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生肖守护神 > 第30章 冥蛇的无奈
    齐岳一楞,道:“白娘子?连你也知道我们人类的神话故事么?”

    “什么狗屁神话,白娘子本身就是存在的,她根本就不是你们人类所传的什么修炼了千年的蛇精,而是我们深海冥蛇一族中的翘楚,修炼万年之后脱离深海冥蛇原有之身,由黑色身体转为白色,在人间行走,却遇到了你们人类的那个小白脸许仙,当初白娘子曾经在幼年时因为贪玩跑上了陆地,险些被人类杀害,是许仙的先祖救了她,因此才有了报恩那一段。至于最后的结局却并不好,被你们人类当时的几大秃驴围攻,趁着她因为怀孕最虚弱的时候以佛力封印在雷峰塔中。哼哼,我们深海冥蛇一族,一向深以为耻。不过,白娘子确实是我们深海冥蛇一族中有名的美女。”

    齐岳笑了,他也不知道这只深海冥蛇所说之言是真是假,不过从他九千多年的修为来看,多半真有这么回事,至于后来为什么被神化了这个故事就不得而知了。齐岳现在当然不会去关心这些,“那现在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使令呢?”

    “我当然不愿意。”深海冥蛇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齐岳一楞,道:“不愿意?难道你想与我的舍利手珠抗衡不成?”

    深海冥蛇道:“抗衡个屁啊!我刚被你吞噬到体内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强烈的佛力,后来清醒以后才没敢轻举妄动,听了你体内这个獬豸小子的话才知道自己撞上铁板了,妈的,居然是十世秃驴的舍利子,要是从你身体里强冲出去,倒霉的只能是我。继承了麒麟血脉的人类,咱们打个商量怎么样?怎么说我也修炼了九千九百九十年,在海中到也积攒了一些珍宝,如果你愿意将我放回去的话,我愿意把我的珍宝分一半给你,足以让你成为人类世界中最富有的人。要知道,大海中最珍稀的宝贝都是我们深海冥蛇所有的。只要能回去,再过十年的时间,我就成功成为万年深海冥龙了,那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齐岳嘿嘿一笑,并没有立刻回答。先前他以为自己必然会死,心情一直非常低落,此时突然不用死了,而且先前强大到无法对抗的敌人居然有求于自己,这种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呢?当下,故做沉吟的道:“这个,这个嘛……”

    深海冥蛇虽然存活了数千年,但一直在大海中生存修炼,虽然已经拥有了高等智慧,但他的脑子始终无法与人类媲美,一听齐岳的意思似乎有些松动,赶忙道:“四分之三,我给你四分之三的珍宝,怎么样?我只需要留一点就行了。”

    齐岳道:“深海冥蛇,不是我不愿意相信你,只是你属于凶兽。我虽然对凶兽还不太了解,但从你们的称号来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话呢?”

    深海冥蛇怒道:“我可不是普通凶兽,我乃是最强大的海中凶兽。我说的话自然是算数的。我愿意以天谴发誓,如果我在获得自由后不将自己四分之三的珍宝给你,愿意遭到上天的惩罚。”

    齐岳不屑的道:“什么天谴,这样的誓言我随便就能编出一百个花样来。”

    半天没有吭声的獬豸突然道:“齐岳,他的誓言可以相信。对于凶兽来说,最大的制约就是天堑。一旦凶兽的杀孽过重,就有可能引动上天带来的浩劫,而浩劫只是针对凶兽单体。那样的天谴是任何凶兽也无法抗衡的。以天谴发誓,可以算是深海冥蛇最重的誓言了。”

    齐岳明白獬豸这是在点醒自己,让自己见好就收,以深海冥蛇修炼了九千多年的修为来看,他所积攒的珍宝必然不是什么小数目,但是,现在齐岳更需要的是增强自己的实力,对于珍宝的心反而淡了许多。想了想,道:“既然这样,那么好吧,深海冥蛇前辈,我答应还你自由。不过,你在给我珍宝的同时,也要再次一天谴发誓,不论什么时候,都不可以伤害我。”笑话,得到了珍宝又怎么样?要是深海冥蛇把珍宝给了自己后突然下杀手,在大海里自己能扛的住么?

    深海冥蛇大喜过望,赶忙道:“好,好,只要不成为你的使令,还能获得自由,我什么条件都答应。”度过了九千多年的寂寞岁月,他一直朝着深海冥龙的方向努力着,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修炼到万年境界更为重要的事了。而现在只差十年就能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深海冥蛇又怎么会犹豫呢?当下,他立刻发下誓言,保证不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再伤害齐岳分毫。

    听完了深海冥蛇的誓言,齐岳笑了,“那好吧,深海冥蛇,回头等我实力到了以后,就放你回大海。现在,你就在我身体里老实的待着好了。”

    深海冥蛇一楞,道:“你说什么?你不是答应立刻放我回大海么?”

    齐岳立刻拿出他无赖的那套本事,“我什么时候答应你立刻放你回大海了?我只是答应放你回去,可没说是什么时候。这一点獬豸大哥可以作证。”

    就在深海冥蛇即将大怒之前,他赶忙又补充上一句,道:“冥蛇老兄啊!不是我不想放你回去。但是,你也感觉的到,我现在的实力是极为弱小的,在你眼里,恐怕和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我们麒麟的本命神降是任何实力的麒麟都可以使用的,但反用本命神降将吞噬的使令放出去,却需要极强的云力作为后盾。我现在就算想把你立刻放回去,也是有心无力啊!我看这样吧,你就先在我身体里修炼,等我的修为一到,立刻就把你放回去。只要你在我身体内修炼的这段时间老实的做我的使令,我们的约定就绝对有效。”

    “我顶你个肺。那要多长时间?”深海冥蛇的强大气息不断波动着,齐岳清晰的感觉到从自己左手手腕上传来一股温暖的气流朝体内输入,吓得刚要有所动作的深海冥蛇立刻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舍利手珠对于齐岳来说是宝贝,但对于他来说却是绝对的凶器。如果在大海里,深海冥蛇或许还敢凭借自己强大的修为来试一下能不能直接冲出齐岳的身体,就算受到重伤,以他的修为总也有恢复的机会。但现在他却只有在大海中十分之一的实力,他又怎么敢试呢?没有谁是愿意找死的,修炼了九千多年,它依旧没有看破生死,对于自己的生命更是格外珍惜。

    齐岳嘿嘿笑道:“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你就祈祷着我的实力快些提升吧。我估计,等我达到了麒麟九云的实力,基本上就可以反用麒麟神降把你放出去了。”

    “什么?九云?我……”

    齐岳道:“我说的是实话啊!难道你知道哪位麒麟先辈反用过麒麟神降不成?我这已经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了。天知道反用本命神降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我这已经给你面子了,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到时候我们来个鱼死网破,谁也得不到好处。”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放深海冥蛇离开。虽然齐岳并不知道自己的升麟决修炼到九云时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但从獬豸对麒麟的推崇来看,到时候降伏这条巨蛇应该没有什么难度,想跑?没那么容易。一想到自己险些死在这只九头冥蛇释放的海水中,齐岳心中就充满了恨意。

    “我认了。”深海冥蛇颓废的道,“那这样好不好,我在海里还有不少东西,你带我回去拿一下。你尽管放心,既然你已经用本命神降收我为使令,那么你的身体就自然拥有了避水的能力,进入大海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齐岳哼了一声,道:“你当我是傻子么?到了大海里你就能恢复全部实力,我可不能冒险,毕竟,您老人家怎么说也修炼了九千九百九十年。所以,你还是老实的待在我身体里吧。哎,我好可怜啊!以后没机会和美女夜泳了。”

    “……”深海冥蛇终于体会到了人类的狡猾,齐岳似乎是为他着想着,但在关键地方却始终不松口,他悲哀的发现,恐怕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真要成为这个弱小的,继承了麒麟血脉的人类的使令了。

    獬豸传递给齐岳一个赞赏的情绪,显然对他的做法非常满意,齐岳道:“好了,两位老大,你们就在我身体里修炼好了。九头冥蛇,其实你应该庆幸才对,我身上有着我们麒麟一族的至宝麒麟珠,它本身就拥有着增强水属性修炼的能力,在我身体里修炼对你来说未必就是什么坏事,或许修炼个几十年,也有你在大海里修炼十年的效果,使你成为深海冥龙呢。”

    深海冥蛇的声音消失了,那股强大的气息也完全收敛,在他的气息消失前,只传给齐岳两个字,“卑鄙。”

    “走拉?这么快就走拉?冥蛇老兄,别忘了,等兄弟有危险的时候,你可要帮我一把,怎么说你也生活在我身体里,就算是租房也要给点租金吧。”

    刚刚沉寂的深海冥蛇暴怒道:“我恨不得你立刻就死,只要你死了,我自然就能跑出去。想让我帮你,别白日做梦了。虽然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不过,你也不可能伤害到我。除非你的实力能超过我。否则的话,别想让我帮你。”

    齐岳心中暗笑,等我实力超过你,恐怕你就更无法脱离我的控制了,他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却并没有说出来。狗急了还会跳墙,这蛇急了,不知道会干出些什么。虽然没有成功的得到一位强大的使令帮助自己,但眼前的危机终于化解过去了,不禁令齐岳大大的松了口气。

    “冥蛇,你先别睡呢,我最后还有一个问题。”

    “哼,别想我回答你,以后不要来吵我,除非你能送我回大海。”深海冥蛇显然是恨上了这个狡猾的人类。

    齐岳有些无奈的道:“我的问题很简单,几年前,东方曾经发生过一场非常剧烈的海啸,带走了无数人的生命,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他虽然是个痞子,但也知道自然灾难对人类有多么大的伤害,如果那件事真的是自己体内这条深海冥蛇所做。那么,一旦他变得强大起来,是怎么也不会放过这个家伙的。他到不是想为人类报仇,只是不希望一个如此残暴的凶兽再有危害到人类的机会。

    听了齐岳的问题,原本不打算回答他任何话的深海冥蛇突然发出一种非常悲哀的声音,“倒霉啊!我本以为他就够倒霉的了,谁知道我比他更倒霉。不错,你说的那场海啸确实是我们深海冥蛇做的。不过不是我,我还没那么强大的能力。那是我大哥做的。原本我们是对双胞胎,但他却早产了十几年,所以也就比我多修炼了十几年,我们两个曾经是大海中的霸王,海中生物以我们为尊。可我那大哥实在太嚣张了。几年前,当他终于突破了万年修炼,实力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成为一只深海冥龙之时,因为过于兴奋,以为自己的实力足够与上天抗衡,一时没控制好,就发动了那场海啸,你们人类的性命对于我们深海冥龙一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过,倒霉的事也跟着出现了,不知道多少年没出现过的天谴竟然在那场海啸之后出现了,直接把我那刚刚成为深海冥龙不久的大哥活生生的劈死了。可怜我只能形单影只的独自生活,现在还倒霉的被你收成了使令,我们兄弟真是祸不单行啊!”

    “你大哥就是个笨蛋。”齐岳愤愤的说道。

    “你才是个笨蛋,不许你侮辱我大哥。”深海冥龙显然极为不满齐岳去侮辱自己已经死去的兄长。

    齐岳哼了一声,道:“他不是笨蛋是什么?就算要放海啸,也要找准目标。我们东方有一个地方最适合施展海啸这样强大的灾难了。”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个人类啊!你居然会希望我们深海冥蛇去发动那样大规模的灾难?”深海冥蛇一下就被齐岳的话勾起了兴趣。

    齐岳道:“海啸确实是灾难,不过,这灾难要看用在什么地方。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大哥是笨蛋么?如果当时他发动的海啸是面对一个恶心的岛国,或许,他就不会受到天谴的惩罚了。那个岛国的人天声就下肢短小,我只的是三条下肢,曾经造下过无数罪孽。早就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从小学习并不好,对于历史知识也没多少认识,但是几十年前,当炎黄共和国最危难的那段时间,被一个小小岛国的倭寇侵略的历史他还是牢牢的记在心中。那是整个炎黄民族的仇恨,不论是齐岳,还是哪个炎黄人,都不会忘记那一次的耻辱。

    深海冥蛇楞了一下,道:“岛国?你说的是那个太阳国吧。居然叫太阳国,难道他们不知道太阳简称为日的时候是可以当操来解释的么?你说的或许有点道理,那个岛国估计就是找日的。应该改名叫找日国才对。”

    齐岳听了深海冥蛇的话,不禁对他好感大增,哈哈大笑起来,“好,好一个找日国。深海冥蛇。就冲你这句话,我早晚都会放你回大海里的。行了,你现在可以去沉睡了。等我实力够了的时候,我就送你回大海。不过,你不要有什么小动作,獬豸大哥会时刻监视着你,只要舍利手珠还在我身上,你就没有任何机会。况且,你已经发誓不能伤害我了。”

    “哼,我会记得的。等我重新获得自由之后,哼哼……”深海冥蛇的声音消失了,齐岳的心也完全解脱出来,“谢谢你獬豸大哥,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种样子。看来,我这个麒麟还真是够祥瑞的。”

    獬豸微微一笑,道:“行拉,祥瑞御免。出去吧,别让你的生肖战士等急了。”他所说的祥瑞御免是上古巨兽时期神兽们拜见麒麟所说的敬语。由于今天齐岳临危不乱的表现和运气的激发,使他第一次心悦诚服的说出了这句话。

    缓缓睁开双眼,齐岳立刻感觉到海如月和徐东焦急等待的目光。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道:“圣佛寺就不用去了,我已经想出了办法。”

    海如月惊讶的问道:“你能有什么办法?”

    齐岳得意的扬起自己的左手,道:“看见没,别忘记,扎格鲁大师把舍利手珠给了我。这件宝贝是一切邪恶生物的克星。也算深海冥蛇倒霉了,本来舍利手珠是无法限制住他的,但是,他离开了大海,实力只有原本的十分之一,我有舍利手珠护体,完全可以将他封印在我的身体里。我刚才已经试探过了,深海冥蛇的能量虽然强大,但却无法冲破舍利手珠形成的封印。只要今后我不到大海之中,就没什么可怕的。”

    他没有说的是,就算再入大海,深海冥蛇除非违背自己的誓言,否则也是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的,先前他利用深海冥蛇急于获得自由的心理引起发誓,现在深海冥蛇已经不能再伤害他,而除非齐岳的能力足够将他放出来,否则,他想脱离齐岳的身体,就只有硬冲,那样的话必将损害到齐岳的身体,甚至使齐岳死亡,自然违背了深海冥蛇以天谴发下的誓言。

    徐东疑惑的道:“齐岳,你真的有把握么?这种事可不能冒险。”

    齐岳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空,微笑道:“我是祥瑞啊!好运总会伴随着我。好拉,现在没事了,真不好意思,害你们白担心一场。如月,你回京城吧,我和徐东还要赶回北戴河。”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沈云和许晴那边,二女都见到了他使用麒麟能力的异象,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反映。而且沈云在自己临走前所说的话含有深意,使他急于弄清楚沈云的身份。

    海如月按在齐岳肩膀上的龙爪内能量骤然增强,快速的顺其经脉而行,升龙决产生的庞大龙力瞬间在齐岳体内形成一个云周,感受到那先前强大的气息果然收敛了,顿时放下心来,毕竟,没有谁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齐岳自然就更不会了。

    当齐岳和徐东重新回到北戴河时,远放的天际已经渐渐泛起了一层鱼肚白,齐岳赤身裸体的样子极不雅观,两人像小偷似的溜回旅馆,幸好旅馆执夜的服务人员大多在打着瞌睡,并没有发现他们的出现。徐东一直将齐岳送回到他的房间门口,才悄然离去。

    齐岳从房门前的地毯下摸出自己放在那里的门钥匙悄悄开门而入,他的衣服早已经被大海吞噬了,至于衣服的问题,徐东答应替他解决。等清晨就给他送过来。

    快速的关上房门,齐岳倚靠在门上长出口气,身体的情况虽然并不糟糕,但他还是产生了一种脱力的感觉,那是完全来自于精神上的。这一晚的经历对于他这个刚刚修炼不久的初哥儿来说实在是太惊险了,数次险死还生,如果说心中不后怕,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齐岳有些喘息着平服着自己心情的时候,突然,随着一阵香风扑面,一道黑影在他反应过来前已经用力的冲入了他的怀抱之中。

    齐岳刚刚平复下来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身体先是一僵,紧接着,身上的僵硬已经被那温热而充满弹性的娇躯所化解了。双手环出柔软的娇躯,心中充满了充实的感觉,在窗外朦胧的光芒照射下,从发色上他已经知道这突然扑入自己怀抱之中的人是谁了。

    “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沈云的声音充满了哽咽,紧紧搂着齐岳的身体,仿佛生怕他消失了似的。

    一直向往着美女的齐岳突然搂住这么一个香喷喷的娇躯,他还真有些不适应,“云姐,你怎么跑到我的房间来了。”

    沈云抬起头,她那张俏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娇躯微微的颤抖着,温热的身体摩擦着赤身裸体的齐岳,令他很快就有了反应。

    沈云突然感觉到下身的灼热硬挺,娇躯微微一震,这才发现齐岳身上居然连一块遮羞布都没有,顿时大羞,赶忙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转过身去,“你,你快穿上些衣服。”

    齐岳身前一空,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走到洗手间内拿过一条大毛巾围上自己的下身,“云姐,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沈云偷眼看去,见齐岳已经遮盖住了下身的凶器,顿时松了口气,不过,紧接着她就看到那白色的毛巾被支起一个明显的小帐篷,俏脸顿时变得更加红了。

    齐岳有些无奈的道:“我就穿了一身衣服来,都被大海冲走了,没的换。等会儿徐东可能会送衣服给我。”

    沈云轻轻的点了点头,向房间内走去,齐岳赶忙跟了上去。沈云已经换上了一条白色的连衣长裙,勾勒着她那婀娜的娇躯分外动人。长发没有梳起,而是披散在肩膀上垂至腰间,更增添了几分妩媚的感觉。回想着刚才顶在自己胸前的那两团温软,齐岳顿时又出现了在海中的感觉。体内的火热如同要爆炸一般,下面那个帐篷支撑的异常高昂了。

    沈云乖巧的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看了齐岳一眼,道:“你,你能不能让它先下去?”

    齐岳苦笑道:“我这全身上下,唯一不听话的恐怕就是它了。没办法,谁让咱年轻呢。火力太壮啊!”

    沈云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看着齐岳那有些尴尬又有些无奈的样子不禁扑哧一笑,道:“你这个痞子啊!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齐岳看沈云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顿时打蛇随棍上,贴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道:“云姐,你是怎么知道我是麒麟的?当时面对深海冥蛇的时候,你显然知道那家伙是什么,而且还能说出我们是生肖战士,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沈云柔声道:“谢谢你齐岳,今天如果不是你,恐怕我和晴儿都将被紫洋地狱吞噬了。你真的没事了么?现在似乎还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

    齐岳一楞,道:“看来你对麒麟还真是非常熟悉啊!放心吧,我没事了,深海冥蛇离开大海后,实力大幅度削弱,我在几位生肖战士的帮助下,已经将它封印在我身体之中。”虽然眼前美色迷人,但他还没傻到会随便说出自己身怀舍利手珠这件重宝的地步。

    沈云松了口气,道:“那就好,当时你使用麒麟神降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你完了。你的实力还太弱小,怎么可能禁受的起深海冥蛇的反噬。”

    齐岳看着沈云那吹弹可破的娇颜,忍不住拉起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道:“没事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也太祥瑞了,连深海冥蛇这种凶兽都能碰的上。”抓住那温软的小手,他的心跳顿时加快几分。沈云并没有挣扎,只是任由齐岳那样握着,但脸上却再次泛起一层玫瑰红色。

    沈云看向齐岳,两人四目相接,看着面前那眼波流转的美目,齐岳心中充满了异样的感觉,忍不住探手将沈云搂入怀中,低声道:“云姐。”

    沈云慌忙低下头,虽然任由齐岳搂着,但却不敢再看他。

    “齐岳,这次的救命之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如果,如果你实在难受的话,就要了我吧。”沈云说出这句话的声音很低,到了最后几个字,几乎只有蚊蝇一般的声响了。齐岳自从继承了麒麟血脉以后,听力大幅度的增加,自然不会听不清楚。但是,他的心却如同被针扎了一般剧烈的疼了一下。暗骂自己,齐岳,你这是怎么了,你虽然是个流氓,但却并不是禽兽。怎么能携恩要挟呢?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沉浸在欲望中的他顿时清醒过来,下身的昂扬也终于逐渐消退了。

    松开了环抱沈云的手,齐岳有些忙乱的坐到了稍微远一点的床上,“对不起云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沈云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向齐岳,在她的想象中,以齐岳对美女的那种兴趣,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虽然她是心甘情愿的,但心中多少还是有着几分紧张。抬头看向齐岳,看着他脸上不断转变的颜色,心跳不禁漏了一拍。有些失落的道:“对不起,我忘了你和明明……”

    “不,云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明明只是朋友关系而已。只是,我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和你发生关系呢?我救你们本就是应该的,当时那只深海冥蛇分明就是感受到了我身上散发的气息,这才会出现攻击。危机是由我带来的,自然应该由我来解决。所以,我对你们并没有什么救命之恩,云姐,我不想这样冒犯你。”

    沈云看着齐岳,眼中突然多了几分神采,微微一笑,道:“痞子什么时候变成正人君子了,这可不像你啊!”

    齐岳故做委屈的道:“我本来就是正经人。云姐,现在你该替我解答一下心中的疑问了吧。”

    沈云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你想知道什么。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我和你是一样的,都不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我并不是像你那样继承了麒麟的血脉,成为新一代生肖守护神之王。简单来说,我是一个东方守护者家族的成员之一。”

    齐岳有些惊讶的道:“东方守护者家族?这么说,你也有着特殊的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