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20.提醒
    柳白不见了!

    不对,应该是从没出现过。

    杜子腾带着陈默寻找了很多地方,直到确定具字系没有一个叫柳白的人,整个玄清都没有这个叫柳白的人。

    她如同一个谜团,出现,又消失。

    会不会从来都没有这个叫柳白的人,一切都是陈默在迷雾中的臆想?

    陈默想找到柳白,只是想问清楚她为何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以至于想杀了自己,可如今却好,根本没有这个人。

    细思极恐。

    陈默决定放弃了,他来这里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可不想卷入什么玄清无头女尸案,又或者惊天大阴谋中。

    他只想安安静静的学习,待到本事成了,卫华的消息到了,自己就可以一展拳脚复活她了。

    所以柳白的事情到此结束了,哪怕杜子腾如何追问,他都不再言语半字。

    此事就此打住!

    -------------------------------------

    第二天,阳光普照到小世界内,赛场上的分赛擂台不知何时已经一一拆除了,唯独一个巨大的擂台四四方方摆在会场的中心,极为壮观。

    至于关于昨天的比赛结果也已经出来了,伤的伤,走的走,而留下的人,只不过四位,这四位分别为白宇、欧阳玉、杜子腾以及陈默,很奇妙,他就这样进入了四强。好似一切都不真实,什么都没做,就结束了。

    这一日,陈默都是在旁人异样的目光中渡过的,但凡是会场的同学都要多看他几眼,毕竟如他这般好运之人,实在是世间罕见。

    再看看除陈默以外的其他人。

    白宇:人气选手,欧阳玉:夺冠热门,所以留下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杜子腾与陈默进入前四却是出乎绝大多数人的猜测,这个绝大多数自然包括玄清的师长们。

    如果陈默晋级是解隐藏了实力,和极度幸运,这还说的过去,但是杜子腾,实在是让人很意外。

    毕竟法系之中,杜子腾是作为肖峰的外甥而闻名,整日吊儿郎当,为人轻浮,往届的比赛成绩也是平平无奇,并不像是一个道法精进之人,反而像一个十足的纨绔。这一次过关斩将,打入前四,让很多人都心生怀疑,可是比赛现场就在那里,没有人看出作假舞弊的感觉,相比之下,反倒是陈默更像是黑幕舞弊之人。

    擂台之上,四人并排而立,白宇风度翩翩,欧阳玉楚楚可人,杜子腾昂首微笑,唯有陈默若有所思,低着头,目光直看着眼前地下,不知在做些什么。四人之中,此刻陈默显得极为碍眼。

    众人身前,以玄清真人为首与各系师长站在前头。

    玄清真人脸上还是挂着微笑,手不时的缕着胡须,不在乎什么碍不碍眼,似乎对于陈默的出现极为满意。

    玄清真人着重看了陈默一眼,嘴角掠过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挥一挥衣袖,微风吹拂,整个人飘至半空,对着看台上所有同学道:“各位同学,到今日为止,七脉会武已决出了前四位弟子,他们优秀异常,天资过人,道法精妙,无人能及,是我玄清中万众瞩目的精英,肩担着日后我道盟的重任……”

    听着玄清真人的慷慨激昂,杜子腾斜眼看了看身旁低着头的陈默,他用肩膀微微撞了撞陈默,“喂,陈大哥,怎么了?想什么呢?”

    陈默抬了抬头,继续低着,他其实什么都没想,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毕竟这和自己的目的不符。

    陈默苦着脸,低声道:“没什么......”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他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身边的杜子腾,一脸奇怪的表情说道,“子腾啊,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真是看不出来啊。”

    “陈哥,你这不是嘲笑我不是,我那点三脚猫功夫怎么能和你比......”

    正说着话的二人,突然同时感到了一阵寒意席卷,浑身打了个冷战,忍不住向身边看去,只见站在一旁的欧阳玉一双冰冷双眼不知何时盯在他二人身上。

    陈默顿时内心大颤,杜子腾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二人不敢再说,都装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架势。

    可是欧阳玉内心却并非如此,她只是觉得纳闷,为何这个杜子腾会和陈默说话,他们关系很好吗?因为师傅交代的任务是和陈默交好亲近,所以出于本能,她怀疑杜子腾也有着这样的任务。

    她很不爽,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好像自己的猎物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好不容易讲话完毕,准备抽签对比了。

    众人下了比赛擂台,但杜子腾此刻背后依然感觉凉丝丝的,内心不由的思索着:我与这欧阳玉从未熟识,为何她却会用这种眼神看我?就感觉她似乎也知道什么一般。

    杜子腾不由的摇着脑袋,打开随身携带的折扇,不再细想,同时心中留了个心眼,小心提防着她,以防万一。

    其实对于先前的事情,看起来无关大雅,微不足道,但陈默却有一丝费解,因为他们四人当中,一个本该制止发声的人却异常的安静,这点让再次想起的陈默感觉不太对劲。

    陈默本就生性多疑,从不相信任何人,所以他对于这件小事,忍不住深究下去。

    按照白宇对陈默的态度,理应第一个站出来指责陈默,但这一次,他却默不作声,毕恭毕敬的伫立在,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哪怕近在咫尺。

    “要知道从开始相遇,到如今比赛,白宇他一直都对我有着很大的敌意,虽然我不清楚这敌意到底是不是因为我是关系户的原因。”陈默一边思索,一边不由的摸了摸下巴。

    他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最初和自己搭话的学长王大义的一些话语。

    “白学长他是很会交朋友的......”

    陈默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似乎一个他从未发现的事实,被展现在了眼前。

    “白宇在学校人气很高,和谁都熟络,这么一个高情商的人,没理由几次在公众面前公开表示对自己的不满。

    可是他为什么偏偏这么做了?

    除非他是故意的。”

    很多事情其实一开始细节就在那里,只是陈默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从来没有去在乎过。但当这个事情牵扯到了自己,他才恍然大悟。

    陈默叹了一口气,看着不远处的白宇,眉头舒展开来。

    “可是他这么大费周章的演戏是为了什么,为了麻痹自己让自己掉以轻心?”想到这里,陈默笑了笑,摇了摇头,排除了这个可能。

    “我不过是个小人物,不用演戏这一步,也一样该怎样怎样,可为什么要特地这么做。”

    陈默直勾勾的看着白宇,他玉树临风,风度翩翩,光从外表和表现,真的难以联系到之前对自己的态度,再想起他明明对自己有敌意,但一些基本的还是有讲解给自己听,而这就是最大的矛盾。

    “除非这戏,不是演给我的,而是特地给某些人看的!”

    陈默的目光移动到了白宇身前的师长身上,他们虽和玄清真人相离不远,但细看之下,却又发现各自为政,略有生分,这从他们的站位就看的出来。

    当陈默的木光回到白宇身上的那一刻,正巧他也在注视着陈默。

    白宇微微一笑,如沐春风,仿佛一开始的仇隙根本并不存在,又似乎在诉说着:演戏到此为止。

    这一刻,陈默恍然大悟!

    “等等!不对,他是在提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