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十二章 刀剑传承
    沈风、沐仁与众人来到神火教众将士操练的练兵场,二人各自选取了适合自己的木刀和木剑之后,来到练兵场中央,互隔数米,相对而立。

    神火教内大部分人久居此地,很少见到中原武林的高手,也很少见到高手对决,何况此时立于场地中央的两位人物一位堪称是中原武林第一高手,另一位是威名远扬的神火教二当家,纷纷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上二位,生怕错过了精彩的瞬间。沐青心里也暗暗为沈风鼓劲,尽管此次的对手是他的二叔。沐忠也凝视着操场中央,他其实也想目睹一下这后生的本事,所以适才也并没有尽全力去阻拦沐仁。操场之上恐怕也只有沐义对此二人的对决毫无兴趣,他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都比个高下才肯罢休。

    操场中央,二人持器而立,阵风吹来,衣袍飘起。沐仁道:“你是小辈,你先出招。”

    沈风微微一笑:“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音刚落,便如疾风一般像沐仁掠去,众人皆惊呼其速度之飞快,更有甚者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沐仁也被沈风的速度所震慑,慌忙提剑招架,由于对手的速度飞快,所以此时的沐仁招架的稍显尴尬。

    沐仁也算是纵横江湖几十年的狠角色了,虽然很少和中原武林人士过招,但从创教到如今,大大小小的恶战也是经历过无数,在这些过往的恶战中他也是将沐家剑法锻炼的炉火纯青,单论这剑法已经不输传授他剑法的沐忠了,而此时面对一个江湖小辈居然只能疲于招架,沐仁在羞愧之余更是惊讶于对手的刀法。

    围观的众人更是惊叹于沈风的刀法,沐忠更是满脸的钦佩之情:“想不到中原武林竟有此般人物,青儿,你这大哥恐怕此时根本未尽全力,倘若此人真的率队来攻打我教,我教休矣。”

    沐青赶忙道:“不会的,爹,您放心,大哥是决计不会做出这等事的。”

    “不会就好,我也只是感慨一下,青儿,你以后也当多练练你的武艺了。”

    “是的,爹。”

    场中二人已经是交手数十回合,沐仁依然是在笼罩沈风凌厉的刀法之下,疲于招架,沐仁心想,自己一直处于守方,如果再不能转守为攻,再过个十来回合必将败于沈风刀下,可是这沈风的刀法是根本没有破绽可言,几十个回合下来,他竟然找不到一丝的缝隙能够让自己转守为攻。太可怕了,虽然这只是一场比武,但沐仁此时是彻底被这个年轻人所折服了。

    眼看这沐仁就要败了,只是不知道这沈风将以什么样的方式来结束这场比武。突然,天空响起一声惊雷,沈风头微微一抬,手中的刀居然也跟着停顿了一秒,这高手过招分神乃是大忌,沈风何等人物,在此关口居然犯此等错误,也是不该,这沐仁也是一等一的高手,眼看自己就快落败,此时对手却犯了这么一个致命失误,自然不会让机会流逝,挺剑直刺沈风的胸口,这一剑刺的是犹如电光火石,连众人都皆认为此战沈风是必败无疑了。

    只听“咔嚓”一声,沐仁的剑居然断成了数截,原来沈风在自己分神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用左手双指夹住如此迅速刺来的利剑,并将木剑震碎,右手挥刀搭在沐仁肩膀之上。

    沈风快步走开数步,抱拳道:“二叔,此番晚辈乃胜之不武,倘若不是木剑,晚辈是很难抵挡这一攻的。”

    此时的沐仁呆若木鸡,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手是怎么用两个指头就接住了那一剑的,呆了半天,方才说道:“沈大侠神功盖世,沐某佩服的五体投地,即便不是木剑,那一剑你也是轻松接住,老朽败了便是败了,绿儿你带好回家吧,老朽再不干涉此事。”

    沈风大喜:“多谢二叔!”

    众人见沈风此等本事,也皆为沈风感到开心。

    沐忠道:“风儿武功卓越,世所罕见,我家青儿得友如此,真当是三生有幸啊!”

    “伯父过誉了,刚才晚辈是占了先出招的优势,二叔的剑法也是相当精妙,在我看来,沐家剑法与华山剑法倒颇有相似之处。”

    “好眼力,怎么说呢,我沐家剑法和华山剑法也算是殊途同归。”

    沈风也不打算细问:“原来如此,伯父,二叔,贤弟,我有一个想法,我想以后将刀法传于绿儿也传于云儿,你们也将沐家剑法也分别传授于两位孩子,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好啊,这是好事啊,风儿刀法当世无双,真乃是两个孩子的福分啊!”沐忠欣喜道。

    “既然伯父无异议,那就这么说定了,日后两家孩子互为往来之时,我们双方定将武艺倾囊相受。时候也不早了,晚辈告辞了。”

    沐忠又一番强留无果,坚持要送沈风于数里,又被沈风婉言谢绝,最终由沐青代为神火教送客数里。

    沿途,沐青问道:“大哥,适才大哥与二叔比武之时,天降惊雷,大哥也随之分神,此举是否为大哥故意之举?”

    沈风微微一笑:“瞒的过众人,还是瞒不过贤弟的眼睛,适才比武为了孩子,我是非胜不可的,在进攻的同时,我已在思考如何能胜的侥幸一点,不能挫了二叔的威风,谁知正好来了一声惊雷,可谓天助我也,我故意卖了个破绽,再借以木剑的说法,毕竟如若是真剑,我也未必能够夹的住。”

    “大哥不仅是武艺超群,脑力也是极佳,就那么一声雷的瞬间功夫,居然能想出这么妥当的处理方法,简直是太让人佩服。幸好你这武林盟主是我之友,倘若要与我为敌,神火教危在旦夕啊!”沐青感慨道。

    沈风皱眉道:“这说的什么话,看看这个孩子,不说别的,就是为了绿儿和云儿,你我也永远都是兄弟之情。好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回吧,来年再续!”

    “好,大哥,真的好想看见两个孩子快点成人将大哥刀法学成后的样子。”

    “还有你的剑法,你我这两位老师也是任重而道远啊,哈哈哈!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又是一年春天,绿笺香露洒蕉花,翠线晴风绽柳芽。山中小径之中,有二位青衣少年并道而行,其中一位衣袍颜色较淡,这淡袍少年长的是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此子面貌俊美,看上去年龄不大,但却显示出成熟的气质,给人一种极为安稳的感觉。另一位少年衣袍颜色较艳,此少年也是生的美貌,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之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外表看起来好象是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也是让人不敢小看。

    身着艳色衣袍的少年道:“大哥,你说咱们这般毫无头绪的寻找要找到什么时候啊,这都快两个来月了,那姓白的的一根毛我们都没看到。”

    淡衣少年道:“父亲既然将此任务交于我二人完成,我们自当尽力而为之,与其这样抱怨,倒不如仔细想想有什么好一点的办法寻他出来。”

    “能有什么办法,你们中原啊,真是地大物博,两个月了,咱们从徽州找到了庐州,那姓白的依然是杳无音讯。”

    “杳无音讯也未见得就是坏事,至少他知道有人在寻他,也不敢再做些为非作歹之事,对于那些无辜的女子也是好事。”

    “大哥倒是慈悲为怀啊,可咱们这任务到何时是个头啊,这两个月以来吃土的日子我是过腻了,还真是怀念在神火教里的日子啊。”

    淡衣少年长叹一口气“:哎,看来你往日里真是被二爹给宠惯了,这么点小苦都吃不得了?以后还能成何大事?”

    “切,我看你是被大爹影响了,动不动就爱教育人,怎么,想继任大爹的武林盟主之位了?”

    淡衣少年,眉毛一扬,怒斥道:“乱说什么,大哥说你几句还听不得了?”

    “一路上你总是说我,什么大哥不大哥的,说句实话,咱两当初出生之时就弄错了,这谁是谁的大哥还真说不准呢,说不定我比你大呢?白让你当了十八年的大哥,从小到大,每回都要训我。”艳袍少年是越说越委屈。

    淡衣少年给逗乐了:“好了,好了,小沐云,以后我沈绿尊你为大哥,如何?”

    沐云嘟着嘴道:“罢了,罢了,都叫了你十几年大哥了,早就习惯了,姑且就这么叫下去吧。大哥,咱们这两个月毫无所获,那姓白的说不定已被别人擒获。”

    沈绿道:“也不无可能,此次接此任务的也有不少中原的武林好手,浮云山庄的程家兄妹也在其中。”

    沐云忽然来了精神:“什么,程琪也来了,这丫头小时候见过数次,长的是真水灵,就是脾气差了点,他那哥程尘倒是令人讨厌,和他爹一个德行。”

    “一提到程琪你就来精神了啊,怎么,看上人家了?这事,不可能,他浮云山庄和我沈家庄素来不合,他爹对我爹也是积怨甚深,迟早要爆发,更别提神火教了,你要他将女儿嫁给神火教大公子?这不是天方夜谭么?”

    “切,一切皆有可能!”

    沈绿笑道:“坚持是好事,大哥祝你成功,你我过了这座山,去前面小镇歇息,再行打探那白光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