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十一章 刀剑相争
    转眼一年即将过去,中原武林和神火教相安无事。沐老教主看着小沐云一点点长大也是乐的合不拢嘴,同时也一直嚷嚷着要见绿儿,李若秋也甚是想念绿儿。沐青正好要去中原处理些许事情,就干脆携李若秋和小沐云一同去沈家庄拜会。

    临别时,沐忠百般叮嘱“:“一定要把绿儿也给带回来多住几日,还有那云儿,可别放在他们家不带回来了,一定要早去早回。”

    一行三人,踏上征程,这一路上也算顺风顺水,约莫半个多月便顺利到达沈府。沈老爷子得知沐青带着云儿来看他,赶忙出门迎接。小心翼翼的抱着云儿,也是乐的不行,这刚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把绿儿拿出来放在一起比较,对着武晓芸说:“我说,老太婆,你看这两个娃到底谁像我家风儿多一点?”

    武晓芸端详了半天,摇了摇头:“我觉得都像,又都不像,我觉得两个孩子长的倒挺像的。”

    “问你也是白问。”

    “爹,这都一年多了,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沈家和沐家要对这两个孩子一视同仁。”沈风看着他爹的样子也是笑了。

    沈毅忙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肯定一视同仁,不过等这两个孩子长大后,样貌长开之后,若是能分清楚的话,还是搞清楚为妙。”

    “伯父不要担心,过几年若能分清,倘若是弄错了,我们自当互换,倘若没错,皆大欢喜,倘若还是分不清,我觉得也挺好,您有两个孙儿以后可以孝敬您,岂不是大好事情?”

    沈毅大笑:“说的是,说的是,还是小沐青你会说话,这回来,得多住几日,让我和云儿也好生亲近亲近,好了,你们年轻人聊吧,我和老太婆带着两个孩子玩去。”说罢,和武晓芸一人抱着一个走出院门。

    “大哥,一年未见,小弟甚是想念啊。”沐青冲上前去一把抱住沈风。

    李若秋牵着卢莹的手嘻嘻一笑:“两个大男人,感情那么容易外露。”

    卢莹笑道:“他们一年没见了,你我也一年没见了,让他们在这聊,你来我的屋内给我讲讲云儿的事情,我也给你讲讲绿儿的事情。”

    厅内剩下沈风和沐青二人,沐青道:“大哥,这一年的武林盟主做下来,有何感慨啊?”

    沈风叹道:“就一个字,累,这武林上大大小小的纠纷有时候都要我前去裁断,这一年简直是比我过去十年还要忙,还有那武林大会过后,程钰和那点苍派还嚷嚷着攻打神火教,我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收效还是甚微,后来我真是生气了,我怒斥他们没有把我这个武林盟主放在眼里,差点动手,他们这才有所收敛。”

    “为了我神火教的安危真是辛苦大哥了。”

    沈风摆了摆手:“我这是为双方考虑,你那边怎么样?”

    “我二叔还是主张先下手为强,但都被我爹给压下来了。”

    “嗯,你一定要时刻注意你二叔的动向和他教中势力的扩张,如有不好的苗头,一定要将苗头掐灭。我这边料那程氏父子和点苍派也不肯善罢甘休,我也会时刻注意他们的动向。”

    “有劳大哥了,你我两边努力,一定能保持双方始终处于和平状态。”

    沈风顿了数秒说:“这一年来,我遍寻那司马翎的下落,可他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就再也没在江湖上露面,甚至有人放出高价来招募杀手也不曾见他前去。真是怪事。”

    “大哥,要寻他作甚,还是希望搞清楚绿儿和云儿吗?”

    “那到不是,现如今,绿儿和云儿我都视为己出,我只是想弄清楚一年前他司马翎劫走你我孩子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大哥当年那一掌不会要了他的性命了吧?”

    “不会,虽然当时我怒气冲天,那一掌也用尽了全力,但以司马翎的内力,也不过休息数月即可痊愈。”

    “这就奇怪了,也许他被大哥两招击伤,颜面扫地,以他孤傲的性格,再不愿再江湖上行走,也不无可能。”

    “好吧,不聊他了,此次来不仅仅是把云儿带来给咱们瞧瞧的吧?”

    沐青抓了抓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此番来此,是为了中原的一单生意,不瞒大哥,也不是什么大生意,教中随便派一个有经验的人来便可,主要是我家老爷子想见见绿儿。”

    “这有何难,待你事情忙完了,你就将两个孩子都带回,过一个月,我去将绿儿接回,沐老教主威名远扬,沈某也当前去拜见才是。”

    “不用两个都带回,云儿就放大哥这吧,到时大哥去的时候把云儿带回即可。”

    “不,那样不妥,现在既然两个孩子都在我沈府,自然也要让两个孩子都在你神火教待一阵子,要不然有我拿云儿做人质之嫌。”

    沐青赶忙道:“大哥,我可从来没这么想过。”

    “大哥知道,你把孩子都放在我这足见对我的信任,大哥也信任贤弟,所以把孩子都放你那也并无不妥。”

    “可是,不让云儿和伯父伯母、大嫂多待几天吗?”

    “你不是要办事吗?待个十天半个月也足够了。”

    “好吧,一切依大哥!”

    沐青仅仅花了两天时间就将教中之事办好,又花了一个月时间私下寻找那中原第一杀手司马翎的下落,关于此事他并未告知沈风,甚至连自己的妻子李若秋也未吐露半字,只是这一个月下来此事并无丝毫进展,司马翎就宛如人间蒸发了一样。沐青也只好作罢,一来教中事务繁忙,二来沐老教主也急于见他的另一个孙子,沐青也不得不携李若秋和两个孩子踏上归途。

    临别之时,李若秋对卢莹甚是不舍:“卢姐姐,在你这住了一个月,真是不舍得离开啊,回去后都没什么知心的人陪我聊天,哎!”

    “妹妹,别叹气,回去后哪天觉得闷了,随时可以来找我。”卢莹安慰着李若秋,想叮嘱李若秋好好照顾绿儿,转念一想觉得不够大气,话到嘴边也就忍了回去。

    沐青抱拳对沈风,卢莹道:“大哥,大嫂,你们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待绿儿,保证养的更白,更胖给你们送回来。”

    “孩子在你那,我们放心的很呢,下个月我去拜会下沐老教主,也不劳贤弟再跑一趟了。”

    “那好,大哥,大嫂,后会有期了。”

    这边神火教教主沐忠和他的夫人盼了近两个月,终于是将自己的另一个孙子给盼来了,二老看着两位大胖小子乐的合不拢嘴,沐忠更是把沐仁和沐义叫来,让他们帮忙分辨下哪个更像是他们沐家的骨肉。

    沐义仔细端详了半天,摇了摇头道:“孩子还是太小,分辨不出,不过这两个孩子长的倒是都很俊秀,长大后想必都是一表人才的人物啊。”

    沐仁接着道:“这确实难以分辨,大哥,咱沐家的后代怎么能这么不明不白呢,倘若这小绿儿是青儿的儿子,却让那沈风去养,这算个什么事,要我说,干脆把两个孩子都留下,这总有一个是对的。”

    沐青急了:“二叔,怎么可以这么做,沈大哥对我可是信任有加,我说爹想孩子了,人家二话没说就让我把孩子给带回来了,你这么做岂不是让我失信于人么?”

    沐仁不甘示弱:“二叔也是为你好,为我们沐家好,怎么能平白无故的把自己的孩子给别人养。”

    “二弟,那沈风现在是中原的武林盟主,他肯将孩子独自一人交给青儿带来我教一来可见他与青儿友谊之深厚,二来也足见他对我教的态度与诚意,更是彰显了他的大度,你说我们怎么能做出这等小肚鸡肠之事,这么做非当会影响我教的声誉,也会引来更大的事端。”

    “是啊,是啊,你把两个孩子都留下,这对人家也太不公平了嘛。”沐义附和道。

    “行行行,你们都对,就我沐仁小肚鸡肠,自私自利,看着吧,等到以后那沈风来攻打我们的时候,说不定带的就是你的孙子。”沐仁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二叔,二叔。”沐青正待去追赶。

    沐忠喊住了他:“算了,随他去吧,哎,他总是这么好战。”

    沐仁余怒未消,无处发泄,来到了练兵场,只见那烈日堂堂主何骏正在操练兵士。这烈日堂堂主也是个好战之徒,所以平日里和沐仁走的很近,但是也谈不上什么心腹,只是沐忠对他甚是不喜,他只有找沐仁这座靠山,要不他的堂主之位恐怕也坐不到今日。

    何骏见沐仁满脸怒容,赶紧上前问道:“二当家,看你脸色不对,这是遇到什么事了?”

    沐仁将刚才发生之事说了一遍。

    何骏听后大怒:“这大当家和少主也当真糊涂的紧啊!”

    沐仁长叹一口气。

    这何骏若有所思了一番,对沐仁道:“属下倒是有个办法能给二当家解忧,只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你直说无妨,莫要婆婆妈妈。”

    何骏低语道:“这沈风的儿子现下不是在我们这吗,咱们找个机会把这小娃娃给咔,然后…”。何骏做出个斩首的手势。

    沐仁本就怒气未消,听到此言更是怒气冲天,不等何骏话说完,抬手便给了他一耳光,怒道:“混账东西,莫要说那小娃娃很有可能是我沐家的血脉,即便不是,我沐仁虽说不是什么名门正派,但我也不是邪魔歪道,我能对一个小娃娃下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

    何骏捂着半边红脸急忙道:“属下见二当家心有不快,一时失言了,失言了,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可不可以将那小娃娃给留下,反正有可能是少主的孩子,干脆两个娃娃都留在我教好了。”

    “罢了,罢了,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说罢,沐仁拂袖而去。

    何骏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恶狠狠的盯着沐仁远去的背影。

    话说绿儿开了沈家庄也快接近两个月了,沈老爷子终日是觉得日子过的毫无生气,这天终于是受不了了,督促着沈风赶紧去神火教将绿儿接回,免得夜长梦多,生出什么事端。沈风是拗不过老爷子的,加上自己也想孩子了,忙好一些琐事,便直奔神火教而去。

    一路上颠簸了约半月,沈风来到了神火教,还未走进神火教大门,沈风被周围的风景给吸引住了了,这种景色不就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么?依山傍水,鸟语花香。守门的卫士也是精神抖擞,满面红光。沈风亮明身份,表明来意,门卫赶紧前去通报,不一会的功夫便看见一群人从教内赶来。

    “大哥,大哥。”沈风于远处便听到沐青的喊声。门卫见少主都发话了,赶紧说道:“沈大侠,请进吧。”

    沈风快步入内,只见沐青满面笑容的奔来,后面跟着三位年长者。

    沐青见到沈风格外的开心:“大哥,总算把你盼来了,怎么样,兄弟我这环境还不错吧?”

    “此地水天相接,共融一色,四周依山傍水,水光山色清静怡人,烟波浩渺,甚是迷人,若是我久住,恐怕乐不思蜀了。”

    “沈大侠谬赞了,此地哪比的上中原地大物博。”沐忠道。

    “大哥,我介绍一下,这是家父,这边分别是我的二叔和三叔。”

    沈风抱拳道:“晚辈见过三位前辈。”

    “沈大侠不必客气,沈大侠年纪轻轻便能胜任中原武林盟主的高位,青儿更是对沈大侠推崇备至,今日一见果然是器宇不凡,当真是少年有为啊!”沐忠显得十分的热忱。

    “伯父过誉了,晚辈与沐青以兄弟相称,伯父就称呼我为风儿便是了。”

    还没等沐忠开口,沐仁抢着道:“那怎么成,堂堂中原的武林盟主,我们岂能不尊重,我听闻中原武林推选沈大侠出任盟主就是针对我神火教的,不知此事是否为真。”

    “老二,风儿是来这接绿儿的,等于是来处理家事的,不要胡扯一些不相干的事,来,风儿,咱们进屋说。”沐忠怒斥沐仁。

    沐仁一脸的不悦,也不好发作,沐义也拉拉了他的衣襟,意思要他不要犯浑,沐仁只好作罢,悻悻的跟在后面。

    中午是大摆筵席,招待贵宾,沈风是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是学识渊博,在宴席上是谈天说地,无所不知,博得了众人的好感,除了喝闷酒的沐仁,沐忠更是越看他越喜欢,要留他在教中多逗留几日。

    沈风道:“家父,家母甚是思念绿儿,我今日便回,就不逗留了,日后再前来叨扰伯父。”

    沐忠满脸遗憾溢于言表。

    “你这么走可不行,我沐仁不能随随便便让你将我沐家的孩子给带走吧。”沐仁借着酒劲说道。

    “老二,别喝了点酒就耍酒疯,胡说八道些什么。”沐忠怒道。

    “你别管我,你自己的孙子不清不白你愿意我不愿意,我沐家的孩子,我都要留下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沐青怎么劝也不行,沐忠更是气的要打沐仁,被众人拉住。

    沈风抱拳对沐仁道:“二叔,这孩子弄错本是意外,开始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后来我们把它看作是天意,我和沐青都已将两个孩子看成是上天赐予我中原武林和神火教的礼物,二叔又何必再耿耿于怀。”

    “我不管什么天不天意,我今天就是不能让你这么随便将孩子带走。”

    “那二叔怎样才能让我将孩子带走呢?”

    “我听闻你沈风刀法独步中原武林,这样,你我刀剑相争,比划比划,你赢了,我沐仁二话不说,送你出城。”

    “放肆,人家是客人。”沐忠气的脸色由红变白。

    “伯父别生气,既然二叔执意如此,在下也愿意遂了二叔的意愿,只是我有个要求,不知二叔可否答应。”沈风扭头对沐仁道。

    “你说。”

    “你我不拼生死,不见血光,点到为止,均以木头刀剑比试,您看如何。”

    “也罢,不过这是你提出来的,不是我怕了啊!”

    “好说,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