细的小阵之内。

    他拿出一块怀表,看了看时间,放在一旁,开始耐心的等待着。

    一声雷鸣,风卷残云,天边黑云翻滚。风雨欲来,雷声四起。

    陈默仍在庙宇之中,阵法之内,认真打坐。而此刻的山顶只剩下了一片朦胧,漫天漫地的急风滚滚而来,吹着城隍庙的木门框框作响。

    一道闪电裂空而下,让这风中的小庙瞬间骤亮,陈默此刻一脸严肃,他抬眼看看屋顶,再看看一旁的怀表,双眉越皱越紧。

    不知何时,陈默心口若有若无的开始出现一股黑气,浓如黑墨,翻涌不止。陈默静坐,不动分毫,死死盯着这股黑气。黑气悠然,自心口离开,待完全释放,盘旋而起,围绕着陈默,将其紧紧包裹。

    忽然,黑气凌厉如剑,四散而去,朝着门外而逃,它速度极快,转眼即至,奈何阵法结界,只听一声巨响,它撞击在一面无形的墙壁之上,重新化为气状。连续几此碰撞闷响后,黑气霍然而止,重新围绕陈默,盘旋不去。

    黑气中不知名处,传来了一声微带讶异的声音:“咦?”

    陈默张了张嘴,看了看一旁的怀表,望向黑气那声音之处,温柔的说到:“别急,还要一会就好。”

    听着陈默的声音,黑气开始慢慢凝聚,幻化出一妙龄女子,一身红衣异常美丽。

    她露出了微笑,然后飞舞至陈默的身边,她挥舞着衣袖,将陈默包裹,然后用挑逗的眼神和姿势趴在他的身上。

    “你来了?”她笑眯眯的轻轻在陈默耳边吐露着。

    环绕在陈默的身边不断勾引着他。

    “怎么?我不美吗?”

    她跳着妖艳的舞蹈,用最为诱惑的体态和声音,不断围绕陈默。

    “怎么?你不喜欢我了?”

    她撒着娇,然后扭动着身躯,拉着陈默,想要拉着他往前走去。

    “唉,何必呢?”陈默静坐不变,微微叹了一口气。

    在他说出这句话后,画风一变,陈默眼前拉动着自己的美丽女子身体开始快速腐烂,脸上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带着鲜血往下掉落。

    纤纤玉手开始不断往外爬出蛆虫,顺着手臂朝着陈默身上快速爬去。

    “你让我死的好惨,你说呢?”她空旷的嘴巴只剩下牙齿,牙齿互相摩擦,打颤的嘶吼着。

    “何必呢?唉。”

    陈默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一把将眼前腐烂的骷髅拉入怀里,紧紧抱着她。

    “还要一会,再坚持一会。”

    怀里的骷髅,开始慢慢恢复正常,再次变成原先那个红衣美娇娘,脸蛋红扑扑的好似羞涩。

    陈默的另一只手悄无声息的伸直,五根指头灵火依次顺着手指燃烧而起,明晃晃的,异常耀眼。

    他猛然抬头,将她从怀里推出,五指为爪,直接抓住她的头颅。

    灵火迅速燃烧,将她整个头颅包裹,她发出一声悲鸣的惨叫,容颜瞬间融化,只剩一个头骨在那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还会再来的。”

    至此声音全无,再次化为一团黑气,围绕着陈默不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怀表的指针指到九点五十的时候,陈默动了,他从身上摸出一枚铜钱,轻轻的放在唇边亲吻一下,然后顺着手指高高弹起,嘴中念叨着书本上的法文。

    片刻之间,天际乌云顿时翻涌不止,雷声隆隆,不断有电光闪动,天地间一片肃杀,狂风大做。

    陈默法文越念越快,如练习多遍那样,一气呵成。他的脸色瞬间惨白,但双眼却透漏出莫名的狂热。

    身底下的法阵忽然亮起,原前小阵法内那所滴的鲜血如同活了一般,开始在法阵上面四处游动着。

    陈默大笑,随后手中快速解印,在一组奇怪的手印打完之后,向着天空一指,而一开始弹起的那枚铜钱,正巧落下,稳稳的立在陈默的指尖。

    整个过程,不过瞬息之间。

    那法阵里活过的鲜血,如同小鱼一般开始快速游动,越游越快,越游越快,直到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它瞬间跃起,如鱼跃龙门一般,穿过陈默指尖立着的铜钱,然后重重的砸在他的眉心之处。

    陈默浑身的鲜血开始沸腾,似乎这滴活着的小鱼,唤醒了其他的小鱼,他们迅速涌动,妄图效仿这只,也来个鱼跃龙门,一时间开始向着陈默眉心之间,涌动而去。

    周边狂风大作,阵法内那环绕的黑气如同感应到了什么可怕的存在,猛烈的撞击着那无形的墙壁,撞击之声响彻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