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战神之君临天下 > 第300章 滚刀肉
    “不相信?”

    吴清泉走进草屋,坐下倒了杯茶,喝了一口,放下淡淡道:“不信,你可以全力爆发,再打一拳试试,看看是不是丹田处隐隐有些作痛啊?”

    苏炎不信。

    全力一拳。

    轰!

    刚挥出一拳,他丹田处顿时传来一股如针扎一般的疼痛,痛得他脸上冷汗直冒,脸都白了。

    这下,他信了。

    顿时,他转身冷眼看向屋里坐在那,气定神闲,悠哉游哉的吴清泉,紧握了下拳,咬了咬牙。

    这老家伙果然不会那么好心。

    还以为他真会不当,真帮我把伤治好,没想到居然暗中给我来这么一手。

    心中愤怒。

    但他也知道,老家伙这是故意给他来这么一手,愤怒也没用。

    走进草屋。

    苏炎也不坐,站在吴清泉面前,冷冷盯着他,咬着牙道:“你还自称医圣,没想到居然也是个卑鄙小人!”

    呵。

    吴清泉毫不在意的轻声一笑,淡淡道:“小子,真以为我傻,看不出你刚才演那么一出,就是为了激将我给你医治?”

    “我的规矩是医死不医活!现在我治好了你的沉伤,已经破了规矩,自然是要再把你弄死,这样就不算坏了规矩。”

    苏炎瞪眼道:“什么狗屁规矩!我看你就是欺世盗名之辈,说得道貌岸然,还不是只会暗中耍些阴招。”

    “有能耐,你跟我大战一场,你要能堂堂正正的打死我,也就算了。现在在我身留下这暗招,算什么本事。”

    “你……”

    吴清泉气得手背上青筋爆裂,快要爆炸了。

    苏炎看着也是吹鼻子瞪眼,看着很生气的样子,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快点生气啊。

    吴清泉的脾气,他算是摸透了。

    别看他一口一个规矩,可他也有弱点。

    那就是容易被激怒,容易生气,一旦他生气,那规矩不规矩的,他全都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然而。

    过去几分钟了,苏炎也没看到他期待的那一幕。

    吴清泉看着是很生气,可并没有像刚才那般上当受骗,坐在那动也不动,无动于衷。

    呵。

    轻声一笑,吴清泉瞥了眼,鄙夷道:“小子,你是有些小聪明。可此法用一次也就罢了,居然还想接二连三的激将我?”

    “那你就有点太愚蠢了。”

    苏炎顿时无语,这老家伙学聪明了啊。

    看来简单的激将法是没用了。

    微微挑眉,苏炎不动声色的想了想,陡然呵呵一笑,开口道:“吴清泉,你是被称为医圣不假,可这世上医术高明者,又不只你一人。”

    “不就在我丹田处动了点手脚嘛,就算你不帮我解除,我也一样有办法解除。”

    吴清泉抬了下眼皮,淡淡道:“你说的是那个帮你压制沉伤的人吧?他的医术确实不差,不过我在你丹田处留下的暗手,不是谁都可以轻易解除的。”

    苏炎头痛。

    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吴清泉说得没错,这个暗手一般人还真解不了。

    曾老头未必就能解。

    凝眉想了想,苏炎咧嘴冷笑声,俯身盯着吴清泉,一字一顿道:“你故意留下暗手,不就是想我求你嘛,我偏偏就不求你。”

    “小子,你太年轻了,何必逞一时之勇呢。求求我,或许我就帮你解了。”

    吴清泉得意的笑了笑,看到苏炎这般无可奈何的样子,他就高兴。

    “我宁愿死,也不会求你这欺世盗名的卑鄙小人。”

    冷然一声,苏炎转身就朝外走。

    屋里,坐着没动的吴清泉见状,也没出声阻拦,一脸平静的看着,心中冷笑。

    小子,你就嘴硬吧。

    有你求我的时候。

    他正得意着,忽然外面传来轰轰巨响,他猛的一抬头,就看见外面他心爱的竹林一片狼藉。

    竹林里,有个家伙,如疯子一般,不断破坏这些竹林。

    混蛋!

    不干人事!

    吴清泉顿时急眼了,迅速冲出草屋,喝声道:“你干什么?”

    轰。

    苏炎又是一拳,又轰倒一片竹林。

    然后,回头咧嘴,朝着吴清泉嘿嘿笑道:“我看这些竹子太多,帮你砍一些。”

    “住手!”

    吴清泉急忙跑过去,挡在苏炎身前,怒目看着他,“你小子够狠的!知道我就这点爱好了,居然拿这些竹林威胁我?”

    苏炎嘿嘿道:“彼此彼此!你不也一样嘛。”

    “你……”

    吴清泉脸色顿时黑如碳,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苏炎得意的笑道:“怎样?要不彼此都退一步,你帮我解了暗手,我就不再破坏你这些竹林。”

    吴清泉刚想答应,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

    这小子就是故意的,就是想我帮他解了暗招,想得倒是挺美。

    “不怎样!”

    冷哼声,吴清泉嗤笑道:“你要破坏就破坏好了,想我妥协,不可能。”

    苏炎挑挑眉,还跟我杠上了是吧?

    那就看谁更狠!

    想着,苏炎不再多言,又是几拳,轰倒一大片竹林,看得吴清泉一脸肉痛。

    但仍硬撑着,没有开口妥协。

    此时,两人心里彼此都较着劲。

    见状,苏炎心中一动,停手不再破坏竹林,折身返回草屋,就要放火烧了草屋。

    这下,吴清泉彻底急了。

    “小子,你也太绝了吧?做人别太过分!”

    “你逼我的!”

    “好!我帮你解!”

    咬咬牙,吴清泉还是妥协了。

    半小时后。

    帮苏炎解了暗手后,吴清泉咬着牙,狠狠道:“滚!立刻给我滚!老子不想再看到你!你他么就是个滚刀肉!”

    “多谢!”

    道了声谢,苏炎转身就走。

    谷口。

    苏炎刚走出山谷,回头一看,就看见谷内火光大作,他不禁微微蹙眉,老家伙几个意思?

    不让我烧,自己却一把火烧了。

    这是打算开溜,搬家,不想我以后再来找他?

    想着,苏炎冷笑的挑挑眉。

    而此时。

    燕京,柳家。

    唐雅琴怒气冲冲而来,直接闯进了柳家。

    柳家后院。

    一个老人坐在轮椅里,正在院里晒着太阳。

    旁边有人伺候着。

    这时,唐雅琴冷着脸,走过去,在旁人还没反应过来,突然一把将老人推倒在地。

    “姓柳的!你们别欺人太甚!这些年,我已经一退再退,现在我儿生死不明,你们居然敢跑去欺负我儿媳妇!”

    “当我唐雅琴是死人嘛?”

    “逼急了,别怪我不顾当年约定!死,我也要拉着你柳家陪葬!”

    说完,唐雅琴扭头就走,来的匆匆,走的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