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19.消失
    清晨的阳光并不温和,即便在小世界内,依旧感到略微刺眼。

    “当当当.......”

    随着熟悉的钟声响起,陈默努力尝试睁开了双眼,他趴着看着自己的面前,空空如也。

    感受威压不再,他迅速起身,环望四周,空无一物,那昨夜一同被压制的柳白早已消失不见,不知去处。

    他有些费解,为何昨夜柳白那么愤怒想要杀了自己,又为何今日明显先醒来的她,却没有动手就此离去。

    他晃着脑袋,整理着思绪,朝着阁楼走去。他想,这些事情可能只有当面找到她才会清楚。

    ............

    今日的赛程安排比以往快了许多,因为部分参赛选手伤势过重,导致无法继续比赛选择了退出,留下的除了实力的一部分还有就是带有侥幸心理的人群。

    如今这个年代,早就不是万古之前那个荣誉致胜的年代了,人人惜命,不可能为了一个区区比赛,让自己卧病不起或是丢了性命。

    这也让安排到欧阳玉或者陈默这种选手的人,直接选择了退出。

    毕竟先前的决斗,大家都有了解一二。

    陈默站在队列之中,探着头,张望着,寻找着昨晚那个莫名的姑娘,他努力朝着欧阳玉的方向望去,却始终未发现那个名为柳白的女子,他大感意外,正思索前因后果之余,却被正巧回头的欧阳玉望见。

    二人的眼神不由自主的交汇到了一起,这让陈默陷入了短暂的窒息。

    很快,他便赶忙回头,将自己掩埋在队列之中。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欧阳玉的眼睛并没有因此挪开,她依旧朝着陈默的方向望去。

    她有点不明白,脑海中想起了昨天师傅单独找自己的谈话内容。

    “玉儿,为师有事情需要你去做。”

    “师傅,您说。”

    “为师需要你去接触这个名为陈默的道字系学生,和他搞好关系,他的实力也很强,不过应该不是你的对手,最主要的是,他的身后有着一些我们不清楚的秘密,而我需要你去帮为师了解,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好的,师傅!”

    欧阳玉并不认识陈默,也不知道陈默是谁,她从不对这些感兴趣,也不认识任何人,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变强。

    所以当她看到陈默的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对他有印象,这个虎头虎脑,甚至看起来有些愚笨的人,正是自己无意间见过几次的人,选拔的偷窥之人,赛场下在众多人群中注视自己的人,那夜碧潭边和自己对望之人。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何自己会记得住这个人,似乎他的身上,有着什么和自己相同的东西,而这却不由自主的吸引着自己。

    “原来是他?”

    带着这简短的回忆,她回了头,正巧看见了陈默望向自己,二人四目相对,正如那夜一般,只是这一次,他先回了头。

    欧阳玉不语,她只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而师傅的命令,就是最大的该做之事!

    对于这些,陈默此刻没有任何心情,因为他很疑惑,疑惑的不是欧阳玉会看向自己,而是那个昨夜名为柳白的人消失不见了。

    现在细细想来,的确有些地方很是不合理。

    为什么陈默会这么想,原因很简单,因为柳白是个大美女!没错,很漂亮的美女。她和欧阳玉的娇小可爱的保护欲不同,是那种正常之人,普普通通的漂亮。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是完美的。

    而这么一个漂亮的人,却没人知道,这本身就不可能,毕竟欧阳玉的比赛现场都是人山人海。

    想到这里,陈默偷偷侧身瞄了一眼欧阳玉,确定她没有再看向自己。

    此刻的人群退赛的走了一部分,导致原本就不多的人变得稀稀疏疏。陈默一直在注视着,他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离开的人,也同样没有忽略任何一个还在场的人。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无论来来回回多少遍,就是没有。

    那么柳白是谁?

    要知道,小世界的空间,本就是给参赛选手做恢复使用,无关人员是没有办法留下的,如果这个柳白不是参赛选手,那么她是怎么进来的?她又是如何避开玄清大阵的耳目的。

    陈默感觉自己似乎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即便他不是阴谋论者,平常对外界莫不关心,可是这一刻,他的思路却清楚的描绘出一种不可能发生的结果走向。

    陈默本身就很聪明,这点毋庸置疑,不然也不能在小时候无人教导的情况下,只凭一本捡来的古籍,学会了许多秘法。

    而这个发展,让他感觉并不是很好。

    他的大脑有些乱,好像有些不清楚的因素在有意无意的贯穿进自己的大脑。

    “初来乍到的小猴,黑暗中的巨柳,打破常规的道系,对自己带有敌意的众人,笑面虎白宇,吴久堂看向自己的目光......”

    陈默心中思索着,大脑感觉快要炸裂,与此同时,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要发现了一般,就在眼前,他强忍着这种难受的感觉,继续思考下去。

    “欧阳玉?碧潭!杜子腾?月光。威压......柳白。”

    细细想来,似乎这一切好像有着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他们。不,是牵引着自己,这种牵引似乎无形,如同一条摸不着的时间线。

    如果没有遇见小猴,就不会碰见巨柳,如果没有巨柳,比赛就不会赢,如果没有赢,就不会一个人去碧潭遇见......不对,不对,不对!!!

    陈默晃了晃脑袋,重新梳理着大脑,小猴--柳枝--白宇--敌意--孤立--学习--御物!!!

    好像一切豁然开朗,什么都说的通了,这让陈默好些兴奋,他感觉自己无意间好像触碰到了什么,思路是对的,只要继续想下去,就会明白了。

    陈默兴奋的继续整理,思考。直到一个声音将自己打断,并强行拉出了思绪。

    “陈大哥?发什么呆?已经结束了。”杜子腾一脸不解的站在陈默面前,他今天的气色比起昨天好了不少,整个人都自信了很多。

    “嗯?”陈默迷惑的望着对方,感觉自己大脑空空的,似乎好像忘记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陈大哥?”杜子腾试探的继续叫着。

    “哦哦哦。”陈默彻底清醒过来了。

    杜子腾瞧着陈默的样子,好像想起了昨天的自己,不由的笑了笑,“陈大哥,是不是没睡好?”

    在杜子腾的这句话下,陈默才记起昨夜自己在地上趴了一夜,的确没有休息好,也难怪会走神。

    “哦,是的,昨晚没睡好。”

    “那陈大哥,你回去再休息会吧,反正你的对手弃权了,今日你没有比赛。”杜子腾关切的说着,满脸露出羡慕之情。“可惜我没有陈大哥这么有本事,还得上台拼命。”

    “哈哈哈。”陈默打着哈哈,似乎感觉自己忘记什么重要的事情,但就是想不起来。

    “那陈大哥,你去休息吧,等我比赛结束了来找你。”

    “嗯,好的。”陈默没拒绝,毕竟自己昨夜的确没有睡好,他一边想,一边回了头,‘昨夜认识了一个挺漂亮的人,结果还因此在地上趴了一夜,可是她为什么想杀自己?对了...’

    陈默恍然大悟,拉住了正欲离去的杜子腾,冲着他,焦急的喊着,“你知道具字系有个叫柳白的女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