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乾坤借法 > 26.尴尬
    很多时候,时间没有给人喘气的机会,便悄无声息的跳到了下一章节,似乎一切都是在按照计划一样,有序的进行着一切。

    陈默才经历过一些事情,没来的及消化和细细品味其中真意,便不得不作为代表下山,和各方优秀弟子一同前往那名为寂灭的地方。

    寂灭是个什么地方,陈默不知道,也许只有一些师长级别的老人才知晓。去历练什么,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似乎只是为了作为一个学校炫耀的资本,和众多优秀人前往,比出一个高低。

    陈默对此不感兴趣,但他却无法拒绝,尤其是在自己被怀疑的阶段。

    此行前往的人除了陈默,都是比试的前四,杜子腾,白宇,以及欧阳玉。

    欧阳玉?

    想到她的一瞬间,陈默明显愣了下,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这个女子,毕竟比试曾发生过那令人尴尬的一幕。

    一边思考对策,一边向前走去。

    在大门处等待许久的白宇与杜子腾,在看到陈默走来的时候,微笑着打着招呼,只有欧阳玉依然一脸漠然,但眼光仍是向他瞄了一眼,眼眸深处仿佛也有不知名的情绪闪过,但转眼就消散不见。

    本就心虚的陈默,自然看见了这一撇,他无奈的笑了笑。

    也许不理睬,是最好的选择。

    陈默的出现,和其余三人没有过多的寒暄,便被早已等待的众人,带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大巴上,前往最近的机场。

    此次南下历练,陈默是最晚一个知道的,至于目的和意图,没有人告知,似乎是到了地方,会再行通知,具体安排全权由南方负责。

    公车上,距离机场的路还很长,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欧阳玉小憩,白宇打坐,只有陈默满腹疑惑,对于他这个初入的半新人,其实对于道法界的常识,大都一窍不通。他无奈的回头看了看杜子腾,正巧杜子腾满心喜悦的也看向他。

    一拍即合,陈默也不隐藏什么,主动坐到他身边。

    杜子腾很是兴奋,毕竟长这么大,第一次作为代表被外派交流,还是去自己从未去过的南蛮之地。

    “陈哥,怎么了,你是不是也很兴奋?”杜子腾毫不掩饰着自己的喜悦。

    “咳咳!那个,那倒不是。”陈默咳了咳,缓和一下气氛,却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杜子腾似乎看出了陈默的顾虑,“陈大哥,怎么了?有什么疑问是吗?”

    “是有一点小疑问。”陈默不好意的说着。

    “没事,大哥,你问就是,知无不言。”

    看着杜子腾的态度,陈默不再扭捏,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小声问道:“那个,其实我比较好奇,我们学校,有没有那种可容纳许多人的飞行法器?”

    “嗯?”杜子腾愣了下,想了想,“哦哦,有的,挺多的吧,就我知道的,除了飞舟,还有飞盘,巨船等等,怎么了?”

    陈默听到这,皱了皱眉头,鼓了一口气,继续道,“那为什么,我们不直接飞过去?还要去坐飞机?”

    “噗----”一声笑声没憋住,但这个声音却不是杜子腾的,而是由不远处打坐的白宇传出,他从打坐状态中走出,忍不住捧腹大笑着。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陈默一脸的疑惑看向了前方的白宇,表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陈默无辜的眼神,白宇无奈的摇了摇头,止住了笑意,“还真是被你打败了。”

    “我明白你想问些什么,这么说吧,其实现在的御剑飞行,或者御物飞行都是可以的,但是只限制于短距离,比如从宿舍到大堂,又或者从山上到山下之类的。”

    “也许上古之年的人们可以做到长距离飞行,但现在不行了,灵力稀缺,导致法力不济,所以只能低空飞行,短距离飞行,你明白了吧。”

    “哦哦。”陈默恍然大悟的点着头。

    “由于灵力稀缺,道盟和现在的世界达成的协议,是尽量不让普通人知道我们这样的存在,以免修道之人过多,资源分配不均,灵力损耗过大。”白宇又补充了一句。

    “其实,对于上古年的传说,我个人还是有些怀疑的,毕竟谁也没见到过,灵力这种说法,有点过于玄乎了。”白宇自言自语般的说着,似乎这句话,不再是解释什么,而是单纯说给自己听的。

    “那么我们这一次去南方是为了什么?”陈默继续发问。

    “不太......”

    众人在这愉快的讨论着,陈默不自主的想起了还有一个人,一个没参与的人。

    他没忍住还是向欧阳玉那里看了一眼,与此同时,仿佛欧阳玉也有感应似的,睁开眼,向他这看了一眼,二人目光远远相望,陈默只觉得略显尴尬,吓了一跳,连忙移开了视线。

    欧阳玉也慌乱的移开了视线,尽管她也不知道为何。

    很快,大家都感觉到了困倦。

    陈默再没问什么,车内又回到了短暂的安静。

    只是这种短暂,没有持续多久便结束了。

    当众人坐上第一趟飞机的这一刻,安静不再。

    欧阳玉美目微闭,坐在陈默的身边,似乎十分惬意。

    但陈默就没这么好了,他很紧张,紧张到有点坐立不安,期间他有看过杜子腾,给予他求救的眼神,但他却假装没有看见。陈默迫于无奈,也期待过白宇愿意换一下位置,也被其安慰的眼神拒绝了。

    陈默不是没试过闭紧双眼,但身边那轻微的鼻息,以及自己呼吸间有意无意吸入的芬芳,都让他心跳异常的加快。

    当然,坐立不安的不止陈默一个人,他身边看似安静的女子,其实也不好受,她的心跳远不比陈默的慢多少。

    她的脸滚烫,脑海中总会无疑间想到那天比试的场景,自己被他接住的一幕,以及自己在空中那嘶吼的抱怨和发泄。

    想到这,她的心更乱了,她感受着身边人若有若无传来的温度,以及那不小心的轻微触碰,都会让欧阳玉的心脏骤停,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到底是怎么了,也不清楚要怎么去应付处理,毕竟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闭紧双眼,安静静心,不断运行修行的心法,希望借此使自己冷静下来。

    很显然,她失败了。

    陈默的慌乱在闭眼中更甚,他深吸一口气,索性睁开了双眼,看着身边的女孩,发现她似乎也喘着粗气,而这气息和自己的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由于担心她是上次比试受伤复发,陈默打算伸出手唤醒她。

    这一刻,他的心,越发的快,直到他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心在这一刻,停了半拍。

    女孩也是如此。

    欧阳玉睁开了双眼,假装熟睡一般,努力镇定,并用毫不客气的口吻说道:“干嘛?”

    “呃,那个,就是看你有点,有点呼吸不畅,想你,是不是做恶梦了,那个,你还好吗?”陈默结结巴巴的说完了一整句话,他觉得自己烂透了。

    还可以再烂点吗?

    欧阳玉如被发现秘密的小女生,脸瞬间红透了,红到了耳根。

    陈默看着满脸通红的她,气氛尴尬,又暧昧。

    直到很久后的空姐打破了这僵局,至此二人都再无言,并陷入一种莫名的窘迫中。

    四人此行的地点在极南之地,距离甚远,中途不得不换机而行。

    下飞机的这一刻,陈默和欧阳玉不约而同的向不同方向跑去。

    稍做休息,待大家缓过气来,四人便在夕阳中,向城市走去。陈默走在最后,欧阳玉走在最前,二人刻意的回避着对方,却又安耐不住的去寻找着对方。

    白宇似乎发现了其中的端倪,捂着嘴偷笑。

    倒是杜子腾依旧笑呵呵的与陈默走在一起,口中滔滔不绝,兴奋不减,对于一切毫不知情:“去南蛮,这里是必经之地,也是最大最繁华的城市。而且地理位置又好,处于中枢区域,往来商旅极多,更是热闹……”

    陈默听着听着,心中却想着其他的事情。

    听着他们二人在后边嘀嘀咕咕,白宇微微一笑,向前方的欧阳玉道:“玉儿师妹,天色已晚,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转转,稍事休息吧!”

    欧阳玉一张脸上冷若冰霜,没有丝毫表情,只淡淡点了点头,同时不由自主的瞥了眼陈默。

    陈默原以为杜子腾这种纨绔应该是众人中阅历最深,结果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白宇这种古人做样的人,竟然什么都知晓,似乎不逊色,他带着众人去了很多娱乐美食所在,其后又安排众人到最大型豪华酒店入住。

    他们四人此刻坐在靠窗的一张精致小桌上,杜子腾向堂里的布置看了一眼,对白宇道:“白学长,这里的价钱不便宜吧?”

    白宇微微一笑,道:“这里是最好的酒店了,自然便宜不到哪去,不过别担心,我家和他们有生意往来,所以他们老板巴不得我们来,不会收钱的。”

    杜子腾大感惊讶,“啊”的叫了一声,一脸的震惊,然后点头称是。

    过了一会,服务员便端了数盘不同餐品上桌,很快,小小的桌上便已琳琅满目,铺满个各色各异的美食,山珍海味,香气四溢。

    陈默吞了口口水,拿起筷子夹了一口放到嘴里,立刻闭上眼睛点头不已:“啊!好吃!”

    他一脸陶醉的样子,看得杜子腾目瞪口呆。

    此时却传来一个不和谐的鄙夷声,声音中的语境语调,无不透漏着嘲讽。

    “哈哈哈,真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众人吃了一惊,看了过去,只见一旁,另一张大桌之上,坐了五个人,四男一女,说话之人便是这女子,她身着淡黄长裙,面蒙轻纱,头饰为金鳞片甲,摇曳低垂,看不清楚容颜,但露出的肌肤却是雪白,年纪不大,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极是灵动,令人眼前一亮,便是比之欧阳玉也不输几分。

    看着此人,陈默不由的感觉一种熟悉悠然而生,似乎在哪见过一般。

    细看之下,陈默“啊”的叫出了口,又赶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他认出了此人。

    却见那女子说了这一番话后,瞥了眼陈默,便将目光转到了欧阳玉身上,似是也为欧阳玉容貌所惊,又似乎有别的念头,她盯着欧阳玉良久后,不由的轻碎一声,继续回头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