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八章 谁的儿子
    司马翎被沈风一掌击成重伤,落荒而逃,沐青欲待追之,被沈风拦下:“莫追了,救孩子要紧。”

    二人奔进堂中,只见两个都用红袄包裹住的嗷嗷待哺的婴儿被放在了两个摇篮里,悬于半空中,甚是可爱。

    沈风检查了两位孩子,发现各自安好,心中大喜,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叫一声:“不好!”

    “怎么了,大哥。”

    “你看,他们的襁褓都给换了,我们怎么区分他们俩,这哪个是你的孩子,哪个又是我的孩子。”

    “啊,这,这我也分不清啊,两个孩子长的都几乎一样啊!”

    “这样,你我赶紧回去,叫卢莹和若秋辨认。”

    二人怀抱婴儿赶回庄院,庄内众人见二位婴儿被安全带回,皆大喜。卢莹和李若秋见各自的男人怀抱孩子进屋,更是眼含热泪。

    “那司马翎将我写字的襁褓给换了,现在我和贤弟都分不清了,你们来分辨分辨。”沈风刚进屋内急忙道。

    “哎,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卢莹长叹气。

    卢莹仔细打量两位孩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李若秋一会瞅瞅这个说是,一会瞅瞅那个也说是。

    沈风见指望这二位也是无望,赶忙把两位稳婆叫进来,让她们分辨。

    稳婆看了半天道:“沈大侠,我们几十年接生无数,刚出生的孩子在我们眼里都知一个样,我们也实在无能为力。”

    “这可如何是好。”李若秋急的哭出声来。

    “哭什么哭”沐青怒道。

    李若秋抬头看看丈夫,满脸委屈,这好像是结婚以来第一次被沐青怒喝。

    沐青对沈风道:“大哥,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现在这两位孩子已经是分不清了,索性这样,大哥你选一个做自己的孩子,另一个我带走算小弟的孩子。”

    “这,这不等于是抓阄了”

    “大哥,你选的孩子认我和若秋做干爹干娘,我选的孩子叫大哥,大嫂为干爹干娘,大哥您看怎样。”

    “好,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对!何必骨肉亲,以后绿儿和云儿便是兄弟了,只是你这干字不好,还是生分了,都一样的叫法,都叫爹和娘。”沈风心情好了很多。

    李若秋嘟着嘴道:“那只能这样了。”

    卢莹安慰她道:“这也未必是坏事,你看,这下我们都各自有两个孩子了,不是挺好吗?”

    “这么说也是,那沈大哥,你就选吧。”李若秋也是瞬间就释怀了。

    沈风端详了半天,忽然发现其中一个孩子脚底板有颗黑点,忙问卢莹道:“咱们的孩子脚底板有黑点吗?”

    卢莹道:“好像没有吧。”

    沈风问沐青道:“你们的呢?”

    沐青和李若秋支支吾吾道:“好像也没有吧。”

    沈风再问卢莹:“你确定咱们的孩子脚底板没有黑点?”

    “哎呀,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了啊。”

    沈风再呼两稳婆来询问,稳婆也是不敢确定。

    沈风长舒一口气:“不查了,我就选这脚底板有胎记的了。”

    “怎么,沈大哥脚底板也有胎记?”沐青问道。

    “脚底板倒没有,手掌心倒是有一个,你看,很小的一个点,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沈风伸出手掌。

    “那好,那这位没有胎记的孩子就是云儿了。”沐青哈哈哈大笑道。

    “好了,这下烦心事也算是变成了好事了,你我四人也不必再纠结于此了。”

    “大哥,今日之事恐怕纸包不住火,不久之后,江湖便会传遍开来,恐怕对大哥在中原武林中的声誉和名望有所影响。”沐青刚刚还在大笑,现在又是愁容满面。

    “知道便知道,此事乃是那司马翎从中作梗所致,也并非你我故意所为,这不论何处都应该是讲道理的地方吧,总不能叫沈某有子不认吧,沈某坐的端行的正,不怕那些流言蜚语。”沈风昂然道。

    “大哥好个大侠风范!”沐青由衷的赞道。

    四人在此庄院住了一月有余,待卢莹和李若秋身体恢复如初,四人也到了分别的时候。

    这天,庄院门外早早备好两辆马车,两位马夫显得格外精壮。

    “大哥,你我此次一别,不知何日方能相见。”沐青显得有点沮丧。

    “此次分别正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再说了,这云儿一年也要让我见个几次吧。”

    “一定,一定。”

    那边李若秋抱着孩子垂泪道:“真是舍不得和姐姐分开。”

    卢莹安慰道:“不要难过,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去看你家云儿,你也可以来看我家的绿儿啊。”

    “不对,不对,是我们的云儿和绿儿。”

    “对对对,我们的,我们的。”卢莹被逗乐了。

    四人就这么双双分别了,一车赶往北边的中原,一车驶往东边的神火教。

    又是一路上的长途跋涉,过了大半个月沈风一家三口终于是回到了沈家庄。沈风还没进正门,就远远听到他爹在发火摔杯子。

    “这个混账东西,孩子都要出世了,非要跑到云南去生,你说你当初逃婚跑那么远我也是忍了,现在为了一个什么破客栈的破十周年纪念,就带着我的孙子跑那么远,这算算日子,这孩子估计都出生一个月了,我这个当爷爷的是连个面都见不到,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你说你怎么给我生了这么个逆子。”沈风的父亲沈毅朝一个老妇人抱怨道,此老妇便是沈风的母亲武晓芸。

    武晓芸回嘴道:“这能怨我,他不是你的儿子吗?从小到大不都是你教的么?现在怪起我来了,当初非要逼婚害我十多年没见到儿子。”

    “得得得,陈年旧事休要再提。”

    “不是你先提的么。”

    “老爷,少爷回来了,还抱了位小少爷。”

    沈毅与武晓芸赶紧站起,沈毅一见沈风,气上心头,怒骂:“你这个混账东西,跑出去两个月,不知道来个信吗?”

    “爹,别骂了,看看你的孙儿吧。”

    沈毅紧绷的脸瞬间笑逐颜开,接过小沈绿:“哎呀,我的小孙儿啊,爷爷想死你了,来,看看咱们的孙儿。”武晓芸也是乐的合不拢嘴。

    沈风待爹娘开心完毕,跟父母将此次的云南之行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尤其是这两个孩子分不清的情况。

    “什么,照你这说法这绿儿还不一定是我的孙子,而那什么神火教教主的孙子倒有可能是我的孙子?这算个什么事?”沈毅听的是火冒三丈。

    “什么什么事,儿子讲的还不够明白吗?也就是说咱们有两个孙子,一个是这绿儿,一个是那云儿,这多好的事啊。”

    “老太婆,你这么豁达啊,这可是咱们的孙儿啊,是我沈家的血脉啊,怎么能这么不明不白呢?”

    “那你能有什么好办法让它有明有白呢,难道你不认这孙儿?”

    “我,这,都怨那司马翎,风儿,你去寻他,说不定他能分辨出来。”

    “爹,连卢莹,李若秋她们都分辨不出,那司马翎不过与孩子相处一晚,又如何能分辨。爹,您老也不要再纠结这件事了,等有空我把沐云也带来给你瞧瞧。”

    “怎么带,是你去神火教,还是他来我沈家庄,一个月后便是武林大会,你知道这次武林大会的主题是什么吗?正是推选一名武林盟主,然后便是对神火教的态度,倘若让那程钰当上了这武林盟主,没二话,不出数日,必将对神火教开战。你说你还怎么带,是你带着刀去还是让那沐青仗着剑来。”沈毅余怒未消。

    “所以说,爹,这次武林盟主我是一定要当。”

    “两个月前你说这话我毫不担心,现在呢,你和那沐青连儿子都搞混淆了,这事恐怕早已传至那程钰耳中,那程氏父子有多卑鄙龌龊不用我多说,你说你还有几分胜算?”

    沈风正色道:“但凡有一分胜算我也当全力以赴,即便是没有绿儿,云儿这件事情,我也不能让那程氏父子将江湖搞的生灵涂炭。”

    “你有这般信心自然是好事,但是一定要做好准备,关于这件事一定要做好应对。”

    “爹,你放心吧,此事我一定做好万全准备。”

    翌日,沈风背车前往嵩山少室山,来到了这千年古刹少林寺。

    数座寺院古色古香,古砖古瓦古树,一景一物饱经历史风霜。每一座建筑物都显得苍老高深,蕴含深广,没有一点衰败气象。千年风云变幻,依然无法改变这座古寺的颜色。

    沈风来到大雄宝殿,通报了一声,不一会,少林寺方丈下殿迎接,这少林方丈法号崇德,也是中原武林泰斗级人物,亲自下殿迎接也足见沈风在中原武林的地位。

    “阿弥陀佛,不知道沈大侠光临寒寺,有失远迎了。”方丈双手合十道。”

    “大师莫要折煞小人了,大师乃德高望重之武林前辈,少林寺更是近千年的古刹,沈某于此地之中,渺小的不值一提。”入地随俗,沈风也双手合十还礼。

    “沈大侠过谦了,里面请。”

    二人进殿内坐定,崇德道:“沈大侠勿怪,恕老衲直言,此次沈大侠是否为下个月的武林大会而来?”

    沈风道:“大师还是叫我沈风吧,在您面前我担当不起这个大侠。”

    “若是沈施主当不起大侠二字,那么中原武林也无人能当的起。”崇德为了让谈话更自然的进行,听从了沈风所言,将大侠改为成施主。

    “大师过誉了,晚辈此次前来正是因为武林大会推选盟主一事而来,此番我离开中原数月,不知在这段时间内中原武林有什么变化。”

    “阿弥陀佛,大约一个月前,浮云山庄程默夫人五十大寿,借祝寿之名,程氏父子邀请了各大门派掌门人前去赴宴,席中程氏父子将卜红、卜绿二位请出,将施主与那神火教教主之子沐青的关系告知于众人。”

    “那众人做何反应?”

    “老衲认为,朋友,但凡仁义之辈皆可交之,不用管其身份,沈施主的人品众人皆知,你看上的朋友也绝非奸诈之徒。至于众人,与我意见相投者颇多,只有那崆峒派与点苍派对神火教颇为激进,他们是站在程氏父子一边。下个月的武林大会,他们必将此事重提,施主要提前做好准备才是。”

    沈风微一沉吟,将自己孩子与沐青孩子混淆一事告知崇德。

    崇德大惊:“此事有几人知晓?”

    “我们夫妻四人,还有我的父母以及在云南庄院的下人和随身带去的稳婆。哦,对了那司马翎也许知晓。”

    “隔墙方能有耳,你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少了,难保不传至那程氏父子耳中,此事你也要好好应对。老衲当日也必将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大师。”

    “等等,你说你那孩子脚底板有颗胎记,但你们都不敢确认之前有没有,会不会是那司马翎在孩子脚底板留下的印记?”

    “他为何要这么做?”

    “这个老衲也只是猜疑,这件事疑惑甚深,唯有找到那司马翎,此人在江湖上盛名远传,找他应该不难。”

    “嗯,待武林大会一过,我定将此人找出,问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