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生肖守护神 > 第196章 轩辕剑VS恐怖大魔王
    齐岳冷哼一声,“那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什么狗屁恐怖大魔王,不过是个小丑而已。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嗡——,一个特殊的声音突然出现了。所有吸扯的力量都在这一刻瞬间停顿。在这黑色的空间之中,齐岳的身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柄巨大的长剑。

    古朴的剑身上,一面雕刻着山川河流,一面雕刻着日月星辰,嗡鸣是从剑身上传出来的,此时此刻,剑就是齐岳,齐岳也就是剑。轩辕神剑。

    周围观战的黑暗议会高手们眼中都充满了崇敬的感觉,在他们心中,恐怖大魔王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只有黑暗议长眼中流露着得意的光芒,看着眼前这个圆形的黑色光团。他知道,那时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的吞噬领域。只要被这个领域困住,自身能量不但会被吞噬,就连精血和灵魂也会成为马达维基亚的食物。给马达维基亚提供更强大的实力。

    黑武士皇帝以自己的身体为基础,引来了地狱的恐怖大魔王附体,从而得到极其强大的能量。这一点,就像教廷能够凭借着特殊的方式召唤大天使长是一样的。从实力上来看,三大恐惧魔王的实力还要在天使长之上,但他们的数量却只有三个,而且一旦召唤第一次,今后就只能以这位恐惧魔王为召唤对象。召唤时所需要的能量无疑是庞大的,同时,对自身的消耗也极其巨大。同时,召唤的时间也有限,这是不论是黑暗议会还是教廷,都有着这个弊病。但是,恐惧魔王无疑是极其强大的存在。黑武士皇帝所召唤的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就是其中之一。而黑暗议长也同样有着召唤的能力,他所能召唤的是恐惧大魔王埃特玛尔斯,还有一位恐怖大魔王马里奥多则是由另外一名黑暗议会中的元老能够召唤,也正是凭借着这三位恐惧魔王的召唤,才使黑暗议会始终能够与教廷抗衡。

    教廷一直能够压制黑暗议会,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在召唤的过程中所需要的限制比较少。在任何条件下都可以召唤,而黑暗议会却不是,因为恐惧魔王们的强势和贪婪,他们每一次召唤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同时,召唤也被限制在晚上。而且召唤的时候需要各种条件极其苛刻,所以才无法和教廷真正的抗衡。

    而在这地狱之城中,召唤是唯一不受到限制的地方,虽然消耗同样巨大,但却可以瞬间召唤,也不知道齐岳是幸运还是倒霉,竟然引发了黑武士皇帝召唤出比大天使长还要可怕的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

    黑色的光团,马达维基亚的吞噬领域,这一次,连黑暗议长,甚至是下面的冷儿也都相信齐岳完了。虽然齐岳展现出的实力足够强大,但他面对的毕竟是三大恐惧魔王之一的恐怖大魔王啊!在这些黑暗生物的思想中,任何人类和恐惧魔王都不在一个层面上。只要不是大天使长在,就根本不可能对恐惧魔王构成威胁。可惜,他们的认识只是局限在西方而已。

    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色光团逐渐颤抖起来,每一次颤抖,都散发出一声轻微的嗡鸣。突然,一声凄厉的吼叫令整座地狱之城为之颤抖,黑暗议长瞪大了眼睛,他骇然发现,那凄厉的吼叫竟然是属于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的。

    紧接着,一道金色光芒已经从那黑色光团之中直射而出,遥对空中紫日,在它的锋芒下,就连紫日也不禁为之颤抖,巨大的金色光影从黑色光团中一透而出,黑色光团已经化为丝丝雾气消失了,齐岳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半空之中。他身体周围原本的火焰已经消失不见,麒麟甲胄上,渲染着金色的光芒,那无比锋锐的气息,在他那散发着沾染神光的眼眸注视下,遥对面前不远处的恐怖大魔王。

    马达维基亚近乎呆滞的看着齐岳,他身上那深紫色的皮肤竟然出现了许多细小的口子,流淌着紫色的血液,他怒吼一声,“不,这不是真的,不可能,我的吞噬领域怎么可能会被破坏。”

    齐岳冷冷的看着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管你是什么魔王不魔王的,强者我见得多了,你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而已。”他到不是吹嘘,和牛魔王比起来,面前的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还要差了许多。

    马达维基亚紫色的眼睛流露出强烈的恨意,看着齐岳,他的气势越升越高,一颗黑紫色的光球已经凭空出现在他胸前,扭曲的能量气息带着道道闪电,围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

    黑暗议长大喝道:“你疯了吗?难道你想将这里毁掉不成?”

    恐怖大魔王怒吼道:“我不需要你来教我该怎么做。”庞大的能量越来越强盛,恐怖的能量笼罩向齐岳的身体。

    齐岳没有动,静静的看着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他身上的金光已经变得越来越强盛了。淡然一笑,右手探出,轩辕剑出。

    那一瞬间,地狱城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在轩辕剑的光芒下黯然失色,空中的紫日似乎也失去了它的光彩似的,淡淡的神光散发,齐岳的眼神看上去有些迷惘,有些怜悯。轩辕剑上释放的气息使所有黑暗能量都不敢靠近他的身体,锋锐,那无比的锋锐,既是剑上散发的,同时也是他自身所散发的,剑与人,早已经融为了一体。是的,就在此时此刻,齐岳已经完全领悟了轩辕八剑第一剑天人合一的真谛,人与剑,在不分彼此,人就是剑,剑就是人。他的目光已经变得迷离了,他的气息却变得更加强大。瓶颈终于突破,也终于令他拥有了独立施展这一剑的能力。是的,麒麟王者,已经进入了第七云的境界。

    在恐怖大魔王带来的压力下,在吞噬领域那撕扯的痛苦之中,困扰了齐岳许久的瓶颈在那一刻毫无预兆的突破了。进入第七云,他已经不再是普通的麒麟,而进入了麒麟大成的过程。第七云后的麒麟,才是真正的麒麟。那不仅仅是实力瞬间增加一倍,同时,也是麒麟血脉真正完全的融合啊!

    黑暗议长怒喝一声,举起了手中的权杖,与此同时,一团墨绿色的雾气升到他身边,一个苍老的面庞从墨绿色的雾气中出现,像黑暗议长一样,他也举起了自己的权杖,空中紫日同时射下两道光芒,分别落在他们身上,下一刻,他们的身体也出现了快速的变化,身体周围的雾气迅速凝聚成实体,在不断的膨胀中,能量同时出现了恐怖的气息。

    黑暗议长身体周围的蓝色雾气变成了红色的实体,高达六米半的庞大身形在背后三对暗红色的翅膀拍打下虚浮在半空之中,而那墨绿色的气团则变成了绿色的能量凝聚,高达六米的身体,背后出现了三对墨绿色的翅膀,是的,另外两位恐惧魔王出现了。正是黑暗议长所在的恐惧大魔王埃特玛尔斯和与黑武士皇帝同样的恐怖大魔王马里奥多。

    不过,他们的出现并不是为了攻击齐岳,召唤来恐惧魔王出现,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将自身能量爆发,形成一个巨大的红、绿两色光罩,将齐岳与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战斗的地方方圆数百米范围完全笼罩在内。

    地狱之城,是黑暗议会无数年的心血,他们绝不希望看到在这种情况下被毁灭。

    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和齐岳都没有去理会外界发生的一切,彼此对视着,他们眼中只有自己的对手。

    轩辕剑,轩辕神剑,东方的超级神器。

    恐怖大魔王,三大恐惧魔王之一,来自地狱的强者。

    他们的碰撞将制造出何等可怕的情况呢?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能够想象。强者之间的对话已经展开了。

    身剑合一,无分彼此,天人合一这一剑的威力在齐岳进入第七云境界后已经完全展现。日月星辰之光,山川河流之芒,不断的将齐岳和轩辕剑的能量融合到最恰当的程度。无比锋锐的能量直指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

    马达维基亚胸前那个深紫色的能量团中心点已经出现了一部份黑色,那时如同黑洞一般的黑色,周围环绕着一圈闪亮的紫光。恐怖的能量,不断拍打的翅膀,来自地狱的强者将自身的能量爆发到了顶点。

    “轩辕剑之天人合一。无知的地狱生物,受死吧。”齐岳已经忘记了赌约,此时此刻,在他眼中只有自己的敌人。他的身体消失了,半空中,骤然膨胀到十米的金色巨剑将空气完全破开,此时此刻,围绕在剑身周围的,只有真空。

    马达维基亚也感觉到了轩辕剑那不可抵御的气息,但是,他并没有后退,狂吼一声,朝着那金色巨剑冲了上来,胸前的紫色能量从他身体内抽离大量的紫色光芒,庞大的能量气息瞬间爆发,竟然完全注入到那紫色的光球之中。

    碰撞了,代表着东方最强的攻击神器,与代表着西方地下世界最强横的攻击,在半空中碰撞了。

    没有狂暴,没有能量的变化,金色的剑光和那有着六只翅膀的巨大紫色身体一闪而过。

    化身后的黑暗议长和他身边的另一名黑暗议会第二议员都清晰的看到,在金色巨剑所过之处,那紫色的能量光团竟然在瞬间被一分为二,停滞在了剑身的周围。

    寂静的一点,是齐岳与马达维基亚彼此穿过之后的中心一点。下一刻,这一点爆发了。

    能量风暴,庞大的能量风暴成圆弧状澎湃而出,带着恐怖的地狱能量,也带着无比锋锐的轩辕剑气息。紫日随之黯然失色,庞大的能量爆发,瞬间就充斥在了另外两名恐惧魔王全力释放的结界之内。

    红绿色的结界光芒大炽,如果只是一个恐惧大魔王马达维基亚的能量,以他们两人联手,自然能够轻易的抵挡下来。但是,在马达维基亚的能量之中,这庞大的能量风暴还包含着轩辕神剑的锋锐啊!

    裂痕,在能量风暴的释放下逐渐出现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当第一道裂痕出现后的下一刻,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痕已经密布在整个结界上。红色的恐惧大魔王和绿色的恐怖大魔王脸色同时变了,他们全力施为依旧无法阻挡住那庞大的能量,那么,当能量风暴冲出结界之后,恐怕整个地狱之城都要随之毁灭啊!

    就在这时,一道粉色的能量悄悄的穿入属于黑暗议长居住的尖顶建筑之中,下一刻,一个高达十米的巨大身影悄然出现在半空之中,他那巨大的身体,竟然连紫日的光芒也完全笼罩了,恍惚间,从下面只能看到他背后那八只翅膀,黑色的能量如同天幕一般撒落,所有的裂痕随之黏合,能量风暴在三重结界的作用下逐渐消失了。

    那有着八翅的黑色身影悄然而去,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似的,真正看到他的,也只有红、绿两位恐惧魔王而已。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一丝庆幸的光芒。

    淡淡的神光逐渐黯淡下来。恐怖大魔王马达维基亚缓缓回过身,他背后的六只翅膀此时都出现了变化,有两只已经完全消失了,剩余的四只翅膀也只有一小半还连接在身体上,巨大的身体,小腹旁边出现了一个骇然的缺口,大量的蓝色血液正从其中不断的喷涌而出。充满了憎恶和愤怒的蓝紫色目光逐渐黯淡下来。身形收敛,轰然坠落地面。

    随着一道紫光的剥离,那巨大的身影逐渐缩小了一些,黑武士皇帝半蹲在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地狱魔剑变成了拐杖,勉强支撑着他的身体,黑色的雾气不断弥漫在伤口之上,但是,他的创伤并不只是外在的,同时也是内在的。纵横锋锐的轩辕剑能量,依旧在不断破坏着他的身体机能。身体所受到的重创,令他距离死亡已经无限接近。

    红、绿两色身影落在了黑武士皇帝身边,恐惧大魔王埃特玛尔斯身上释放出一圈圈黑色的气息,将黑武士皇帝包裹在内,两点红光从他眼中电射而出,刺入黑武士皇帝眼底,黑武士皇帝的身体剧烈一震,在恐惧大魔王埃特玛尔斯的帮助下,勉强化解着体内的剑气,他的小命也终于在此时才保了下来,但要想恢复到巅峰状态,却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做到的了。毕竟,齐岳带给他的创伤实在太深了。

    和黑武士皇帝比起来,齐岳的情况要好得多,飘然落地,双手握着轩辕神剑插在自己面前的地面上,身体几乎完全倚靠在轩辕剑上,一缕鲜血不断从嘴角处流淌而出,他身上的麒麟甲已经完全化为了飞灰,露出精赤的上身,肌肉上纵横交错着无数细小的伤痕,还好下身的甲胄虽然也破碎了,但还遮挡着重要的部位,一头黑色的长发此时已经变成了银白色,眼中的银光明显黯淡了许多。彻底击败恐怖大魔王,他所付出的代价同样不小啊!

    健壮的胸肌随着他的呼吸不断的起伏着,银色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一切,身上的麒麟图案不知不觉中已经出现,只不过闪耀的光芒明显黯淡了许多。只有轩辕剑依旧是那样闪亮,傲然的展示着它的气息。

    “我想,第二场我也胜了。那么,两位谁来赐教最后一场呢?”看着面前的恐惧大魔王埃特玛尔斯和恐怖大魔王马里奥多,齐岳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他很清楚,面前这些家伙不可能放过自己,最后的机会,就只有再灭掉一个恐惧魔王,才有可能凭借之前的赌约活着离开。但是,他还有力量再战么?没有轩辕八剑的威力,他凭什么战胜恐惧魔王呢?这些,已经不是齐岳考虑的范围,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不会放弃。

    黑暗议长化身的恐惧大魔王埃特玛尔斯看着齐岳点了点头,“难怪你能进入地狱之城的领域,你的实力已经大大超乎了我的想象。你来自东方,拥有着东方的神力。如果现在你选择投降我们,我可以代表地狱宽恕你,并赐予你更强大的力量。”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如果我是完好状态,你觉得对我有几分胜算?赐予我更加强大的力量,不是痴人说梦么?”

    恐惧大魔王埃特玛尔斯冷冷的看着齐岳,他那血红色的双眼充满了嗜血的光芒,“不错,我不足以赋予你强大的魔力,但是,我们崇敬的撒旦大魔王却可以。他是终极的存在,是整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只要你肯投降,我想,一定会得到撒旦陛下的重视。”

    淡然一笑,齐岳道:“我来自东方,美丽而遥远的东方。作为炎黄子孙,我身上流淌着炎黄的血液,投降?我字典里没有这个词。来吧,我们的赌约还有最后一场。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干掉你离开这里。”

    冷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齐岳身边,冰凉的小手抓住他的手臂,焦急的道:“不,你不能再战斗了,那样你会死的。”

    回过头,看着冷儿,齐岳冰冷的银眸中流露出一丝温柔的光芒,“对不起,冷儿。我无法再保护你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将你抓来这里,但是,我却明白你并不是普通人。等待你的朋友和族人来救你吧。我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他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与此同时,他以心分二用之法悄悄向冷儿传音着。

    冷儿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粉红色的双眸流露出一丝奇异的光彩,动人的娇颜,粉红色的长发,即使在这时依旧令齐岳产生出迷醉的感觉。

    “休息,你需要休息了。不要再战斗了。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冒险,你已经用事实证明了一切。你是一位勇士,我的勇士。不要再继续眼前的一切了,你需要休息,真的需要休息。”

    看着冷儿那粉红色的双眸,齐岳突然发现,自己心中那充满战意的感觉正在逐渐消融着,冷儿的目光很温柔,也很魅,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弥漫全身,齐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他握住轩辕剑的手竟然已经不如先前那么坚定了。

    恐惧大魔王埃特玛尔斯和恐怖大魔王马里奥多都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齐岳和冷儿。

    冰凉的小手贴上了齐岳的面庞,就在齐岳下意识的想要阻拦的时候,一股特殊的能量毫无预兆的刺入了他的大脑。

    没有痛苦,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精神力瞬间被切断,特殊的能量笼罩全身,下一刻,齐岳已经松开了握住轩辕神剑的手,身体缓缓倒了下去,倒在了冷儿的怀抱之中。本相异化消失,他又恢复了原本的身体情况,银白色的长发也重新变成了黑色。嘴角处流露着一丝温和的笑容,倒在冷儿怀抱之中,竟然像是睡着了似的。

    怀抱着齐岳,冷儿温柔的看着他,伸出一只小手,摩挲着齐岳胸前的麒麟图案,轻声道:“你知道么?你是第一个让我动心的男人。我从没想到过,人类居然也能够让我的心为之颤动。放心吧,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小情人,在人间的小情人。”

    黑武士皇帝盘膝坐在那里,依旧在与轩辕神剑的能量抗争着。见齐岳软倒在冷儿怀抱之中,埃特玛尔斯和马里奥多缓缓走到冷儿面前,如果齐岳还清醒着,那么,他一定会骇然发现,从这两位恐惧魔王眼中流露出来的,竟然是恭敬的目光。

    两个巨大的身体同时向冷儿躬身施礼,“小姐。”

    冷儿淡淡的哼了一声,“你们好本事啊?让一个人类入侵到地狱之城竟然毫无察觉。还要我释放出消息才能赶来,看来,你们安逸的日子过的实在太多了。”

    埃特玛尔斯和马里奥多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惊慌的光芒,埃特玛尔斯赶忙道:“小姐不要生气,黑暗议长那个笨蛋太松懈了,毕竟地狱之城从来都没有人能够闯进来。待会我一定好好教训他给小姐出气。”

    冷儿突然笑了,摇了摇头,道:“出气到不用了,如果不是他们的疏忽,我还见不到这个人类呢。把他的剑拿起来,那是一柄极其特殊的剑,其威力甚至还凌驾于我父亲的魔王剑之上,这样的神剑,恐怕在东方也是绝无仅有的。”

    埃特玛尔斯眼中流露出一丝炽热的光芒,探手就像插在地面上的轩辕神剑抓去。

    金光骤然一闪,埃特玛尔斯低吼一声,下意识的退后两步,在他的掌心上已经出现了一道伤痕,暗红色的血液流淌而下。轩辕剑依旧插在那里,高傲的气息散发在外。光芒一闪,那金色的剑身已经飘然而起,在空中幻化成一道湛然金光,眨眼间已经没入了齐岳额头之中。

    马里奥多惊讶的道:“认主。”

    冷儿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齐岳,任由他枕在自己饱满的酥胸上,微微一笑,道:“小情人,你究竟还能带给我多少惊奇呢?”

    埃特玛尔斯试探的问道:“小姐,这个小子应该怎么处理?是不是干掉他?连马达维基亚都不是他的对手,要是留着他,恐怕以后会给我们造成巨大的威胁。”

    冷儿淡然道:“你以为,仅仅是马达维基亚而已么?从他身上,我看到了强者的光芒。那并不是你们所能抗衡的。一对一,即使在地狱之中能够击败他的,也只有少数几人而已。”

    埃特玛尔斯有些不服气的道:“小姐,我觉得这个小子之所以有着强大的实力,主要还是他那柄神剑威力惊人,否则,马达维基亚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他重创。”

    冷儿魅惑的双眼看了埃特玛尔斯一眼,这位地狱中威名赫赫的恐惧大魔王竟然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赶忙低下头不敢与冷儿对视。

    “埃特玛尔斯,你在地狱中地位极高,居然还看不明白么?武器再强,也要有使用的人,认主后的神器,本身就是他身体的一部份。如果没有足够的能量,你认为能够发挥出神器真正的威力么?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你说出这么白痴的话。刚才,他在与我最后的对话时,用精神波动的方式悄悄告诉我,他马上就要发动一种超强的攻击手段,那时,不仅能够重创你们,同时还可以破开这里的空间,尽最后力量带我离开这里。让我在他昏迷后赶快逃离,不要管他。”

    埃特玛尔斯色变道:“不,这不可能。小姐,您也看到了,刚才他虽然击败了马达维基亚,但自身的实力至少也消耗了七成以上。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再重创我和马里奥多呢?”

    冷儿魅惑的目光突然变得冰冷了许多,“他说得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在与他战斗之前,难道你能想到他居然能够战胜马达维基亚么?我能够感觉的到,他说的并不是虚言。很有可能是真实的情况。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一定有一种特殊能力,能够在最后关头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极限,从而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就像我们皇族所能施展的天魔解体大法一样。”

    埃特玛尔斯倒吸一口凉气,“小姐,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赶快将他毁灭了吧。这个东方人以后要是再变得强大起来,对我们的大计恐怕会有着巨大影响。”

    冷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神色,“如果我没有见到他,没有之前与他的交流,我一定会将他毁灭。但是,现在却不一样。只要是人,就都会有弱点。既然如此,我们就把握他的弱点。与其将他杀了,不如好好的利用,如果成功的话,对我们的大计将有巨大的帮助。”

    马里奥多迟疑道:“小姐,这可能么?刚才埃特玛尔斯也试过了,这个东方人很倔强。”

    冷儿冷冷的道:“我说了,只要是人就有弱点,而这个东方人的弱点我已经找到了。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我会亲自处理一切。我会让他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是,小姐。”马里奥多和埃特玛尔斯同时恭敬的说道。

    冷儿搂着齐岳,粉红色的光芒一闪,已经凭空消失了。在她那双粉红色的美眸之中,闪耀着智慧的光彩,似乎已经决定了什么。

    ……

    英国,伦敦郊区。

    克林斯曼脸色凝重的端坐在大厅的首位上,看着下面的一名吸血鬼子爵,沉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吸血鬼子爵恭敬的道:“是,殿下,我们的人确实发现圣保罗大教堂中出来了许多教士朝我们这个方向而来。”

    克林斯曼脸色变了变,道:“一共有多少人?大约都是什么级别的?”

    吸血鬼子爵道:“人数不多,大约只有三十多人,他们统一穿着黑色的神父装,头被斗篷遮盖住了,从气息上无法察觉出他们的能力。但我可以肯定,这些人的目的地就是咱们这里。他们坐上了一辆大旅行车,正在不断的接近中。殿下,我们要不要先下手为强?”

    克林斯曼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心中暗想,圣保罗大教堂已经很久没有寻找德库拉古堡的下落了,他们也只是大概知道古堡的方位,但古堡情况特殊,单是一个圣保罗大教堂还不看在他眼中。而圣保罗大教堂的那些家伙也不是傻子,贸然向自己发动进攻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他们应该清楚的很。怎么会突然前来呢?所谓来者不善,既然他们敢来找自己,恐怕就是早有准备的。还是小心一些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