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二十章 舞狮
    又是一年七月初八,地狱村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仿佛过年一般。各家各户都将家中的大桌子、板凳搬于村中广场,聚集在一起,等着一年一度的庆典大会以及酒席。

    庆典大会之前的活动也是丰富多彩的,其中舞狮是地狱村每年必不可少的节目。这舞狮从唐代起就已成为盛行于宫廷、军旅、民间的一项活动。唐段安节《乐府杂寻》中说:“戏有五方狮子,高丈余,各衣五色,每一狮子,有十二人,戴红抹额,衣画衣,执红拂子,谓之狮子郎,舞太平乐曲。“诗人白居易《西凉伎》诗中对此有生动的描绘:“西凉伎,西凉伎,假面胡人假狮子。刻木为头丝作尾,金镀眼睛银帖齿。奋迅毛衣摆双耳,如从流沙来万里。“诗中描述的是当时舞狮的情景。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狮舞形成了南北两种表演风格。一般南方的称为南狮,南狮又称醒狮,造型较为威猛,舞动时注重马步。南狮主要是靠舞者的动作表现出威猛的狮子型态,一般只会二人舞一头。地狱村属于长江以北,舞的自然是北狮,北狮的造型酷似真狮,狮头较为简单,全身披金黄色毛。舞狮者(一般二人舞一头)的裤子,鞋都会披上毛,未舞看起来已经是维妙维肖的狮子。狮头上有红结者为雄狮,有绿结者为雌性。北狮表现灵活的动作,与南狮着重威猛不同。舞动则是以扑、跌、翻、滚、跳跃、擦痒等动作为主。

    这扮演雄狮的是村里一位名叫潘栋的后生,此人也算的上地狱村里青年后生中的佼佼者,平日里也好出风头。扮演雌狮的名叫陈清逸,便是那陈师爷的千金。只见那舞台上摆了数十根木桩围成了一个圈,圈的中央摆放了二十多张桌子,高高的叠在一起,顶端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绣球。

    村民们陆陆续续的就齐,沈绿和田青青均被安排在了广场的前排就坐,对于刚刚入村才一个月的他们,可以算的上是极大的礼遇。沈绿旁边坐着的是一个看上去就十分精明的瘦子,此人名叫吴智,他拍了拍沈绿的肩膀道:“沈老弟,你真是好运气,才来一个月就能混到这第一排,这人比人,气死人。”

    “可能是由于我们刚来吧,受到点特殊的礼遇。”沈绿谦虚道。

    “这和刚来没关系,知道老哥我刚来那会坐第几排吗?我特地数了,记忆犹新,第十六排,我那会来人还没这么多。”

    “吴大哥来有多久了?”

    “足足五年了,这五年来我是刻苦读书,什么书都读,什么事都问,什么方面都略知一二,渐渐地也混成了村里的百事通,老哥也没别的什么其他的本事,就凭这从这第十六排混到了如今的第一排,不容易啊,哪比的上沈老弟你,啊,还有这位田姑娘,刚来就第一排,这要多待几年,恐怕酒席时都得和阎王同桌了。”吴智感慨道。

    “吴大哥待了五年了,就没想过离开?”沈绿不能想象自己在这岛上待五年的情形。

    “出去作甚,在这里我好歹还是百事通,大家都很尊重我,出去我什么都不是,那年要不是白无常,哎,不说了,不说了。”

    说话间人都到齐了,阎王走上舞台,广场上登时鸦雀无声。

    “各位,又是一年七月初八,二十五年了,每年我都要说同样的话,我很欣慰看到我们地狱村人丁兴旺,因为这意味着我们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我很欣慰看到我们地狱村人安居乐业,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不仅拯救了你们的生命更是拯救了你们的灵魂。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情,来,上来。”阎王指了指台下的田青青。

    田青青落落大方走上台,台下的人除了提前知晓的沈绿都是一脸疑惑,想不到这新来的姑娘有这么大的面子,只是令他们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我今年四十有五,并无子嗣,至遇见此姑娘以来,颇为喜欢,今借此佳日,我宣布收田青青姑娘为义女,地狱村的诸位乡亲皆为见证人。”萧灵满脸笑容。

    “啊!”台下众人皆惊呼,有的感慨这姑娘命后,紧接着纷纷道喜:“恭喜阎王喜得义女。”

    “好,接下来大家尽情的庆祝佳节吧!狮子舞起来吧!”萧灵牵着田青青走下台来。

    接着京钹、京锣、京鼓齐奏,雌狮跃上舞台上的木桩,雄狮却还没有反应,拿着狮头的潘栋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只见他紧盯着田青青,还是在拿狮尾的伙伴的提醒下才跃上了木桩。

    两只狮子不停的在细长的木桩上变换着脚步,十分的灵活,台下众人也是纷纷喝彩。

    “潘栋这小子和清逸这舞狮的技术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吴智也是拍手叫好。

    “确实,这手法和脚法拿捏的都是恰到好处。”沈绿赞道。

    “是呀,没想到陈师爷的女儿这么厉害,哎,不像我,什么都不会。”田青青感慨道。

    “田小姐,不对,我是不是该叫你阎小姐了,你这下地位可是可是我们村的这个了,你根本就不需要会什么。”吴智竖起了大拇指道。

    “噗,什么阎小姐,我还姓田,再说了阎王也不姓阎啊,喂,百事通,陈小姐人长的好看,功夫又厉害,肯定不少人追求她吧。”

    “那肯定啊,不瞒你说,我都动过心思,不过没戏,村里人都知道他和潘栋是一对,我侧面打听过,这潘栋过一阵子就准备上陈师爷家提亲呢。哎,这潘栋,说不好,我总感觉他有些心术不正。”吴智不甘的说道。

    说话间,台上两只狮子已经跃上了搭起来的桌子的最上面几层了,离顶端的绣球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这潘栋和陈姑娘是一对,这绣球肯定会让着陈姑娘拿了。”田青青说道。

    “那是不知道了,不过往年都是清逸一举夺魁,就是不让,他潘栋也未必能赢。”吴智接话道。

    此时,两只狮子都向顶端的绣球张嘴扑去,只雌师似乎稍快半分,好个潘栋,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用膝盖撞击桌沿,桌子微微向左移动正好击中雌狮狮尾舞者,小伙被击中膝盖,重心全无,为了不至于高处跌落,下意识的拉扯狮身,借力留在了桌子上,却苦了陈清逸,一把被甩了出去,从高空坠落下来,众人惊呼,陈师爷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

    只见一个身影腾空而起,一手抓住坠落的狮尾,一手扶住狮头的陈清逸,瞬间,整个雌狮平稳着地,大伙定睛一看,抓狮尾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沈绿。

    “好,”阎王大声鼓掌:“看来腿恢复的不错。”

    潘栋拿着绣球从高处下台,舞雌狮狮尾的小伙也惊魂未定的下台。

    “怎么回事?”阎王皱眉道。

    小伙战战兢兢道:“刚跃起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桌沿,慌乱之下,没想那么多,连累了陈小姐差点被摔。”

    “不怪他,是我不小心碰到了桌子撞到了他,是我的错。”潘栋知道逃不过阎王的火眼金睛,干脆直接承认。

    “没事了,这舞台上出些差错也在所难免,好在没有人受伤。”

    “阎王,阎王今日喜得义女,我想把这金狮口中的绣球赠予田姑娘,不知可否…”

    “好啊,算个好彩头,哈哈哈!”阎王不等潘栋说完话便大声称是。

    潘栋走到田青青面前:“田姑娘,常言道:狮子滚绣球,好事在后头,这绣球赠予田姑娘,祝你从此以后好运连连。”

    近距离的观察,这潘栋长的也是眉清目秀,可田青青似乎对此人有种反感,可大庭广众,不好拒绝,只得收下:“谢谢,你去看看陈姑娘吧,刚可吓得不轻。”

    “田姑娘真是宅心仁厚。”潘栋说完这句恋恋不舍的走开,走向现在还是一脸煞白的陈清逸:“清逸,没事了吧,刚刚可吓坏我了,下次换个舞狮尾的,他完全只顾自己安危呀。”

    “没事,不怪他,人在那一刻,下意识里都是保命,只是你怎么会撞到桌子?”陈清逸心里略有疑惑。

    “当时我们已经慢你们大半拍了,虽然我想让你赢,但也不能输的太多,所以我就加快步伐了,不小心撞到了桌沿,哎,早知道我就不加快了。”说起谎话来潘栋是张口就来的。

    “没事了,我要去谢谢沈绿。”

    陈清逸缓步走到沈绿面前:“沈大哥,救命之恩,他日定当涌泉相报。”

    “姑娘严重了,当时情况危急,我只是出手比别人快而已。刚才陈师爷也是过来和我百般道谢。”

    “陈姑娘,你也别涌泉相报了,你就回去和你爹说一下,让沈大哥的文章过关便是了。”田青青打趣道。

    “田姑娘说笑了,我自己都写了好多篇文章,我爹都说不行。再说了,你现在是阎王的干女儿了,你说话比我管用。”

    “怎么,陈姑娘也想出去?”沈绿问道。

    “沈大哥,田姑娘,明日我做东,在家宴请二位,以答谢救命之恩,不知二位可否赏脸。”陈清逸并没有回答沈绿的问题。

    沈绿见她没有回答,也没有追问:“陈姑娘请客,一定到。”

    “嗯,一定到!”田青青附和道。

    傍晚,庆典结束,沈绿田青青漫步村湖边,田青青怀里还抱着个绣球。

    “这个绣球还挺别致的。”

    “绣球还行,只是送的人不喜欢,要是你送给我的就好了,这样吧,我把绣球给你,你再送给我,就算是你送给我的了。”

    “还能这么算嘛,今天广场上那么多人,谁都知道是潘栋送给你的呀。”

    “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只要我认为这个绣球是你送给我的,那就是你送给我的,快点,你说送给我。”田青青将绣球塞到沈绿手里。

    “好好好,田姑娘,常言道:狮子滚绣球,好事在后头,祝你以后好运连连。”

    “不行!你怎么和他说一样的词,换一个,那潘栋我不喜欢,甚至有点讨厌。”

    “好,我换,田姑娘,感谢你从山崖之下把我救回家,沈绿能遇见你,可以说是不枉此生,这个绣球我送给你了。”

    “这还差不多。”田青青娇羞的低下了头。

    “你为什么讨厌潘栋?”

    “嗯,说不上来,就是感觉不喜欢,也许就像吴智说的,他有些心术不正吧。”

    “我也觉得,今天舞狮,他撞桌子是故意而为之。”

    “你怎么知道?”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想必阎王也知道。”

    “明眼人,难道我是瞎子呀,你今天看到陈姑娘出事为什么那么着急啊,是不是看上人家了?”田青青嘟着嘴。

    “乱说什么,谁出事我都会救的,你不也救我了么?”

    “对啊,我就是看上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