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16.黑幕
    “这位就是你的师傅。”年迈的欧阳老先生牵着幼时的欧阳玉走到一位女子面前,女子年轻貌美,却透出阵阵寒意。

    “师傅好。”小欧阳玉很是懂事,乖巧的鞠躬行礼,不再多说一句话。

    欧阳老先生看着女子,身体不住的咳嗽着,“咳咳咳,慕大师,她就是我欧阳家的最后希望了,现在全权交于你,望你可以遵守当年的承诺。”

    慕无双不语,轻轻点头。

    欧阳老先生转身,低头,摸了摸小欧阳玉的脑袋,温柔的笑着道,“爷爷能做的就这么多了,以后你要好好努力,我们欧阳家就靠你了,咳咳,咳咳......”

    欧阳老先生不住的咳嗽,嘴角渗透出一丝血迹。

    “嗯嗯,爷爷,你放心,玉儿一定听话,好好努力,一定,好好,听话,好好,努力,一定......”

    “你要记住,人不狠,立不稳!对敌人狠,对自己要更狠,你是我们欧阳家唯一的希望!要记住!”

    “我们走!”

    欧阳玉严肃的小脸下隐藏着一丝不舍,她没有哭,但每走一步便回头看一眼,越走越远,直到眼中的光芒慢慢逝去,只留下了坚毅。

    -------------------------------------

    “轰!”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刻,已经胜利的欧阳玉突然又挥了一剑。

    巨剑撞击金色的护盾,无形的冲击波以此为中心,迅速向四周扩散开去,周围站着的所有人顿时只觉得大风扑面,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撞击之声如惊雷炸响,震耳欲聋。

    所有同学都变了脸色,震惊于这前所未见的法宝之威。

    在那片刻惊叹过去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了赛场之上,只见欧阳玉不知何时已收回巨剑,重新背于背上。

    只是姚京面如死灰,单膝跪地,立于身前的盾牌依旧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只是这光芒黯淡了不少。

    姚京缓缓抬起头来,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欧阳玉,声音颤抖而又嘶哑,却几近嘶吼的喊出“你......”

    众人惊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之下,金色的盾牌突然由中心出现一丝裂纹,随即蔓延全部。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盾牌寸寸碎裂,落于地面,光芒不在。

    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谁都看得出这金色盾牌是他的本命法宝,没有一个不清楚本命法宝被毁意味着什么。

    “哇——”

    姚京喷出了一口鲜血,手抚胸口,脸色极为痛苦,身体后仰,昏倒过去。

    远处吴久堂几乎瞬间便降临赛场,看了看倒地不起的姚京,又看了看地上稀碎的盾片,双拳紧握,满是怒容,他瞪着欧阳玉,恨不得立刻出手。

    也许是现在的情形不太好,师长慕无双也迅速飘零而至,站在了欧阳玉的身前。

    两位师长互相凝望着对方。

    良久之后,吴久堂舒展了紧握的拳头,冷冷道:“慕师长,不知你是如何教化学生的,你的学生可当真心狠,明明胜了还不够,非要制人于死地?”

    慕无双一脸淡漠,冷冷道:“修行不足,自取其辱,没什么大不了的。”

    吴久堂刚平息的怒气再次翻滚,便要发作,忽然二人之间凭空出现一面墙壁,玄清真人不知何时出现,他站立在墙顶之上,将二人分割开来。

    吴久堂看了看他,强行把怒气压了下去,猛哼了一声,转身带着姚京大步走开。

    玄清真人望着吴久堂的背影,摇了摇头,他没有说什么,转过头来,朝着慕无双这边看去,却见慕无双冲着欧阳玉点了点头,也走了开去。

    欧阳玉紧跟着师长,寸步不离,二人扬长而去。

    陈默这才从刚才的斗法中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众人大都还沉浸在那最后一剑的刺|激之下。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听身旁杜子腾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如此美丽却也是蛇蝎心肠,可惜啊,可惜!”杜子腾倒也豁达,对于所喜之人,拿得起放得下,但剩下的同学,却不是这么好受了,他们捶胸顿足,心痛不已,整个赛场附近,乱作一团。

    说到这里,杜子腾摇了摇头,道:“陈大哥,就欧阳师姐这种实力,恐怕此次大比我们都没有希望了,就不知你们系的白宇学长是否还行。”

    陈默一开始本就没想参加大比,所以自然不期待什么第一,他看着杜子腾若有所思的表情,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不知道,也许吧。”

    杜子腾看了看陈默,继续道:“其实我并不喜欢你们系的白宇学长,不过也不怎么希望欧阳学姐获胜,如果可以,最好他们打个你死我活,你来得这个第一,毕竟你运气好嘛。”

    陈默一愣,哑然失笑。

    杜子腾看着陈默发笑,却反应过来什么,捶了他一拳,“你笑什么?”话未说完,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二人就这样笑着走出了人群,离开了这个赛场。

    今日很快就结束了,比赛淘汰了一半的人,由于其中一场双方伤势严重共同出局,所以明日新的一轮再没有幸运安排。

    夜晚,陈默和杜子腾一起回到住所,二人所在房间不同,道别之后分开。

    这个夜晚异常安静,也许是失去一半人的原因,导致房间都空缺了下来,同学们为了应对明日的比赛,都带着疲惫早早入睡。

    只是有一个人并没有,此人便是杜子腾,他在众人基本睡熟之后,悄无声息的走到广场等待着什么。

    很快,传送门内走进来一个人,他赫然是法系的师长肖峰,他什么也没说,带着杜子腾离开了小世界内。

    直到二人来到他的住所。

    肖峰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四处检查之后,双手合实布下一个结界法阵。

    杜子腾此刻才开口,“我说舅舅,你也太小心了吧?”他一边说,一边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顺手从一旁的果盘中抓了一把瓜子,很随意的嗑了起来,和今天的形象大不相符。

    肖峰放下了自己的一脸严肃,也坐到了一旁。

    “怎么样?他没有怀疑吧。”肖峰好奇的看着杜子腾,似乎期待着什么。

    “舅舅!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的演技绝对一流,他哪能发现。”杜子腾嗑着瓜子,一脸的骄傲,“我和你说,这个和男人迅速交朋友,无非就是两个点,1.谈实力。2.聊女人。我出马,还不手到擒来。”

    肖峰听闻此话,这才放下心来,坐在那认真思索着什么。随即又说道:“那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听到这句话,杜子腾放下的瓜子,转头看向肖峰,“巧了,还真的有。”

    “什么?快说说!”

    肖峰的目光再次被吸引过去。

    “我今日一开始并不是很顺利,直到我拿出我们那本古籍孤本,其实一开始,我想法很简单,就是无非从女人入手会简单点,但以防万一,才用了孤本,结果没曾想,真要我给赌对了。”

    “怎么样?”肖峰一脸的焦急。

    “他一开始只看了一眼,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以为他只是害羞,所以再次试探,结果他竟然发现了古籍的门道,但是!”杜子腾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肖峰,声音逐渐上扬,“但是,他竟然不为其所动。所以我敢肯定,他一定是有或者见过更好的,不然没有人可以在看穿门道的同时,不对这本古籍心动。”

    肖峰听到这里,若有所思,邪魅的一笑。

    “我就说那个老家伙这么安排一定是有原因的,先是破了万年没破的规矩,要知道他看规矩可是比任何人都要重要的,我当时就觉得有问题,所以留了个心眼,果不然,这次大比先是故意利用弟子安排他入场,又是让老吴给他开了后门,我想,如果上面不是欧阳玉,可能这次比赛都会直接由这个新来的接手这个第一!”

    话到此处,他继续叮嘱着杜子腾,“我说子腾啊,你要对他上点心,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那个老家伙说的什么万古前的封神榜,我听着就玄乎,那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但是接触好这个人,说不准我们会发现玄清这万古年之所以强大的秘密所在,如果真找到了这么本古籍秘法,家门大兴啊!”

    说道这里,他又想起了什么。

    “不过你也要小心点,这件事目前就我发现了,如果要其他几个人知道了,肯定会有相同的想法,记得小心接触,隐藏好自己,剩下的交给舅舅,我会安排你进入此次大比前位。”

    “知道了舅舅,我清楚!”杜子腾嗑着瓜子,随口应和着。“对了舅舅,今晚就不回去了,我一会就睡隔壁了。”

    -------------------------------------

    这个夜晚还没有过去,与杜子腾一般并没有入睡的还有一个人,陈默。

    陈默心中有着一个念头,他想再一次去昨晚的碧潭边,他内心强烈迫切的想要去那里,他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想法,但白天欧阳玉的比赛总会在脑海闪过,每闪一次,就会想起那晚,这种渴望让他无法入睡。

    他悄无声息的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独自一人,前往那里。

    今夜无雾,一切都是那样清晰,今夜无人,一切都是那样安宁。

    陈默慢慢的走到碧潭前,他看着潭水,望着潭水中的自己,感受着安宁,就这样陷入了深思,他想了很多,关于自己,关于过去,以及未来。

    在这寂静的夜里,谁也没有发现,有那么一双灵动的双眼,此刻躲在一旁,悄无声息的看着发呆的陈默,同样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