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二十七章 石头的用处
    程钰一路上都是气愤填膺,回到家中更是大发雷霆,把府中下人统统责打一顿,责怪他们不看好胡素素,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无端责打,众人除了默默忍受也别无他法。

    “他姓沈的真是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去把那何骏给我叫来,本来想过了武林大会之后再行谋划此事,现在是等不及了,反正武林大会也没多久了,快去联系他,叫他速来。”程钰吩咐自己的儿子。

    不出三日,这何骏就来到了浮云山庄,这边沈钰的怒气似乎还没消,刚见到何骏就拉着要谈正事。

    “沈庄主怎么这般急躁,不是说好从长计议的么,等到明年武林大会再发难吗?”何骏不解道。

    沈钰怒道:“我等不及了,我这次就要他沈家庄在武林中消失!这次武林大会正好是在我浮云山庄举行,本来还想借此机会拉拢几家武林正派,现在是没有这个必要了,这次你来,我就是要问你,怎么做才能将争端弄到最大化,而且不能让人怀疑到我浮云山庄。”

    “这个嘛,在下设想过不少条计策,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状况有不同的方式,沈庄主既然又想快,又想狠,那就要看沈庄主舍不舍得大义灭亲了。”

    一场惊天的大阴谋就这么悄悄的诞生了。。。。。

    话说这沐云带着程琪和冯雪山,冯雪莹周风三人一路上打打闹闹也进入了鞑靼境内,这冯雪山和冯雪莹也是彻底打消了想要抢石头的念头,反正沐云能护送这石头安全送达,周风也算是完成任务的,也有一笔不少的收入。所以这本来是二组争夺石头倒变成了五个人护送石头。

    这天,五人又一片和谐的上路了,五匹骏马奔驰在草原之上,突然远处也奔来数十匹骏马,眨眼功夫,将五人团团围住,五人定睛一看,众人都是异族打扮,嘴里叽叽喳喳说的也是异族语言,为首一人跃马走上前此人满脸胡须,来用汉语说道:“冯氏兄妹,是不是把正事给忘了,别忘记了你可是收了我们的钱的,现在看来你倒和他们相处的挺不错的啊?”

    “呵呵,”冯雪莹笑道:“不过是些定金而已,我们兄妹能力有限,接任务的时候也未说一定便能成功,大不了定金退给你们便是。”

    这大胡子听得怒道:“哼!能力不行是一回事,认不认真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你们这分明就是没有尽心去做,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姓周的小子和你们也是兄弟关系,也是收了钱来保这块石头,合着怎样你们兄妹三人都赚钱,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那你要怎样坏了我们兄妹的好事呢?”冯雪莹继续娇笑道。

    “哼,看到我旁边的这位了吗?,此人乃我鞑靼第一高手耶律雁,莫说你们五个小崽子,就是你们中原各大门派掌门来了,也要你们有来无回。”

    听得此言,五人目光移到大胡子左手边所谓的鞑靼第一高手身上,此人果然气宇不凡,约摸四十多岁年纪,目光深邃,英气十足。

    “嘿嘿,此番能和这鞑靼第一高手过上几招,也算是不虚此行,以后回去可以和大哥好好吹嘘几番。”沐云似乎很是兴奋。

    “小娃娃,不知天高地厚。老夫虽久居漠北,但早得闻你们中原武林高手众多,今日就拿你们这些小辈试试手,你们五个一起上吧!”这鞑靼第一高手居然也会说汉语。

    “我们中原人可从来不以多欺少,我就先来会你一会。”沐云拔出剑来,不敢小觑对手。

    耶律雁跃下马来,抽出了盘在腰间的长鞭,看来他擅长的武器便是这根长鞭。

    沐云从小习武,大部分兵器均有涉猎,但这长鞭却是没有使过,当下打起十二分精神。

    “小娃娃,你先出招。”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沐云大喝一声,挺起长剑直刺耶律雁胸口。

    耶律雁手腕一抖,长鞭扬起,如同蛇一般窜出,又如同蛇一般迅速的将沐云的手臂缠绕住,耶律雁内力深厚,竟用长鞭就绕的沐云的右手难以动弹。沐云生平第一次遇此劲敌,又是如此陌生的兵器,真是一不注意,刚第一招就被控制住了,赶紧定一定神,右手手掌松开,左手接住落下的长剑,挥舞着向长鞭砍去,耶律雁赶紧松开长鞭,沐云得以全身而退。可是喘息的机会也只是瞬间而已,耶律雁的长鞭再次袭来,沐云这次很是注意,避免胳膊再次被缠住,可是也仅仅是避免而已,自己被舞动的长鞭牢牢的困住,很难脱身,想用长剑砍断长鞭,可这长鞭是比蛇还要滑,根本难以击中。只是尽量将袭来的长鞭隔开而已,就是这样沐云也是疲于奔命,看来这鞑靼第一高手果然是名不虚传。

    眼看这沐云就要败下阵来,在一旁的冯雪莹也不由得暗暗叫苦,忽然她大声说道:“什么鞑靼第一高手,堂堂的七尺男儿居然用这么软绵绵的武器,真是羞死个人。”

    冯雪莹声音洪亮透彻,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虽然有一大半人听不懂汉语,不知这女人在大声的喊些什么,但是这耶律雁自然是听得懂的,激将法倒也管用,耶律雁撤了长鞭,沐云登时感觉轻松了太多,适才真的是被长鞭围的透不过气来。

    “小女娃娃不知天高地厚,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硬。”耶律雁再次舞动长鞭,输入内力,只见那长鞭登时挺起,犹如一根铁一般的钢棍,直向沐云击去,沐云慌忙跳起,长鞭击打在土地上,竟然将土地击了好一块大坑。冯雪莹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她没想到这软绵绵的长鞭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威力。

    沐云也是惊叹不已,他见耶律雁并没有上攻,拱了拱手道:“前辈技艺超群,令人惊叹,适才过招,晚生知道前辈有所保留,并没有用尽全力,否则我早就躺下了。”

    耶律雁略有得意:“知道就好,还不快把东西交出来。”

    “东西我是不会主动交的,天门镖局的规矩,镖在人在,镖亡人亡,我虽非天门镖局中人,但是既然受人委托,我就不能坏了人家的规矩,所以,前辈请使出杀招,今日你只有杀了我,才能拿走我怀里的石头。”沐云正色道。

    “笑话,我硬取你的石头,难道还必须要取你性命不成!”话音刚落,长鞭又再次出手,这次与上次不同,长鞭还是软绵绵的出手,看来耶律雁在证明了自己的武器也可以刚烈之后,还是选择运用自己喜欢的使用方式。

    高手对决,胜在速度,尤其是像对阵耶律雁这种一等一的高手,沐云实力本来就落后一截,这次在时间上又差了一截,没等反应过来,整个身体被长鞭缠起,直裹的吐不过气来。耶律雁将沐云拉近身来,将石头从沐云背上的包袱里取了出来,随即将沐云掷到地上,得意洋洋的说道:“哈哈,小娃娃说话不要太满,别动不动什么亡不亡的。”

    沐云默默站起身来,嘴角微微一笑,挥剑朝自己脖子抹去,众人皆惊呼,冯雪莹和程琪更是冲上前去要夺剑,但是为时已晚。

    可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耶律雁挥起长鞭,瞬间击落沐云手中的长剑,也就是耶律雁,要不然此番沐云必是毙命于自己剑下。纵是如此沐云的脖子也依然被划了一道口子。

    耶律雁怒道:“小娃娃性子这么刚烈,至于么,遇到一点坎坷就自杀,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没办法,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你们东西已经取到手,也就可以离开了,不用再管我了。”

    耶律雁愣了几秒,转头用鞑靼语叽里呱啦的对几位大汉说了几句,几位大汉听了之后十分恼怒,为首的那位大胡子更是大怒的呵斥。

    耶律雁也不再言语,只是把长鞭在空中扬了扬。

    鞑靼众人皆退了几步,看来都是对他十分的忌惮,大胡子只是又怒骂了一句,然后领众人转身离去。

    沐云一干人等也愣住了,他们听不懂鞑靼的语言,但是从这情形也看出来耶律雁并不想把石头给他们,难道他想独吞这块石头?

    耶律雁将手中的石头一扬,朝沐云扔了过去,沐云一把接过石头,愕然的问道:“你这,你这什么意思?”

    耶律雁哈哈大笑:“小娃娃叫什么名字?”

    “晚辈姓沐,单名一个云字。”

    “沐云,不错,不错,老夫喜欢你这个娃娃,可不能让你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我不仅把这石头归还于你,而且我还要护送你把这石头送到目的地。”

    “这怎么好意思,怎么敢劳烦耶律前辈?”沐云见他不在为难自己,连称呼都变了,把耶律雁的姓也给加了上去。

    “有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我决意如此,你也别婆婆妈妈了,快上路吧,免得再多生事端。”耶律雁大手一挥,俨然成了这一行人等的领军之人。

    众人见过他的神技,都很佩服,也就不由分说的跟着他。

    走了十来步,沐云说道:“耶律前辈,您这是带我们去哪,镖局给过我地址的,我是要去找一位叫……”

    “不用说了,”耶律雁打断他的话:“我自然是知道你要去找谁的,尽管放心,我带你们去。”

    “你怎么知道?”冯雪莹好奇的问道。

    “你们知道这石头有什么用吗?”耶律雁问道。

    “不知道,想来镖局也只是接任务,护送而已,也不曾知道这石头的用处。所以天门镖局的人也没有告诉我。”

    “嘿嘿,这石头的作用大着呢,我们这里的一个大部落的首领年纪大了,行将就木,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名叫本雅名,二儿子名叫本雅台,都是文韬武略一表人才,那么将位置传给谁好呢,可是难坏了这位首领,后来他竟然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也真是奇葩,我们这位首领年轻的时候去过云南,见过这种石头,这种石头你剖开一看,里面全都是绿色的翡翠,相当好看,但是呢,并不是每块石头里面都会有绿色的翡翠,所以呢,这位首领就出了这么个馊主意,让两位儿子各自派人去云南弄两块石头,不许提前切开,谁的石头开出绿色,谁就当继承人。”

    “原来是这样,可是这也未免太儿戏了吧,还有,如果两个都是绿色的怎么办,如果两个都不是又怎么办?”程琪插嘴道。

    “所以我说他是奇葩了啊,这大儿子呢也就是请我来抢石头的,刚刚走的大胡子也是他派来的,这大儿子已经弄回来了一块石头,但他不敢保证自己的石头能开出绿色,所以他就想夺走你怀里这块石头,这样的话即便他的石头开不出绿色,那也比老二连石头都没有强,所以就请我来夺石啦,没成想遇到你这么个对我胃口的娃娃,哎,这笔钱我是挣不到了。”耶律雁虽然叹着气,却是笑眯眯的瞅着沐云。

    一旁的周风笑道:“前辈大可不必惆怅,那位首领的二儿子可是付给我们一笔不菲的酬劳,到时候这里面肯定有您一份。”

    “那感情好,那咱就赶紧上路吧。”

    “嗯嗯嗯,快点走吧,快点送到,我都好想看看这石头里有没有翡翠呢,我都没见过这种石头,希望我们这个石头里面有翡翠。”程琪很是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