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十八章 地狱村
    小舟穿过了一片烟雾缭绕的雾区,一座绿色的岛屿印入眼帘。

    白无常将小舟停靠在岸边,并将腿部受伤不能行走的沈绿负在背上,踏上了入岛的唯一一条大路,只见偌大的道路的两旁分别竖立着两块大的木牌,木牌上面写着渗人的三个大字,黄泉路。

    沈绿直看的是头皮发麻,走了一阵,不知不觉中两个人走到了一条河边。沈绿很是好奇,问道:“怎么这岛上面还有一条河呀!”

    白无常回答道:“这河名叫忘川河,原本是没有的,是后来我们挖出来的河,这河水就是外面的湖水啦。”

    “不是吧,忘川河,那,那个桥不会叫奈何桥吧?”沈绿指了指他们想要过河的唯一的一座桥。

    “正是,沈公子学问不浅啊,正所谓奈何桥上道奈何,是非不渡忘川河。三生石前无对错,望乡台边会孟婆。”白无常说到兴起,吟起诗来。

    “对面真有个望乡台?”

    “正是!”

    “望乡台边真有个孟婆亭?”

    “然也!”

    “还真有个孟婆?”

    “不错。”

    沈绿没再继续问下去,心想:“还真假模假样的弄了个孟婆,难道还真有什么孟婆汤不成。”

    二人过桥之后,果不其然,一位老婆婆手捧一个碗,笑眯眯的迎上来:“我说小白啊,今天怎么弄这么迟啊,我这碗汤都给你热了两回了,来来来,这背上的这位公子,干了我老太婆的这碗孟婆汤。”

    “什么汤,还真有孟婆汤?这我可不喝的。”沈绿愕然道。

    “没事的,公子,就是普通的汤啦,这就是个例行的仪式,喝完以后不会有任何身体上的反应的。”孟婆解释道。

    “真的吗?”沈绿半信半疑的看着白无常。

    白无常微笑着肯定的向他点了点头。

    沈绿心想现在自己双腿重伤,也无力对抗眼前的这些人,加上自己平日里也根本不相信什么鬼怪之谈,也就更不会相信有什么会让人喝了便忘却一切的孟婆汤,索性就结过碗来,一饮而尽,甘、苦、辛、酸、咸五种口味瞬间袭来,这汤也是真够难喝的。喝完之后,沈绿认真的定了定神,确定自己还记得从小到大发生的事情,确定自己还记得白天曾遇见过小时候抢走过自己的司马翎,只是可惜没问出当初他劫走自己的原因。

    “爽快,沈公子,你是我老婆子见到的第一位不扭捏就喝完的人,以后必成大器啊。”孟婆直竖起了大拇指。

    沈绿被桥边的一块大青石吸引住了:“你们这真是什么都有啊,传说中的三生石,你们也放这了。这三生石三个字写的倒不错。”

    “那当然,这三个字是我们阎王写的,这三生石上的三生分别代表“前生““今生““来生“,上面有今生前世的纠缠!也有对来世的渴望,所谓缘订三生,也就是这个意思。”白无常摇头晃脑,娓娓道来。

    “这个我知道,但这不也就只是个仪式而已,和我刚喝的孟婆汤一样,这石头又能看出个什么。”

    “非也,非也,不同的人看这个石头就会有不同的感受,我看沈公子年纪轻轻,应该未经情事,自然在对视这块石头时毫无感悟,我看那位田姑娘对沈公子颇有好感,沈公子待动情之后再来这三生石旁,到时对待这三生石时,可能沈公子会有不一样的心境。”

    “你不要乱说,我们快走吧。”沈绿突然感觉脸有点发烫,与田青青分别数小时,居然还有点想她,还真是奇怪,白天,她说要嫁给他时,他是完全拒绝的。

    白无常继续背着沈绿前行,白无常轻功了得,不一会便进了村子,只见村子里房屋众多,此时夜还未深,还有很多村民在外聊天玩耍,见到白无常回来,纷纷跟他打招呼。

    “白大哥,又救人回来了啊!”

    “老白,今天回来这么晚,再晚一点,老黑都要比你先回来了。”

    还有跟沈绿打招呼的:“小伙子,你这下有福了,是来到了个好地方啊。”

    沈绿感叹道:“你们这村里人不少啊。”

    “那可不,这大半都是我兄弟俩给救回来的。”白无常显得十分的得意。

    “那这么多人平时吃什么啊?”

    “我们这岛上有可供耕种的田地啊,还有我们以前带来的一些鸡啊,猪啊,牛啊,什么的,我们都养的挺好的,想吃鱼也很简单,湖边上就能打得到。我们可以说是完全脱离了外面也能生活的有滋有味。”

    “哦,你刚说大半都是你们兄弟俩救的,那还有小半呢?”

    “还有小半自然是阎王爷救的了,包括我们兄弟俩,也是他给救回来的,后来我们兄弟俩长大了,这救人的任务也就交给我们了。”

    “阎王,你现在是不是要带我去见他?”

    “当然了,新来的人都是要去他那登记报道的。”

    转眼间,二人来到座大殿前,白无常让殿前门卫前去通报,沈绿见等下就要见到所谓的阎王,尽管知道是假的,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

    待门卫通报完毕,二人径直入殿,沈绿环看四周,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窗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想不到这孤岛之上,还有如此鬼斧神工的建筑。

    向前望去,上好的白玉铺造着层层台阶,台阶的上方是一座金漆的宝座,定睛一看,坐着一位英气逼人的中年男子,此男子细长的眉毛,高挑的鼻梁,尖细的下颚,加上一双明亮得像钻石般的眼眸,时而闪着睥睨万物的神彩。

    “这是你们说的阎王?”沈绿小声问道。

    “对啊!”

    如此容貌与沈绿之前的猜想大相径庭,有黑白无常二人在前,他脑海里的阎王应该是苍髯如戟,凶神恶煞的模样,谁成想竟然是一位中年美男子。

    “今天来的这位面子可是不小啊,让我们的白左使一路给背回来的啊。”阎王发话了。

    “这位,这位阎王前辈,晚辈在危难之际多亏了黑白无常二位相救,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也了解了黑白无常二位救人之后的规矩,我也自愿遵守你们的规矩,前来地狱村,只是晚辈双腿为奸人所伤,暂时无法行走,是以让这位白兄劳累半日,晚辈心里也是万分愧疚。”

    “既然来了,先报上姓名,家室,不要有所隐瞒,更不要有所欺骗。我们会加以核实,但凡有所欺骗,你的命也就没了。来,给他记上。”

    旁边走来一位师爷模样的人,手拿毛笔,端着个本子。看来是阎王的气场过于强大,沈绿刚才竟未发现旁边还有个人。

    “晚辈姓沈名绿,洛阳人氏,家父沈家庄庄主沈风。”沈绿并没有报出自己的另一个一个父亲沐青的姓名。

    “什么,沈风,你是那武林盟主沈风的儿子?你的母亲是卢莹?”

    “怎么,前辈也认识家父与家母?”沈绿原来想说阎王,但想到阎王认识自家父母,听起来太别扭了,是以改称为前辈。

    “奥,”阎王顿了一顿说道:“你父亲威名远扬,在我未来这岛前便已知晓。”

    “前辈,在下已经离家多日,恐家中父母担心,另外我还有许多重要大事要向父亲汇报,在途中这位白兄也给我说了些许规矩,我想问的是,我需要怎样做才能够离开此处?”

    “怎么,刚来就想走了?”

    “实在是有要事在身,他日我会再回来探望前辈和黑白二位大哥以答谢救命之恩。”

    “哼!这里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之地,我也不管你的父亲是不是什么武林盟主,有多大的能耐,来我这地狱村就要遵守我地狱村的规矩,我且告诉你,想要离开此地,可以,两个条件任选其一,看到这位师爷没,他以前可是翰林院的学士,他来出题,你写一篇文章,他说写的可以,你就可以走了。”阎王指了指适才记录的师爷。

    沈绿心想,这人是你的人,这我写的再好他说我不行,我也没办法啊,于是问道:“那第二个条件呢?”

    “第二个嘛,也不难,打败黑白无常就可以了。”

    “这还不难,这二位武功不亚于中原一等一的高手。何况是两个人一起上。”沈绿抱怨道。

    “想出去就要靠自己的本事,文的不行,你可以来武的呀,这文武都不行你就乖乖留这吧,等你腿脚好了,出去看看,去看看外面安居乐业的村民,留下来也并非一件坏事。好了,白无常,给他安排一下住处,且回吧!”

    “等一下,如今我双腿未痊愈,所以我想尝试一下第一个条件。”

    “看来你小子是迫不及待想离开村子啊,行,师爷,给他出题。”

    师爷摇头晃脑道:“小子你听好了,题目比较长,我也只是口述,不会给你文本的,开始了,听好了,“有征无战,道存制御之机;恶杀好生,化含亭育之理。顷塞垣夕版,战士晨炊,犹复城邑河源,北门未启;樵苏海畔,东郊不开。方议驱长毂而登陇,建高旗而指塞,天声一振,相吊俱焚。夫春雪偎阳,寒蓬易卷,今欲先驱诱谕,暂顿兵刑,书箭而下蕃臣,吹笳而还虏骑。眷言筹画,兹理何从?”好了,一日之内,交上一篇文章上来。”

    沈绿眉头紧锁,一字不差的记了下来,原来是讲停战止戈,和平共处的文章,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爹和二爹为了中原武林和神火教所做的事情,心中无限感慨。

    当下回到住处,拿起纸笔,洋洋洒洒,心中感慨悉数写于纸上,不出一个时辰,一篇大作便已完成。当下要求白无常带自己与这篇文章去见阎王,阎王今夜是要等黑无常归来的,所以也并未就寝。

    “这就写好了?你这么快能出什么好文章?”阎王接过文章。

    阎王快速的阅读一遍,说道:“写的还不错,不过要师爷肯定才行。”阎王将文章递给师爷,并眨了眨眼睛。

    师爷仔细阅读了文章,隔了半响,说道:“文章气势磅礴,立意高远,但是结构上不够严谨,所以是算不上佳作的。”

    沈绿早猜到是这个结局,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所以也并没有过多的苦恼。

    “没办法了,师爷这一关你没通过,回去继续努力吧。”

    “报!”门外传来一小兵呼声。

    “进来!”

    “报告阎王,奈何桥旁黑无常带了一名姑娘死活不愿意喝孟婆汤,黑无常也没有办法,黑无常说让刚来的沈公子前去劝说。”

    “是田姑娘吗?”沈绿内心里居然有一阵欣喜。

    “应该是吧,你快去吧!”

    阎王道:“小白,你带他去一趟吧。”

    “遵命。”白无常背上沈绿直奔奈何桥而去。

    殿内,师爷感慨道:“真是好文章啊,一个时辰不到,居然能写出这样的文章,进士也不过如此啊。”

    “所以我才向你眨眼睛啊,这文章我一看就知道足以让他离开地狱村了,这小子我挺喜欢,可不能轻易放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