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生肖守护神 > 第242章 地狱公主
    在远古巨兽时期的一个多月对于齐岳的帮助非常大,尤其是在寒冰冻泉那里获得的能量,此时已经逐渐与他的身体融合在一起,就连闻婷的能量,也渐渐被他的云力同化了。这两股能量,不论是那一股都是极其庞大的,随着它们的吸收,现在齐岳每一天的修炼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在大幅度的提升着。不但是这两股能量的提升,那天与蚩尤的一战,也令齐岳获益良多。从实力上看,蚩尤显然是比他强的多了,而且双方所拥有的神器也差不多,盘古斧的出现,不但对齐岳是刺激,对于轩辕剑也同样是刺激。轩辕剑在品级上比盘古斧也只是略高一点而已,想要展现出各自的威力,就要看使用者的能量能否支持神器了。齐岳自信,现在自己已经拥有足够的能量来施展轩辕八法的第二法流星赶月了,但是,这还远远不够。虽然他不知道蚩尤真正的实力确切有多少,但想来也肯定比自己强,那强大的开天七式他又能使用几式呢?当然不可能全部使用,否则他也不会惧怕牛魔王了,但是,蚩尤的实力比自己要强大,这显然是毋庸置疑的。

    轩辕剑对盘古斧,每当一想到这神器之间的碰撞,齐岳就不自觉的会有些兴奋起来。那天的战斗,即使到了最后,他也相信自己至少能够从蚩尤手上逃脱。实力到了一定级别之后,就算遇到比自己更加厉害的对手,或许在战斗的时候会输给对方,但是,如果真正想要逃跑的话,却并不困难。这一点齐岳是非常明白的,所以在与蚩尤的战斗中,他才一直坚持到最后。而牛魔王的出现,则打乱了他们最后的碰撞。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出现,才让齐岳又一次深深的认识到绝对实力的可怕。

    牛魔王只是空手啊!却令蚩尤连一点抵抗的能力都没有,这样强悍的实力要如何来解释呢?只能证明他实在太强大了。想到这里,连齐岳自己都觉得是废话。在齐岳心中,一直瞄准的目标就是牛魔王。当初他将牛魔王收为使令的时候,虽然是有心算无心,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运气绝对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否则的话,以牛魔王的实力,只要他的动作稍微慢上一点,或者牛魔王不是那么自傲的话,或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也就没有现在的齐岳了。

    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精光,自己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和牛魔王对抗呢?恐怕至少也要学会轩辕八法的前六法,并且有足够的能量来使用才行了。见过蚩尤和牛魔王的一战之后,齐岳对牛魔王的估计又增加了一些。现在令他心中最觉得希望渺茫的是,在不断的修炼中,他的实力虽然在进步着,但是,牛魔王也同样在进步。而且,牛魔王在他的身体里面,每时每刻都在修炼,一旦他真的找到了解开同生共死领域的方法,那么,自己将面临的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不知道为什么,齐岳隐隐感觉到,虽然同生共死领域似乎是绝对的,但牛魔王迟早有一天会彻底将它粉碎。自己要做的,就是必须在那一天来临之前,真正拥有与牛魔王对抗的实力。到了那时候,不但自己不用再惧怕这个敌人,同时也会多一个真正的使令。

    与蚩尤那一战,在没有轩辕魂的辅助下,齐岳在运用轩辕剑的方面比以前更深入了许多,毕竟,值得他使用轩辕剑的敌人并不多。同时,齐岳也意识到了,在与强者之间的战斗中,冷静的头脑是极为重要的。就像当初自己在伦敦面对教廷四位红衣大主教召唤而来的天使长似的,如果在之前自己没有因为魔化而过度消耗能量,以及在没有控制的情况下令千机百变璇玑界法过早被破坏的话,或许,最后的情况也不会发生了。只要自己当时还能剩余三成的实力,雨眸想要得逞的话就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

    冷静的头脑,强大的力量,这才是真正强者所拥有的。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在思索之后,齐岳不但心情豁然开朗,同时,他也生出了想要修炼的念头。回龙域别院么?恩,回去吧。

    街道上的人实在太多了,他肯定不能使用飞行的能力,四处寻找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阴暗的角落,然后先用麒麟隐隐身之后再飞回龙域别院去修炼。

    正在这时候,齐岳突然看到,就在自己前方不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过去,看到那道身影,齐岳心中一动,那不但是熟悉的身影,同时也是熟悉的气息,似乎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他的心似的,下意识就跟了过去。

    那明显是一个女人,身材非常高挑纤细,一双修长的大腿被牛仔裤完美的勾勒出令人怦然心动的外形,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衣,虽然有些膨松,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她那动人娇躯所带来的美感。头上带着最新款的运动帽,将头发完全笼罩在内,同时也露出了那如同天鹅一般修长的颈项。雪白的肌肤,甚至和上身的运动衣也相差无几,距离很远看去,依旧能够感觉到其细腻的程度。

    齐岳加快脚步,从开始的几百米逐渐接近,随着距离前面的女孩子越来越近,他心中的那种熟悉感觉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但是,直到现在他也没能看出这究竟是什么人。

    齐岳加快了脚步,前面的女孩子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跟随着她,也同样加快了脚步,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齐岳总不能奔跑着去追人家,所以,两人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一定程度上,既不拉近,也没有变远。令齐岳有些惊讶的是,那个女孩子身上似乎有什么魔力似的,即使是从茂密的人流中穿过,她前进的脚步也能不受到任何阻挠。齐岳看不到她的正脸,但是,从前面人流大多数人将目光集中到她身上来看,这个女孩子的相貌不论美丑,显然都是很不一般的。

    两人就这么若即若离的走着,在齐岳的跟随下,那个女孩子突然走进了一家商场。齐岳心中微微一急,毕竟,商场里的人会更多,而且,非常容易跟丢,下意识的将自己的精神力散发出来,锁定住那个女孩子的身影,再次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一进商场,齐岳就愣住了。因为他吃惊的发现,自己原本锁定在那少女身上的精神力竟然转移到了另一个人身上,这显然不可能是一个人,因为转移到的这个人是个男的,而且身材和之前的女孩子也相差甚远。

    这是怎么回事?先是在蚩尤身上失灵,现在又在一个女孩子身上失去了作用。难道,自己的精神力真的已经衰退了么?不可能啊!在远古巨兽时期的一个多月锻炼,每天自己都用精神力控制着自然之源的能量对生肖军团的伙伴们进行身体改造,不论是在整体强度还是在精神力的控制方面,都要比以前有了不小的进步。难道,刚才自己所看到的一切竟然是幻觉不成,或者,自己刚才跟随着的这个女孩子根本就不是人类呢?想到这里,齐岳心中竟然升起一种淡淡的恐惧感,因为他明白,就算对方不是生命体的话,以自己精神力的强度依旧被对方甩开,那么,这个人的实力,就算比不上蚩尤,也不会比自己差什么。毕竟她并不是像那魅那样的特殊生物啊!

    想到这里,齐岳心中的情绪变化变得明显了一些,下意识的向前走去,没有了精神力的跟随,现在也只能凭借视力来寻找了。当然,能够找到的机会非常渺茫,在潜意识中齐岳知道,对方很明显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跟随,否则也不可能会消失了。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和能量状况都非常正常,幻觉是不可能的。可是,那个女孩子究竟是什么人呢?

    想到这里,齐岳的身体骤然一震,难道是她,是雨眸么?在自己认识的女孩子之中,似乎也只有她的实力能够达到这种强度了。难道是他来到炎黄共和国来找自己?她的目的又似乎什么呢?想要在珠穆朗玛的约定来临之前将自己毁灭么?如果她这次带来了全部的星座守护者,再加上她强大的实力,并不是不可能的。

    不过,很快齐岳就将这个念头抹去了,不可能是雨眸的,雨眸身上的气息和气质他非常熟悉。雨眸的气质是非常高贵的,尤其是那股若隐若现的神圣气息,是任何人都无法模仿,也是她不可能完全隐藏的。而刚才自己所跟随的那个少女身上并没有那样的气质,而是给人一种很活跃的感觉,似乎是一个性格活泼的女孩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的判断就应该变得正确了很多。想到这里,齐岳眼中的光芒变得强盛起来,心中暗暗决定,不论如何也要将这个人找出来。现在生肖守护神战士好不容易进入了正轨,实力也整体提升了,他绝不希望一个潜在的威胁就在自己身边。

    “嗨。”一个轻柔的声音突然毫无预兆的在齐岳背后响起,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刻向前迈出一步,体内云力骤然迸发,凝聚在麒麟臂上,只是一个瞬间就已经转过身来,速度之快,连普通人的眼睛都无法捕捉,仿佛他之前就是面对身后的一般。

    是她,正是刚才那个女孩子,建党的棒球帽,一身清爽的休闲装,同时,她也有着一张天使般动人的面容。那熟悉的粉红色眸子,动人的温柔表情,立刻就勾起了齐岳的回忆。

    “是你?”齐岳吃惊的说道。

    少女微微一笑,道:“可不就是我么?终于找到你了,亏你还记得我呢,知道跟过来。走吧,那边有个咖啡厅,我们去坐坐怎么样?”一边说着,她已经朝旁边的咖啡厅走了过去。

    跟在少女身后,齐岳心中如同翻云覆雨一般,难怪气息感觉如此熟悉,原来竟然是她。出现在齐岳面前的这个少女,令他感觉极其熟悉的少女,正是当初在黑暗议会总部地狱之城被自己救下的那名少女冷儿啊!冷儿的气息似乎比上一次看到的时候更为收敛了一些,但是,她的相貌却依旧是那么动人,从视觉和气息的感觉上,虽然她和雨眸是截然不同的类型,但是,带给齐岳的吸引力却丝毫也不必雨眸差什么。她怎么会来到炎黄共和国京城呢?还找到了自己。那天,她应该已经被黑暗议会抓回去了才对啊!

    想到这里,齐岳心中不禁有些愧疚,那天得到了冷儿的警示之后,自己立刻就回了伦敦,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自己甚至已经将这个女孩子给忘记了。这是绝不应该的,人家帮了自己,而自己却没有再去将她从地狱之城救出来,实在有些汗颜。不过,此时齐岳对于冷儿的身份也不禁怀疑起来,她不是被黑暗议会抓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而且,那天自己被恐怖大魔王击败之后究竟又发生过什么事情呢?难道黑暗议会那么好心,竟然直接将自己放了么?这简直太难以相信了。不过,既然冷儿已经出现在这里,那么,她就一定会为自己解答出这些问题的。一边想着,齐岳已经跟随着冷儿来到了咖啡厅之中。

    冷儿找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了下来,此时咖啡厅中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声音也略微显得有些嘈杂,齐岳走到冷儿对面坐下,冷儿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帽檐,将她那动人的面庞遮盖住。

    服务生走了过来,问道:“两位想喝点什么?”

    齐岳向冷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冷儿微笑道:“就给我来一杯蓝山吧。你呢?”

    齐岳道:“我要一瓶啤酒。”他对咖啡的感觉一向很一般,主要是品味不够,咖啡厅这种地方,他根本就没来过几回,他可不想在冷儿面前丢人。所以还是点了一瓶自己比较习惯的啤酒。

    服务生下去拿饮料了,冷儿将身体前倾,用双臂支撑在桌子上,捧着自己那只有齐岳能够看到的娇颜,微笑道:“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来找你呢?”

    齐岳老实的点了点头。

    冷儿嘻嘻一笑,道:“让我告诉你也可以。不过啊!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才行哦。”

    齐岳一愣,道:“什么问题?”

    冷儿指了指他心脏的部位,道:“有没有想我啊!”

    齐岳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性格热情的美女,道:“这个,这个……”他虽然很擅长编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冷儿,他实在说不出谎话来欺骗对方。确实,他心中根本就没有想起过冷儿啊!

    冷儿撅起了动人的红唇,“就知道你这没良心的根本就没想我。哼,你要怎么补偿我吧。”

    齐岳苦笑道:“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可是,你为什么来找我呢?当初实在对不起,因为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没有回黑暗议会找你。回到炎黄共和国之后,我的心情一直很不平静,对不起了。”

    冷儿并没有流露出不满的神色,依旧是满脸微笑的看着齐岳,道:“过去的事情就已经过去了。不过,现在你可必须要告诉我了哦。那你现在想不想我?”

    齐岳惊讶的看着她,“你不是就在我对面坐着么?为什么这么问。”

    冷儿娇憨的道:“不管,你就要告诉我想不想我嘛。”

    齐岳无奈的道:“想,当然想了,你这么漂亮。”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在他心中却下意识的升起了警惕,有过与雨眸之间的经历,现在的齐岳和以前可不一样了。不会见到美女就想和对方发生什么,反而有些避之唯恐不及的感觉。像冷儿这个级别的美女,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冷儿微微一笑,道:“算你拉。前些天,我突然几次感觉到你的气息不稳定,有的时候甚至完全消失了。这是为什么呢?直到这几天我才又感觉到了你气息的出现,人家担心你嘛,所以就特地来这里找你了。”

    齐岳听了她的话不禁心中大惊,要知道,冷儿当初在黑暗议会,也就是德国,德国距离炎黄共和国是非常遥远的啊!她居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气息,那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既然她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又怎么会被黑暗议会控制住呢?想到这里,齐岳心中的警惕不禁变得更加强盛了,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冷儿扁了扁嘴,道:“干什么那么凶哦?人家可是特意来炎黄共和国看你的。你就这个态度么?”

    看着她委屈的样子,不论齐岳心中的警惕有多深,也实在说不出冰冷的话,无奈的道:“好,算我不对。但是,冷儿小姐,你不觉得你给我的感觉实在有太多惊讶了么?你究竟是什么人呢?如果我猜的不错,当初我能够或者离开黑暗议会,恐怕就有你的作用在内吧。既然你曾经救过我,我很希望能够将你当成朋友看待,可是,如果连你究竟是谁我都不知道,我又怎么能放心的当你是朋友呢?”

    冷儿没好气的瞪了齐岳一眼,道:“你以为我是你的那个雅典娜么?我可没有她那么坏。”

    听了这句话,齐岳顿时脸色大变,猛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寒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和雨眸的事?”

    此时,正好服务生走了过来,将他们所要的饮料放在桌子上,看着齐岳不善的脸色,服务生的眼神不禁有些怪异,放下了饮料离开后,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现在的男人啊!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不知足,居然还能发火。真是……”

    冷儿看着眉头大皱的齐岳,向他摆了摆手,道:“好啦,你先坐下吧。我这次来找你当然是有事的,待会等我说完了,你就会知道我是什么人了。你不觉得现在这样对一个女孩子,是很无礼的么?”

    齐岳深吸口气,毕竟,雨眸可以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突然被对方提起,再加上冷儿在他心中实在太神秘了,所以才会有这种过激的反应,此时听了冷儿的话,他逐渐将心中的情绪收敛了一些,缓缓坐回原来的位置,淡淡的光芒从眼中闪烁。尽量保持冷静的道:“好,那我等你的解释。既然你能够知道这么多事情,想必当初在黑暗议会的时候,我一定是多此一举了?”

    冷儿微微一笑,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也是很感激你的啊!至少证明了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以前,我是从来都不喜欢善良之人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次你救下我之后,给我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即使你将辅助我修炼的那朵莲花带走,我也没有生气。最后还放你离开了。”

    此时齐岳已经明白了许多,冷儿既然能够在黑暗议会作主,可见她的地位有多高了,至少在黑暗议会中,地位也只比黑暗议会低一点而已。

    “那请问姑娘,你在黑暗议会中的地位又是什么呢?是黑暗议长的女儿还是他的女人?”齐岳看着冷儿的目光此时已经变得冰冷了。

    冷儿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就凭他,也配么?我并不属于黑暗议会,但是,我却可以支配那里的一切。这么告诉你,你是否能够明白呢?”

    眼中闪过一道杀机,齐岳沉声道:“那这么说,当初抓走帝心雪莲王,并且害了帝心雪莲王一家的,就是你指使的了?”

    冷儿愣了一下,道:“我指使的?那时候我甚至还没有去过黑暗议会呢?”

    齐岳眼中杀机变得更加强盛起来,“你撒谎。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什么会是你凭借着帝心雪莲王散发的天地灵气在修炼?而不是黑暗议会的其他人?”

    冷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怒的光芒,“还是第一次有人怀疑我说的话。我根本就没有必要撒谎,就是我做的又能如何?黑暗议长将那个雪莲什么的献给我,就是因为发现了它散发的能量能够对我的修炼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如果不是因为那朵莲花,我也不会到黑暗议会去了。至于他们怎么弄到的那朵莲花,我根本就不知道。”

    齐岳的精神力很强,看着对方的眼睛,就很容易能够分辨出对方所说的真假,但是,面前的冷儿实在太神秘了,尤其是她身上没有一丝能量散发出来的情况,更是令齐岳心中没谱,也更不会相信她所说的话。

    “不论怎么样,你和黑暗议会是一体,而黑暗议会却害了帝心雪莲王一家,我们至少不会是朋友。如果你是来杀我或是想让我为你们做什么的话,那么,你可以走了。或者,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了。”

    冷儿看着齐岳冰冷的目光,嘴角微微上翘,眼中委屈的光芒看的齐岳心中不禁微微一软,不过也只是一刹那的工夫而已,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再次因为女人而迷失。冷哼一声,道:“随便你怎么说,现在你想干什么,可以明说了。”

    冷儿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内心的怒气,从小到大,她都是娇生惯养的,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以这样的态度对待,当初齐岳对她的温柔都已经消失不见,看着面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她恨不得立刻就动手。可是,这也只是想想而已,每当她想到在黑暗议会中齐岳对她的维护,她的心就怎么也硬不起来。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这次我来到炎黄共和国,既不是想要杀你,也不是想要让你为我们做什么。想要杀你的话,当初在黑暗议会的时候我就已经动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呢?同时,我也并没有想让你做什么的意思。只是觉得你是个好人,所以,才想和你合作而已。以我们强强联合,在这个世界上再想做什么都会变得容易很多。我知道,希腊那些人还有教廷,都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很遗憾,本来我以为以你的力量,就算无法将他们击败,也至少是能够自保的,可是谁知道你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的原因而陷入绝境。当我知道一切的时候,就算是想赶过去也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才让你险些丧命。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你不但已经恢复了以前的实力,甚至比以前更加强大。如果我们现在联合的话,你立刻就可以跟我一起返回欧洲,凭借我们的实力辅助你,定能在最短时间内将所有的障碍扫平,雅典娜算什么,如果你愿意的话,完全可以让她臣服在你脚下。”

    齐岳看着面前的冷儿,有些无法相信这样的话居然是从拥有着如此外表的一个女孩子口中说出,偏偏在冷儿说出这些的时候,她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温柔,根本就没有流露出一丝凶狠之色。她给齐岳的感觉是可怕的。此时此刻,虽然冷儿的吸引力依旧是那么庞大,但是,齐岳却已经能够对她免疫了。

    齐岳喝了一口啤酒,淡然道:“那你又想让我怎么与你们合作呢?我想,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免费的午餐吧。既然你们愿意帮我扫平障碍,那么,你们就一定想从我身上得到些什么。”

    冷儿点了点头,道:“你真是个聪明人。和一个聪明人说话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嘛。我们帮助你,自然是没有任何条件的。但是,作为合作伙伴,一旦当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时,还希望你也能像我们一样,不计任何条件的帮助我们。”

    齐岳冷淡的看着她,道:“那你们今后有可能需要我的帮助又是什么呢?既然你们想要与我合作,总要让我知道合作的内容是什么吧。”

    冷儿当然不会以为齐岳这么说是因为准备答应她的提议,但她还是解释道:“是的。我们所拥有的力量是你无法想象的强大。虽然你已经很强了。但是,你的实力最多也只能与两位恐惧大魔王相比,如果三位恐惧大魔王同时出现,就不是你所能抗衡的了。我指的是在这个层面上的恐惧大魔王,而不是真正的恐惧大魔王。要知道,他们在这个世界中所能发挥出的力量是极为有限的。如果是真正的恐惧大魔王,恐怕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如其中之一。但是,我们之所以选择与你合作,一个是因为我的私人关系,我喜欢你。”

    听到冷儿说道我喜欢你四个字,齐岳不但没有为之兴奋,反而流露出一丝厌烦的目光,当初,雨眸不也是这样么?虽然表达的方式不一样,但是,她们要表达的意思却是完全相同的,最后的结果又是什么呢?连雅典娜女神的继承者都能那样的坑害自己,更不用说面前这来自黑暗议会的女人了。

    “不好意思,我已经有自己的女人了。还有什么原因么?”齐岳平静的说道。

    冷儿看着齐岳,道:“我当然知道你已经有女人了。但是,这和我喜欢你并不冲突。至于其他的原因就更简单了。一个,是因为我们看出,你在东方是绝对的强者,同时,在东方有着不小的势力,这都是我们所需要的。毕竟,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东方并不熟悉。另外一个,我们看上的是你所拥有的潜力。我能很清楚的看到,你虽然现在实力还不能说宇内独尊,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成为这个世界中的超级强者。你的潜力之大,是我所见过的所有人中最强的一个。这两个原因是否足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