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二十四章 离村
    五人就这么一路同行了,这一路上冯雪山和冯雪莹是绞尽脑汁千方百计的想弄到石头,恶战过数次,依然是斗的难分难解,程琪在一旁拿着香计时,也不参与战斗,让双方保持人数上的公平。二人也趁夜里偷偷摸摸进行过数次盗窃行为,也均是无功而返。冯雪山后来甚至提出来让冯雪莹去色诱沐云,盗得石头。但那冯雪莹虽然表面看上去风骚无比,实际上也是个未经男女之事的少女之身,只是几年来见多识广,故意扮出一副轻佻的模样,有时候也是为了保护自己,扮的时间久了竟然忘了以前清纯的少女形象。所以要她表面上进行言语挑逗还算可行,可是真要付诸以行动她却是一点经验也没有,加之沐云虽然平日里有时会油嘴滑舌,也只是过过嘴瘾,本质上也是个正人君子,所以这色诱基本上是等于还没有开始就草草结束了,就这么耗了大半个月的日日相处,不仅没有抢到石头,潜意识里这五人之间还产生了些许感情。

    地狱村里跌打医生的水平还是不错的,住了一个多月,沈绿的腿脚已经恢复如初了,是时候去挑战黑白无常了,陈清逸倒也没有催促沈绿,但是毕竟沈绿也想早点出去,同时也能帮上陈清逸的忙,何乐而不为。这几天里,田青青和阎王是软磨硬泡,好话不断,把阎王恭维的快上天,正是千穿万穿唯有马屁不穿,加之田青青长的更是温柔可爱,阎王简直把她当成了亲女儿对待,终于是答应了沈绿和她可以离岛,但田青青必须每个月随黑白无常来岛上看他一次,否则就把她抓回来再也不放她出去。二人愉快的达成了协议。

    这日,阎王召集村里众人于广场,阎王,师爷,沈绿和田青青站在台上,阎王示意让众人安静,说道:“各位村民,沈公子与爱女来村数日,我对他二人甚是喜爱,我知道这里很多村民也都很喜欢他们,但是他们在村外还有许多未完之事,他们执意要走,我也强求不得,这位沈公子文采非凡,写出来的文章更是脍炙人口,按照规矩,他随时便可出村,至于我这位爱女嘛,呵呵,她对这位沈公子是爱慕有加,我这做父亲的也是要为孩子的幸福着想,所以我就破一破例,也放她出村,追随沈公子,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意见?”

    田青青虽然平日里大大咧咧,丝毫不隐藏自己的喜爱之情,但没想到阎王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个,脸也是红了一大片,沈绿表情也有些不自在。

    众村民纷纷道:“没意见,没意见,田姑娘,沈公子,以后可要常回来看看啊。”人群中的潘栋脸色阴郁,眉头不展。

    “那就这样了,你们从现在开始不受限制可以出村了,至于哪天走,你们自己定夺吧。还有的就是,出去以后不得向外人提起我村,以及我村里的任何一位村民的姓名,否则我不会客气,我女儿也不例外。”阎王大手一挥,正待要走。

    沈绿上前一步:“等一下,阎王,我想要挑战黑白无常。”

    众人皆惊呼,纷纷议论:“这是为何?”台下的黑白无常也是面面相觑。

    阎王也是不解:“已经放你们走了,何必多此一举。”

    “在下想要在争取一个名额分给别人?”

    “给谁?”

    “陈清逸,陈姑娘。”

    “什么,你什么意思?”一旁的陈师爷大惊。

    沈绿道:“陈姑娘托在下帮她一个忙,她想出村办一件事就回,阎王,我提出的这个不算犯规吧?”

    台下众人纷纷看着人群中的陈清逸,潘栋更是挤到她旁边问道:“什么意思,你要出去干嘛?”

    “去见我娘。”

    “你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这样吧,你叫沈绿把名额给我,我替你去看咱娘。”潘栋急道。

    陈清逸微微一笑:“咱们还没成亲呢,你放心,等我看完娘之后,回来便和你成亲,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陈师爷也是跑到台下,拉着陈清逸的手:“非要出去不可吗?”

    “恩,爹,你放心,我去去就回,这辈子我不会离你太远的。”

    陈师爷长叹一声:“好吧,听天由命吧,现在我就只能寄希望于黑白无常这两混小子了。”

    阎王接着沈绿的问话:“当然不算犯规,但是我要告诉你这黑白无常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每年都有很多人选择挑战他们,但是这么多年来在他们手上赢得出村机会的人可以说是寥寥无几,上一次赢他们的人是还是在三年前一个姓周的小子,赢的也是颇为侥幸。话我也不多说了,小黑小白上来啊。”黑白无常听了赶紧跳上台来。

    “认真点,不要给我丢人,我来说下规则,就在这台上,沈绿,你把黑白二人全部击落台下,算你赢,你落台下,则算你输,至于其他的,没有要求,打死都可以,你们开始吧!”阎王飞下台来,把台让给三位。

    三人摆好架势,黑白无常怒道:“臭小子,早知道不救你回来了。”

    “对不住了,二位。”

    黑白无常双双身影一晃便来的沈绿面前,双双使出幽灵掌,沈绿则使出沈风酒后所创的沈家拳,以双拳御四掌,沈绿之前便听得陈清逸提过此掌法,想他自幼跟随两位父亲见多识广,也是未曾见识过此套掌法,此套掌法甚是强劲,但是正如陈清逸所说二人所练程度远不及阎王一半,虽然二人以合攻之势但沈绿也招架的来,然而虽然沈绿可以招架甚至可以保证一直不被击落到台下,但是想要把对方双双击落到台下也并非易事,尽管此时的沈绿已经转守为攻,但是二人脚步颇为灵活,速度又快,每次到舞台的边缘又绕到别处,沈绿想到陈清逸所说的各个击破,但是此二人始终保持很近的距离,而且轻功了得,在这不大的舞台上实在是很难将他们分开以破之。

    沈绿绞尽脑汁,思得一计,他想方法挤到了二人的中间,众人见沈绿挤到了二人的中间,纷纷觉得这沈绿离输也不远了,所谓腹背受敌,谁背后也没有长眼睛,怎么可能做的到瞻前顾后。台下的陈清逸,田青青见得此景更是焦急万分,倒是那陈师爷面露喜色,阎王面带微笑,仿佛知道沈绿想要做什么。

    沈绿夹杂在中间,好几次差点中招,他移动脚步,慢慢的把白无常挤到了舞台的边缘,白无常眼见自己又到了舞台的边缘,正待要快速移步到舞台其他地方,沈绿似乎知道白无常要移步到其他地方,本来侧着的身子改为全部面向黑无常,这白无常一看沈绿整个背朝向了自己,这么大的一个破绽可谓是稍众即逝,怎么可能放过,白无常双手握住沈绿的双肩,准备用尽全力一个背摔将沈绿摔下台去,哪怕自己也跟着跌下去,只要黑无常还在台上,沈绿就输了。白无常用力将沈绿往后掰,那边黑无常也是飞腿踢向二人,准备将两人都踢下台去,电光火石之间,沈绿用一招缩骨功,瞬间将肩膀从白无常手中挣脱过来,由于用力过猛,这白无常抓住沈绿的衣服,愣是将沈绿的衣服扯落下来,自己抓着沈绿的衣服跌下台去,这边黑无常也是倾尽全力在这一腿上,看到这变化也来不及收腿,沈绿双手抓住黑无常的长腿,将黑无常也扔下台去。瞬间功夫,刚刚众人还在为沈绿担心,此刻黑白无常已经双双狼狈下台。

    田青青在台下欢呼雀跃,陈清逸也是激动的留下了眼泪。陈师爷无奈的摇着头,阎王则在一旁教训着黑白无常:“轻功练的再好,有个屁用,打架不用脑子,人家会平白无故把背对着你么,哎,我的幽灵掌给你们用的,真丢我的老脸,三年前被击败倒还没什么,都是幽灵掌对幽灵掌,我这脸面倒还没有扫地,三年了一点进步都没有,从今天起,给我好好练掌法,别天天在村子里面飞来飞去!”

    “哦。”黑白无常灰溜溜的低着头。

    陈清逸抓着陈友常的手:“爹,我商量过了,今天就和他们走,我早去早回,下个月黑白无常出去救人时,我就跟他们一起回来。”

    “好,能见到就见到,见不到她你就赶紧回家,爹在家等你,如果真见到她,你问问她,当初她爹那么对我们,她到底知不知情。”陈友常不愿在女儿面前流泪,转身离去。

    三人收拾好行李,准备出村,众人皆相送,潘栋也跟在陈清逸旁,脸露不舍之情,但更多的似乎是一种嫉恨之情。

    陈清逸握住他的手:“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和黑白无常约定好了,到时候他们会带我回来的。”

    “恩,你这次出去不容易,这个机会不是每次都有的,你一定要把握住,不管多难,你一定要把你娘找到再回来。”潘栋深情的说道。

    这话虽然说的没错,但是陈清逸隐隐约约感觉到潘栋并不想她很早的回来,心里掠过一丝不安,但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三人别过众人,黑白无常划着一叶扁舟送三人离岛,一路上黑白无常还在愤愤不平的说沈绿不够厚道,玩阴的,沈绿哈哈大笑,恭维二人掌法了得,不使点计谋根本赢不了,黑白无常本来也没放在心上,听得马屁也是跟着大笑。

    三人再别过无常,踏上回城之路,已经在岛上生活了两个月,此番离岛田青青和沈绿感觉踏上了新土地一般的欣喜,而陈清逸更是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对了,陈姐姐,你打算怎么找你的母亲呢?”田青青问道。

    “听家父说,家母是大户人家出身,在当地颇有名望,想打听到她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敢问陈姐姐母亲名讳,或许我们能帮上忙。”沈绿问道。

    “家母姓胡,名素素。”

    “什么,胡素素?你外公叫胡有财?”沈绿大惊。

    “你怎么知道?”陈清逸大惊问道。

    “那就是了,哎,早没问过你,早问过你,或许你就不一定会出来了。”

    “为什么?”陈清逸问道。

    “哎呀,你快说啊。”田青青在一旁急的不行。

    “你母亲胡素素嫁给了浮云山庄庄主程钰做妾,那程钰为人阴险狡诈,他儿子程尘更不是善类,我此次就是被他所害。”

    陈清逸幽幽的道:“即便知道,我也会出来寻她一面,她嫁人为妾,这些年恐怕过的也颇为不易。”

    “对了,你还有个同母异父的妹妹,叫做程琪。我见过几次,挺不错的姑娘,和程家的人大为不同。”

    “是么,那也许是像我娘吧,可能的话我也要见见她,沈兄弟你能帮我见到她们吗?”

    “让你们单独见面有点难度,这样吧,你先去我家,我们想好了再去找你母亲。”沈绿说道。

    “不可以,我们要先去田家村看看我爹,然后再去你家。”田青青说道。

    “正是,我差点给忘了,我们现在就去田家村。正好关于我身世的问题我还要问问你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