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十六章 真相是什么
    去洛阳的路上,马车疾奔,田羽已经催促过三次马夫,让他尽量跑快一点,毕竟已经十几年没有踏入过江湖,不知那程尘会叫上什么样的好手前来发难,刚出村那会的豪气已经所剩无几,是以连沈绿都看出来了这位前辈高人的心里其实是忐忑不安的。车内三人,不担心后方追兵的也只有田青青了,与其说是不担心,倒不如说是不关心,此刻,她的心里想的是把眼前的这位沈公子送到洛阳以后的事。只见她幽幽的道:“沈大哥,等你回家了,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

    沈绿愣了一愣,没想到这等如临大敌的关头,这姑娘想的是这事,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暖流。

    “当然可以了,姑娘和田大叔是在下的救命恩人,日后自当以涌泉相报,我不会忘记你们的。”

    “真的吗,那你以后要来村子里面看我的哦。”田青青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哎,女大不中留啊!”田羽不禁一声长叹。

    “吁!”突然马儿一声长嘘,马车来了个急停。

    田羽探出头来:“怎么了?”

    马夫道:“前面正路被一棵拦路的大树给挡住了,好奇怪,这附近并没有见到树木的啊!”

    “你我下去赶紧将树木移开。”

    马夫张大了嘴:“开什么玩笑,那么长那么粗的树。就我们两个人?”

    “你在马车上待着,我去解决。”

    “哈哈哈,这等小事就交给我们晚辈们来解决就好了。”一声刺耳的笑声,不知从何处,程尘带着三人出现,三人中为首一位便是那点苍派掌门人王承志,其后二人是王承志的两位得意门生,大徒弟袁啸天,二徒弟郭立。这王承志素来与程钰交好,两个人私底下干了很多见不得光的恶事,可以称得上是狼狈为奸了。这次程尘奉父命前来办事,遇到了这等挫折,这王承志其实也尾随程尘来到了庐州,以备不时之需。程尘虽然见识过田羽的厉害,但想到王志承贵为一派掌门多年,又带来了门下最为得意的两位门生,对付这瞎了眼的老头,必然是绰绰有余。

    “田前辈,不好好在村子里待着,这么辛苦跑出来做什么,这样,我们帮你把树移开,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如何?”

    “什么条件?”田羽虽然知道他是在扯淡,但还是下意识的问了句。

    “把车中的沈绿给我留下来。”

    “老夫没功夫跟你们闲扯淡,有本事你们就一起上吧。”

    “哪里来的山野狂夫,口气倒是不小,我点苍派王承志来会你一会!”王承志是通过程尘口中听过对田羽的描述的,所以也未敢过于托大,并提前报出了自己的姓名。

    “哼!”田羽轻蔑一笑:“点苍派王承志,不过始乱终弃之徒,十多年前我本该了却你的性命,只是中途有事,是以让你苟活到了今日。”

    “大言不惭之辈,十多年前,我知道你是谁啊!”

    “蓝思思,知道此人吗,十多年前正是她雇我杀了你,只是当时我临时有事去了云南,后来又生了一些变故,所以我虽然接了此单,却时至今日都没有履行,可以说你的雇主是我今生唯一一个被爽约之人,想不到,老天爷也算对我不薄,十多年以后,还给我机会去完成旧时的约定!”

    “什么,你,你,你是司马翎,你,你还活,活着!”王承志大惊之下,竟然不由的结巴起来。

    程尘和二位点苍派弟子虽然也听说过司马翎的名头,但毕竟都是晚辈,所以也并没有极度的震惊,倒是马车里的沈绿听得此言,整个身子仿佛被电击一般,原来当初使自己和沐云家门混淆的始作俑者竟然还没死,竟然还救了自己的性命,他想出去问个究竟,讨个明白,却苦于自己的双腿不能挪动。田青青第一次听到自己的父亲的真名也是大惊不已。

    “没错,正是我司马翎,我隐姓埋名十余年,想不到江湖上还是有许多狼心狗肺之徒,今日我便除却一二,以净江湖。”

    “程少侠,今日并非比武,所以也不用讲什么江湖规矩,我们一起上,毙了这个瞎子再说。”那王承志知道自己一人绝非司马翎对手,所以决定一上来就群攻,而并非车轮战。

    “就你等宵小之徒也配讲江湖规矩,拿命来!”司马翎大吼一声,出剑向四人奔去。

    所谓擒贼先擒王,此四人当中数王承志武功最强,司马翎挥剑刺向的是王承志徒弟,袁、郭二人,实则是虚招,待袁郭二人向外弹开,司马翎手腕一抖,长剑刺向王承志,王承志来不及躲避,勉强提剑架之,谁知那司马翎这一剑刺的是神鬼莫测,居然在临近之时,再次改变长剑的路线,王承志虽然开始反应慢了半拍,但以他的能力架住这一剑还是可以完成的,谁知这一刺居然绕过了他的剑,直刺他的左胸,王承志心里大呼:“我命休矣!”谁知他整个人只是被刺的弹出数米之外,整个胸口剧烈疼痛,却没有伤口。这才想起自己在胸口放了护心镜,逃过一劫,心下大喜,大吼一声:“一起上!”

    袁啸天,郭立见师傅未死,顿时也是精神大振,见师傅攻向司马翎前侧,赶紧一左一右,分别攻击司马翎的两侧。司马翎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多年以来双耳已经锤炼的炉火纯青,听声辨位,长剑挥舞的极快,一一接下前左右三侧攻来的剑招,虽然可以说是立于不败之地,但若想击倒三方也并非易事,毕竟和他对垒的三人是点苍派最厉害的三人,在江湖上也颇具一定的地位。此时的司马翎有些后悔过早的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否则可以迅速的各个击破击倒一两人,这样境况就会好得多,现在倘若不能迅速击倒三人,拖久了体力不支的话,必然会死于三人剑下,司马翎突然一惊,想到了并未出手的程尘,此人深谙暗器之道,此时不出手,必然是在等一个时机,一个自己腾不出手来招架的时机。想到这时,司马翎急于转守为攻,可就是这一急,反而给了程尘可乘之机,两枚钢钉直射司马翎双胸,此时的司马翎已经腾不出手来以剑抵挡住飞来的钢钉,听声音已知暗器来袭,赶紧腾空跃起,但还是没有躲过暗器之击,两枚钢钉直钉入司马翎小腹。司马翎感到下腹部一阵剧痛,他知道此钢钉上必然也是上了剧毒,此时倘若不孤注一掷,不仅是他,车上的沈绿和自己的女儿也肯定葬身于此地。想到这,他使用全身气力挥长剑直刺向王承志,王承志吃过第一回的苦头,防着司马翎会改变刺剑的路线,这一次虽然被王承志猜到了,司马翎确实变招了,可是令王承志猜想不到的是司马翎这次招变的太不合套路,司马翎突然变刺为砍,剑法之中居然融合了刀法,这一砍司马翎是用尽了全力,全身内力也蕴于剑气之中,锋利的长剑再加上深厚的剑气居然将王承志一劈为二,连王承志身后躺在马路上的大树也被震开为数截弹开。其他三人见王承志瞬间被砍成两段,惊骇不已,一时不敢再攻。

    “十多年前未完成的生意,今日给了了,快哉,快哉,哈哈哈!”司马翎仰天大笑:“剩下三个,一起来吧!”

    其余三人还是惊呆在原地。

    “不敢上的话,就滚回去。”司马翎跃上马车,马夫早已吓跑,司马翎亲自驾车,田青青一旁给他指路,马车呼啸而过,留下程,袁,郭三人依然呆立原地。

    过了一会,郭立问道:“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放心,跑不远,我的暗器上喂了剧毒,他挺不过一两个时辰的,刚才他没有继续对我们下手也说明了他也就是强弩之末了,咱们继续追,跟他们耗时间,把那司马翎耗死了,另外一个废人和一个女人,好解决。”

    司马翎驾车奔了十多分钟,停在路边,叫女儿和沈绿下车:“我身中暗器,不能驾车过久,他们反应过来必然会跟上来的,我们下车走,先找个地安歇。”司马翎知道自己身中的暗器喂有剧毒,而且刚才给予王承志的致命一击耗尽了自己不少内力,他深知自己时间不多,再驾车倘若被程尘他们追上,三人必死无疑,当下决定三人先去附近找一处落脚。

    司马翎背上沈绿,沈绿知道司马翎身负重伤,吵着让司马翎不要管他,却被司马翎一顿怒斥。可惜马车停的不是地方,方圆数千米都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走了大半个时辰,才找到一处破庙,司马翎知道自己挺不了多久了,也就赌一把,三人进了破庙。

    司马翎放下沈绿,躺到在地上,呼吸颇为急促。

    “爹,你怎么样了!爹!”田青青急的眼泪直流。

    “大叔,这暗器和我中的一样,是喂有毒的,赶紧取出来。”

    “没用的,在我击杀王承志那一刻起,毒气已经攻心。”

    “可以的,大叔,我可以救过来,你也可以的,来,田姑娘,扶我一把,我来给大叔取暗器。”

    “不用,不用瞎忙活了,孩子,我的事我自己最清楚,青儿,爹快不行了,不能再照顾你了。”司马翎转头柔声对田青青道。

    “爹,不要这么说,爹,现在我知道我原本应该姓什么了,以后我就叫司马青青。”

    “不,你不要改名字,就叫田青青,在你眼里爹永远都应该只是那个农夫田羽,答应爹,不要踏入江湖,就回田家村,安安心心做一名村民,你答应爹,不然爹死不瞑目。”司马翎眼看就要不行了。

    “还是试一试,大叔,田姑娘,我们一起来。”

    “不用!”司马翎一声怒喝,二人顿时呆住,不再行动,司马翎转而又柔声对沈绿道:“孩子,你很好,很好,此刻你不问我十多年前为什么抢走你和沐云,却只关心我的安危,你很好,很好。”司马翎不住的夸着沈绿。

    “大叔,你不要说了,救伤要紧。”

    “不,我要说,我要把一切都告诉你,当年我…”

    “哈哈哈,都快要死了,还当什么年。”未等司马翎说出往事,庙外传来一阵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