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七章 夺子
    三月初八一过,沈风一家和沐青一家四人别了众人来到沈风在客栈附近的庄院住下。

    夜晚,明月当空,沈风与沐青坐于院中小酌。沈风问道:“快要当爹了,什么样的心情啊?”

    沐青笑道:“挺激动的哈哈,有时候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居然也有孩子了,哈哈,大哥你呢?”

    “我这个爹算是当的比较晚了,当年如果不违背我爹订下的婚约,恐怕早就生子,不过人啊还是要和自己最心爱之人生孩子才不枉此生。所以我自然也是激动万分。”

    “大哥,为小弟的孩子取个名字吧。”

    “这孩子还没出世呢。”

    “没事。”

    “若秋她同意吗?”

    “没事,这事我定了。”

    沈风微一沉吟:“贤弟单名一个青字,青云之志,就叫沐云吧!这名男女都能用。”

    “好,就叫沐云,我孩子有名字了,哈哈。”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孩子名字贤弟取了。”

    “这我可取不好。”

    “休要推辞。”

    “嫂子没意见吗?”

    “没事,和你一样,这事我也可以做主。”

    “小弟实在是水平有限,大哥单名一个风字,风吹柳绿,沈绿,大哥你看如何,不过好像偏女性了一点。”

    “沈绿,没关系,就沈绿了,不管男女就叫沈绿了,哈哈,你我今晚这一顿酒没白喝,孩子们的名都有了。来,你我进去向他们的娘报一声。”

    卢莹和李若秋得知孩子姓名已取好,双双佯怒:“这么大的事不跟我们商量你们就这么私自做主了?”

    “出门在外,好歹让我们男人留点面子啦。”沈风笑道。

    “沐云,沈绿,好到还好,只是名字都有点女性化,万一都是男孩呢?”李若秋若有所思道。

    卢莹笑着说:“妹妹,咱们也别操这个心了,反正都是随他们姓,他们爱叫啥叫啥去吧。”

    “哈哈哈,正是,姐姐我们继续静养,让他们出去聊,我们要是能在同一天生就好了。”

    事情正如李若秋希望的那样,两天后的清晨,卢莹突然感觉下腹部一阵胀痛,想是孩子正要出来,大声呼喊稳婆,稳婆赶紧进门忙碌,李若秋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象,慌乱之中也忽感自己下腹也疼了起来,看来也是要出来,还好随行带来了两位稳婆。沈风和沐青也是在门外急的团团转,饶是这两位在江湖人有能力可以呼风唤雨的重要人物,面对此情此景也只能在门外干着急了。

    “哇,哇,哇!”一阵哭声响起,是生了,二人在门外也是激动不已,但不知道是谁的孩子先出来。这时,门吱的一身打开一小半,一个稳婆探出头来:“恭喜沈大侠喜的贵子,母子平安。”

    沈风大喜!

    沐青忙道:“我的呢,若秋怎么样?”

    “沐少侠莫急,李夫人应该马上就好。”说完关上门去帮忙了。

    “不要紧张,应该很快的,看来我家孩子是你家孩子的兄长了,哈哈。”沈风笑的真是灿烂。

    “大哥是我的大哥,大哥的孩子也是我孩子的大哥,这也是理所当然。”沐青还是显的很紧张。

    “哇!哇!”屋内响起另一个孩子的声音,沐青此时是激动万分。

    不一会,大门打开,稳婆笑着迎上前道:“恭喜沐少侠,也是喜得贵子,母子平安。”

    沈风和沐青赶紧走上前去,看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李若秋嘟着嘴看着沐青道:“这孩子怎么这么丑啊,是我生下来的么?”

    “说什么傻话呢,这孩子刚出世,都这个样子,以后就长开了。”沐青抱着孩子笑的特别开心。

    那边沈风也是满面春风,看看孩子,再望望卢莹,满脸柔情道:“你辛苦了。”

    “不辛苦,这都是女人的本分,对了,这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刚生下来体貌也相差无几,得要区分开来,别搞混淆了就不好了。”卢莹果然是个心细的女人。

    沐青笑道:“这确实不好区分啊。”

    沈风道:“没事,在沈绿的襁褓上写上沈字,在沐云上面写上沐字,这便好区分了,我这就去写。”

    “好啊,好啊,这样就不会弄错了。”李若秋拍手称是。

    沐青眉头微微一皱,若有所思。

    沈风大笔一挥,在衣服上写字都是那么的劲道十足。

    “好字,好字。”李若秋拍了拍沐青:“没事你也练练字,你看沈大哥的字写的。”

    沐青愣了一愣:“大哥的字怕是我练一辈子都比不上。”

    “大哥,今日是绿儿和云儿的诞生之日,你我今晚当好好畅饮一番才是。”

    “好,今晚就把我珍藏了十多年的好酒拿出来,咱哥俩一醉方休。”

    傍晚过后,明月当空,二人对坐于院中,一桌好菜,两壶好酒。

    酒过三巡,沐青道:“大哥,你说这绿儿和云儿日后会不会像你我这般称兄道弟?”

    “这个就要看他们的造化了,倘若他们性格相投,兴许比我们还要要好。”

    “只是不知道我教日后和中原武林的关系,哎!”沐青长叹一声。

    “怎么今日贤弟突然悲观起来?”

    “我突然想起那程钰了,难道中原武林大都是如他一般憎恨我教之人吗?”

    “怎么说呢,一半一半吧,这程钰向来与我不和,这次逮住这个机会,多半也是冲我而来。”

    “我也听闻这浮云山庄庄主程默与大哥父亲乃是师出同门?”

    “不错,程默自少年时就与家父不和,这么多年来,他浮云山庄与我沈家庄虽然谈不上势同水火,但也是处处暗中较劲。程默与家父明争暗斗几十年,几乎是处处落了下风。此次武林盟主在选之际,程默大力举荐自己的儿子程钰,想必也是想挫我沈家庄的威风。”

    “程钰那小儿岂能与大哥相提并论。”

    “莫要小看了那程钰,此人攻力深厚,出招也是心狠手辣,而且他那把折扇之中深藏暗器,虽为一些中原武林人士所不齿,他却不以为然。日后遇到此人,万一交手,切不可托大。”

    “大哥,你这武林盟主一定要去力争啊,倘若让那程钰夺走,我看他必定会对我教动手,那么武林中的一场浩劫便在所难免啊。”

    “你放心,这个我自当尽力,但是贵教那边切不可让主战派占了上风。”

    “嗯,家父逐渐年迈,加上多病,我二叔最近几年来一直觊觎教主的位置,暗地里一直在培养自己的势力,此番回去之后,我也当力争这教主之位。”

    “啊!”突然楼上传来一声惊呼。

    “快来人啊,有人抢孩子啊!”听出来是李若秋的声音。

    二人赶忙飞奔上楼,推开房门,屋内窗户大开,卢莹和李若秋惊恐万分,卢莹拿着一张纸条:“是司马翎,司马翎。”

    沈风接过纸条,上面写道:“沈风,沐青,二位的公子在我这里,请二位放心,在下自当好生照料一晚,欲想寻回二位公子,明日辰时,请二位去东北方向五里处荒弃的山神庙一续。”

    沈风大怒:“这狗贼,枉我之前还敬重他是条汉子,谁知是这等卑鄙龌龊之人。”

    “那还等什么啊,你们赶紧现在就去那山神庙。”李若秋急的不行。

    沈风冷静分析道:“他现在必然不会在山神庙,此贼这次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只有待明日方可知道此贼劫持我们孩子的真正目的,在这个目的揭晓之前,我想孩子肯定是安全的。”

    “可是,他一个男人,还是个杀手,知道怎样照顾孩子吗?”李若秋急的快哭了。

    “事到如今,只有等明日了,你们好生歇息,放心,明日我们定将两个孩子安然带回。”

    沈风对卢莹柔声道:“相信我,明天就没事了。”

    卢莹安心了许多,这么多年来,遇上大大小小许多事,只要她丈夫说没事,最后都会没事的,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再转过头来对李若秋说道:“秋儿,没事的,我们女人生孩子这般痛苦,现在是考验他们男人的时候了,我们要相信他们。”

    “大哥,明天你一定要好好教训这司马翎,怎么也要打他个半死才解恨。”李若秋狠狠的道。

    “你们休息吧,我和贤弟出去商讨下明天的事宜。”

    二人重回院中桌前坐下,此番的心情与刚才把酒言欢迥然不同了。

    “贤弟,怎么看司马翎此举?”

    “我想他前日被我逼走,怀恨在心,还想找大哥一较高下。”

    “可是,他已经知道我的行踪,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出来找我,又何必还要掳走你我的孩子。”

    “这个小弟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大哥,你还是去歇息吧,明日难免会交上手。”

    “我就是一晚上不睡,那司马翎也奈何不了我。”

    “那大哥明天打算怎么处置他?”

    “如弟妹所言,不死我也要让他重伤。”

    沐青眉头微微一皱,此细节瞬间被沈风抓住,不解道:“怎么,贤弟似乎有些不情愿?”

    “啊,没有,我只是想那司马翎为人不至于这般龌鹾,此事怕别有隐情。”

    “再有隐情也不可夺人孩子,更何况是才出生的婴儿,此事绝难原谅。”

    两人一夜皆是未眠,楼上两位女人亦是如此,第二天清晨,千叮万嘱之后,二人奔山神庙而去。

    两人提气狂奔,不一会便来到山神庙前,这山神庙废弃已久,门槛上厚厚的一层灰,大门上也是蛛网缠绕,沈风想到自己的孩子被带于此等荒凉之地,怒气更甚。

    二人刚走进庙内大院,只见那司马翎手持长剑立于院中,:“沈兄,沐兄,小弟在此久候多时,二位的公子在庙中,放心,我照料的很好,此番来想和沈大侠切磋一番,切磋之前,关于前日与沐少侠比剑小弟尚有不明之处,请沐少侠借一步说话。”

    沐青正要上前,庙内传来两个孩子的哭声,想来是饿了。

    好个沈风,听到孩子哭声后大喝一声:“还废什么话,不就是切磋么,沈某奉陪。”挥掌直奔向司马翎,江湖皆传闻这沈风刀法冠绝武林,没想到掌法也是如此凌厉。

    司马翎话还未说完,没想到沈风突然发难,下的还是凌厉的杀招,慌忙之下赶紧接招,刚勉强接下沈风第一掌后,第二掌便排山倒海般击来,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拍在司马翎的右肩膀。直拍的司马翎退后数步,肚内一阵翻涌,喷出一口鲜血。

    这司马翎虽说比不上沈风,但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也不至于在两招内如此狼狈,完全是因为猝不及防,也没想到沈风暴怒之下下如此狠招,他望了一眼沈风,见他依旧满脸怒容,心想再不走今日可别命丧此地,那可得不偿失。随即运功忍住疼痛,飞檐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