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25.倒戈
    大殿之上稳坐七人,而堂下则立一人,此人没有慌张,没有不满,却透出无奈的悲伤。

    此时此刻的七人,目光都看着堂下的那个少年,目不转睛。

    玄清真人一言不发,此刻的他内心也满是犹豫,因为当日的那封介绍信,那信的内容只有他清楚,他自然明白这个少年代表和意味着什么,而这正是他犹豫的原因所在。

    他在内心深处低低叹了口气,目光不得不离开陈默,对其他人说道:“各位,如果没有什么询问的,那就按照先前的结果处理可好?”

    众人沉默,半晌,叶无涯的声音响起,断然道:“真人不急,既然来都来了,何不再仔细询问一番?”

    看了看说话之人,玄清真人似乎早知晓一般,偏转了头,不再看向他。

    而堂下的陈默,一直默默站立不动,他低着头,没有看向任何人,此刻听闻声音,也并没有抬起头来。

    对于今日之事,他早就知晓,包括处理的决定,白宇都分毫不差的透漏给了他,所以他无话可说,他不再是十七八的毛头小子,所以自然不会出头顶撞,也不会怒斥大骂,他所作的只有默默承受接受,如果一个暮年老人一般。

    道法,仙术,长生,他都不想,他只想一人复活,自此平凡一生。

    见玄清真人偏转了头,吴久堂忍不住前几日的那口气,皱了皱眉,讥讽道:“不知叶师长还想询问些什么?不都早就知道了吗?。”

    “不劳吴兄关心,在下还有些想问的。”

    “呵,当真腐烂不堪。”吴久堂毫不犹豫的讥讽着。

    叶无涯,笑了笑道:“腐烂,这个词好,我也是这么觉得,有些人确实道貌岸然,实则腐烂不堪,所以我才要询问清楚,看看到底是谁,又是如何个腐烂。”

    叶无涯从微笑温柔的声调直到坚决刚硬,声音刺耳,就连陈默听在耳中,都听得出其中滋味。

    众人都没有出声,玄清真人不得不赶在吴久堂说话前,沉着脸缓和道:“好了,有什么想问的快点问吧。”

    吴久堂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不再理会叶无涯,叶无涯笑了笑,看了看陈默,缓缓道:“陈默同学,我也不想怀疑你,但你实在让人匪夷所思,之前小世界阵法启动,而你也在小世界内,你说,这些莫名的巧合,让我不怀疑你都不行啊。”

    小世界法器本就是吴久堂负责,所以在听见这话后,似乎是另有暗指自己,终究还是忍不住怒道:“强词夺理!”

    叶无涯冷笑道:“强词夺理?请问吴师长,这阵法当夜开启可否属实?”

    吴久堂瞬间语塞,脸色涨红,此刻任谁也看了出来,叶无涯说的没错,正当这尴尬时刻,忽有个冰冷声音抢在玄清真人发话前,出面制止,一听便知是慕无双师长:“叶师长,不知你是否还有事询问,如若没有,就按先前处理各自离去吧,你单独和吴师长私下慢慢理论,这样也不耽误大家。”

    看了看说话之人,叶无涯温柔的笑了笑,看着陈默继续道:“那么陈默同学,先前的不提,我个人比较好奇的其实只有一点,那就是你的聚合术是从何处习得?又是何人教授于你的?”

    听闻此话,吴久堂嘲笑道:“呵!我道是怎么个道貌岸然。”

    怒气上涌的叶无涯本想出口反驳,但在看见身旁气势逼人的慕无双正冷冷的看着自己,只好作罢,继续对着陈默说道:“陈默同学,你别多想,有什么说什么就好,师长们不会为难你的。”

    陈默到此时才微微抬了抬头,他看着台上各有所思的众人,张了张嘴,缓缓的说着这个早就编制好的谎言。

    “我小时候玩耍时,曾遇到一个光头要饭的,给了他一点钱后,他教我的。”

    听闻这个荒诞的答案,众人沉默,良久之后,只听到叶无涯不满的怒吼。

    “胡扯!”

    慕无双师长淡淡插话道:“怎么胡扯?我觉得合情合理。虽说佛门早已消失不见,说不准有一两个传承下来也并无不可能,怎么就胡扯呢?还是说对于叶师长而言,什么答案才是满意的?”

    叶无涯眯起了眼,眼缝里却透露出尖锐光芒,道:“慕师长为何今日一反常态,处处和在下作对,真是令人不解?”

    慕无双脸上怒意一闪而过,即道:“就事论事,我只是看不惯一些以大欺小,胁迫学生的行为存在,见不得他人有自己的机缘。”

    若论口舌锋利,谁也没想到,一向冷言冷语的慕无双竟如此了得。

    叶无涯浑身颤抖,却再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玄清真人在一旁偷偷笑了笑,而后迅速恢复正常,道:“好了好了,说着说着怎么又吵起来了,无双说的也是在理。”

    叶无涯瞥了眼玄清真人,似乎明白了什么,不敢继续反驳,只得恨恨地坐回位置。

    反观慕无双,却是一脸的平静,好似什么都未曾发生一般,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玄清真人心情大好,见他二人不再开口,转向其他人,继续道:“各位,还有什么要询问的吗?”

    在坐各位沉默了一会,见各位不开口,玄清真人满意的急忙说道。

    “那此事就按先前商量的决议那样吧,可有意见。”

    “我等无异议。”

    “陈默,你的武器你暂且取回,但是聚合术,不是你能拥有的术法,你得交出此法,不知你有何异议?”

    陈默身子一震,长吸一口气,缓缓道:“没有。”

    玄清真人看着这个承受下来的少年,不由的多看了他两眼,仿佛想要把他看个清楚,然后对着其他师长说道:“各位,对于陈默交出了自己秘法一事,稍后决议给其做些补偿。”

    叶无涯听着不对,忍不住叫了一声:“真人,秘法本就应该,为何还要补偿?”

    玄清真人脸色一变,看了他一眼,喝道:“叶师长,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

    叶无涯自知失言,低头不语。

    玄清真人脸色严肃,强忍着笑意低沉道:“无涯啊,我玄清乃至道盟,向来都是公平公正,秉承着这样的信条做事,你如今的表现,在我看来,实在是有违师长之风,贪度,欲念,你可知道?对于你的事,我不会做些什么,但我会如实禀告道盟长老阁,让长老阁来决议吧。唉。”

    玄清真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叶无涯低着头,咬紧牙关低声道:“是。”

    此刻,玄清真人一改最初的沉默,对着众人凛然道:“我玄清,乃至道盟,一向光明正大,包容万物,但遇到此等事情,只考虑成败,得失,利益,又如何成为同学们的榜样,潜修道义,参悟道法才是正理。”

    吴久堂带头齐声道:“多谢真人指点。”

    玄清真人面色一松,道:“知道就好。”

    随即对台下陈默道:“你都听见了?你的秘法我们不会白拿,我会取走,不是贪图,只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

    陈默不动声色道:“多谢玄清真人,多谢各位师长。”

    玄清真人拿起放在手边茶几上的那根柳枝,随即抛给陈默,微笑道:“这东西你收回去吧!”

    摆了摆了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此事就此告落,有人欢喜,有人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