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12.青年
    清晨的阳光穿透壁障,照射在走廊之上,只见左右都是各系刚起床忙碌的身影,陈默朝着传送的法阵走去,不知不觉来到了广场之上。

    这时天色还早,只有三三两两几个学生穿梭在广场之上。清凉的山风吹来,拂过陈默的脸庞,有一丝冷冷的感觉。

    仿佛昨夜!

    陈默心中一痛,他今年已是二十二岁,早已不再是少年,分得清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分得清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自己只不过是昨晚,心绪不佳,一时乱了方寸。

    自己早就有了所爱之人,不应再想其他。

    即便他不断的劝说自己,可此刻的他脑子依旧乱糟糟的,闪来闪去都是昨晚那一幕令他心动的画面,随即整个人也如游魂一般,漫无目的地四处走去。

    “咦?”忽然,一声惊叹,在他身边响起,把他吓了一跳,这才让陈默从胡思乱想中醒来。

    看向身边,却是个年轻的学生,清秀的五官,休闲的衣着,二十出头,手中拿着一把白色大扇,在这清凉的早晨,不断的对着自己扇动着,而扇子正面所显示出来的,是四个硕大黑体加粗的文字,‘如是清凉’,周边随意画了些星河点缀。

    此刻他正凑了上来,扇子一合,手中紧握,睁着大眼,细细打量着陈默。待到半晌之后,好似没有瞧出什么端倪,而后靠边,手中折扇一开,又显四个大字‘确实有风’。

    陈默见他神神道道,略显奇怪,摇了摇头,转身就走,不料没走几步,此人居然也跟了上来,堆出满脸笑容,低声道:“这位学弟,哦,不,大哥,你……”

    陈默愣了愣,大感意外,淡淡道:“哦,不敢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那人顿了一下,满脸堆笑,道:“呵呵,大哥可真是平易近人,啊!这样吧!小弟我先自我介绍一般,在下姓杜,名子腾,是法字一系的学生。大哥可是那运气极佳的道字一系陈默?”

    陈默眉头一皱,道:“我是道字一系陈默,可是杜子腾你……呃,肚子疼?”

    当陈默说道这里的时候,脸色从紧绷开始逐渐放松下来,直到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抱歉抱歉。”

    那人一愣,随即脸色微红,有些尴尬笑道:“呃?我名子腾,独子的子,飞腾的腾,我是杜家独子,所以父母希望我可以飞腾,结果合在一起,搞成了一生笑柄,呵呵。”

    杜子腾尴尬的笑了笑。

    陈默忍住笑意,先前心中的悲伤之意,被他无意间的打扰,瞬间散去不少,对他再没了先前的敌意和怀疑,道:“那子腾,你找我有什么事?”

    杜子腾听闻此话,才一转态度,改用羡慕地眼神看向陈默,开口道:“陈大哥,你运气真好,众人之中唯你一个轮空,我就没你这么好运了。”

    “你也是参赛选手?看你自信满满,应该会取得第一吧?”

    杜子腾吐了吐舌头笑道:“我这点修行,第一……呵呵,那我只怕连第一轮也过不了,哪里还敢妄想。”

    说到这里,杜子腾话锋一转:“所以,我想找陈大哥帮点小忙。”

    “什么忙?”

    “我先前研究古籍,发现有一秘法,可以将人的运气暂且转移,虽不知其真假,但还是想试上一二,所以......”

    陈默听懂了他的来意,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抱歉,帮不了你。”陈默转身就欲离去。

    “等等,别啊,陈大哥,别走。”杜子腾再次站在陈默面前,四处看看,然后小声对他说着:“其实我舅舅是法系师长肖峰,如果你肯帮我试试,我保证,我们法系的所有不秘之传,但凡我会的,一定倾囊相授!”

    陈默内心笑了笑,觉得此人甚是有趣,但即便如此,他并不想用自身去实验这种玄乎其玄的法门。

    “杜同学的好意,我是心领了,不过此事还是就此作罢。”

    听闻此言,杜子腾再没继续追问。

    二人就此散去。

    -------------------------------------

    吃过早饭,同学们都早早来到比武赛场之上,选好位置,坐等观看,一眼看去,茫茫人海,摩肩接踵,人气鼎盛至极。

    巨大的赛场之上的四块巨大屏幕,此时正不同播放着昨日比赛的精彩现场,而底下的赛场,已然在不同比赛区域建起新的防护结界,似乎是在为最终的大比而提前做着准备。

    此刻在观众台已是人山人海。

    然而在这看台唯独空旷的嘉宾席位处,此时的玄清真人,正望着自己道字一系的学生说着什么。

    他看陈默略有走神,不悦道:“陈默,你虽运气极好,首战轮空,不过也要多看看前辈们的比试,这种机会极为难得,对你大有好处,知道了吗?”

    陈默点头道:“是,师傅。”

    玄清真人听后对着白宇点了点头,不再言语。白宇见后,毕恭毕敬,挥手示意,带着众人转身向台下走去,众人跟在其后,融入了人群之中。

    “当当当!”,随着三声巨鼎的清明声,一时间喧嚣的看台顿时安静了下来。

    只见在正中那个巨大的台上,吴久堂师长的身影出现,他大步上前,环顾着台下无数弟子,随手打出几个法印,让自己缓缓升起,并朗声道:“今日比试,现在开始。”

    说着,他伸手一挥,顿时鼎声再度响起,“当当当当”响彻云霄。

    陈默听着鼎声,环顾四周,四处寻找着什么,内心有点恍惚。

    直到一声巨响,把他从恍惚中惊醒,这才发觉比试已经开始了,他朝着大屏看去,这一看,便再也移不动自己的目光。

    赛场的大屏,此刻共有四人同时比赛,但唯有一个,吸引着众多人的目光,使得其他的比赛,有点黯淡无光。

    这一场,是道字一系白宇,对阵药字一系首徒乔易烟。对于这一场,就连嘉宾席的老师们,也是满脸的认真,露出淡淡笑意,显然对这白宇很是看重。

    反观白宇,上场先是一转身对着众人欢呼表态,吸引大部分人的目光,对于对手毫不在意,他一脸笑容,左手法诀随手意一掐:“起!”

    随着他话声一落,一阵金光闪动,一个墨绿色的如意不知何时祭出,缓缓变大,移到他的脚下,托起他的身体,在金光之中迅速升高,然而他升高的目的似乎并非是为了攻击对手,只是单纯的向着观众席的大家,挥手致意。

    乔易烟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往地上丢了一个如同豆子一般的小物件,随即打出一串手势,豆子迅速生长,逐渐变大,瞬间开出一朵巨大的花来,它的枝叶,根茎,好似活了一般,朝着空中的白宇飞速射去,白宇灵巧的在空中躲闪,如同早就预料到一般。

    这一幕,大家才焕然大悟,之后掌声雷动,便连远处走动的人群,也大都回头看了过来。

    离着巨大花朵有一米来远,白宇微笑拱手道:“请乔师妹赐教。”

    乔易烟又好气,又好笑,拱手还礼道:“还望白学长手下留情。”

    说着,她退后一步,右手法决一引,绽放的巨大花朵迅速收缩,成花蕾之势,横在身前。

    不远处看台南宫婉儿眉头一皱,低声对一旁的玄清真人道:“师兄,烟儿的灵花可是要再次化形了,不知白师侄能否承接。”

    玄清真人微微一笑,道:“不打紧,不打紧,依我看,烟儿的灵花虽可化形数次,厉害无比,但比起那墨如意来,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南宫婉儿低低啐了一句,道:“师兄就会取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