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绿云传奇 > 第二十八章 继承
    耶律雁带着五位晚辈就这么上路了,耶律雁何等人也,鞑靼第一高手,所以这本雅名纵使还想硬夺石头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来忌惮这耶律雁的武艺,而来这耶律雁在鞑靼名气颇望,真伤了他,也怕引起其他部落的不满,再则他们也快到了,再动手的话被父亲知道了也是不好,只好作罢,听天由命,只能希望自己手里的石头能幸运的开出翡翠。

    “耶律前辈,怎么你的汉语说的这么好?”沐云不解的问道。

    “这个嘛,我自幼痴迷于武学,听说你们中原地大物博,人才众多,所以我也经常去与人切磋,讨教武艺,这去的次数多了,自然也就会说汉语了。”耶律雁解释道。

    “是么,那您都去和中原哪些人切磋过呢?”

    “有少林的几位得道高僧,丐帮的一位帮主,还有各大门派的几位掌门,哈哈,在这数次交手里我可是胜多负少,而且多数时刻我还未尽全力,哈哈。”耶律雁颇为得意。

    “那是你没遇到真正的高手吧?”沐云见他有以自己威风贬低中原武学之意,不由的进行反驳。

    “是吗?那你说说看你们中原都有哪些高手?”

    “比如沈家庄的沈风,此人乃中原武林盟主,内力深厚,刀法精湛,几乎无人能敌,还有神火教的沐青,那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

    “沈风确实威名远扬,我在漠北都能听到过他的名头,这几年我也年纪大了,不怎么去中原了,可惜无缘得见,实乃憾事。神火教我倒是听说过,至于你说的沐青,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沐青正是我爹,沈风也是我爹。”

    耶律雁愣住了:“一个人怎么有俩爹?”

    “当初沈风和沐青的夫人在同一天产子,两个孩子呢,都被歹人劫走了,等到把孩子追回来时,已经分不清谁是谁家的孩子了,所以干脆就都互相认了孩子,这其中一个孩子是我,另一个是我的大哥沈绿。”沐云解释道。

    耶律雁又愣了半天,忽道:“这当初劫走你们的是不是中原第一杀手司马翎。”

    沐云大惊:“你怎么知道?”

    耶律雁娓娓道来:“当年我正好就在中原,我就是慕名中原第一杀手而来,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他,要和他比武,他却说他没空,要去劫持两个婴儿,为的是拯救武林苍生,我见他前言不搭后语的胡说八道,还以为他怕我不敢迎战,也就作罢,没想到他真去劫持婴儿了,嘿嘿,早知道老夫当年阻止他一下,你的身世也不会这么的不明不白。”

    “拯救武林苍生?难道他司马翎故意劫走我和大哥,为的就是让中原武林和神火教平安相处?”

    “你说的不无道理,如此看来这司马翎的胸境可真是高人一筹啊,乃大爱之人啊。”

    耶律雁是和沐云双马并排而行的,其他人跟在了后面。

    程琪嘟着嘴道:“都聊了半天了,真是把我们都给忘了。”

    冯雪莹咯咯笑道:“怎么,妹妹连男人的醋都吃了,还是位老男人。”

    “胡说八道什么,你难道不吃醋么?”

    “不吃,至少我不吃男人的醋。”

    两位姑娘似乎都没意识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位少年,还能互相肆无忌惮的开着玩笑。

    就这么走了大约两个时辰,到了一处较为繁华的地界,大街上的民众也是络绎不绝,除了耶律雁,这一行人等都是第一次来到这充满异域风情的地方,也都是充满了好奇之心,不住的停下来观赏街上的人和物,也是弄的耶律雁不停的催促。

    好不容易来到一处城堡,想来是这部落首领居住的地方,待禀明了来意,不一会,出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此人也是浓眉大眼,看上去颇为正派,他看见耶律雁先是一愣,而后又寒暄了一番,随后用着鞑靼语像沐云一等问道:“你们好,你们都是天门镖局中人?”并示意身后的人前来翻译。

    耶律雁道:“不用了,我来翻译吧。”

    沐云听了耶律雁的翻译后,拱手道:“小王爷客气了,这些都是在下的伙伴,天门镖局在途中受人攻击,在下正是受天门镖局委托,将镖物送达,现请小王爷验收。”说罢将包袱中石头呈上。

    “真是万分感谢,此番路途凶险,多亏了诸位,还有天门镖局,也真是尽职尽责,我会尽快托人将剩下的酬金尽快给他们送过去。”本雅台接过石头也并没有急着查看。

    沐云道:“小王爷客气了,镖局将物品送达乃镖局本分之事,这次还要多感谢耶律雁前辈,没有他的话,恐怕难以将物品送达。”

    “感谢我做什么,我本来也不是你们一伙的,临阵倒戈而已,不光彩,不光彩,不说了。”耶律雁并没有把沐云夸自己的话给翻译出来。

    “诸位请入堂休息用膳,正好下午我们这里将举行开石庆典,也请诸位留下来观看如何?”

    没等耶律雁翻译完,程琪拍手叫道:“好啊,好啊,就想看看这日夜护送的石头里面到底没有翡翠,小王爷,我祝你的石头开出翡翠。”

    本雅台听完耶律雁的翻译后,也是忍不住的喜笑颜开。

    待到下午,城堡一楼大堂内灯火通明,数人击打吹奏着乐器,堂前大台上有一群男女在跳着舞蹈,好不热闹,台下坐着大约数百人,都是衣着光鲜,想来都是一些军官和富人。沐云五人也是作为本雅台的好友,坐在了台下第一排。

    待音乐舞蹈结束,台下人也皆来齐,一人上台用鞑靼语大声喊了一句,底下立时鸦雀无声。只见上来两人抬着一张大长桌摆在了舞台中央,另有两人将两块石头分别摆放在了长桌的两端,他们手中各持一把铁锯,看来是要用铁锯锯开石头。

    又过了一会,本雅台和另一位中年人,搀扶着一位老人走上台来,台下众人皆站起来行礼。入乡随俗,沐云等人也站了起来,跟着照做。这老人应该就是部落的首领,另一位中年人就是数次派人夺石的本雅名。

    老人缓缓坐在台中的椅子上,用苍老的声音说道:“抱歉了各位,老朽年事已高,只能坐着说话了。”虽然看上去行将就木,但老人的声音却还是十分洪亮,每个人都听的很是清楚,众人又纷纷行礼表示首领理当坐着训话。耶律雁也不停着,一句句的翻译给他们五个人听。

    老人继续说道:“感谢各位这么多年来的付出,让我们部落能够繁荣强大,不惧其他部落的威胁,如今我年事已高,难以继续统领部落,好在上天待我不薄,两个孩子都是德才兼备之人,也有人劝我按常理将位置传给长子,但我不想因为年龄而造成过大的不公,所以我决定由上天来定夺。这两颗石头是他们二位从遥远的南方取得,有些石头里面还有绿色的翡翠,有些则没有,我宣布,谁的石头开出了绿色,谁就继承我的位置,如果都开出或都开不出则由长子本雅名继承我的位置。”本雅名一听,自己胜算多了几分,不由的面露喜色。

    “下面,开始开石。”

    老人一声令下,桌子前的二人拿起了铁锯开始锯石。

    本雅名和本雅台分别走到了自己的石头面前,甚是紧张。台下众人也是伸长着脖子,一下看这个石头,一下转向另一个。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本雅台的石头率先被锯开,一分为二,众人惊呼,并无发现绿色的翡翠,本雅台也是颇为失望,本雅名大喜,甚至说道:“不用锯了。”这时他的石头也被锯开,也是空无绿色。可这已经不影响结局了,他去拥抱了弟弟本雅台表示安慰,心里暗暗想早知道就不用费尽心思抢他的石头了。

    沐云一干人等也是失望透顶,辛辛苦苦押运这么多天的还真只是个破石头。沐云向耶律雁问道:“这二王爷有没有私下派人去抢大王爷的石头呢?这二人人品到底谁好?”

    耶律雁答道:“据我所知,没有,要不然本雅名的石头不可能早到那么多天。至于这人品,这口碑嘛,应该是本雅台强于本雅名。”

    结局已定,老爷子两边都没看到绿色,有点失望,但是结果已出,还是要宣布的。老爷子咳了一声说道:“好了,现在结果已经明了,我宣布。。。”

    “等一下,”沐云跃上台去,对着老爷子行一大礼,然后对耶律雁道:“耶律前辈,请帮我翻译。”

    “好!”耶律雁也跟着上了台。

    沐云再行礼道:“大王,在下是受天门镖局委托,帮小王爷本雅台送这颗石头之人,大王选继承人在下无权也没有能力干预,但是有件事我要向大王说明,可能对大王的选择也有所帮助。在天门镖局以及我护送石头的过程中,这位大王爷数次派人抢夺石头,并打死打伤了天门镖局数名镖师。这都是真事,我有朋友为证,这位耶律前辈也可以为在下作证。”

    耶律雁一字一句的翻译完,然后证明了自己也曾参与后来的夺石行为。翻译完后,台下一阵骚动。耶律雁是鞑靼的第一高手,说出来的话自然有说服力,大家不由的不信。

    老爷子转头望向本雅名:“是真的吗?”

    本雅名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却上来个毛头小子坏了好事,大怒道:“一派胡言,都是假的,捏造的。”

    突然只听那给本雅台锯石头的人大喊一声:“啊!”

    “大王,大王,锯出绿光了,锯出绿光了。”原来刚才他又看了看锯开的两半石头的其中一半,似乎有点异样,就又锯开了一个小口子,果不其然,一道绿光冒了出来,里面果然有翡翠。

    本雅名更是大惊,赶紧喊道:“给我的另一半也锯了。快!快!”

    “不用锯了,你就是锯出花来,也没有用,孩子,品行在很多时候比能力更重要,以后好好的辅佐你弟弟建设部落吧。”

    本雅名气的满脸通红,恶狠狠的盯着沐云,居然用汉语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沐云。”

    “好,我记住你了!”说罢拂袖退在了一旁。

    在一片欢呼声中,本雅台继承了部落总首领之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