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九章 武林大会
    转眼步入五月,初夏的华山远观一片葱绿之色。《山海经》记载:“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黄山之美、泰山之雄、衡山之秀、恒山之奇、嵩山之绝都引人入胜,但它们显然都不符合武林人的个性,只有华山的险峻与爽直,才是对武林人最好的诠释。

    华山派一门便坐落在华山脚下,多年以来他们对华山敬重有加,并引以为傲。华山派掌门人谭忠烈一手华山剑法也是练的炉火纯青。

    这几日里,华山派里里外外是忙个不停,众弟子于堂内是张灯结彩,布置桌椅。伙夫,厨子也是外出大肆采购食材。原来这武林大会翌日便将要在这华山派举行。

    这武林大会是一年一届,各大门派轮流坐庄,今年便轮到了这华山派,按理这一年一届的武林大会也算不得稀奇,但此届大会有所不同,以往大会只是各大门派对于一年来江湖上发生的事情做一个总结,并共同协商制定一些规范武林秩序的条约,而此次大会大家要推选出一名中原武林盟主以应对虎视眈眈的神火教。是以华山派对此届大会重视有加,毕竟武林盟主要在华山诞生,怎么也算的上是一件荣耀之事。

    翌日,少林派,峨眉派,崆峒派,点苍派,恒山派,青城派,武当派,沈家庄,浮云山庄等皆携各派门中骨干人物悉数到场。

    大堂内是坐满了各路英雄豪杰,一阵寒暄之后已是接近午时。待众人坐定,华山派掌门人谭忠烈向诸位抱拳道:“此次武林大会交由我华山派举办,我华山派自上而下备感荣幸,此番虽然准备许久,但难免有疏忽之处,如有不便,还请诸位英雄海涵。”

    “阿弥陀佛,谭施主言重了。”崇德道。

    “我说老谭啊,你这般铺张浪费,看来你们华山派这几年没少挣钱啊。”说话的是恒山派掌门宋泉,看来和谭忠烈私交颇深。

    众人皆哈哈大笑。

    “其实我们也不是来吃饭聚会的,我们是来议事的,你老谭也用不上搞这些虚的?”程钰的声音在笑声中也是很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看来他是迫不及待的想直奔主题了。

    谭忠烈表情甚为不满,也不便发作,当下说道:“那好,咱们就议事吧,那先就请少林派方丈崇德大师说几句。”

    “阿弥陀佛,那老僧就抛砖引玉了。”崇德走上前来。

    “武林大会至今举办已有十余届,每一届几乎大同小异,近年来,江湖传闻神火教在一方大兴兵马,意图对我中原武林进犯,是以各大门派商议后决定在此次武林大会上推选出一名德才兼备之人出任武林盟主,以统帅我们中原武林各大门派和那神火教分庭抗礼。经过半年以来的数次交流,已经初步拟定候选人有两位,一位是沈家庄庄主沈风,一位是浮云山庄庄主程钰。老衲以为,这武林盟主须将是一位骁勇善战之人,诸位请注意,老衲说的是骁勇善战而不是骁勇好战。这武林盟主须将是一位骁勇善战之人,更要是一名宽厚仁义之士。老衲以为,凭这两点,沈家庄沈风当之无愧。”

    程家父子面露愠色,欲待发言,又想听听其他人怎么说。

    “正是,沈大侠的武功和人品,宋某向来是佩服的很,要说这武林盟主之选,宋某只服两人,一位是崇德大师,另一位便是沈大侠。”

    崇德道:“老衲年迈,难以委以重任。”

    峨眉派,武当派,青城派也纷纷表示沈风乃是不二人选。

    崆峒派掌门孙青松长身而起对沈风抱拳道:“前日在浮云山庄我们就沈大侠与那神火教沐青的关系作了一番讨论,今日我想听听沈大侠对此事的看法。”

    那程氏父子见孙青松率先发难,双双面露喜色。

    沈风微微一笑,起身向诸位行礼道:“云南一事,想那卜红、卜绿已经向大家说明,沈某闯荡江湖十余年,自有一番交友的准则,穷凶极恶者不交,虚伪奸诈者不交,除此之外,倘若性格相投,沈某来者不拒。”

    程钰向点苍派掌门王承志使了个眼色,那王承志拍桌怒喝道:“魔教的人你也交吗?”

    沈风转头怒视王承志,两眼目光如炬,只这一瞪,王承志瞬间锐气全无,微微低头,不敢与之直视。

    沈风向来瞧不起这点苍派的王大掌门,此人行事颇为奸诈,行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实乃道貌岸然之徒,与那程钰倒是相配的很。

    沈风道:“数月不见,王掌门脾气倒是涨了不少,王掌门一口一个魔教,王掌门年长沈某数岁,可曾知道这神火教成立数十年来在江湖之中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望请告知。”

    “这个,这个,这个现在不做不代表以后不做。”王承志支支吾吾道。

    “数月不见,王掌门不仅脾气大了,看来还学会了通晓未来之术。这就是你称人家为魔教的逻辑?那么,我是否可以这样说,你王承志日后也许也会做些伤天害理之事,我是否现在可以称你为虚伪奸诈,欺世盗名之徒呢?”这沈风不仅武功卓越,口才也是非常了得,说的王承志满脸通红,百口莫辩。

    程钰一看情势不对,忙站起道:“沈大侠莫要偷换概念,我们现在说的是魔教,你沈大侠把矛头指向我们武林同道是何道理,倘若这沈大侠当了这武林盟主,岂不是胳膊肘天天向外拐,怕是会冷了我们中原武林众兄弟的心了。”

    “我是帮理不帮亲,什么是武林盟主应具备的素质,在我看来公平公正才是第一准则,各大门派之间,无论掌门还是刚入门的弟子,都要严格遵守江湖规矩,一视同仁,没有人具备特权。”沈风此段话似乎答非所问,但也让那程钰找不到地方反驳。

    “阿弥陀佛,沈大侠所言极是。”崇德双手合十道。

    沈风继续道:“最近江湖传闻神火教大肆练兵,试问诸位,我中原武林这么些年各门各派哪年不在招兵买马,换位思考一下,人家也怕咱啊,难保不去做下防御。在我看来,保持和平的唯一条件,就是双方势均力敌,保持一种平衡。倘若一方强一方弱,强必吞弱。我中原武林并非嗜战之徒,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增强自己的力量,而不是去吞并别人的力量。我不知道这次大会的结果是什么,但我可以保证,倘若我任了这武林盟主,我不会率领大家去进犯那神火教,但倘若那神火教主动来犯,我必叫他们有来无回。”

    “说得好,我华山派弟子日日强身练武,为的是保家护院,不是侵略他人。”谭忠烈断然道。

    “诸位,还有一事我待向诸位说明,当日在云南,沈某的孩子与沐青的孩子出生当晚,双双被那司马翎劫走,待我们追回孩子,由于新生婴儿相貌几近相同,我们都难以分辨,所以就从中各自选择一位带回,也就是说沈某的孩子有可能是沐青的孩子,而那沐青的孩子则有可能是沈某的孩子。”

    沈风此言一出,堂内众人皆大惊,瞬间一片哗然。程钰更是一惊,惊的倒不是这件事,惊的是自己煞费苦心弄到的消息,准备作为杀手锏拿到最后再说的事居然沈风自己给说了出来,这安的是什么心。

    谭忠烈愕然道:“此话当真?”

    “确凿无误。”沈风斩钉截铁道。

    大厅又是一片哗然。

    沈风续道:“发生此事,沈某也是一百个不情愿,试问天下有谁希望自己的孩子不明不白,但那沐青说的好,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此话让我瞬间释然,沈某于那云南回来便算是有了两个儿子,后来我一想,这司马翎来的这一举对于我中原武林倒并非是一件坏事,我家绿儿有可能是神火教教主的孙子,你说他神火教还会进犯中原吗?这国与国之间有联姻来换取和平的,我这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对于双方的和平共处我看也是大有裨益的。”

    “阿弥陀佛,适才沈施主所言,可谓是句句不离和平二字,上天有好生之德,沈施主这般悲天悯人之心也确实难能可贵,我佛慈悲,我也向来不主张对神火教动兵,沈施主德才兼备,又有一片求和之心,老衲代表少林派顶力支持沈施主任武林盟主一职。”

    “我华山派也支持。”

    崆峒派孙青松抱拳道:“听沈兄一言,小弟醍醐灌顶,小弟也再无异议。”

    青城派,武当派,峨眉派,恒山派,诸派均表示同意。唯有那点苍派王承志与程氏父子满脸阴郁,默默不语。

    崇德大师道:“点苍派和浮云山庄的意见呢?”

    程钰冷冷一笑:“哼,我们的意见还重要吗?难道大师认为可以多数服从少数?”

    “程钰,你怎么说话的,大师乃武林前辈,你敢如此不敬,你也想当武林盟主,就凭你使的那折扇,就不配这个武林盟主。”谭忠烈向来对程钰施射暗器的折扇不满。”

    “程钰,不可对大师不敬。”程默眼见儿子武林盟主无望,也不能再树敌。

    程钰抱了抱拳:“大师,晚辈失言了。”

    “程少侠不必在意。”崇德转身对大家续道:“那么此次武林大会关于武林盟主的任命这一环节我们就确认了,沈家庄沈风任武林盟主。”

    沈风走上前来,立于大堂中央,抱拳道:“沈风不才,今日蒙诸位厚爱,任这武林盟主一职,日后必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与各大门派一起同心同力,携手共创中原武林之辉煌。”

    “好!”堂内众人一阵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