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6.御物
    两个月的时光,匆匆而过。

    这段时间里,因为七脉会武的事情,玄清上下所有的学生都在严格修行,道系的那些的师兄师姐自然也忙于此,没有人来招惹陈默,自然也没有人来理会陈默,他整个人也乐得清闲。

    两个月来,在无人打扰的情况下,陈默一直独自来往于屋舍和图书馆之间,只因他的心法十年间来进展异常缓慢,虽说是来自一本古籍,但十年之间,才修到第三层,这让他心中满是困惑,所以在此寻找,看看能否有相同的借鉴一番。终日在图书馆专心研习,无暇顾及其他。不过好在玄清的家底深厚,倒也是发现了基本类似自己的内修心法。

    玄清的此本心法和其他心法一样,并未署名,也许是为了防止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书中所言这一到三层是所有术法的根基,正是常言所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理。但过了三层,修习到这个境界时,都会明显地呈现出一个分水岭,资质高低一目了然,道法自然如玄清所设一般,包容天下万物。

    但心法终归是心法,除了以修心涨识,对于其他,其实帮助并不是很大,也许只有进入更高的境界,才会感知到不同吧,但这种人已然很少了,毕竟修习心法除了努力,悟性,资质以外,机缘也很重要,无机缘,可能此生都难精进分毫。

    如此而荒废一生的也并非不存在。

    陈默怀疑也许自身的古籍心法,只是机缘未到,所以才停于这第三层如此之久。

    除了心法的修习,陈默还着重看了看关于驱物之法的书籍,关于记载的原理,已然大懂,只是实际上手,还是差了很多,看懂了明白了和实际操作,还是有着本质区别。

    至于那个七脉会武的事情,他却因沉浸书籍之中而早已不记得了。

    这一天,陈默吃过饭后,走出食堂,看着远处灯火通明,而自己所住之处,却荒芜寂静,他陷入了短暂的深思,

    这些年来,他已慢慢淡忘了很多,只是偶尔深夜梦回,却会突然梦见她,她还是如以前一样,美丽异常,只是自己却早不如初。

    每个人都有孤单的时候,陈默也自然不例外,一个人面对着黑暗的寂静,每到这个时候,他那总是压抑的悲伤,才敢不由自主的往外渗透,而这悲伤中夹杂着的,则是无尽的思念。

    当悲伤蔓延全身的时候,他那一直平静的内心会带着一丝冲动,忍不住释放出内心中暴虐的一面,一种带有着阵阵杀意的冲动。基本到这个时候,他会再次苏醒。对于陈默而言,似乎连思念都是一种多余而又奢侈的情愫。

    想,但不能。

    心中默念静心咒,使自己再次恢复清明,他当然清楚,不能陷入这种情愫太久,不然心魔会趁机而出。

    好在十根紧紧环绕在他心间的金丝龙须,有着镇慑邪灵、平静内心的作用,替自己保持着该有和不该有的清明,理智,

    “唉!”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抛除自己多余的想法,尝试让自己保持平和,并按照今日书中所学,然后以心法中的放松姿势,对着放在一旁的柳枝轻轻一点。

    这个柳枝自那日取回,一直都保持着原有的青翠,触摸依旧可以感受到丝丝暖意流转全身,对于这个神奇的柳枝,陈默用多种方式检验,都未曾改变分毫,可谓是火烧不着,水泡不烂,长久实验都不知具体如何使用,最终也只能被暂且丢弃到一边。

    一边想,陈默指着柳枝的手微微一抬。

    这一个瞬间,它和生命中的每个瞬间并无不同,未曾未减,但这个瞬间,那柳枝却轻轻的动了一下。就那么悄无声息的,像是沉眠许久方才醒来一般,微微动了一下!

    这一下,让陈默大喜,这是这两个月以来最为难得的小有成就了,最起码以后练好这个就可以多个能力自保了。大喜之余,陈默不经想起小时候初习法术的时候,也是这样开心,以为将来可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只是这一路远没自己所想的简单,一路的经历早让他失去了这样的念头,如今的驱物初成,让他重燃新的希望,他似乎都可以看见,自己某一天在空中御剑飞行的模样。

    带着这种刻意而为的喜悦,他进入了梦乡。

    -------------------------------------------------------------------------------------------------

    这天早上,玄清上下,人人兴高采烈,尤其是学生们,个个面带笑容,虽然也不乏些紧张,不过也多半淹没在兴奋中了。

    天蒙蒙亮,陈默便被那连续不断的巨大钟声吵醒,出门远远观望,方才想起,今日便是大比的日子了。

    即便如此,陈默依旧稀松平常,不紧不慢,一边刷着牙,一边瞅瞅目前怎么样了。

    这时,一阵山风吹来,一阵破空耳鸣,只见一把炫目飞剑,剑剑尖缓缓向上翘起,伴随那破空响处,笔直向天,疾冲而上。抬头所见,而后越来越远,直至穿入了厚厚的白云之中,再也看不清什么。

    “我去?真有飞剑?”

    这一幕,着实吓了陈默一跳,毕竟一直以来,他都并不相信这种东西还存在于人世之间,而今日所见,却颠覆了这种观念。

    要知道, 驰骋于青天白云间,这是何等的梦想!试问谁不曾这样幻想。一片无垠的蓝天,浩瀚无垠的大海,你疾驰着飞剑,穿梭于二者之间,无边无际,壮观雄伟。冲出云海,脚下便是蔚蓝水花,飘起飞旋,直上天际,然后再缓缓落下,回归云海。

    如果飞剑上还有一人,一个心喜之人。

    沉浸在幻想之中的陈默瞬间醒了,笑了笑,赶忙回屋继续收拾自身,而先前一切好像从未发生。

    很快,收拾好的陈默便出现在这人声鼎沸的广场之上,这广场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宽广,只是今日却比先前热闹了许多。

    依靠着巨大的拱门,陈默小心翼翼的东张西望,但内心却是兴奋不已。放眼看去,整个广场仙气阵阵,云气蒸腾,比起最初所见,变化非凡,使人有成仙的感觉。

    对于这仙气,陈默算是略微眼熟,倘若没有记错,这应该是那石桥瀑布之前的云中漫步,只是未曾想到,这云竟可挪动于此,应该也是什么法器之类的宝贝了。

    因大比武的原因,所有学生此刻基本都停在这里等着什么,远远看去,人头耸动,怕是早过数百之数。 虽然广场上站了数百人,但依然显得很宽敞。

    站在这广场上的学生,有男有女,其中年轻一辈尤多,他们满脸红润,昂首阔步,可见对此此大比,信心十足。

    正当陈默感叹之余,忽听远处一个声音喊道:“陈师弟,我们在这儿。”

    定眼看去,那里所聚之人,自是道字一系。喊话之人,不用说也是白宇了,他们站在广场中间的一个立碑旁边,此刻白宇正热心的对他挥着手。

    陈默无奈摇了摇头,挥手示意,走了过去。他并不相信,笑面虎会转性了,可能只是另一种对付自己的方式。

    道系其他人看见这一幕,均是一怔,随即默然,众人相看一眼,都没有说话,假装未曾看见陈默一般。

    还未走近,便听见一旁有人争论

    “他算个什么东西?”此人冷冷地道。

    “他不来参加此次大比也就罢了,若是敢来,最好让我遇上,到时候我再打他个落花流水!叫这个陈默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什么叫做天外有人。”

    伴随着这两句争论的言语,而且还隐隐带有自己的姓名,陈默似乎明白了什么,再看那远处笑眯眯的白宇,果然还是用心良苦。

    “陈师弟,这里,这里!”

    瞬间嘘声一片,附近之人,皆朝此处看来。

    感受着周边的目光,陈默冷笑一声,随即应和道:“师兄,我这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