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十九章 阎王收义女
    白无常背着沈绿一路飞奔至奈何桥,只见桥边三人僵立原地,孟婆手捧一只盛满汤的碗,黑无常双手叉腰一脸无奈,田青青一脸委屈,显然是刚大哭一场,见到白无常背着沈绿赶来,立马奔上前去:“沈大哥,我可不要喝那什么汤?”

    “快劝劝吧,闹了半天了,死活不肯喝,老婆子手都端酸了。”黑无常抱怨道。

    “没事的,田姑娘,我刚刚都喝过了。”

    “我不喝,喝了就把你和爹都忘记了,我可不喝。对了,爹没死呢?”

    “什么,大叔还活着?”

    “恩,我们刚到田家村的时候,我爹居然咳嗽了一声,然后这位黑,这位黑大哥就给爹运功逼毒疗伤,爹现在已经性命无忧了,在田家村有人给悉心照料。”

    “太好了,那田姑娘你应该在家照顾他才是。”

    “我是那么想的,可这位黑大哥偏要带我来这里。”

    “别什么都怪我,这救人带回岛是我们地狱村的规矩,谁也破坏不了,再说了,小姑娘,我还不知道你心思,全在这位沈公子身上,把你带来也正好随了你的意。”

    “你放屁,我是喜欢沈大哥,但我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我爹伤那么重,你还偏要把我抓来,现在又逼我喝什么汤。”

    “怎么不把田大叔也一起带来呢?他的命不也是你救的么?”沈绿问道。

    “我们这里的规矩是出来一次,不管救多少人,每个人一次必须带一个回来,但是也只能带一个回来,所以这老头和这倔强丫头我只能带一个回来,那老头估计是知道这丫头钟情于你,就让这丫头跟我来了,好了,赶紧劝这丫头喝汤吧,这阎王还在等着呢。”黑无常急不可待。

    “田姑娘,没事的,你看我喝了不还是记得你吗,这就是个仪式,就跟旁边的三生石是一样的,都是假的。”沈绿指了指旁边的青石。

    田青青看了看三生石,嘟着嘴道:“好吧,不过这三生石我倒挺喜欢,这汤我可不喜欢。”但还是接过汤一饮而尽。

    “哎呀,总算喝了,我老太婆这下也可以去休息了,沈公子你们两也真是绝配,一个喝的那么干脆,一个死活都不肯喝。”

    黑白二人背负着沈绿和田青青直奔大殿。

    “沈大哥,这阎王是不是长得很恐怖啊?”

    “那倒没有,和我预想的一点也不一样,他是个丰神俊朗的中年男人。”

    “丰神俊朗?这二位扮成这个模样,阎王还会丰神俊朗?好奇怪。”

    “啰嗦什么,都说了我们兄弟俩是故意扮成这样了,并非别人所强迫,你这丫头就会以貌取人,这般缠着这小子,八成就是看上这姓沈的相貌了吧。别废话了,快到了。”黑无常怒道。

    四人进殿,按照常理,田青青需要自报家门。

    “我叫田青青,家住庐州城外的一个小山村田家村,我爹叫田羽,我从小是我爹捡回来的。”

    “听白无常说,你爹本不姓田,原本是中原第一杀手司马翎?”

    “是的,不过我也是才知道的。”

    “司马翎,嗯,也算是个人物,好了,你们先回各自住处吧!”

    “阎王大人,我爹现在负伤卧床在家,你得放我们回家去照顾他啊,我来这里看一下也就行了,你得放我离开。”田青青看这阎王英俊的模样也并不害怕。

    “什么叫看一下就行了,凡事都要有规矩,想回去,可以,两个条件,做到其中一件便可,第一件,写一篇文章得到这位师爷的认可便行,第二件,打败黑白无常二位兄弟,适才你旁边的这位沈公子已经挑战了第一件,可惜以失败而告终。”

    “你这就是讹人啊,你知道我们女人从小是不能进学堂读书的,我从小到大又生活在乡村,也只是爹教会了我识字,哪里会写什么文章,至于武功,我更是一点都不会。”

    “那我也没办法,规矩既然定了,就不可能轻易更改,对了,忘了告诉你们,倘若一个人完成了我刚说的两个条件,他就可以在岛上任选一个人带走,所以,沈公子,加油吧,好了,我也倦了,各位,请回吧!”阎王长袖一挥。

    不知不觉中,沈田二人在地狱村已经住了有一个月了,地狱村居然也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地方,各行各业的优质人才都有,要不然阎王金碧辉煌的大殿也建不成,村里也有数位神医,一个月来对沈绿双腿悉心治疗,沈绿双腿已经能行走自如。一个月来,沈绿不停的写文章去交由陈师爷审阅,虽然他知道通过的希望不大,但还是写了十多篇。弄的陈师爷私下里也不停的朝阎王抱怨,这些文章自己在短时间内都不一定能写完成,却还要绞尽脑汁想出许多不通过的理由,最后理由实在是想不出来,统统以文章结构不好加以驳回。阎王也是暗地里佩服沈绿,心想这小子也是真够执着的,同时叮嘱陈师爷不管多好的文章,一律驳回。

    这一个月来,田青青闲暇之余就是找阎王聊天,阎王也挺喜欢这个丫头的,因为这个丫头竟然丝毫不怵他,不像村里的其他人,要么对自己唯唯诺诺,要么对自己敬而远之,唯独这个丫头什么话对自己都敢讲,有时候讲到兴起居然还用训斥的口吻,弄的阎王也是哭笑不得。

    这天,趁沈绿又在为了文章奋笔疾书,田青青无聊又到大殿找阎王闲聊。阎王平日里是喜欢清静的,唯独对这个女娃例外。

    “怎么又跑我这来了?沈绿呢?”

    “他在屋里写文章啊,我都跟他说了,你和那陈师爷耍赖,文章写的再好也没用,他说他知道,但还是在那写写写。”

    “小子挺有毅力,我挺喜欢。”

    “喂,阎王大人,我来这一个月了,这里所有人都叫你阎王,你的名字是什么啊?”

    阎王愣了一愣,这么久了还真没有人问过自己的姓名,阎王眼神飘向远方,或许他自己都快忘记自己的姓名了。

    田青青见阎王眼神飘忽,说道:“算了,不想说也没关系的,我就叫你阎王好了,只是你长的一点也不恐怖,叫你阎王实在是别扭。”

    “告诉你也无妨,我本姓萧,单名一个灵字。”

    “萧灵,萧灵,这名字挺好的呀,那我以后叫你萧叔叔好了,阎王来阎王去的,我不喜欢。”

    “随便你吧。”阎王也是拿这位姑娘没办法。

    “萧叔叔,其实我想问很久了,你为什么要跑到这岛上来啊?”

    “怎么,这岛上不好吗?你也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月了,所见所闻,难道岛上的居民不开心吗?”

    “也不是啊,只是我觉得吧,这岛虽然也不小,但是比起外面来说那实在是太渺小了。而且名字也不好听,地狱村,听着这么可怕,还有那什么黄泉路,孟婆汤,都不喜欢,也就那块三生石还挺不错的。”

    “我就是想在这里建一处世外桃源,让一些在外面失意受伤的人们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净土,所以我救一些人来这岛上,对于救上来这些人我是事后有考察的,倘若是一些穷凶极恶的恶徒又或者一些卑鄙龌龊的小人,我是会将他们处决的。至于地狱村的名字,虽然名字听着恐怖吓人,但是你看村里的人过的日子是多么的祥和,我就是要营造这样的反差。”

    田青青道:“即使他们是坏人,你也不能随便杀人的呀。”

    萧灵眉毛一扬道:“那我管不着,反正我不救他们,他们早就死了,多活片刻,他们也应该感谢我,好在这么多年以来,这样的人遇见的并不多。”

    “那萧叔叔当年第一次来这岛上就你一个人?”

    “是的,当年我从云南归来后意志消沉,在这湖上一艘花船买醉消愁,不想遇到仇家追杀,我苦战半日,击毙数人,不知不觉中船上只剩我一人,我就随船飘荡来了此岛,没想到这艘花船上留有不少的银两,后来靠这些钱和我救来的一些人,慢慢的我们就把这个岛给建立起来了。”

    “花船,什么是花船呀?满船都种满花的船么?”田青青久居乡村,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

    “额,花船就是花船了,以后你便知道了。”萧灵对这小女娃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花船。

    “那你为什么从云南回来后会意志消沉啊?”田青青双手托腮问道。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你也太放肆了吧,这么多年了,谁也不敢像你这般对我不敬。”

    “我这是为你好啊,你跟我爹爹一样,心里藏着事不愿意说出来,所以经常愁眉苦脸的,有时候吧,把烦恼说出来,快乐也好,忧愁也罢,与人分享,挺好的。”

    “你这小丫头年纪不大,道理还一套一套的,老夫今天兴致还算不错,就跟你说道说道,大约二十五年前,我去云南看望我一位朋友,归途中我便住在了当地有名的青风客栈,这一住不要紧,我被那青风客栈的老板娘卢莹给深深的吸引住了,本来只打算住三天,后来我住了三个月,我向她表明爱意,只可惜她心有所属,正是那沈风,那会他们二人虽然彼此相爱,但却还没有婚配,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有机会的,我便去找沈风决斗,对于我自己的武功,我还是很有自信的。至今我还记忆犹新,在青风客栈数里之外的荒原上,我与那沈风激战两个时辰,我最终还是技不如人,败下阵来,哎,那沈风是风度翩翩,武功也是高深莫测,卢莹自然是会倾慕于他。”说完此番话,萧灵幽幽的看着远方,仿佛二十五年前发生的事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沈风,卢莹,那不就是沈大哥的爹和娘嘛!”田青青大惊。

    “是的,我今天跟你说的这些,希望你能保守秘密,任何人你都不要说,包括你的沈大哥。”

    “恩,我不会说的,但是你和沈大哥的爹是情敌关系,你会不会迁怒于沈大哥,会不会加害于他呀?”田青青担心道。

    “笑话,小丫头把我萧灵当成什么人了,当年之事怪我技不如人,也怪我没赶在沈风之前得以遇见佳人,我又怎会迁怒于他人,更何况是佳人之子。看着他我也会想起二十五年前在西南之地我所遇见的那位姑娘。”萧灵说起卢莹眼神里充满了温柔。

    “想不到萧叔叔是如此用情深厚之人,小时候爹跟我说过用情至深的人肯定不是坏人。”

    “那也未必啊,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却被一位黄毛丫头给挖掘出来了,真是太可笑了。你叫田青青,那司马翎也并非你生父,对吧。”

    “恩。”

    “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婚娶,膝下无子,我想做你的干爹,不知道丫头你嫌不嫌弃?”萧灵是越看越喜欢这个丫头。

    “我不嫌弃啊,我高兴都来不及,你和我爹一样,都是好人。我从小被父母遗弃,我也不知道我娘是谁,现在我有两个爹了,那是再好不过了。”

    “那就这么定了!”萧灵大喜。

    “干爹,那你可不可以让沈大哥和我出岛啊,等办完事后,我们一定回来看你。”

    “那不行,规矩就是规矩,谁坏了都不行,哪怕是我的女儿。还有,你这刚答应做我的干女儿就想离开我,你这是故意答应我的吧。”

    “不是啊,我只是觉得沈大哥的文章写的都那么好了,你们都还说不行。”

    “这个我自有分寸,后天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七月初八,二十五年前的七月初八,我第一次踏上此岛,从那以后每年的七月初八,我们地狱村全村欢庆,我要在今年的七月初八,也就是后天,宣布收你田青青为干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