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十四章 跌落山崖
    那白乾被众人追捕数月,警惕性颇高,平日里在室内都是门关窗不关。这时突然见二人闯进房间,只望了一眼赶紧翻窗跃下,骑上客栈门口栓的白马往西南方向奔去。

    沈绿、程尘二人跟着跃下,程尘大喊:“沈兄,还有两匹马,你我一人一匹,千万别给此贼跑了。”

    二人骑上白马,紧追不舍。

    那白乾似乎对庐州的地形颇为不熟,奔了一个时辰居然跑到了一个没有前路的小悬崖,大惊,赶紧跃马回头,已然来不及了,沈程二人已经赶来。

    沈绿道:“你已无路可逃,赶紧下马就擒,念你父亲昔日曾和我父亲有些旧交,此时我不取你性命。”

    “哼,小子口气狂妄的很那,我倒要领教领教,你们两个一起上我都不惧。”白乾说罢下马拔出宝剑准备一战。

    程尘一声冷笑:“我看狂妄的是你小子,还一起上,我们两一起上能把你捏成粉。沈兄,你来还是我来?”

    沈绿道:“还是你来吧,毕竟他是你发现的。”

    “好,凭你沈兄这般谦让,这个恶贼今天让你了,你来,兄弟也想见识见识你的刀法和剑法。”

    那白乾见二人推来推去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大怒,哇的一声朝沈绿扑去。沈绿见状挥刀准备挡住白乾这一剑,谁知这一剑白乾只是佯攻,剑还未到,人已经伸出左手要去点沈绿的穴道,沈绿何等人物,岂能中他之计,瞬间用左手握住白乾伸出的双指,直捏的骨头粉碎,疼的白乾哭爹喊娘。

    沈绿道:“怎么,还需要我们两个人一起上吗?就这点功夫也敢出来作恶?还不乖乖跟我回去,看你爹面子上我只弄断你两根手指。”

    “别狂妄,小子,知道为什么客栈门口刚刚好有三匹马吗?知道我为什么正好骑到这条悬崖死路上来吗?”

    沈绿思考着他说的这两句话,突然心头一震,暗叫一句不好,正待转身,突然双腿一麻,跪倒在地,那白乾见他跪倒,立马用右手封住沈绿的前胸穴道,狂笑道:“哈哈哈,还继续狂妄吗?”

    沈绿转过头来,悲愤交加:“你,你,我料想道你会玩什么诡计,但我还是没想到你会同此贼勾结,做这等大恶之事。”

    白乾笑道:“哈哈哈,程少侠以妙计赚你到此,程少侠跟我商量了,我助他拿你,他放我一条生路。”

    “这就叫江湖险恶,今儿我就给你上一课,不过也没用,今天这一课也是你今生最后一课了。”程尘大笑,原来刚刚程尘用折扇射出暗器,击中沈绿双腿。

    此时的沈绿双腿负伤,上半身被点穴动弹不得,眼看就要毙命于此。

    程尘继续得意道:“当年,我父亲与你父亲争夺武林盟主之位落败,是以我浮云山庄这些年来处处被你沈家庄所压制,今日我便了结了你,他日等你父亲年迈,我看你沈家庄日后还有谁和我浮云山庄抗衡。哈哈哈!”

    正当程尘得意之时,沈绿使出浑身真气,硬是冲破了穴道,苦于双腿皆负重伤,不能抗敌,咬咬牙,使出浑身力气,滚到悬崖边,一跃而下,是生是死,任凭天意。

    程尘大惊,赶忙奔向悬崖口,探头向下望去,悬崖深不见底,这正常人摔下去都非死不可,何况受了重伤之人。

    “你不是点了他的穴道了,怎么他还能动。”程尘转头对白乾怒道。

    “这,这我哪知道,想是这小子内力深厚,硬是给冲开了,你放心,这悬崖这么高,他是必死无疑。”

    “哼,那是自然,我的暗器可是喂了毒的,哈哈哈!”

    白乾抱了抱拳:“程少侠心愿已了,那白某就告辞了。”

    程尘皱眉道:“今天发生这么多事,你这就走了?”

    “你放心,今日之事白某一定守口如瓶,绝对不透漏半个字。”

    “哼!”程尘冷笑道:“知道守口如瓶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

    “是什么?”

    “死!”

    话音未落,程尘折扇一挥,两枚暗器直钉在白乾的额头,白乾应声倒地。

    程尘狂笑:“一箭双雕,快哉,快哉!”

    也许是天意如此,命不该绝,沈绿跌落之处,悬崖峭壁上生长出来的树木颇多,给了一定的缓冲,到沈绿最终跌落到底已经减弱了很大的冲击力,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晕了过去。

    待醒来之时,他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然而当他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副美丽的脸庞,是一位姑娘,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红粉。

    沈绿迷迷糊糊的问道:“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这里啊,田家村啊!”

    “我怎么来这的?”

    “我救的你喽,我在山脚处发现了你,你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把你给弄回来,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啊,多谢姑娘了。”

    “你腿受伤了,我爹说好像还有毒,不过他已经替你把毒针取出来了,并敷了草药,我爹替你取针的时候你都没醒,我们都担心你死了呢,不过还好有气。”

    沈绿这会头脑清醒了大半:“不知姑娘尊姓大名,你爹现在何处,我要好生谢谢他。”说罢便要起床。

    姑娘忙拦住他:“你别急啊,你再躺一会,这里是田家村,我自然姓田啊,我叫田青青,我爹去山上采药去了。”

    沈绿长这么大,第一次和陌生女子同居一室,略显尴尬,不知道说啥。

    倒是那姑娘打破了尴尬,姑娘直勾勾望着他说道:“你长的真好看,我嫁给你好不好。”

    沈绿听的是脑袋一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下意识问道:“什么?”

    田青青重复道:“你娶我,好不好。”

    沈绿这下确认了自己没有听错,支支吾吾道:“这,这,姑娘你我不过才相识不到一个时辰,我连你的名字也都是刚刚才知道的。”

    “什么不到一个时辰啊!”田青青打断他的话:“我认识你已经有三天了好不好。”

    “三天也很短啊,再说了,我这昏迷才刚刚醒过来。对了,这田家村有多大啊?”沈绿赶忙岔开话题。

    姑娘倒也单纯,也没再纠结着嫁娶的问题:“这村子也没多大,也就几十户人家。”

    “都姓田吗?”

    “大部分姓田吧,也有几户外姓人家,其实我本来不姓田的,不过我也不知道我本来姓什么?”

    “为什么?”

    “我是个孤儿,从小被遗弃在山中,是给我爹采草药的时候将我给拾了回来,我就跟我爹姓田了,不过听村里面人说,其实我爹本来也不姓田。”

    “这又是为何?”

    “巧的很,我爹和你一样。”

    沈绿愕然:“和我一样?”

    “嗯,当年他双眼被仇家弄瞎了,也是从这山崖上跌落下来的,后来被村里的人救了,他为了感恩干脆就随了村子的姓,至于他本来姓什么,我都不知道,问了他也不说,后来他就留在了村里当了名郎中,十几年来在村里治病救人,帮助了不少人呢。”

    “知恩图报,真乃大丈夫所为,你爹是个人物。”

    “那当然,我爹相貌也很英俊,只可惜眼睛看不见。”田青青一时间心情颇为低落。

    沈绿见状,正想着如何安慰这姑娘,哪知道这姑娘瞬间又笑了起来。

    “我从小啊就决定以后一定要嫁一个比我爹还要好看的男子,然后你就从天而降了啊。”

    “这,”沈绿又结巴了起来:“姑娘,这男女之间的感情怎么能光看外表呢?”

    “我知道啊,还要看人品啊,难道你人品很差吗?”

    “这…”沈绿又是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突然,吱的一声门开了,沈绿望去,来者是一位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只是双眼毫无生气。

    “爹,你回来啦,他醒了!”

    “是么,比我想象的要醒的早啊,孩子,我又采了些许草药,等下再给你敷上。”中年男子对沈绿也是颇为和蔼。

    沈绿赶忙说道:“多谢大叔救命之恩,沈绿没齿难忘,敢问大叔姓名。”

    “我叫田羽,你叫沈绿,府上是?”

    “我来自中原的沈家庄,家父名叫沈风,”

    “什么!”没等沈绿说完,田羽大惊:“你父亲是中原的武林盟主沈风?”

    “是的,大叔也知道家父?”

    田羽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顿了一顿说:“田某这双眼未瞎之前也算是在江湖上混过几年,沈风名头这么响,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只不过现在的田某也只是一介农夫,偶尔帮人看看病,早就不问江湖之事了。”

    “远离尘嚣,潇洒自在,大叔是选对了生活方式啊!”

    田羽冷笑道:“年纪轻轻,挺会说话的,看来你父亲是要拿你当重点对象培养了?”

    “家父也未曾说过要培养到我坐什么位置啥的,我只是协助家父管理中原武林的秩序,多帮助一些好人,多抓一些坏人。”

    “哼,好人,坏人,那当初掳走你的司马翎是算好人还是坏人呢?”

    沈绿一惊:“怎么,大叔还知道司马翎?”

    “这个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司马翎当初将你和那神火教沐云之子劫去,然后闹混淆之事众所周知。”

    “哦,我还以为大叔知道司马翎的下落呢,听说以前我爹也找过他很多次,但都是无功而返。”

    “你爹寻他作甚,复仇?”

    “那倒不是,我爹想知道他当初掳走我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好了,我来帮你敷下草药,过几天你双腿便可痊愈了。”

    田羽替沈绿敷好了草药,有意无意的朝躺着的沈绿的脚底板瞧去,似乎对沈绿脚底板的黑点颇感兴趣:“你这脚底的黑痣是胎记?”

    “应该是吧,反正一出生下来就有了。”

    “这样吧,你就在我这静养几天,待双腿可以行走了,你便自行离去吧。”

    沈绿正要说谢谢,田青青抢着道:“爹,不要急着赶他走啊,你来之前,我刚跟他说了,我要嫁给他。”

    沈绿又是一阵头晕,心想这姑娘怎么还惦记着这事。

    “岂有此理,你知道他是谁吗?中原武林盟主家的大公子,你一个小小的村野农姑,你拿什么去高攀人家,趁早死了这条心。”田羽怒斥爱女,摔门而去。

    留下委屈垂泪的田青青和一脸愕然躺在床上的沈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