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3.入学
    玄清一脉创历史悠久,至今数千余年,为当今道盟之首。据说开派祖师玄清真人半佛半仙。云游四方,海纳百川,广习仙法,后半生选一聚天地灵气的绝好之地,潜心消化,潜心修习。

    融会贯通,老有所成。虽不能傲视群雄,倒也成了一方人物。遂在修炼之地,开宗立派,名曰:玄清。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时俱进,如今玄清道门不在以宗门为称,因其创宗祖师爷平生所学本就来自于天地万物,而今完成祖师爷遗愿,早已更名为玄清大学,收四方人士,教天地之理。

    玄清创学的目的就是教化四方,让各大宗门世家有个交流平台,同时让世间平常之人也可以迅速融入这个小世界内。

    陈默艰难的爬着山路,看着周边郁郁葱葱的树林,见满山青翠,层层叠叠,小风过处,枝叶起伏,如风起云涌,叹为观止。

    他深深吸了一口山间清新的空气,坐下休息一阵。望向山顶,离此处还大有一截。

    ‘时间距离上次,已经过去整整十年之久。当日所救自己的年轻人,名为卫华,数十年间,虽然常有电话联系,但实际也不过见过数次,他的相貌在这数十年间可是从未改变。直到数日前,卫华亲自找到陈默,还带来了一个消息,那就是这间他从不知道的大学开始招生了。

    本就大二了的陈默不想再重新上学,但卫华告诉他,只有入学,才会有可能找到果果的魂魄所在,为此,他欣然答应。

    这些年,陈默不是没有尝试过各种法门,但果果的魂,如人间蒸发了一般,无影无踪,但即便如此,他也未曾放弃,他内心深处依旧渴望找回果果的魂,并复活她。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他都会奋不顾身,正如当年一样。这个想法,他谁也没说,包括卫华。’

    拿着那张卫华给予的介绍信,陈默不断的给自己扇着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起身,继续向上爬去。

    越往上爬,发现会有淡淡的薄雾飘荡在林间,小径两旁绿色的树叶上,有晶莹露珠,美丽剔透,仿佛置身于绿色海洋之中,偶然间有光亮从枝叶缝隙间透了下来,在地上留出一片一片的阴影。这给攀爬的陈默,带来一丝清凉之意。

    可即便是如此,也依然阻挡不了那身体上的劳累。

    “这山也太高了吧,还要爬多久啊!”陈默一边扇着风,不由的抱怨着。

    他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林间传了开来,余音环绕,甚是有趣。陈默正要再喊一句,散去心中的怨气,忽然间脑门一痛,疼痛之极,细看,竟然被一枚松果扔中,而头顶上方,也传来了“吱吱”的叫声。

    陈默忍痛抬头看去,只见在这棵树上,不知何时爬着一只小黄猴,他手中抓着几枚松果,在树上不停蹦跶,“吱吱”尖声笑着,大有幸灾乐祸的样子。

    陈默呆了一下,见小猴子可爱有趣,想了想,从包里拿出食物,向他递着。小猴子不理会,依旧笑着上窜下跳,陈默将食物拨开,放在树下,退后几步,小猴这才迅速下来,拿起食物再次返回树上。

    陈默笑了笑,不再理会,打算坐一会继续攀爬,他正想着,忽见那猴子手一抬,又是一枚松果砸了下来,还好反应迅速,不然,又是一记。

    那猴见他闪了开去,一边吃着先前的食物,一边笑嘻嘻的吱吱直叫唤,似乎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场景一样。

    陈默大怒:“好你个家伙,吃我的,还打我?”

    陈默冲着那猴子龇牙咧嘴,随手捡起先前的松果,径直扔去,吓的小猴拔腿就跑,陈默乐的哈哈大笑。

    见其跑远,不再理会,心想这猴子居然恩将仇报,真是畜生。他走了两步,还未坐下,忽听耳后风声响起,躲闪不及,“噗”的一声,后脑被一坚硬的松果砸中,这一下力砸的不轻,疼的陈默抱头直叫唤。

    气愤的回头,却发现周边树上不知何时竟都是猴子。

    陈默大知不妙,来不及多想,拔腿就跑,同时迅速在手心划下迷惑阵法,向身后晃去。借此快点离开猴群。待彻底甩开猴群,他的头上已被砸得青一块紫一块,疼痛不已,大口喘着粗气的陈默正欲扇风,迟疑了一下,这才发现少了什么。

    山间凉风,徐徐吹来,陈默半裸着上身,浑身冒着热气,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前方那个吃着食物的小猴子,丝毫不敢大意,小猴子就这样呆呆的坐着,一只手拿着食物,一只手拿着陈默的推荐信,在树梢之上轻轻飘动,随着山风,似乎还隐隐有几声笑声传来。

    陈默可是怒气翻滚,这么多年来竟然被猴子给欺负了,忽然间生出了一种希望它就这样掉下来的想法。他想的有些出神,心中莫名其妙有一阵惘然,随即甩了甩头,抛开那些无聊念头,小心向着小猴挪动着。他心里小声嘀咕:可不要被其他猴子发现了。

    一边想,一边四处张望,走到树下,作势欲用迷惑阵法。

    “吱吱吱吱”,突然,周边响起了熟悉的尖叫声。

    陈默来不及多想,忽然右手一翻,正中树上小猴,左手疾如闪电,五指成爪,向那栽下来的猴子抓去。

    不料其他猴子已然赶到,抢先一步接住了他,让陈默抓了个空。不过它手中的信已经掉落,陈默不再多想,拿起转身就跑。

    见陈默转身就跑,身后的那半空中那猴子吱吱大叫着什么,随后抓着一旁树枝,立即附了上去,然后大声的吱吱乱叫,周边的猴子在听见他的喊叫,都停止了手中的事情,立刻摇摆跳动,从一颗树晃到另棵树再到下一颗,对逃之夭夭的陈默可是紧追不舍。

    猴群极为聪明,也不都直线追赶,有的在林间左荡右晃,弯来折去,向前包抄。陈默一边快速在手心画阵,一边还得提防迎面而来无处不在的松果。

    在那猴群的“吱吱吱吱”的尖叫声中,也不知被追了多久,陈默越来越累,山路本就不好走,更何况跑了如此之久,加上浑身被树枝划出的伤痕,他早已感到疲惫不堪了。料想已逃出了很远,转身却见那猴群,却似无穷无尽,一群一群的直追不放。陈默越发的口干舌燥,忽然间眼前一闪,脚下一顿,头重脚轻,径直倒了下去。

    而在陈默的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山崖,即便已经最快速度抓住周围物体,但依旧于事无补,顺着山崖径直滑了下去,而下方则是一个深谷,谷中浓雾弥漫,周围的树枝划得他生疼,疼的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直到他晕倒过去。

    没多久陈默便清醒过来,猴群已然不见,眼前霍然一亮,是一片开阔空地,地上俱是碎石,中间却有一个小小碧潭,水波荡漾,明显犹豫了一下,但陈默还是朝着那碧潭走去。

    但不知为何,离这小潭越近,他的步伐越为缓慢,直到碧潭的周边,方才停下脚步喘息。定眼望去,只见以碧潭水为中心,三米之内,寸草不生。而碧潭中间则若有若无的显现出有一小土丘,可无论如何都看不清小土丘上是何种何样,如同被人施展了视障一般,无法看穿。

    陈默随即开了天眼,用心朝着那小丘看去,一阵寒意瞬间席卷全身。

    正在这时,随着一声清脆龙吟声,他心口忽然一热,一股暖意散发开来,护住心脉,随后抵消了那寒意。

    陈默心有余悸,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本想转身离去,但那明显人为的视障让他不舍得就这样离开。他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拿出卫华走前给的小木牌,这是卫华特地刻画的五鬼搬运阵的木牌,可以抵挡任何危机并迅速脱身,算是保命的家伙。

    平静内心,再次仔细观察一番,发现这个小水潭,范围不大,不见源头,估计是雨水积攒而成。

    握紧这块木牌,陈默心中有了决断,他步入水潭,艰难的一步一步朝着中央的土丘走去,才走几步,那寒意感觉又席卷而来,但先前的龙吟余波,抵住了这股寒意。

    陈默努力跨着大步,尽量快速前进,这一两米的距离,放在平时简直不值一提,但在那寒意侵袭之下,居然走得艰难无比。好不容易才走出,顺利上了土丘,那寒意才消失不见。

    土丘不大,上面只有一颗柳树,柳树翠绿茂盛,如果不是视障的遮挡,真的和这里的一切格格不入。

    陈默轻轻抚摸了一下柳树,瞬间暖意流转全身,身上的伤痕竟然隐隐有好转迹象。

    陈默感受着柳树带来的暖意,稍加思索,索性在这休息起来。

    一觉睡醒,果然伤势好了大半。

    醒来的陈默看着眼前的柳树,内心略有矛盾,感受到了柳树的神奇之处。不是没有想过将它带走,即便做不到,砍下一截也好,但想了想,纠结良久,最后还是选择作罢。

    毕竟独能独活于此,也是不易,更何况明显有人帮忙布下这连自己天眼都看不穿的视障,肯定不是一般人,也许是这玄清的祖师爷也说不准,也就不破坏它的因果了。

    叹息一声,陈默就欲离去,却好巧不巧的在地上看见这柳树不知何时脱落的一根枝条。

    “记得刚才还没有?”

    陈默捡起,感受着,而这脱落的柳树枝条,好似活的一般,依旧青翠。握在手中,也能感受到丝丝温暖。

    “常说古树通灵,就当是你的礼物吧。”陈默笑着收下,向着外围走去。

    在陈默离开不久,那本就不多的碧潭瞬间蒸发化为水汽,而土丘上的柳树也枯萎化为做尘埃,风吹过后,一切变为虚无。

    -----------------------------------------------------------------------------------------

    卫华站在山脚之下,手中的罗盘飞速旋转着,他一只手托着罗盘,另一只手飞速在空中点着什么,每点一下,便是一道光点,所有的光点汇聚成一个巨大的阵法,再细看那一个个光点,每一个都融合着一个玄妙的法阵。

    数次之后,他停了下来,罗盘也不再转动,他看着这浓郁的大山,笑了笑。

    “陈默,我给你的礼物,你应该已经收到了吧。接下来,就靠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一阵风后,此地空无一人,至于先前的卫华,也好似从未出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