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2.注定
    全身的鲜血开始涌入陈默的眉心,他那红润的眉心开始逐渐有丝破裂,由内而外,当第一滴小鱼跳跃而出的时候,随即千万只小鱼一同跳跃而出。

    指尖那枚铜钱开始飞速旋转,一只只小鱼透过陈默的眉心,跳跃进这龙门之内,而它似乎形成了一股无形的漩涡,漩涡之间并开始出现一根若有若无的细丝,细丝透明而明亮,直上云霄,紧紧的连接着天际和铜钱,一只只跳过这龙门的小鱼顺着这细丝,向上游去,至此,漩涡便开始吸收周边的黑气。

    待到所有的鱼儿离去,陈默也彻底的化为了人干,这一刻,他身体周边的黑气也被铜钱吸收殆尽,铜钱慢慢停止了旋转。

    雷声小了,闪电散了,雨水落下,细丝断了。铜钱变成了普通的铜钱,随时准备落下。

    不远处的半空中,缓缓落下一个高瘦之人,全身上下穿着最为普通的休闲衣物,面容岁数不过二十五六,他手持一指针飞速旋转的罗盘,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罗盘,对一旁那电闪雷鸣中的奇异景象,不曾观望一眼。

    他紧皱眉头,忽然若有若无的低声道:“怎么,不敢见人吗?”言出法随,声音之大,可传千里,但却不知在说于何人听。

    他反手收起罗盘,眼神如剑,直望先前陈默那细丝链接的天际,右手轻轻一指,并有光点瞬其指尖飞速疾驰而去。

    “抱歉,他还不能死!”

    语罢,青年手握罗盘,脚踏七星,右手向前连点数次,口中念念有词:“天地玄黄,乾坤借法。魂归万里,天雷接引!”

    刹那间,雨中劈下一巨雷,巨雷瞬着先前细丝而下,径直劈到陈默的那枚站立的铜钱,铜钱瞬间破碎,一时间天旋地转,以陈默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空白,先前的黑气,小鱼突然凭空跳出,弥漫于天地之间,他们四处飘散,如同活物寻找着什么,随即发现了陈默,骤然间全部涌入他的体内。

    良久之后,陈默缓缓回过神来,他看着一片狼藉的城隍庙,想起了刚才的情景,愣在当场,他越想越后怕,越想越无奈,越想越悲伤。

    直到他跪在地上,抱头痛哭,嘴中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对不起”。

    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习惯了,陈默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直到呼吸渐渐平稳,这才缓缓道:“你是谁?”

    陈默双目径直的朝着一处看去。

    顺着他的目光,只见在这庙中阴影处,不知何时正站着一青年,一脸的无所谓,一身破旧衣物,全身上下脏兮兮的。只是手中拿着的罗盘,此刻却耀人眼目,发出淡淡青光,和他的穿着打扮,极为不符。

    陈默紧紧地盯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年轻人,浑身紧绷,双手紧握,欲作势斗法。

    “乾坤一掷?”

    那青年望着陈默,漫不经心的随口一言。此刻却在陈默脑中如惊雷炸响。

    在听见这句话语,陈默双目一沉,不加思索,左手瞬间指火涌动,用尽全力向前一刺,疾射向那年轻人。火焰灼烧,带着他所有的悲伤和愤怒,越烧越大,草木砖石,无不激震飞扬,所过之处,只留下深深一道炽痕。

    年轻人没有躲闪,只是淡淡的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握住陈默这灼烧的手印,微微抬起一根手指,随手一弹,瞬间火焰全熄。

    “省点力气吧!”

    陈默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仿佛全身血液在刹那间全部倒流,他手足皆软,不能呼吸,只觉得那一瞬间,风止了,雷歇了,整个世界都静止了。

    随后,他的心口黑气骤然向外蔓延,身体开始不由自主地后退,

    他一颗心里,空荡荡的,只感觉到无尽的悲伤和不断向外扩散的黑气。

    他仅存的清明想要压制,下意识地用双手不断将扩散的黑气按回心间,但有心无力,只得任由黑气逃脱指尖,越散越多,包裹全身。

    当黑气包裹全身的时候,他的大脑瞬间疼痛不止。脑中,泛起了一个想法:就到这里了吗?

    剧烈的恐惧和强烈的不甘,猝然袭上心头,他全身冷汗,微微颤抖,却无能为力。

    一切不过瞬息之间,他甚至还来不及想些什么。

    忽然,只见一道金芒四散而起,绚丽无比,耀眼异常,周边瞬间亮如白昼。随着一声清脆的龙吟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陈默的心间一沉,瞬间一股清凉涌上全身,黑气自此消散。

    陈默没能挺住,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年轻人缓缓走了过来,拖着瘫倒在地不醒人事的陈默,到了一块稍微干净之地,将其轻轻放下,自己则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罗盘,等待着他的苏醒。

    城隍庙已在先前的雷击下四分五裂,附近也没有什么可遮挡风雨的地方,这时雨势渐大,雨水开始透过破烂的屋顶,不断流下,淋在他们的身上。

    青年感受的雨水,仰望苍穹,半晌,才慢慢收回目光,他放下罗盘,静坐于陈默面前,并从身上取下一物,伸手在陈默心间连点数次,随后将之唤醒。

    陈默悠悠醒来,眼前模糊,耳朵里兀自嗡嗡作响。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看清了眼前正襟危坐的青年,再看看自身,顿时吓了一跳,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是你,救了我?”陈默愣了半晌,才呐呐问道。

    青年不答,细细端详于他,反问道:“你一个小孩子家,为何懂得乾坤一掷?”

    陈默怔了一下,想了想,道:“小时候曾捡到一本书,从那书中所学,你若想要,那便拿去吧。”边说,边指向一旁坍塌之处,那里是他曾放书本的地方。

    年轻人嘴角一动,似乎想起什么来,微微一笑:“缘来如此!”

    陈默奇道:“你说什么?”

    青年一改先前的冷漠,微笑道:“今日救你,因你我有缘。乾坤一掷,乃禁忌之法,别再使用,要知道,你不是每一次都会这么好运,被人所救,此次虽然救下你,但你也因此失去十年阳寿,算是略微惩罚,引以为戒。”

    青年说道这里忽然发现陈默的眉心似有什么隐隐发光,定眼细看,原来是先前的施法,让他无意间开了天眼。

    “机缘。”

    对此毫不知情的陈默则呆呆的听着,一言不发。

    “你心魔太深,执念太重,如此下去,必将走火入魔,我用金丝龙须缠绕于你心间,助你压制心魔,倘若它再爆发,金丝会帮你压制。金丝一共十根,望你在它全部断裂之前,可释放自己的内心,保持内心通明。”

    说到此处,青年继续拿出罗盘,随即掐指算了算,略微皱眉道:“你是为了复活某人?”

    一直呆坐的陈默听闻大惊,心中一震,然后跪地,连续磕头,“请前辈教我复活之法。”

    陈默此刻脸上竟是一片坚忍,漫天雨丝如刀如剑如霜,打湿了他的脸庞,让此刻的他,看着多了几分憔悴。

    青年闭上眼,微微叹息:“世间本就无复活之法,这等违反天道之事,纵使你以命为引,也断然无法成功。”

    说到此处,他重新睁开双眼,看着陈默,也许是瞧他有几分可怜,又继续道:“也罢,虽没复活之法,不过我可以帮你算上一二,看看她会魂入何家。”

    陈默一脸悲伤,一脸迷惑,又一脸无奈,但最终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青年看着罗盘,掐指数次,脸色越发庄重,良久之后,吐出一口浊气。

    “人已死,但魂却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