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二章 喧闹的大堂
    第二天一早,李若秋仍在熟睡,沐青却早已在一楼大堂内坐下,只见他边喝茶边在四处打量,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这楼上楼下的客人几乎都已从房间内出来,要么出门透透空气,要么在大堂内饮茶,只有那四楼最里面的客房依旧房门紧闭,中途只有小二进去送过水和食物。

    沐青抬着头若有所思,忽然看见李若秋扶着楼梯往下走,赶忙上楼搀扶。

    “我说你这人心怎么这么大啊,把你大着肚子的媳妇一个人丢在屋里,自己在楼下又吃又喝的,有你这么做夫君的么?”李若秋甚是恼怒。

    “岂敢,岂敢,我见夫人昨日劳累过度,睡得正香,怎敢打扰,怕在屋里弄出声响,惊扰了夫人的睡眠,所以就下来了,正准备过会去叫夫人起床的。”

    “就你理由多,我刚看你抬着头发呆,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过几天就是客栈周年日了,会不会有人来寻衅滋事?”

    “怎么,要是有的话,你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那是自然,沈大侠的品行和武功,我向来是敬仰的。”

    “我说你这个人是有病么,知道有可能会打打杀杀,你把你身怀六甲的媳妇带上作甚?你不怕伤了孩子?”

    沐青一脸正色,断然道:“你跟了我,也算是江湖中人了,你当初既然选择了跟我,就便会想到日后会过上刀光剑影的日子,但是你不用怕,我沐青堂堂男儿,但凡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得得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们女人就是你们男人的附属物。”

    沐青按住李若秋的肩膀,满脸柔情:“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自从我打算和你成婚之时,我想到的便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同甘共苦,相濡以沫才是我们的爱情。”

    “哎呀,好了好了,这里这么多人呢,我们赶紧下去吧。”李若秋脸红了一大半。

    二人下楼在大堂内坐定,李若秋本就起的晚,此时的大堂内几乎座无虚席,大都在饮茶聊天。

    “老板,老板,你们这普洱茶喝上去不正宗啊。”说话的是一位面如冠玉的公子。

    店家赶忙上前:“小店的普洱茶是刚从西双版纳运过来的,如假包换,我们青风客栈怎么可能会欺骗客人。”

    “普洱茶,我在中原也有喝过,和你口感这不一样,难道我喝的是假的?”这位公子满脸疑惑。

    “对,对,对,我也有这种感觉。”

    “我也喝过,感觉是不一样,不过这个好像也挺好喝。”大堂内有不少人附和。

    “诸位,有所不知,这普洱茶产于滇南的思茅和西双版纳两个古老的茶区。可谓是雾锁千树茶,云开万壑葱。香飘十里外,味醇一杯中啊,由于咱们云南地处云贵高原,交通闭塞,茶叶运销靠人背马驮,从滇南茶区运销到你们中原各地,历时至少大半年,茶叶在运输和储存的过程中,会在温、湿条件的变化下跟着不断变化,所以你们喝到的普洱茶和我们这里当地新鲜的普洱茶会略有不同。”这店家在解释的过程中也不忘吹嘘一番。

    “原来如此,要我说,这变化了的普洱茶反而口感更佳。”那公子看来在品茶上非常讲究。

    “哎呀,喝个茶哪有这么多的讲究,要我说这茶哪有酒好喝,店家,给我上一壶好酒,再来二斤牛肉。”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粗犷大汉喊道。

    那位品茶公子斜眼看了大汉一眼,对大汉的言辞颇为不满。

    “客官,这哪有大清早就喝酒的哇。”店家也是头一次见到大清早讨酒喝的人。

    “我这个人,无肉不欢,无酒就更不欢了,你别啰嗦了,不会少你酒钱的,快去吧。”

    片刻,这酒菜便上了大汉的桌,只见那大汉对着酒肉狼吞虎咽,一会功夫,大半壶白酒下肚,整个人也兴奋了起来:“我说小二,你们大老板沈大侠什么时候到啊?”

    “客官,自打你来了以后,一天要问我五遍这个问题,你不烦我都烦了。我又不是我们老板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

    “就凭你,也配当沈大侠肚子里的蛔虫?”

    “怎么,这话说的,这一条虫子我还不配当了?”

    “普通虫子你配,这沈大侠肚里的虫子,你不配。”

    “瞧你这话,对我们老板那是相当仰慕了。”

    “那可不,没有他沈大侠,就没有如今的我,我来此的目的就是看有没有人在周年日上捣乱,倘若有,我饶不了他。”这大汉分明已经喝多了。

    “就凭你,我看你也不配当沈大侠肚子里的蛔虫,就不要再大言不惭了。”那位品茶的公子早已对这大汉不满。

    “你说什么,你又是什么东西,喝个破茶那么多讲究,我看你就不是个好人,定是来捣乱的,爷爷我今天就结果了你。”

    说罢那大汉就朝那公子奔了过去,只见那公子一声冷笑,双手轻轻桌上一拍,桌上筷子弹起一根,那公子用二指夹住筷子,头也不看,随手一扔,常言道:“落花飞叶,皆可伤人。”何况是根筷子,众人一看这公子的手法,不禁为大汉暗暗担心。

    瞬间!筷子便击中大汉胸口迅速弹开,众人更是惊奇,这筷子虽比不得刀子锋利,但这公子所掷力道惊人,怎么也得插入体内寸许,难不成这大汉练就了一身金钟罩,铁布衫,还是这大汉实在是皮糙肉厚。

    再一看那大汉,张牙舞爪的兀自不动,面部表情也甚是狰狞,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被点穴了。

    “好手段,不愧是江南胜手白玉,不知道白大侠和沈大侠有何过节?”邻座的一位中年男子道。

    “在下和沈大侠毫无过节。”

    “那就请解了沈大侠朋友的穴道。”

    “朋友,笑话,我白玉都不敢高攀为沈大侠的朋友,就凭这酒肉之徒?”

    “白兄严重了,这位兄弟只是性格鲁莽,听他言语,想必是受过沈大侠恩惠的,看在沈大侠的面子上,高抬贵手,就解了他的穴道吧。”

    “沈大侠的面子,岂是我白某敢不卖的,我且解了他的穴道,但是他若再犯浑,可怨不得我。”说完拾起桌上的一粒花生米随手朝大汉胸口弹去。登时,大汉便恢复了自由,这大汉是憋了半刻的怒气,更是异常恼怒,嚷嚷着又要朝白玉扑过去。

    适才劝架的中年男子一把攥住那汉子的大粗胳膊,那大汉,二百多斤的身躯竟也被他攥的动弹不得。

    “算了,一场误会,这位白兄弟也解了你的穴道了,切莫再纠缠了,你好意思在沈大侠的客栈里闹事吗?”

    那大汉用力想挣脱,但却还是动弹不得,心中怒火更甚:“那我和他出去打,也算你一个。”

    中年男子知道大汉被抓怒了,松开了他的胳膊:“这位兄弟性子太急,不瞒你说,我和你一样,昔日曾受过沈大侠的恩惠,而这位白兄弟对沈大侠也是敬仰有加,所以我们更不能在此处闹事给沈大侠添堵,相反,倘若有人闹事,你我三人该当联合起来,以御外敌。”

    “废话,我刚不就是这个意思,是这小子讥讽我。”大汉怒指白玉。

    白玉斜了他一眼,并不搭他的话,转头向中年男人问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也曾受过沈大侠恩惠?”

    “不敢,在下展飞。”

    “莫不是天门镖局的展总镖头?”

    “正是区区在下。”

    大厅内一片哗然,天门镖局乃是中原第一大镖局,这么些年来上至朝廷的官银下至商人的财物,天门镖局都有护送过,并无发生任何闪失,而眼前这位展飞便是这赫赫有名的天门镖局创始人。

    “原来是展总镖头,失敬,失敬,我白某向来敬重又有本事又谦逊的人。”说完不忘白了那大汉一眼。

    那大汉倒也不傻,听出来了又是再嘲讽他:“我也不稀罕你的敬重,人家有以貌取人的,我看你这是以武功取人。”

    此言一出,大堂内笑声一片,那白玉也不禁莞尔一笑。

    李若秋更是笑出了声,大堂内几乎多为男人,此时女人欢快的笑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更何况还是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