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5.不善
    陈默来这已有几天了,但除了将自己安排在这,再无来人。说实在的,目前陈默所居住的地方,比起起初的四人间还要好上一个层级,基本算是个人独栋,这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不过好在很快,他就习惯了。没人理会,也自然乐得清闲,闲来无事,他就自己四处随便溜达溜达,同时发现玄清的图书馆里有许多不出世的好东西。

    方才刚从图书馆回来,还未进屋,就听见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你回来了啊!这就好了。师傅叫我带你过去。”

    陈默回头看去,认得此人是当时带领自己的白宇,笔直的身躯,一身古人道袍,比起最初的印象,不知为何此刻看来略有几分不同,最起码笑容似乎比原来真诚了些,爽朗了点。

    “白大哥。”陈默叫了一声。

    白宇听闻,轻声道:“陈师弟,以后叫我师兄即可。”

    白宇微笑着把所谓道系一事说了一遍,当然那日在办公室里,各位长辈之间发生的小小争执,他听闻一二,但师傅并未改口。

    白宇顺带告知陈默,玄清之内共分七系,每系可以有多个老师,但却只会有一个师傅,而道字一系的师傅就是校长无疑,这也是此系严格的原因之一。

    白宇简单介绍完后,开始带着陈默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我们道系不同于其他各系同门,人丁很是单薄,就算现在加了你,总人数也不过数十人,所以每个人住房都宽敞些。”

    他说着走到门外,出了院子,上了阶梯,顺着他所指向前望去,十几间独院,一目了然,不过各色各异,远比其他地方豪气很多,只是自己所住独院对比他们,却是差了不少,荒凉寂静,唯独一院。 下了独院,白宇便带着陈默来到上课的大堂。道系一脉所有人等,此刻都集中到了大堂中,这里瓷砖,理石,水泥,石柱,和普通学校一般无二,大堂正中心的地面上则刻着一个大大的太极图形,总得来说很是朴素。

    堂前摆了张椅子,坐着一个人,自是那日所见的玄清真人。

    至于其他学生,都一字排开,此刻的目光都落到了陈默的身上。不过他们大都不带丝毫善意,而且毫不遮掩的表露出来。

    白宇走到堂前,鞠了一躬,恭声道:“师父,学生把师弟带来了。”

    玄清真人多看了陈默两眼,眼皮抬了抬,说道:“你们都认识一下,这就是新转学入我们道字一系的陈默!”

    随后有些迟疑,又道,“我们道字一系不同他系,很少设定课堂授课,你如若想学什么,可随时去他处听课,不会有人阻拦,若有其他问题,也大可问你的师兄师姐们,他们会帮助你的。”

    “是。”众弟子毕恭毕敬的应答。

    说完站起身,玄清真人头也不回,便向门外走去,众弟子一齐鞠身,道:“恭送师父。”好似他今日前来,不过是走一过场。

    玄清真人一走,还没等陈默开口,一个小女孩模样的人已然闪到陈默面前,盯着他细细看了两眼,陈默见她可爱脸庞在眼前晃动,虽说年纪虽小,但已是个美人胚子。

    小女孩见陈默无动于衷,随即做了个鬼脸,站直身子,嚣张的对他道:“喂,快叫我师姐,我可比你早入门。”

    陈默心中不由的一气,自己这么大个人,怎么叫眼前小女孩为师姐?但他不动声色,毕竟初次到来,不好惹事,所以并未反驳。旁边另外的学生则站在一起,笑眯眯的看着一切,大有幸灾乐祸的意思。

    “苏夏,你就别调皮了,他虽比你晚几个月,但你们都是同一届的。”白宇一旁听闻后,打趣解释着,在白宇的劝解下,小女孩这才作罢,一蹦一跳的离去。

    见小女孩离开,其他人也就此散去。

    “我们道系本就不同,每个人都是百年不遇的天才,都是经历残酷选拔进来的,而你是唯一一个特例。”白宇随意的说着,他好像看出陈默内心的疑虑。“别往心里去。”

    “所以我们道系本就特殊,你要有其他的什么想了解,就像师傅所言去旁听即可,没人会阻拦你的,也没人敢阻拦道系的人。”

    “至于其他六系,分别为,物,器,具,药,法,阵。当然,每个系都有自己的专长。

    比如物字一系,以识物驱物,使用为主。

    器字一系,自然以锻造法器,创造为主。

    具字一系的人脾气都比较暴躁,他们都是舞刀弄剑的家伙。

    而药字一系则恰恰相反,她们都喜好草药炼丹,为人和善。

    法字一系,大都爱好钻研古籍,什么千年前的老法术都会个一二。

    阵字一系自然就是阵法的高手了,我们玄清的大阵基本都是他们系负责。”

    听白宇说完后,陈默虽明白一二,但对这自己所在的道字一系,越发好奇了。

    “那我们道字一系呢?”

    “嗯,不设限,看个人爱好吧,所谓道法自然,包容万象就是如此了吧。”

    解释到这,也差不多了。

    正欲离开的白宇师兄,突然微笑的看着陈默又说了一句,“对了师弟,你来的其实挺巧的,正好赶上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不过我们玄清的运动会可不比人世间的,你虽然才来一周,理应不该报你上去,但你是我们道字一系的‘特招’人才,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所以期待你表现哦,给所有人露两下开开眼。”

    听闻这句话,陈默先是一愣,但随即明白了什么,此刻再看白宇的微笑,不再那么真诚爽朗,而在这微笑下的隐藏獠牙似乎也若隐若现的展露出来了。

    “师兄我,可都是为你好,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我们的运动会,叫做七脉会武!”

    看着白宇离去的背影,陈默的眼不由的抽搐了一下,果然一切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晾了自己很久,此刻又想当众嘲笑自己一番?也许正如他所言,自己是关系户,所以才不招人待见。

    陈默心平气和的看着,不由的笑了笑,可这一切“关我屁事!”

    ----------------------------------------------------------------------------------------------

    深夜,物字一系的师长匆匆忙忙的赶到校长室。见到玄清真人,微微行礼后便共同端坐于桌前,两个人商量着什么,在这个谁也不知晓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