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宁
    待到端康伯府三小姐一走,周青转身朝着京兆尹行礼。

    “今日之事,还望大人给民女一个公道。”

    京兆尹坐在明镜之下,只想骂娘。

    你哪里不公道了!

    但是,他不能骂娘,还得审案。

    好在一点,因为周青扯出了周远的旧案,反倒是今日的事他算不得得罪了端康伯府。

    哎!

    做人好难啊!

    做个官,更难!

    不过,做老百姓更难,这么一对比,还是做官好了。

    扫了一眼外面闹得不可开交的老百姓,京兆尹默默叹了口气,又拍了惊堂木。

    “堂下犯人红莲,孙氏,可是知罪?”

    “奴婢知罪。”红莲耷拉着脑袋跪在那里,老老实实认罪。

    低着头,看不清她到底什么表情。

    倒是孙氏,吓得有些全身发软。

    她从来没想过,她会被差役押住。

    京兆尹望向孙氏,“孙氏?”

    孙氏一个激灵,“我.....我......”

    我了两声,膝盖发软,瘫在一旁衙役身上,吓得说不出话。

    京兆尹便道:“当街羞辱他人,按罪,掌嘴十次。”

    一听这个惩罚,孙氏又缓过一口气。

    掌嘴啊?

    吓死了吓死了。

    孙氏感觉,膝盖似乎又有了一点力气。

    待到她才要从衙役身上自己站起来的时候,京兆尹又道:“孙氏当堂殴打原告,扰乱公堂,杖责十。”

    孙氏才有力气的膝盖,嗖的又软了。

    十板子!

    她可是见过打板子,脱了裤子露出屁股打。

    且不说疼,单单一想到自己一会儿要露出屁股,孙氏就觉得天旋地转有点想晕。

    但是,又偏偏晕不过去。

    就那么心惊胆战的被架着,仿佛被放在油锅上生煎似的。

    京兆尹语落,看向周青。

    周青就一甩手中的契约纸。

    “按照这纸上的约定,还望大人帮忙催债。”

    京兆尹嘴角一抽,“本官并不知道周怀海买通宣府知府一事,更不知道周怀海陷害周怀山一事,所以,还望周姑娘体谅,此案不在本官职务范围内。”

    说罢,唯恐周青再说什么,京兆尹一拍惊堂木,退堂。

    他火速离开,之后便有衙役拿了掌嘴的木楔子刑具上前。

    十下掌嘴之后,红莲顶着一张稀烂红肿的嘴朝周青赔礼道歉,旋即离开。

    孙氏则要面临之后的十板子。

    周青懒得看,便也走了。

    之前沈励就提过,周远动用了一系列关系,让胡为岳不得不放了周怀海。

    虽然当时胡为岳放了,但不代表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现在,周怀山入京了,想要查当年荣阳侯府的旧案,这件事就成为一个完美的切入点。

    太后可以为端康伯说话,但不代表太后可以为周远说话。

    就算太后为了太子党,降低身份要去保周远,可此次,就未必能找到那么合适的理由了。

    昨夜,从周怀山屋里出来,沈励送她回去的路上还说,需要一个抓了周远的契机。

    没想到,今儿这契机就自己个送上门了。

    小厮跟在周青一侧,望着周青,满目的崇拜。

    难怪李一和李二都说,周青和他们大人,是一路人呢。

    谁能想到,不过就是孙氏辱骂周青,就能牵扯出这么一大堆东西来。

    只怕现在,京兆尹自己个都是懵的吧。

    京兆尹府衙。

    京兆尹嘴巴微张瘫坐在椅子上。

    额头敷了一方冷帕子,眼睛直直望着前方。

    “你说,今儿周青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京兆尹吸了口气,闷闷的问旁边心腹。

    心腹便道:“依属下来看,她就是冲着端康伯府去的,和大人您没关系,今儿就算咱们不开衙,她也能想到别的法子。”

    京兆尹都快哭了。

    “但是,我开衙了,你说,我是不是就上了沈励的黑名单了?”

    传闻,暗影统领沈励有个记黑账的小本本。

    这个本本,是黑色的,上面记录的每一个名字,都要最终进了暗影的牢房。

    “大人,您别多心,您今儿开衙,虽然不合规矩,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您就一口咬定畏惧沈励,这事儿和您就没有多大关系。

    左右今儿在公堂上,您也罚了红莲和孙氏。”

    京兆尹摇摇头,将头顶的帕子取下来。

    心腹立刻又拧了一块冷帕子递上去。

    将帕子搁在脑门儿,京兆尹道:“我觉的,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

    你想,如果是冲着端康伯府,为什么让周青这么个小姑娘出面?

    沈励不亲自动手呢?

    而且,周青怎么就知道,今儿孙氏要找她茬呢!”

    心腹就笑道:“属下瞧着孙氏那个样子,就算今天不找周青茬,也肯定会在某一天发作的,人家不愁等不来机会。”

    京兆尹点头,“这倒是,可,我怎么还是觉得,这不是那么巧合的事。”

    “大人,巧合不巧合,属下觉得,既然是涉及了暗影,咱们就别参与太多,不然,只怕赔进去咱们。

    您这位置,属下听镇国公府世子爷跟前的随从提过一句,有人也想坐呢,已经送礼送到世子爷面前去了。”

    “还有这事?”京兆尹蹭的坐起,帕子随着掉了下来。

    “是啊。”随从点头,“所以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沈励的手段,谁能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目的,再说了,沈励冲着谁,那就代表那位冲着谁。”

    说这话的时候,随从抬手指了指天。

    “都是天家父子的事,怎么闹,人家都是亲父子,咱们不一样。”

    京兆尹闷闷嗯了一声,“从我坐到这个位置上起,就不可能独善其身。”

    说到这句话,他脑子里蓦的想起二十年前那桩案子。

    那是他上任京兆尹的第一桩大案子。

    荣阳侯府灭门惨案。

    所以......

    今天周青这一出,到底是为什么!

    和当年那案子,没有关系吧?

    虽然周青她爹也叫周怀山,虽然他说,自己得了周怀山托梦什么的,但是,他办案子的时候,荣阳侯早死了。

    是荣阳侯先死的,然后才阖府被灭门。

    就算是托梦,他也不知道他死了之后发生的事吧。

    一时间,京兆尹有些心绪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