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18.柳白
    吴久堂此刻站在赛场中心,他的旁边一同站立着的是慕无双和肖峰,此刻他看了看身边人,又望了望站立着的陈默,皱起眉头,眼光不由的瞄了瞄陈默手中的柳枝。

    他压下自己心中的疑惑,平静的往前走了一步,横在众人中间。

    “你赢了!”

    陈默微微点头,行礼,然后转身离开。

    看台上的人们即便对此很是诧异,但也都无话可说,一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最终只能归结于陈默深藏不露。

    此刻的杜子腾内心可是大乱。

    “他实力怎么这么强,他不是实力不济才安排轮空的吗?如果他实力这么强,那么轮空的意义是什么?会不会这一切都只是阴谋,是安排我们上当的阴谋。”

    情绪不安的杜子腾不断的看向肖峰,希望他可以给予自己一些表示,但是他没有,因为此刻赛场上一样很乱。

    思索良久的杜子腾突然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的内心,带着笑脸,急冲冲的跑到陈默身边,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重重一拍他的肩膀,大声笑道:“厉害了,陈大哥,没想到你是这么深藏不露啊!连我都蒙在鼓里。”

    陈默还未从先前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此刻回头,依旧面色如霜,眼神冰冷略带嗜血,看着这个突然而至的人。

    这冰冷而带有寒意的眼神,吓了杜子腾一跳。

    本就心中有猫腻的杜子腾在这目光下,不由的打了个哆嗦:“陈大哥?怎么了?”他小心试探的问着,生怕自己露出什么马脚。

    陈默的思绪在这言语下瞬间被拉回了身体,随之一震,一股清明笼罩心头,目光渐渐也柔和了下来,嗜血和冰冷消失不见,恢复了往日的平和。

    “嗯?没什么啊?怎么了吗?”

    杜子腾对先前一切都心有余悸,见一切恢复,赶忙笑着岔开话题:“哈哈哈,没什么就好,陈大哥刚才这一场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没想到陈大哥是这么厉害的人,真是深藏不漏啊。”

    “哪里哪里,侥幸罢了。”陈默随口应答着,并回头朝着赛场望去,随即看到昏迷不醒的隆修文被人抬走,吴久堂在那里对着慕无双等人极力的解释着什么,而慕无双身边的学生则恨恨地看着此刻望向他们的陈默。

    正说着话的杜子腾瞧见一旁的陈默突然回了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杜子腾看见了肖峰,这让他心中大震。

    “他发现了?”杜子腾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呆在当场。

    陈默摇了摇头,想到先前一幕,叹了口气道,“我们走吧。”

    转身打算离去,却见一旁的杜子腾不知为何在发呆,便随手拍了他一下。

    “你想什么呢?”

    “哦哦,没什么,我在想我何时才可以这么厉害,嘿嘿。”杜子腾笑着说着,并缓慢的打开自己的那把形影不离的扇子,随即用那微微颤抖的手,不断的给自己扇着风,压抑着自己内心的不安,紧紧跟在陈默身后。

    远处的玄清真人,望着离开小世界的陈默,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自言自语着:“打神鞭?不知这打神鞭对上那石中剑到底是谁更甚一筹。”玄清真人的眼神迷离,涣散,随即又恢复正常,“可这真的是打神鞭吗?”

    由于今天比赛的原因,陈默一天都未再回过小世界,让杜子腾带着自己好好玩耍放松了一下。

    由于今天比赛的原因,杜子腾一天都在惶惶不安中带着陈默玩耍放松,他甚至怀疑,陈默是有目的为之,或许他真的已经发现了什么。

    --------------------------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二人回到了小世界内的住所,杜子腾心中有太多不安想要询问,但却没有收到肖峰的讯号,他在这焦急的等待中,渐渐睡去。

    陈默不同于杜子腾,他今天的心情很好,一种说不出的好,似乎是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得到短暂释放一般,而这种好心情,让他兴奋并难以入睡。

    他想再去一次那里,这次不是为了见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去那里平静内心,倘若可以见到,也是极好的。

    带着这种想法,陈默走出了门,感受着黑夜的模糊月辉,朝着小楼后方深处走去。

    今日的空中弥漫起了和那天相同的白色雾气,这雾白如雪,朦胧,美丽,触手可及。

    照着记忆的路线,陈默走到了碧潭旁边,什么也看不见,除了眼前的白,便是脚下的一抹绿,那碧潭明知在眼前,可却只能见到一丝。

    陈默笑了笑,他心情很好,一种他说不出的好,尤其是在这里,他在这安宁中,更为兴奋,他有一种想要诉说的冲动,即便这里空无一人,他却还是在期待着什么。

    他心中想起那一天,也是一片朦胧。

    他开始朝着那记忆的方向移动,心不由的悸动。

    一步,两步.....直到感受到一丝轻微的声响。

    “什么人?”

    一声纤细的惊呼从前方传来,这女声传来的字句,让陈默此刻的内心险些跳了出来,他异常紧张,但脚下步伐并未停留,他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往前走去。

    “别过来!”又是一声惊呼,打断了陈默前行的步伐,似乎前方的人看穿了陈默的目的。

    “你是谁?”

    “我,我...”陈默张嘴,可除了一个我字以外,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他有些恍惚,一瞬间有点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先前的冲动在这一刻,熄灭了些。

    此刻再想起这眼前的声音,发现似乎和欧阳玉的有些不同。

    陈默明显的有些失落,但还提着最后一丝期待,回应着:“你好,我的道字系的陈默,请问你是?”

    “陈默?”迷雾中的人,在听见这句话似乎有些恍惚,随后传来一些细微的呢喃听不清楚,但明显

    感觉到对方轻松了些许。

    伴随着收剑回鞘的声响,对面继续回应着,“哦哦,同学,你是道系的啊,真好!”

    此刻仔细听着的陈默,彻底确定了,这迷雾中的人,并非欧阳玉。

    想起那明显的收剑声音,陈默大致已经清楚了什么,“你是具字系参赛的同学吧?”

    听闻陈默的疑问,对面愣了半秒后,恍然大悟道:“哈哈哈,是的,是的,你怎么知道啊。”

    陈默明白这迷雾后的不是欧阳玉后,心也不再那么紧张了,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我刚听你收剑,想着会不会是......毕竟只有你们具字系最喜欢舞刀弄剑。”

    陈默没说实话,因为他一心想着某个具字系的人,所以才会觉得对方是具字一系而已,毕竟其他系别使用刀剑也是很正常的事。

    “哦哦,原来如此,你真聪明。”对面的女生很爽朗的夸赞着陈默。

    “哈哈哈,那是!”陈默笑着说。

    “哎哎哎,你这个人还真是不客气哎。”迷雾中的女生似乎有些不满,但又带着笑意打趣着。

    “有吗?”陈默笑着故意答道。

    “有啊!”女生很不爽。

    “那我应该怎么办?”陈默好奇的试探着。

    这个问题女生并没想到,她思索一番,“你应该说谢谢才对。”

    “谢谢。”陈默如实说着。

    空气出现了短暂的停留和凝固,随后笑声弥漫,双方齐声大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你这个人真有意思。”女生笑着说着。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陈默今晚的态度很是反常,形式作风,说话态度与以往大不相同,也许是因为今日心情好,也许是这里足够安宁,也许是对面的人很配合,他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只是觉得很开心。

    这种开心,这样的对话,仿佛好久都没有过了。

    陈默享受着这短暂的欢愉,“对了,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陈默大大方方的问着。

    对面安静了片刻,似乎思索了良久后,传来女生的声音,“柳白,柳树的柳,白色的白。”

    “哦哦。”为了表示尊重,陈默重新介绍着自己,“陈默,耳东陈,沉......”

    陈默的话未说话,便被女孩动听的声音打断了,“我知道!沉默的......”

    此刻小世界内忽然吹过一阵风,没有人知道这风从何处来,它就这样吹过,带走了迷雾,让二人暴露在对方面前。

    只见面前的女生,她有着红润的杏仁小脸,眉下是流波转盼的眼睛,柔软的长发,皮肤白亮如雪,柳腰莲脸,竟是如此美艳。

    陈默一时间有些呆泄,而对方也是如此,只不过瞬间之后,她的脸上开始显现出愤怒。

    这种愤怒神色在看清陈默的面庞之后,瞬间爆发,愈演愈烈。

    她未说完的后半句话,在其咬牙切齿的怒吼下,澎涌而出。

    “陈默!!!!”

    伴随着怒吼,她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手中的剑出鞘,假借着微弱的月光,此刻却是异常耀眼。

    这突然而来的攻击,让陈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能直勾勾的看着,剑尖直击面门。

    这变化让陈默意外,他不懂为何眼前人会突然如此,他明显感受到了她的怨恨和怒气,但不明白这些是从何处而来,因为自己从未见过她,更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了她,先前还好好的,为何突然要致自己于死地。

    他不懂,也来不及懂,似乎就要死在这里了。

    “轰!”

    一股巨大的威压在这一刻突然压制。

    一瞬间,无论是来不及躲闪的陈默,还是对面莫名攻击的柳白,都在这威压之下,趴倒在地,无法移动半分。

    因为威压的缘故,陈默侥幸躲过一劫,他趴着思索着,扭动着头,想要看向眼前那个一同趴着的人如何了。

    柳白一只手握着剑往前伸着,双脚|交叉很不自然,她却动弹不得,这奇怪的姿势让她难受万分。

    她似乎感受到自己的头旁有一道目光在注视着自己,这让她气愤万分。她的脸紧紧贴着大地,努力拼命大声吼叫着:“陈默,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威压之下,一切行为都会很累,没多久,她便不说话了,陈默也不明所以,他有心问些什么,但没有,一切都过于奇怪,一切都是这么突然。

    在这威压下,陈默看着这个莫名却一样趴着的人,感受到一丝困倦,慢慢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