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二十二章 蝴蝶 蜜蜂 苍蝇
    沐云程琪二人别过楚燕轻装上阵,沐云将玉石放在随身携带的包袱中,买了两匹骏马,往北疾驰而去。

    奔走了数天,二人来到洛阳,临近午时,二人均感到饿意,程琪提议随便找家饭馆填饱肚子。沐云道:“怎么能随便,这大洛阳城内肯定是有我们青风客栈的分店,我们去那里歇息。”

    “又是青风客栈,你家开的破客栈有甚了不起的!”程琪显然是饿坏了。

    “当然了不起了,这可是我大爹大娘的一片心血。”

    “什么大爹,大娘,听着真别扭,我说,你和沈绿这么多年来就不想搞清楚你们到底是哪家的孩子呀?”

    “沈大哥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从小到大有爹和娘疼,又有大爹和大娘疼,多好,我干嘛要分的那么清楚,再说了这件事或许也只有当年的司马翎才能给出答案,可是他已经在江湖上消失很多年了,很多人都说他已经死了,所以啊,我和沈大哥的身世之谜估计是永远也解不开了。”沐云娓娓道来。

    “哎,你们两这叫因祸得福,从小到大可以学到两家的武功,也不怪你年纪轻轻,身手如此了得,那天你出手制服那些大汉,我都没来得及看清,太快了!”程琪感慨道。

    “是么,这么多天了,头一次听你夸我,还真是不大习惯,怎么,是不是内心里对我比较倾慕了。”

    程琪小嘴一嘟:“滚一边去,我觉得吧,你和你大哥这身世之迷好解的很,沈绿一看就是堂堂正正的侠义之士,不像你,成天的油嘴滑舌,我看你们没弄错,他一看就是名门望族之后,你一看就是魔教家的子弟。”

    “什么魔教,那是神火教,哪来的什么魔教。”沐云大声辩解道。

    “你爱什么教什么教,我都饿死了。你快打听一下青风客栈在哪吧!”

    二人在洛阳城内转了大半圈,终于是将青风客栈给找到了,出门在外,沐云也并没有向掌柜报出自己的名号,也没有提及自己和青风客栈的关系,所以也并没有得到特殊照顾,二人只是住进了两间普通的客房,因为高档的客房已经是有人提前预定过的。

    二人在大堂内点了饭菜,边吃边聊。“堂堂神火教的公子,又是中原武林盟主家的二公子,就带我住这么寒酸的客房呢?”程琪抱怨道。

    沐云道:“这可怨不得我,剩的两间好房间都被人预定了,而且是提前好多天就别人预定了,一直没人来住,倒也奇怪。”

    “你说你是青风客栈大东家的二公子,他们还不敢给你住?”

    “我大爹和我爹以前都吩咐过我,出门在外切不可太招摇过市,不要乱报家中名号,程姑娘,你家在中原武林也颇具名声,要不,你去报一个。”

    “你都不报,我报什么,我爹又不是武林盟主!走了半天我累了,睡一觉,晚上吃饭再来叫我,回见,二公子!”

    二人各自回房,可能是真的累了,这一觉是直睡到傍晚时分,二人均被饿醒,双双下楼准备在大堂叫些酒菜。此时的大堂已经坐了不少人,沐云和程琪毕竟有要事在身,从楼梯上自上往下走的过程中就环顾了大堂一周,对大堂内坐着的每位客人都用眼光扫了一遍,有两桌是坐满了八位大汉,桌上的饭菜也甚是丰富,有一桌坐着一位白衣公子,一人独饮,还有一桌则是坐着一位小孩,也是在独饮,这小孩怎么还饮起酒来,在仔细一看,此人并非小孩,只是先天不足,身高与小孩一般,脸也是一副成年粗犷的汉子的面容,与那公子以小杯独饮不同,此汉子是对着壶就喝,想来也是海量。整个洛阳城有两家青风客栈,一家居北,比较大,此家居南,规模只有居北的一半大,是以这大堂内也仅仅设有六张方桌,沐云和程琪不想太过招摇,绕过了居中的那张空桌,在角落处的另一张空桌坐下,点了几样小菜,半壶小酒,毕竟有要物在身,不敢畅饮。

    那两桌的八位大汉偶尔会交流几句,但似乎说起话十分的别扭,口音也非常奇怪。其余各桌除了沐云这桌和居中的空桌又都是独人,互相之间就更无交流,加之此时又没新的客人进来入住,店家和小二也都不忙,整个大堂竟然是十分的安静,客栈应有的嘈杂之象此刻是根本不存在的。沐云和程琪也感觉到些许别扭,不由自主也不想大声说话了。

    忽然听得楼上门吱的一声响,想是因为大堂内实在太安静了,所以这在平时都不可能被人所在意的开门声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大家抬头望去,只见一位红装妇人自楼上缓步下楼,这妇人身形婀娜,娥眉横翠,粉面生春。可谓是妖娆倾国色,窈窕动人心。花钿显现多娇态,绣带飘摇迥绝尘。半含笑处樱桃绽,缓步行时兰麝喷。直看的那八位大汉和那矮小男人伸长了脖子,倒是那位白衣翩翩公子只是看了一眼便又低头喝酒。沐云从小自踏入江湖以来接触到的都是似程琪这般的单纯的小姑娘,像这般风尘味十足的女人沐云还是第一次见得,不由的也是多看了几眼。

    程琪忍不住发话了:“你们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吧?”

    “额,什么?”

    “我看你眼睛都看直了。”

    “哪有,像这般普通的花朵,纵使再鲜艳也不过是多看两眼,过眼即忘,你才是我心中永远绽放的鲜花。”沐云此番话又说的程琪耳根发热,不知道说什么好。

    倒是邻座的白衣公子似乎听到了此话,拍手称道:“这位公子真是能说会道,我若是女人恐怕也是招架不住的,哈哈。”

    沐云看了他一眼,此人剑眉星目,长的也是相当俊俏,并不输于沈绿。刚待接话,只见那妇人已经来到大堂正中间的空桌上坐下,一时间整个大堂香气扑鼻。

    那八位大汉的目光从一开始就并未从这红衣女子身上移开过,终究是按捺不住,一名大汉用着蹩脚的口音说道:“这位小娘子干嘛把身上涂的那么香啊,是要勾引蜜蜂还是蝴蝶啊?”

    红衣女人嫣然一笑:“蜜蜂也好,蝴蝶也罢,我都是来者不拒的,但要是一天到晚嗡嗡直叫的苍蝇那我可是躲都躲不急的。”

    “啪”那大汉猛拍一下桌子:“你说谁是苍蝇?”

    “现在不就是有八只苍蝇在堂内乱嗡么,我看这个大堂并不适合他们,客栈后边的茅房才是他们该居之地。”

    “放肆,别以为你是女人,我们就不敢动你!”八位大汉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一时间客栈的气氛似乎紧张起来,但是再看看堂内其他人,那白衣公子依旧喝他的小酒,对刚刚发生的事漠不关心。那矮小男人则是笑眯眯的看着女子和八位大汉。

    “让我先给你点教训。”其中一位大汉抬手便向红衣女人脸上扇去,看来这娇艳的脸庞就要受到无情的摧残。谁知这大汉竟然挥了个空,红衣女人轻描淡写般的便躲过这一劫,更是笑的花枝乱颤。

    “哈哈,苍蝇就是苍蝇,我看还都是些没头的苍蝇,只会横冲直撞。”

    众大汉大怒,纷纷拔出兵器。掌柜的见状赶紧赶来:“各位稍安勿躁,和气生财,我们做生意的也不容易,这打起来我这店可就完了。”

    “安的什么屁燥,今天我们就是修理这个女的!”说罢就要动手。

    沐云心想,这店虽小,但也算的上是大爹的生意,可不能让人在青风客栈里乱来。于是站出来说道:“店家说的在理,出门在外和气为贵,各位都消消气,今天这顿饭算我请客了。”

    “你算老几,老子们有的是钱,需要你请客。”

    那女子似乎也不领沐云的情,咯咯笑道:“这位公子相貌不凡,你究竟是蜜蜂呢还是蝴蝶呢?”

    别看沐云平日里也是油嘴滑舌,嬉皮笑脸,但毕竟也只是过过嘴瘾,很多事情也是并未经历过,此番面对一位绝色妖媚女子言语上的挑逗竟也是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旁的程琪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来:“他既不是蜜蜂也不是蝴蝶,他也是只苍蝇,你最好离他远点。”

    “是么,他是只苍蝇,他又喜欢成天的围着姑娘转,那么姑娘你又是什么呢?哈哈哈…”

    程琪恼羞成怒:“你敢骂我!”待要拔剑冲上前去,被沐云一把拦住。

    沐云拱手道:“各位有什么恩怨,我自然是无权干涉,但是希望各位能为店家着想,有什么问题可以到店外去解决。”

    “你算什么东西,我们凭什么要听你号令!”这八位大汉转眼间便把与红衣女子的矛盾完全转移到沐云身上。

    “如果各位非要强行在店内闹事,那就别怪我出手制止了。”

    “好啊,来吧!”八位大汉突然齐刷刷拔出兵器的向沐云发难。

    沐云毕竟是年轻气盛,内心里突然有一种想要展示自己技艺的冲动,所以并不想以全力御敌,想让众人看到他轻松获胜的场面。所以他并未拔出长剑,只是徒手面对八位大汉。

    尽管只是徒手,那八位大汉也是伤不得沐云半分毫毛,只见沐云在那狭小的大堂内八位大汉之间不停的穿梭,不出几招便已痛击其中四位的手腕,痛的他们不得不丢弃了兵器。

    得见此景,那红衣女子和矮个男人面露惊色,要知道瞧这八位大汉的身手其实也并非等闲之辈。那白衣公子此时也停下了酒杯,抬头观望。

    沐云似乎还想展现一下自己,并不急于将其他四位迅速击倒,正当他想再溜溜剩余的四位时,只感觉背后嗖的一声,暗叫不好,有人背后放暗器,苦于自己正面迎战四敌,自己手中又并无长剑,根本来不及阻挡身后暗器,此番托大,后悔莫及。

    只听得砰的一声,暗器被酒壶击倒,沐云没了后顾之忧,迅速发力,将其余四位大汉制服在地。转身一看,原来是之前被制服的大汉射发的暗器,那暗器足有一寸长,与酒壶一起躺在地下。在一看那白衣公子桌上,之前喝的酒壶已然不在,沐云便知刚才是他出手相救,走上前去,抱拳到:“多谢公子刚才出手相救。”

    “好说,好说,公子为了店家生意考虑,此番恶战没有损坏店内任何物品,倒是我,这刚一出手就弄坏了一个酒壶,哈哈,不过公子适才似乎有炫技的成分,我看公子应该只出了三分力气,但凡公子再多出一分力气,哪里还用的着我多此一举,也省的我再去赔付店家这一壶酒钱。哈哈哈。”白衣公子笑着说。

    “惭愧,惭愧,这酒壶钱自然是我来赔付。”

    那八位大汉纷纷捧着右手,用胳膊夹着兵器,站了起来,对着沐云说道::“技不如人,也无脸再待在此处,再会!”说罢,向掌柜的支付了酒钱和饭钱,悻悻而归。

    沐云再次谢过了白衣公子,程琪不想与红衣女子共处大堂,提议沐云去逛逛洛阳城的夜市,二人刚待要出客栈,直听得那矮小男人发话:“慢着!”

    “把石头给我留下,然后你们爱去逛哪个夜市就去逛哪个夜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