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二十三章 协议
    听得此话,沐云心中一惊,下意识摸了摸包袱里的石头,随即不慌不忙的说道:“什么石头,不知道兄台在说些什么?”

    “哈哈哈。”红衣女人又娇笑起来:“小兄弟,哦,不对,小苍蝇,不要再隐瞒了,我敢打包票,现在你的包袱里就有一块石头。”

    “怎么,你们俩是一伙的?”沐云问道。

    “没错,把石头留下,咱们之间便相安无事。”矮小男人大声说道。

    “若是我不留呢?”

    “那就别怪我们刀剑无眼了。”

    沐云初入江湖以来并未碰见过什么恶战,此刻眼前二人显然并非等闲之辈,登时心中豪气上涌:“你倒是口气不小,我也不瞒二位了,这石头此刻就在我这包袱里,能不能拿的到,就看二位的本事了。”

    “小苍蝇认真起来倒是蛮可爱的嘛。”红衣女子一直在言语上挑逗着沐云。直听得程琪是火冒三丈。

    “你们二位就只会打嘴战么,是骡子是马出来遛一遛啊。”说罢,程琪拔出了宝剑。一旁的掌柜和店小二早已躲在角落瑟瑟发抖,本以为争端已经解决,谁知道还有更大的等在后面。

    “小丫头年纪不大,口气倒还不小,今天这石头,我们是要定了。”矮小男人道。

    沐云微微一笑:“我看是你口气不小吧,你们是两个人,我们也是两个人,你凭什么就说要定了。”

    “谁说你们是两个人了,分明是三个人才是。”半天没有言语的白衣公子突然说道。

    “你什么意思?”矮小男人一脸茫然。

    白衣公子站了起来:“适才我已经帮过这位公子一次了,那么再帮一回又何妨呢?”

    “这么说,臭小子你是要站在他们一边喽?”矮小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当然,现在是二对三,你们最好掂量掂量,还有必胜的把握么?”

    矮个男人沉吟了一会说道:“我们二人从来不打无准备的战役,今天我们暂且作罢,各位,来日方长,后会有期。”说罢大步跨门而出。

    红衣女子对着沐云笑道:“沐公子,不用惦记我,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哦,对了,小女子名叫冯雪莹,嘻嘻…”说罢紧随那矮小男人而去。

    程琪一脸愕然,随即大声问道:“她知道你的名字,你们之前认识?”

    “怎么可能,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沐云辩解道。

    “那她怎么不知道我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名字。”程琪指了指一旁的白衣公子。

    “姑娘多虑了,沐少侠虽然年轻,但瞧这身手已然不输于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这别人打听出沐少侠的姓名也并非难事。”白衣公子为沐云辩解,沐云也向他投向了感激的眼神。

    “你又是谁,怎么三番五次的帮他,你又认识他么?”程琪质问那白衣公子。

    “在下姓周,单名一个风字,与沐少侠之前并不相识。”

    沐云拱手道:“原来是周少侠,在下沐云,这位是我的好朋友程琪。”

    周风拱手道:“沐少侠,程姑娘,幸会,幸会!”

    “不知周兄要在这洛阳逗留都久?”沐云问道。

    “我在洛阳逗留多久完全取决于二位。”周风答道。

    “取决于我们?周少侠何出此言?”沐云一脸愕然,一旁的程琪也是。

    “不瞒二位,适才要抢夺沐少侠石头之人正是在下结拜的大哥和二姐。”

    “什么!”周风话音刚落,沐云和程琪均一脸惊奇。

    “那你刚刚为什么要帮他?”程琪抢着问道。

    周风微微一笑:“说来话长,现在天色尚早,二位且坐下,听我慢慢道来。”

    沐云和程琪都急于知道答案,赶紧坐下。

    “你快说!”程琪命令道。

    “我大哥名叫冯雪山,二姐名叫冯雪莹我们三人都是孤儿,从小就流浪街头,靠乞讨为生,勉强得以活命,可是十多年前的那场天灾,有家有室的人都饿死了不少,就更别提我们了,我们三人不想暴尸在街头,便一起去湖边投湖自尽。”说到这周风突然停了下来,目光茫然,回首往事,似乎颇为感慨。

    “然后呢,你们跳了没?”程琪急着问道。

    周风笑道:“自然是跳了的,我们三人一起跳的,却被一白衣男子所救,他把我们三人带到一个岛上。”

    “什么岛?”程琪在这个过程中始终颇为好奇。

    “这个恕在下不能告知,因为与岛主有约在先,还请二位见谅。”周风拱了拱手。

    “不妨事。”沐云说道。

    周风笑了笑继续说道:“岛上的人对我们三人都很好,岛主和其他人也传授了我们武功,只是我们三人自幼在外面逍遥惯了,没法在一个地方待久,更别提一辈子生活在一个岛上了,所以大约三年前,我们三人便离开了。我们三人也没什么手艺,也不会做生意,好在武功还算凑合,就在江湖上接一些棘手难办的事情,挣一些酬劳,不瞒二位,我大哥和二姐接的任务就是抢沐少侠所要护送的这块石头。”

    “那你为什么反而帮我们?”沐云问道。

    “因为我接的事情是帮助沐少侠护送石头。”

    “什么意思,你是说你和你大哥二姐接的是完全相反的任务?”沐云问道。

    “正是!”

    “为什么要这么做?”

    周风笑着说:“这么做至少我们有一方可以完成任务呀,至少保证了我们的收益,那可是一笔不菲的收益。”

    “那你们大可不必如此较真啊,你大哥完全可以不来抢的啊,这样你也可以轻松完成任务,那你不就可以拿钱了吗?”程琪不解道。

    “我大哥那人向来就是个较真的人,什么事他都想赢,而且我们在接此项任务时也已经提前约定,谁完成任务谁就获得酬劳的八成。所以为了钱,即便只是把它当做个比赛,我大哥想必也是会付出全力的。”

    “那你二姐呢,为什么不跟你一边?”沐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那冯雪莹特别感兴趣。程琪叫他问到刚才那妩媚女子,眉头一皱,心中颇为不悦。

    “我刚说了他们的名字,你应该也猜的出来,虽然我们都是孤儿,但他们俩实为亲兄妹。再说了,我们三人之中,我功夫最强,所以为了显得势均力敌,二姐就站在了我大哥这边。”周风显得特别的自信。

    “亲兄妹,怎么一个又矮又丑,一个又又,一个长的正常呀?”程琪本想说又高又美,突然又改口了。

    “这个就不得知了,我大哥天生如此,但他们俩确实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

    沐云顿了顿问道:“能告诉我是什么人雇你保护这石头,又是什么人雇你大哥,二姐夺我这石头呢?”

    “对不起,这个恕在下难以从命,做我们这一行有这一行的行规,雇主的名字是不可以泄露的。我能告诉你的是,他们雇主和你们镖局的雇主都是一个地方的。所以即便他们抢了石头也要送到鞑靼去,只是要给的人不同。”

    “什么你们这一行的,你这不也等于是干着镖局的行当嘛。”程琪嘟囔着道。

    “程姑娘说的是,只是我们三人大多时候都以个人行事,我们逍遥自在惯了,也从没想过要成立个什么镖局,哈哈,你这么说倒还提醒我了,等这事了了,我得和他俩商量商量,咱也弄个镖局干干,当个老板。”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打算怎么保护我们啊,不对,保护这石头啊?一直跟着我们啊?”程琪问道。

    “那是自然,但是二位如若嫌弃在下,在下可以在后面跟随,无事情况下绝不打扰二位。”周风说的很是诚恳。

    “那倒不必了,此番周兄救过我性命,我都还无以为报,明日周兄就与我们一起同行吧,三人作伴也比两人有趣一些。”

    程琪听得这话,心里很是不舒服,刚想发作,想想还是忍住了。

    “那好,天色也不早了,二位也早些休息,明日我们一起出发。”

    “好!”

    周风别过二人,独自回房。沐云也待要回房休息,却被程琪一把抓住:“你刚刚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三人作伴比两人有趣一些,和我在一起特别没趣是吧?那你还死皮赖脸非把我拖来干嘛,我本来就要回家的,这样,明天一早我就回家,你和这姓周的一起去送破石头吧!”

    “我不是这意思啊,刚刚只是想给他说些好话嘛,毕竟如果不是他出手相救,我很可能就被那群大汉击倒了……”

    沐云费了好一番口舌总算是把程琪给劝消气了,虽然是心里消气了,但却依然翘着嘴,跺着脚,哼哼唧唧的快步回房了。沐云也是苦笑不得,独自回房,刚要躺下,脑子里忽然闪过冯雪莹的脸庞,不知为何,冯雪莹那妖媚的神态今天晚上总是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此时此刻,心里居然有想见她的冲动,再想了想隔壁房间刚刚还在撅嘴生气的程琪,不仅感慨到女人的神奇,可以似程琪般可爱惹人怜,也有像冯雪莹那般娇媚诱人思!

    第二日,三人早早起床洗涑,别过客栈,三人,三匹骏马,呼啸着朝北方奔去。

    前行了约两三个时辰,来到一处狭长的山谷,此地地势很不平坦,三人也就放慢了马速。行进过程中,突然发现狭小的山路多了两个人影,三人定睛一看,只见一人身材十分矮小,一人身材婀娜多姿,正是那冯雪山和冯雪莹二人,不用猜测,二人必为那石头而来。

    五人刚一照面,冯雪莹咯咯一笑:“小苍蝇,这么快又见面了。”

    沐云知道她是在叫自己,还不知该怎么接话,脸居然红了大块。

    “妖里妖气的,你们来干嘛的。”程琪大声喝道。

    “小丫头明知故问,当然是为了石头了,嘻嘻。”冯雪莹继续娇媚的笑着。

    “大哥,二姐,昨日在客栈您二人知道审时度势,不敢动手,怎么今日找到帮手了?”周风问道。

    “找什么帮手,昨日是昨日,今日是今日,昨日我还不想吃肉,今日想吃了,不可以吗?”冯雪山大声道。

    “大哥,这顿肉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可别肉没吃到,惹得一身骚。”此时的沐云脸色已经恢复如初,他也跟着周风尊称冯雪山为大哥。

    “那就试试吧!”

    冯雪山大喝一声,朝沐云奔去,沐云怕伤了马匹,一跃下马,迎上前去。冯雪山并没有使用兵器,此番也并非什么生死恶战,对方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奸人,加之又是好友周风的大哥,所以沐云也并没有拔剑,以双拳迎敌。和大哥沈绿一样,沐云虽然自小在研习沈沐二家刀法剑法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但是毕竟双方家庭都是武林大家,是以除却刀法,剑法之外,二人的轻功,内力,掌法,拳法,腿法在江湖上都算的中上等之列。沐云也深知江湖之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此番迎战也是不敢轻敌,不敢说倾尽全力,但也是没有保留太多。沐云使的是沈风自创的沈家拳,所谓沈家拳也不过是沈风有次醉酒后胡乱打的一套拳法,当然这里的胡乱也并不是指毫无章法的乱打一气,那日沈风醉酒后,把自己学过的,知晓的数家拳法尽然杂合在一起给使了出来,当时在场的人看了大为惊叹,有几个高手当场将当天沈风使的拳法给记了下来,后期编排成了一套拳谱送给沈风,并要沈风为此命名,沈风看了拳谱也是颇为意外,因为若不是喝醉了酒,他也不一定能打出这一套精妙的拳法。因为此拳集众多拳法于一体,沈风便给它命名为百家拳,当然肯定是没有一百家拳法的,只是为了好听而已。沈风曾经说过,拳法之间没有太多的优劣之分,主要看使用的人,主要看出拳的速度,时机,力度等等。沐云从小研习此拳,虽然和那日沈风醉酒所使还是差了不少,但是在江湖上也算的上是打的一手好拳。可是和冯雪山过了数十招,竟也没占得半点便宜。这冯雪山使得掌法颇为罕见,沐云于两家武林大家长大,从小耳濡目染,各种武功见过不少,但冯雪山使的这掌法他感到十分的陌生。虽然沐云占不得冯雪山半点便宜,同样,冯雪山也是拿沐云毫无办法。

    沐云分了分神看了看其他三人,周风已经和他二姐交上手,这二人使的都是和冯雪山相同的掌法,二人似乎对这套掌法太熟悉了,所以双方都知道对方的下一招是什么,咋一看根本就不是在争斗,倒像是在玩见招拆招的游戏,给沐云看的是哭笑不得。

    “停下,停下,不打了,不打了!”沐云往后跃了数步。

    “怎么就不打了,我正等你们都打累了,我在上去帮你们一招制敌呢。”在一旁看了半天并未出手的程琪道。

    沐云并没接她的话,只是对冯雪山问道:“你觉得你能多少招之内赢我?”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能在多少招之内赢你,还有他们姐弟俩,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在玩游戏,既然我们双方都没有赢的把握,何必要浪费了时间,我们的目的都是将石头护送到目的地,只是要给的人不同,所以我们不妨一起上路,在路上你们可以想尽一切办法来取石头,哪怕是偷也行,但是我们约定好,每天你们可以尝试两次次夺石行动,白天,夜晚各一次,每次不可超过一个时辰,不这么规定我们一直这么乱耗,这石头肯定是不能按时送达。各位意下如何?”

    冯雪莹拍手说道:“好玩,好玩,可以,可以,我赞成。”

    沐云看了看周风,周风说道:“我和你一边的,自然没意见。”

    沐云又看了看程琪,程琪很不高兴的样子:“不要问我,我做不了主,你们爱怎样怎样!”

    “不知大哥什么意见?”沐云问道。

    冯雪山沉默了一会,放声大笑:“你他娘的真是个人才,这种想法你都能想的出来,你刚才和我过招没用全力吧,还有心思琢磨这个?”

    “哪里,哪里,我就是觉得赢不了大哥,才出此下策。”

    “可以,我同意,反正时间有的是,今天先作罢,不过我有个疑问,万一我们把石头给夺了过来,你们怎么对待我们?”冯雪山问道。

    “也是一样,我们会尽全力跟上你们,保持同行,也是一天两次行动,抢回石头,每次不超过一个时辰,怎样?”

    “哈哈哈,有意思,也很公平,就这么干,我没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