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4.道系
    陈默用了一个夜晚,终于艰难的爬了上来,他浑身狼狈不堪,如同一个山野之人,半裸的上身背着一根柳树枝条,而他的裤子,也早已在先前的奔跑中,划得破破烂烂。

    一夜的劳累,加上清晨的微凉,让陈默在这炎炎夏季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身体抖了抖,也抵挡不住来自外界的微凉,他躺在石阶上,就这样看着那被树叶遮挡住的天空。

    忽然听闻附近传来人声,本欲起身躲藏,但想了想现在的处境,也没什么必要了,索性他眼睛一闭,一动不动。

    感受着来自外界的嘈杂和自身的温暖,陈默就这样莫名的睡了过去。陈默本就不是心大之人,可如今的近况,他的的确确是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默这才迷迷糊糊转醒,醒来之后,一下子坐了起来,警觉的看着周围。适才只是懒得动,怎么会睡着了呢?他满心的疑问,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可自己的的确确是睡着了,而且睡得及香,此刻可以充分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溢出的满满力量。

    他定了定神,向四周看去,只见这是一间普通住房,落地大窗连带着一个小小阳台,房中摆设简单干净,只有几张桌椅,上有水壶水杯,古色古香,很有韵味。在房间内侧,是下桌上床的四个床位。除了他现在躺着的,其他床位被褥有些凌乱,像是刚被人睡过。只有其中一个,被子则叠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看这样子,倒像是一间学校的普通寝室,不过看空间大小,又不太像学生住房。

    陈默起身坐了一会,心里忽然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个念头:我的柳树条呢?他赶忙翻找,直到发现柳枝和那汗水打湿的信封此刻整整齐齐的和一些衣物被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放心下来的陈默,随即看了看外面依旧明亮的天空,有点疑惑的挠了挠头,“我这是睡了多久?”

    他缓缓下了床,穿好那为他准备的衣物,收好物品,一步一步向房门走了过去。

    门,虚掩着。从门缝中,若有若无地有风吹进,凉丝丝的。

    他一步一步走着,走到了门口,把手搭在了门扉之上。“哜呀”一声,拉开了房门。

    户外明亮的光线一下子照了进来,令他眯起了眼睛。温暖和煦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有淡淡的暖意。远方某处,有鸟鸣传来,天空蔚蓝,白云几朵。

    门外是个小小的庭院,有松柏,草木,以及小花,怡然开放。门前是个走廊,通往院外。在门前四米处,有几层台阶,连着院子和走廊。

    台阶两侧,分别站着两个如门童如侍卫一般的人,他们伫立着,一动不动。

    或许是开门声惊动了他们,让他们慢慢转过头来。

    “呃,你们好?”

    陈默张大了嘴,心中满是疑问,但话到嘴边,却化为无声。他不知道从何说起,比如这个房间,又或者这个小院,明显不是学生住的地方,可是老师又怎么会四人相住呢?不明所以,索性不说话为好。

    -----------------------------------------------------------------------------------------

    陈默坐在了台阶的另一侧,低着头,看着那两位如同雕像一般纹丝不动的人,他们把守着自己,如同监禁一般,不让自己出去,也不和自己说话。

    小院之中,一片寂静。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身后走廊下传来一个陌生声音道:“你醒了?”

    陈默朝着声音处看去,只见一个青年道士站在那里,一身道袍,颇有点古人的意思。见他快步走了过来,道:“正好校长和几位老师要见见你,问你一些问问题,你这就随我来吧!”

    陈默被其带出小院,两护卫并未阻拦。

    跟着道士,二人走出了这个庭院,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更长更大的石阶路,边缘绿植各色各异,远处还偶有小亭,供人休息。

    他们顺着石阶向前走去,经过了一个巨大的拱门和柱子,这才发现,呈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片宽广的校园,这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看来这里是玄清无疑了。不说别的,单从这正门来说,这玄清可见不小,不愧是道盟之首。

    走了好一会儿,连续几个走廊之后,才看到此行的尽头,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面高耸无比的华丽宫殿,宫殿正下面开了一扇大门,两扇厚厚的大木门板,几乎要抬头仰望,也不知当初是如何修建而成。

    那道士对此却视若无睹,极为平常,面无表情,迳直从这门中走了进去。陈默连忙跟上。

    一踏入这扇大门,陈默屏住了呼吸,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切。这里,几乎就是皇宫。一片极巨大的广场,地面不知何物铺砌,亮光闪闪,一眼看去,使人大感富丽堂皇。

    广场中央,分为两列,两列延长尽是铜鼎,几乎每隔数米便放置一个铜鼎,一直延长到前方规矩摆放,直到中心巨鼎为止,巨鼎之中还不时有轻烟飘起,清淡飘香,久而不散。

    “往这里走。”那道士面上露出一丝鄙夷的笑容,仿佛陈默是乡野之人未见过世面一般,提醒着他继续向前走去,

    “这里不过是学校礼堂罢了,外面还有更好的呢!”道士骄傲的说道。

    陈默不言,紧紧跟上。

    待穿过礼堂,天色似乎暗了下来,而先前并未如此。向着前方尽头眺望,似乎有什么东西闪闪发光,他们加快步伐,向前走去。

    渐渐的,天色转夜,略有星点划过,不知从何而来。

    他们越走越近,脚下略有雾气环绕,如天空之云,白而透亮,白雾渐浓,轻轻围绕在他们身旁,逐渐拉开隐约的面纱,前方露出清晰。

    这尽头,有一瀑布,凭空出现,横空而起,直流而下,横跨瀑布之间有一座石桥,一头在陈默眼前,另一头却迳直斜伸,直入瀑布深处,如飞龙而起,如鱼跃龙门。瀑布的水声击打着石桥,阳光照下,整个地方散发出七彩颜色,如虹入人间,美焕绝伦。

    陈默看得是目瞪口呆。

    道士再次鄙夷的笑了笑,“随我来吧!”说着,当先走上了石桥。

    陈默留了心眼,悄无声息的开了天眼,想看看眼前到底为何物,可惜无功而返。这是陈默来此之后遇到的第二次天眼看不穿的东西了,以前可从未如此,哪怕自身道法不足,也会看出一二。

    这座石桥不长也不高,但不知用了何种手法,让二走在其上,只觉得左右白云渐渐都沉到脚下,穿过瀑布,白云散去,黑夜转明,眼前霍然一亮,便是这玄清的办公室所在之地。办公室坐落此峰峰顶,云气环绕,时有仙鹤长鸣飞过,不知真假,如仙家之地,令人敬仰。

    走过高高石阶,来到办公室前,只见大门敞开,里边光线充足,供奉着各路仙家,**不凡。而在神位之前,坐着数人,互相交谈着什么,看来都是玄清当代的师长。

    带领陈默前来的道士在门外一整衣袍,如同古人一般,左右摆动,然后恭声行礼道:“师傅,各位老师,弟子白宇,已将人带来了。”

    陈默心思较为细密,向大殿中人仔细观望,见场中众人都身着衣物和现代无二,有男有女,其中几人甚至佩戴刀剑。

    细数之下,一共七人,其中一人,身着古装,明显和其他六位不同,显然就只白宇先前所言的师傅了。再观其座位,明显居中,而其他六人交谈,自然而然的对其略为恭敬,自然他就应该是当代的玄清话事人,学校校长,玄清真人了。

    每一代的玄清话事人都会贯彻玄清之名,所以称之为玄清真人并未有错。

    玄清真人微微一笑,停下了和周围的攀谈,看着来人,缓缓道:“你就是那个被救助的山野之人?无妨,只是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好好回答。”

    不待陈默说话,他继续道:“救助你的弟子说是半道遇见的你,所以,你来我玄清,所为何事?”

    陈默微微一愣,毕恭毕敬的回答着:“求学!”

    这个回答不出乎意料,玄清真人似乎早已猜到如此,随即摆了摆手:“孩子,很高兴你能来,不过我们玄清数月之前已经停止招生了,你还是请回吧。”

    陈默大惊,赶忙从怀里掏出卫华给予的介绍信,毕恭毕敬的递上。

    玄清真人接过信封,先是愣了下,“即便有介绍信,也不能坏了规矩。”话虽这么说,玄清真人还是尝试打开信封,看看是何人所写,开信瞬间,他便发现这信有些门道,微微皱眉,随即在空中比划一番,然后信封自然打开。

    阅读之后,玄清真人数次抬头观看陈默,又数次对照信的内容,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不应该的事情,他皱着眉头,良久不语,直到周边人提醒他,他才缓缓回过神来。

    “那么,你就归入,道字一系新生吧。”

    “师兄,这恐怕不妥?”

    “校长?”

    玄清真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暂且不要说话。

    “白宇,你带这位新来的学弟去熟悉一下环境,安排一下。”

    白宇上前,如古人一般抱拳敬礼,再退下,一气呵成。陈默就这样跟着他离去了。

    待到陈默远去,周边人炸开了锅。要知道道字一系的人无不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人,经过严格的重重选拔后才能进入的,有时长达数年都不见的会招一个人,这也导致这一系的学生稀少,但也都是秉承宁缺毋滥的原则,而如今,一个突如其来的陈默,让玄清真人打破了这个规矩。

    所有人都好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户。

    “校长,这需要好好解释一下吧?”

    面对众人的疑惑,老校长缓缓起身,只留下这么一句话,“此子,与我有缘。”

    无论众人如何追问,老校长都不再言语,此事不得不就此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