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 126调教(二更)
    彼时,十五岁的长女也是穿着这么一身大红色的衣裙,提着花篮回眸朝自己看来……

    微风习习,把花香送入正殿,穆国公夫人觉得鼻尖萦绕的花香变得芬芳馥郁。

    楚千尘漫不经心地掸了下肩头,随意地拂去了肩头的两片花瓣。

    带着几分慵懒,几分清冷。

    穆国公世子夫人见婆母神色有异,轻唤了一声:“母亲。”

    穆国公夫人回过神来,再看楚千尘,又觉得她与长女沈芷相差甚大。

    沈芷年少时性格明朗,落落大方,灿如骄阳;

    而眼前这个少女却像是一朵幽幽的静莲,出淤泥而不染,我自绽放,浑身隐隐散发着几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说两人不像,又好似有些像,比如说,她和长女都长了一双凤眼……

    穆国公夫人收回了目光,下意识地想去看沈氏。

    楚千凰敏锐地注意到穆国公夫人似乎多看了楚千尘一眼,眸光一暗。

    她加快了脚步,连忙唤道:“外祖母!”

    楚千凰对着穆国公夫人福了福,伸手去拉她的袖子,撒娇道:“我都半个月没见外祖母了。”

    穆国公夫人被楚千凰吸引了注意力,笑得眼尾挤出几道笑纹,戏谑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进宫给三公主当伴读,就可以天天来看我了。”

    楚千凰是她看着长大的,她因为怜惜沈氏,对这个外孙女难免偏爱了几分,比几个孙女还要疼爱。

    世子夫人不知沈氏不喜楚千凰进宫当公主伴读,笑眯眯地凑趣道:“母亲,是凰姐儿出挑,得皇后娘娘看重,这才有此尊荣。”

    楚千凰落落大方地对着外祖母与大舅母寒暄了一番,目光却是时不时地往沈氏那边瞟。

    沈氏根本没看楚千凰,对着楚千尘招了招手,亲切地问道:“尘姐儿,太后娘娘叫你过去说过话?”

    楚千尘点了点头,轻描淡写道:“太后娘娘赏了我一个嬷嬷。”

    “……”沈氏微微蹙眉。

    有道是,长者赐不可辞,更别说,这个长者是太后了,楚千尘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楚千尘与宸王终究是身份相差太大了。

    穆国公夫人是第一次见到楚千尘,那之前,她只是听楚千凰委屈巴巴地提过楚千尘,说沈氏如今偏爱楚千尘。

    穆国公夫人以为楚千尘会是一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今日亲眼看到楚千尘,却发现这个小姑娘与她预想的全然不同。

    她与沈氏说话时,简洁明了,既没有殷勤讨好,也没有萎缩怯懦,反而带着几分云淡风轻的泰然自若。

    穆国公夫人突然想起了那日陈嬷嬷对她说得那些话,说楚千尘有些像沈氏年轻时,说楚千尘不卑不亢,性情磊落……

    彼时,陈嬷嬷那些话穆国公夫人虽然听进去了几分,但多少还是有些疑虑,直到此刻,那些描述才凝聚为一个更真实的感观,与眼前这个少女重叠在一起。

    穆国公夫人的目光忍不住地又去看楚千尘,心中似有什么模糊的东西闪过。

    楚千凰紧紧地攥住了手里的帕子,正欲再言,就在这时,有一个青衣小內侍匆匆来了,提醒皇后说,吉时到了。

    于是,殿内的女眷们纷纷起身,簇拥着皇后浩浩荡荡地朝保和殿的方向去了。

    午初,保和殿内已经摆好了筵席。

    那些宫人们带着文武百官、宗室勋贵以及那些受邀而来的番邦异族一一入席,等到所有人都安置好后,帝后方从隔壁的偏殿走出,皇帝升座,接受群臣与外族人的跪拜与祝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祝皇上万寿无疆,福如东海!”

    洪亮的声音整齐划一地响彻在殿宇中。

    金銮宝座上的皇帝意气风发,可是目光划过一道白衣时,嘴角的笑意就又僵住了。

    整个殿宇中的男女老少全都对着他屈膝跪伏,也唯有迦楼一行人坐在席位上岿然不动。

    皇帝攥紧了拳头,恰好与迦楼四目相对。

    迦楼对着皇帝微微颔首,算是致意,神色淡然,风姿神秀。

    他是昊国大皇子,代表的是昊帝,自然不需要对着大齐皇帝屈膝下跪。

    皇帝眸色渐深,那种不痛快的感觉又自心口涌了上来。

    明明他此刻身居金銮宝座之上,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迦楼,可是迦楼却不见丝毫的气弱,气定神闲,反而让皇帝感受到一种被人看透内心的威压。

    皇帝抿唇思忖着:显而易见,乌诃迦楼的态度应该就是昊帝的意思……

    见皇帝一声不吭,倪公公清清嗓子提醒皇帝。

    皇帝这才回过身来,若无其事地朗声道:“众位爱卿,还有远道而来的贵客都来为朕祝寿,这份心意朕记下了。众位不要客气,尽管畅饮,享用这山珍海味,与朕同乐!”

    众人再次应诺,叩谢皇恩。

    接下来,万寿宴就在礼部官员的主持下有条不紊地正式开始了。

    着一式嫣红色宫装的宫女们一溜地飘入殿中,捧着各种菜肴酒水送至各位宾客的席位上,与此同时,殿内的乐师们开始奏乐,悠扬的丝竹声回响在殿内,一个个婀娜多姿的舞姬翩然起舞。

    酒过三巡后,由几位宗室亲王郡王开始,众臣依次向皇帝献上他们从天南地北精心搜罗来的奇珍异宝,件件都极其讲究,不过,最新鲜的还是那些异族人送上的寿礼,有些是闻所未闻,看得不少人都啧啧称奇,连皇帝也是龙心大悦。

    等众人全都献完寿礼后,又一些伎人在殿外的高台上开始表演百戏,上竿、跳索、幻术、倒立、折腰等等,花样百出。

    殿内众人都是看得目不暇接,连声叫好,气氛越来越热闹,宾主皆欢。

    直到未初,万寿宴才结束。

    之后,众人又是按着身份高低依次出宫,楚千尘等人足足在殿内多坐了大半个时辰,这才顺利地出了宫,她们进宫时是四个女眷,出宫时,又多了一个严嬷嬷。

    当她们回到侯府时,已近黄昏。

    众人在仪门处下了马车,折腾了一天,太夫人终究是年纪大了,浑身掩不住的疲惫。

    她沙哑着声音道:“今天大家都累了,晚上也不用来我这里请安了,早些休息吧。”

    说着,她的目光落在了楚千尘身上,紧紧地盯了她片刻后,淡漠地又道:“尘姐儿,你好好跟着严嬷嬷学规矩,这几天都不用来给我请安了。”

    楚千尘只含笑应是,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太夫人又看向了严嬷嬷,客气地说道:“我这孙女可就劳烦嬷嬷费心了。”

    太夫人心里觉得楚千尘确实没规没矩,仗着皇帝赐婚,就飘了。

    想到自己被讹去的三万两,太夫人又是一阵心痛,巴不得严嬷嬷好好“调教”一下楚千尘,千万别留情。

    她倒看楚千尘还敢不敢仗着宸王就嚣张得无法无天,毕竟殷太后可是宸王的亲娘,回头要是严嬷嬷回宫告上一状,殷太后肯定会给楚千尘一顿排头吃。楚千尘还不得把这严嬷嬷当佛供着。

    严嬷嬷随意地福了福,倨傲地说道:“太夫人放心,一切交给奴婢。”

    她嘴角扯了一下,勾出一个轻蔑的弧度,暗道:楚千尘这个庶女在侯府果然是不得宠!

    沈氏微微蹙眉,上前了一步,走到楚千尘身侧。

    “严嬷嬷,我这个女儿最是贴心懂事不过了,聪明大方,千里挑一,皇上慧眼识珠,挑了她许给宸王殿下,嬷嬷说是不是?。”沈氏神情雍容地说道,俨然给楚千尘撑腰的架势。

    “……”严嬷嬷一时语结。

    沈氏这番话的言下之意就是说——

    若是自己觉得楚千尘哪里不好,那肯定是自己的问题,不是楚千尘的问题。

    严嬷嬷眼角抽了抽,表情微微扭曲。

    她已经搞不明白永定侯府了。

    当祖母嫌弃亲孙女,可是当嫡母的却好似把个庶女当做掌上明珠,这什么跟什么啊!

    更让她头疼得是,沈氏借着皇帝压自己,可谓拿着鸡毛当令箭,明明谁都知道皇帝给宸王赐婚不安好心,可是知道归知道,皇帝是要脸的,谁也不敢挂在嘴上说啊。

    沈氏把话说到这份上,自己岂不是连楚千尘一句的不是都不能说,否则,那就是认为皇帝有眼无珠!!

    严嬷嬷硬着头皮应了一句:“皇上自是慧眼识珠。”

    楚千尘对着沈氏嫣然一笑,笑容中带着几分宽慰,用眼神示意沈氏放心。

    沈氏也是笑。她也知道严嬷嬷奈何不了楚千尘,只是心疼这丫头罢了。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一旁的楚千凰也将这一幕收入眼内,怔怔地看着两人。

    楚千尘与沈氏告辞后,就带着严嬷嬷与琥珀返回了琬琰院。

    楚千尘走到东次间,直接就在美人榻上歪下了。

    进宫是件苦差事,楚千尘今早鸡鸣就起了身,在宫中折腾了这一番,她也累了,尤其肩背与腰部隐隐泛着酸痛。

    琥珀赶紧让小丫鬟去被浴桶与沐浴的热水,楚千尘懒懒地歪着,打了个哈欠。

    严嬷嬷见楚千尘这幅坐没坐相的软骨头样,皱了皱眉。

    她走到美人榻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楚千尘,腰杆挺得笔直,以训诫的口吻说道:“楚二姑娘,请站起来!”

    她说话一点也不客气,语调傲慢而冷漠。

    严嬷嬷之所以敢这样对待楚千尘,那自然是有倚仗的。

    她之前回去收拾行李的时候,还特意去了一趟凤鸾宫,悄悄地见了皇后身旁的徐嬷嬷,把殷太后让她去侯府调教楚千尘的事说了。

    徐嬷嬷去请示皇后后,转达了皇后的意思:“太后娘娘既然让你去侯府,你就去,好好把楚二姑娘调教好了。”

    “这件事你办好了,皇后娘娘重重有赏!”

    皇后让她去教楚千尘规矩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让楚千尘成为贵女典范,长宸王府的脸,真正的目的是要她明里暗里地调教、拿捏楚千尘。

    她是宫里的教养嬷嬷,宫里不知道有多到宫女是她调教出来的,这方面,她最擅长不过了。

    第一步要先打击她、打压她,摧毁她的信心和自尊,让她失去自我,失去思考的能力,循序渐进地把她彻底驯服,她自然会乖乖听皇后的话。

    在宫里要调教好一个宫女至少花上半年,不过像楚千尘这种生性懦弱的庶女,再简单不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绰绰有余了。

    谁让她是庶女,在这侯府生而卑微,这就是她的弱点。

    严嬷嬷的眼底飞快地掠过一道利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