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二十五章 母女相认
    三人来到了田家村,田羽已并不在家中,询问村民后得知田羽怕程尘的人再来寻他,也怕连累田家村的村民,所以在家中休息了两天便离村,只留下了一封信。

    信中写道:“青儿,爹伤情已无大碍,勿挂念,去家中收拾行李,随沈公子去吧,沈公子德才兼备,一表人才,是值得托付之人,你们不要找寻我,时机到了,我自会去寻找你们,话不多说,勿念!”

    沈绿有些失落:“看来你爹是怕信落入歹人之手,所以也未敢将我身世之迷写在信中。”

    陈清逸说道:“沈兄弟家的事我也听田姑娘说过,难得沈沐二家相处的如此融洽,我觉得这谁是谁的儿子已经根本不重要了,沈兄弟也不要太过于纠结,随缘吧。”

    “陈姑娘说的是,走,现在带你们去我家,再来想办法帮你们母女相见。”

    三人租了辆马车,往洛阳赶去。

    沈府这两个月来也是急的焦头烂额,两个儿子出去了快三个月,杳无音讯,那程尘早已是带着已经伏法的白乾归来,而沈绿和沐云却下落不明,后来接到过沐云的信鸽,知道沈绿曾与程尘一同捉拿白乾,沈风便去过归云山庄问过究竟,程家不仅说不知情,反而指责沈风,说沈家小儿子沐云拐跑了程家小女儿程琪,沈风也是百口莫辩,悻悻而归。

    这天清晨,卢莹情绪颇为不佳,朝沈风抱怨道:“我说风儿他们还小,非要他们去捉人,这下好了,一个跑到漠北去了,一个下落不明,八成让程家给害了,你说你非当这什么武林盟主作甚?”卢莹一直是通情达理之人,只是思儿心切,才说出这番话来。

    沈风说道:“孩子们多受着磨练是好事,至于绿儿,你放心,程家小子多次派人打听绿儿有没有回来的消息,想是他也根本不知绿儿的下落,绿儿应该是安全的。”

    “哎,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老爷,夫人,大少爷回来了,还带着两位姑娘。”仆人在外面大喊道。

    卢莹听得赶紧飞奔出去,沈风也跟着快步走向大门。

    卢莹一把搂住沈绿:“跑哪去了,也不知道捎个信,你弟弟都知道发个信鸽。”

    “好了,好了,都进屋说。”沈风见儿子归来,也很开心。

    众人进屋坐下,卢莹不停的打量着田青青和陈清逸,问道:“绿儿,这二位姑娘是?”

    沈绿将自己如何被程尘陷害,如何被田青青相救以及到地狱村里的种种经历从头到尾讲了一遍,由于阎王嘱咐过,所以沈绿没提地狱村的名号,用神秘岛来代替,也没说的地狱村里任何人的姓名,二位听得儿子这三个月经历如此神奇,听得神往,直到沈绿讲完都没有插一句嘴。

    沈风怒拍桌面:“程家已经用心险恶到如此地步了,可惜苦无证据,他家死皮赖脸我也拿他没有办法,这样,下个月又是武林大会,这次武林大会就是在他程家举行,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来找寻到司马翎,让他作证程尘加害你之事,我定要向他程家讨个公道。”

    卢莹走到田青青面前:“承蒙姑娘相救小儿,我这个做娘亲的在这里谢谢田姑娘了。”

    田青青慌的赶忙站起回礼。

    卢莹又走到陈清逸面前:“胡夫人我见过,是位知书达礼的女子,她和她女儿程琪倒和那充满邪气的浮云山庄显得格格不入。”

    陈清逸给卢莹行了一个大礼:“夫人能帮小女和娘亲见上一面吗?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这个,这个有点困难。”

    “倒也并不难办,”沈风结过话来:“下个月便是武林大会,我借此理由来请他全家来我府中做客,到时你找个时间把胡夫人带入你房中与陈姑娘相见便是。”

    陈清逸听得大喜,慌忙要拜地道谢,被卢莹给拉住。

    沈风说道:“这样吧,你们赶路几天也累了,绿儿,给二位姑娘准备两间客房,先去歇息吧,我来给程家写帖子。”

    三人回内堂歇息,卢莹转头对沈风道:“这二位姑娘怕是有绿儿心仪之人,你觉得是哪位?还是两位都是?”

    “绿儿像我,专情之人,怎么可能会同时钟情于二位女子。”

    卢莹噗嗤一笑:“绿儿像你,那云儿呢?”

    “云儿嘛,不好说,绿儿是绝对会用情专一的。”

    “那你说,哪位姑娘是?”

    “你是当娘的,这方面你应该看的比我清楚。”

    “长相嘛,两个人长得都挺不错的,陈姑娘给人一种知书达礼的感觉,我挺喜欢,田姑娘身上多些乡土气息,我倒更希望是陈姑娘?”

    沈风笑道:“不逗你玩了,刚刚绿儿介绍的时候你开小差了吧,说了陈姑娘要在婚配之前见她娘亲一面。”

    “有说过这句话吗?那这样的话,绿儿心仪之人就是这田姑娘了?”

    沈风道:“也许是吧,我看这田姑娘就挺好的,自幼乡下长大,淳朴,耿直无心眼,挺好。孩子婚姻的事我们别操心太多,当年我要是听我父母的话,能和你成亲么?”

    “是是是,两个儿子哪里操心的过来,云儿现在跟程家丫头在一起,程琪那丫头和她妈一样,乃心善之人,只可惜生在了程家,和云儿恐怕是有缘无分。”

    “我说你现在年纪大了,怎么就喜欢胡思乱想了,云儿也未见得喜欢上程家丫头了,我现在写封邀请函,你给送去程家,你再去叮嘱下程家,就说你想像胡夫人讨教下关于刺绣的技术,叫她也务必要来。”

    卢莹带着邀请函来到浮云山庄,武林盟主夫人来见,面子还是要给的,程家父子双双出来迎接。

    程钰问明来意,看过帖子:“怎么沈兄对此次的武林大会这么在意,还要我全家登门拜访?”

    “浮云山庄乃武林中响当当的门户,自然是与其他门派不同,家夫本来是准备亲自前来送帖子的,但是今日小儿沈绿突然归家,但似乎腿脚出了些问题,家夫便带他去看城内名医,所以就请我前来相邀,还请程庄主勿怪。”卢莹看着程尘故意说出这番话。

    程钰两父子脸色均变,但瞬间又恢复常态,程钰笑道:“我就说少公子年轻有为,肯定不会出什么大事的,你看这不回来了,沈夫人放心,明日我们全家也当登门去探望少公子。”

    “那行,那我就不叨扰了,哦,对了,我有些刺绣方面的问题想要讨教一下素素,明日可别忘了带她过来。”

    “素素那点水平哪里及的上沈夫人,真是见笑了,行,明日我将她带上一同前去拜访。”

    程家父子将卢莹送至门外,看着远去卢莹的背影,程尘问道:“爹,明天会不会是鸿门宴,知道我加害了他儿子,明天要对付我们?”

    程钰微一沉吟:“那日你杀沈绿未遂,还有谁知道?”

    “也就袁啸天,郭立二人,还有司马翎,还有一个乡下的小姑娘,对了,还有我跟你提过的黑白无常。”

    “袁郭二人是我们的人,不足为虑,乡下的小姑娘说出的话完全没有分量,也不足为虑,黑白无常,装神弄鬼之辈说出来的话也可以糊弄过去,现在就怕那司马翎,此人虽非善类,但以前在江湖上信誉极高,如果有他佐证,怕是会有不少人信之。”

    “那怎么办,明天我们还是别去了。”

    “不用怕,明日我们照去,那司马翎你也去寻过数月了,说不定早就死了,即便没死被他们找到了,我估计那沈风也不会明日对我们下手,他定是想等到武林大会,当着群雄的面对我浮云山庄动手,我可不能让他沈风随了愿,哼!”

    次日,程家一家四口来到沈府,沈风携卢莹、沈绿出门迎客,程尘看到沈绿完好如初的样子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低下头来,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程钰抱拳道:“沈兄,你我一年之中也见不了几回,此番邀我登门,却是为何啊?”

    沈风微笑道:“你我两家在江湖上地位颇高,原本就应该多走动走动,再说了,下个月的武林大会,你我也该商讨商讨了,唉,怎么大夫人没来?”

    “哦,拙荆有事回娘家了,应沈夫人所邀,我把素素给带来了。说到武林大会,帖子我都发出去了,咱两家近,没提前给你发,正好这次给你带过来了。”

    “好说,好说,都请进吧。”

    众人进屋,在大厅内坐下,卢莹拉着胡素素的手说道:“妹妹,好久不见,走,去我屋里,我有针线方面的问题求教于你,让他们男人去讨论江湖上的事实去。”

    胡素素随着卢莹进了房间,只见屋内有一位年轻的女子,此女子眉清目秀,落落大方,虽然是第一次见,但胡素素对她却有莫名的好感,不禁问道:“这位姑娘是?”

    “清逸,你来自己说吧。”卢莹望着陈清逸点了点头。

    “清逸?”胡素素听得这两个字,心头一震。

    “我叫陈清逸,家父名叫陈友常,听家父告知,家母名叫胡素素。”

    听得此话,胡素素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什么,你说什么,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是的,那日我们父女二人被好人所救,后来一直生活在一个岛上。”

    胡素素走上前去抓住陈清逸的双手,颤抖着问道:“你是说,你爹也还活着?”

    “是的。爹让我问你,当初外公将我父母二人赶出家门时,你可知情?”

    胡素素垂泪道:“那日父亲把我锁在屋内,后来告诉我友常和他发生争执,一气之下带着你离家出走,我知道定是我爹赶走了你们,我后来以死相逼,让我爹找你们回来,爹拗不过我,派人出去寻找,后来人们回来说你们父女二人在上京告御状的途中已被奸人所害,尸首也无处寻觅。对于这种说法,我是不信的,可是,可是我也没办法去找寻你们。”

    “爹对你们还是有些许记恨的,此番是我执意要出来见娘亲一面。”

    胡素素一把抱住陈清逸:“孩子,娘亲不配啊,娘亲根本就不配再见你啊。”

    “娘,你别这么说,当时那种情况也怨不得你。”

    “自你们走后,我郁郁寡欢,几次想过寻死,都被爹娘劝阻。后来爹给我介绍一户人家做妾,我本不愿意,爹以死相逼,我只好从了。嫁到程家,这是我这一生中犯的另一个错误。程氏父子,为人奸诈险恶,与他们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简直是如同煎熬一般。”

    “娘,这么多年你受苦了。”

    “不不不,你们才受苦了,我这是报应,当初我爹那么对待你们父女,这就是报应到我头上来了。”

    陈清逸抹了抹眼泪:“娘,既然你生活的不如意,不如跟我走吧,去我生活的岛上。那里就是一个世外桃源。”

    胡素素低下头来:“我哪还有脸面去见你爹?”

    “没事的,解释清楚不就好了,这都是外公一手造成的,与娘你无关啊!”

    “可是,可是,程家势力庞大,我怕我去了,会给你们带来害处。”

    “没事的,一般人是找不到那个地方的。”陈清逸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是不是还有个妹妹,她愿意和我们一起走吗?”

    “恩,她叫程琪,这孩子从小和我处的时间久,心性与程家父子不同,我想,她是愿意和我们一起走的,只是她现在不在家中,好像是和什么沐云对了就是沈家二公子去漠北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要不,等她回来我们再动身。”

    卢莹在一旁看了半天,也听了半天,颇为感动,也落泪了,听得此话,赶紧说道:“胡家妹子,如果你决定了要和女儿走,就要趁早,第一第不知道程琪什么时候回来,陈姑娘也不一定有时间等她,第二,程琪也未必肯定愿意随你们前去,所以我觉得你们要走的话就近几日走,至于程琪,以后再来寻她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