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24.争吵
    此时此刻与整个玄清大学氛围格格不入的一个地方,面色严肃且有庄重的充满了各系师长。

    玄清真人居中坐着,其余各系师长,或坐,或立,或来回踱步,此外,他们内心似乎很是焦急,一刻也无法安静下来。

    大家各有心思,玄清真人则闭目养神,而在众人的前方的高桌上,则安稳的摆放着陈默的那根细柳枝条。

    “真人,你怎么看?你倒是说说话啊?”率先打破了沉默的是来回踱步的肖峰,此刻摆放的那根柳枝就如他心里的一根刺,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尤其是在此刻,似乎所有人都发觉陈默的问题,自己又该如何是好,所以他坐立难安,只能来回走,来回走,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道:“这件事,那要怎么处理?”

    玄清真人内心也有些恍惚,但没有他那么不堪,沉着冷静的道:“怎么处理?你当我玄清是什么地方了?哼!”

    玄清真人拂袖冷哼道,似乎对于他的表达很是不满。

    “师兄,您的意思我们明白,我们玄清作为如今道盟第一,是不会做些什么偷法盗宝之类的不堪事物,但是,这件事,他不同。哎。”吴久堂看不过去了,他插话打着圆场,同时表达一下自己的立场。

    吴久堂的立场表明不久,南宫婉儿看了看他,又悄悄瞄了眼玄清真人,若有所思后,恍然大悟,急忙说着:“师兄的意思大家都清楚,但吴师长他说的也并不毫无道理,这件事,它不同于以往......”

    “这件法器,他本就不是玄清法宝,多半是陈默过往中机缘巧合得到这等宝物。如今我们据为己有,确有说不过去。”慕无双冷冷的打断了所有人,“我们这们做,和那地缚又有何种区别?呵!”

    看着慕无双的冷脸,肖峰内心略微波动,他打算支持一下慕无双,毕竟自己的计划不能被干预,只是在他要开口的瞬间,叶无涯抢先了一步:“慕师长如此从容说出这等话,怕不是从未听说过这件法宝?那我可以直言不讳的告诉你,这件法宝,它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打神鞭,是和封神榜相同的存在,你能不心动?行,就算你不心动,那你怎么保证地下的那些家伙不心动?当日的比武,大家都有所见,谁也不敢保证我们的学生中不会有地缚的探子,你说他陈默一人拥有此等法宝,如何自保?。”

    慕无双脸色一沉,冷然道:“打神鞭?你自己也说了有可能,那么有可能是,自然也有可能不是!”

    叶无涯脸上怒色一闪,冷冰冰地回击着:“慕师长此话是什么意思?你觉得地缚会管你有没有可能吗?你这么做怕不是因为他伤了你的爱徒,所以打算借势杀人,弃学生的生死而不顾?”

    慕无双被此话气的一时语塞,瞬间起身,手不自主的放在了腰间的剑上,“你......”

    玄清真人眉头一皱,大喝一声,制止了二人的争吵:“够了!”

    二人看了看眉头紧皱的玄清真人,冷哼一声,相互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玄清真人叹了口气,平复了下内心道:“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无涯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学生的安危重要,同样无双也没错,此物我们不能据为己有,方才我们也各自探查过,这柳枝在你我等人手中,没有丝毫的变化,一般无二,如果它真是传说中的打神鞭,那么此刻估摸着也只能陈默一人使用,我们再吵来吵去也无用。”

    听闻此话,大家各自变了颜色,一直沉默不语的熊遵师长突然开了口:“此事可以不提,那么,聚合术呢?如果我没看错,当日他所用的应该是消失已久的佛门秘法,聚合术吧?是不是啊,肖峰师长?”

    熊遵不善的看向了肖峰,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肖峰。

    他内心略有杂乱,一心想要隐瞒的东西,还是被人发现了,既然此事掩不住,他索性随即大方承认,“此事不好确定,从当日手法和表现看来是聚合术无他,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佛门早就消失有万年余久,怎么可能还会有秘法流传下来?所以此事不敢确定!”

    熊遵师长紧接着说:“不管是不是,我建议此秘法陈默必须交出来,这不是他一个能拥有的!”

    玄清真人脸色微沉,道:“此间事的确有些古怪。”

    “佛门不存在很久了,倘若真的有残存,那早就有表现了才对,怎会直到万年后的今天,才被察觉到端倪?”

    众人低头沉思,他们都师长级别的存在,对于这件事很是清楚,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这期间的缘由猜测没有人敢说出口罢了。

    最后还是玄清真人道:“熊遵所言极是,秘法他不能拥有。”

    众人无一人反驳,对此结果似乎早有心理准备。

    良久后,在大家沉思间,叶无涯突然开口,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

    “各位,有没有可能,他陈默就是地缚的探子!”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齐刷刷的看向了玄清真人,因为陈默的入门是玄清真人一人首肯的,此话无疑是在说他玄清真人就是地缚的人。

    吴久堂安耐不住,起身怒道:“你说什么?”

    面对众人的反应,叶无涯微微一笑,神情松懈,眼睛微闭,打着哈哈道:“吴师长,别急别急,别生气,只是随口这么假设一下,大家讨论讨论,不是就不是呗,犯不着生气,不是吗?”

    “只是此时细想之下觉得有些古怪,他一个人不知来路,突然入门,又侥幸轮空,被弃权,莫名进了前四!”说到这里,他冷笑一声,道:“进了也就进了,突然又来了这么一手,感觉都是为了吸引我们注意力故意而为之,哈哈哈,随口之言,随口之言,各位别介意。”

    吴久堂表现的比任何人都气愤:“你什么意思?”

    叶无涯接着道:“哎,别这么激动,没什么意思,就是字面意思!”

    吴久堂越发愤怒,心中怒气积压,脸色涨得通红,怒道:“怎么,你怀疑我?也怀疑真人?”

    叶无涯听闻,一笑,竟是丝毫无意退让,当即站起,一脸歉意道:“怎敢怀疑真人。”随即他面色一变,一脸傲然,“我只是怀疑你!”

    吴久堂二话不说,踏上一步,右手紧紧握着一物,周遭的空气忽然像是凝固了一般。

    “大胆!”一声大响,却是玄清真人一掌拍在手边茶几之上,满脸怒容,站了起来:“你们是要做什么?”

    玄清真人这一怒,让二人都平息了不少。

    吴久堂看了看玄清真人,率先拱手表态,道:“师兄。”

    玄清真人看着他,又看看坐会原位的叶无涯,对着他悠悠解释道:“陈默不是地缚的探子,是我一位故人的弟子。”

    默然许久,叶无涯才道:“是。”

    玄清真人又道:“不管如何,陈默的秘法是要交出来的,以防万一,他那里暂且有白宇看着,但此事滋事体大,我们不可不慎重行事,不能强求,待那陈默病势稍好,带到此处,我等再行商议,如何?”

    众人听闻后,点了点头,各自转身便走了出去。

    待所有人都离去后,此刻的殿宇,只有留下玄清真人,吴久堂和南宫婉儿三人。

    吴久堂气不过,率先开口道:“师兄,他叶无涯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要你我好看?”

    玄清真人叹了口气,摇头道:“此事我也不知。不过他今日的言语和以往不符,只是不知是谁让他这么说的,是道盟长老阁还是他身后的家族。”

    说到此处,他像是想起什么,转头对南宫婉儿道:“婉儿,最近这些天你多去慕无双那里看看欧阳玉的伤势,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她今后可能是我们玄清的希望所在……”

    南宫婉儿一愣,淡淡道:“好的师兄!”

    “是因为她拔出了石中剑吗?”

    玄清真人双手背于身后,道:“嗯,不管打神鞭的真假,她这石中剑是真的无疑!”

    吴久堂,南宫婉儿彼此看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默不作声,一齐看向玄清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