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职相师 > 第138章 摘桃子的少女
    想到孩子正在梦境中经历苦难,闫明泪流满面,双膝弯曲,就要跪下,却被丁凡伸手扶住,说道:“闫总,不要这样,我很想尽力帮你,可没有太好的办法。”

    “那该怎么办?丁凡兄弟,万万想个办法,倾家荡产我也认!”闫明坚定道。

    “我能让他先醒来两个小时,但还会睡去,你给我点时间想办法,但依然不能保证,真的能解决。”丁凡如实道。

    “哪怕醒来十分钟也行,让我跟孩子说几句话!对了,他会说话吗?”闫明擦泪问道,通常情况下,卧床太久,感官会蜕化,语言功能也会丧失。

    “他不是植物人,只是睡着了,会说话,神识也是正常的,但现在叫不醒,必须是半夜子时。晚上我过来,也好,你们夫妻多鼓励他,或许有可能战胜噩梦困扰,成为坚强的男子汉。”丁凡道。

    “多谢,晚上我等着小兄弟。”闫明点头如捣蒜。

    “可能会带人来,您不介意吧?”丁凡问道。

    “没关系,孩子病是真的,我也从未遮掩过,没什么羞于见人的。”闫明答应。

    看得出来,闫明得知实情后,情绪非常低落,一想到孩子在梦中受尽折磨,眼泪就一直在眼眶内打转,时不常就落下来几滴。

    午饭是不能吃了,主家心情不好,气氛会很压抑,海光辉和丁凡提出告辞,另外找个地方用餐。

    闫明过意不去,提出要给钱,丁凡不答应,等治好病再说,这反而让闫明更加信任,骗子通常都会急着收钱的。

    不收钱,闫明又要给画作,实在推辞不过,丁凡只好随便收下一幅装裱好的水墨人物,摘桃子的少女,卷起来也没细看。

    海光辉也混了一幅山水画,篇幅虽不大,却无法掩饰的开心。他跟闫明做朋友好几年,吃喝玩乐都行,闫明花钱也很大方,就是没给过作品,艺术家在这方面通常很吝啬。

    跟海光辉不见外,丁凡不想去大酒店,两人找到一家中档饭店,要了个包房,坐下来吃午饭。

    海光辉给丁凡倒上一杯酒,说道:“兄弟,说实话,我都被吓到了,怎么会有人困在梦里?”

    “是一种怪病,患病率很低。”丁凡夹了一口菜。

    “到底算不算中邪?”

    “海兄,我也不太清楚,没有邪气,却很古怪,总而言之,京阳是有点不太平,可能有人在暗中捣乱。”丁凡没隐瞒道。

    “我也有这种感觉,前几天,海边死了个假和尚,我听内部人说,他的脑壳里面是空的,血都被放光了。”海光辉惊恐状。

    “这么惨!”

    丁凡也很意外,如果海光辉说得不假,那这个案子还真不是桂清月找人做的,没有哪个杀手会下这么大的功夫。

    “听说法医都被吓到了,假和尚的后背还有蚯蚓状的线条,类似骷髅头,黑森森的。”海光辉夸张道。

    蚯蚓状线条多半是符文,杀人者极其邪恶,想把魂魄永远困在躯壳里,不能出来游荡,也不能超生。

    太恶心了!影响食欲,丁凡没再继续这个话题,有的没的聊起了家常。

    海光辉希望丁凡能够尽力帮忙,闫明这人很清高,但人品不错,每年都有不菲的慈善捐款,想不到这样的好人,也会摊上这种事儿。

    吃过午饭,因为喝了酒,安全起见,海光辉派保镖开车,将丁凡送回扶摇大厦。

    丁凡刚回到办公室坐下,准备偷懒睡个午觉,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打开一看,竟然是白亦菲来了。

    “菲菲姐,来视察工作啊!”丁凡笑道。

    “你老姐给你打电话,没打通,担心出了什么事情。”白亦菲道。

    丁凡摸出手机,这才发现没电了,连忙找出充电器,一边说道:“哦,忘了充电。菲菲姐,随便坐吧!”

    “怎么有一幅画?”白亦菲看到了办公桌上的卷轴,好奇问。

    “朋友送的,菲菲姐如果喜欢,拿回去挂你屋里。”丁凡大方道。

    白亦菲打开卷轴,徐徐展开,等看清之后,小嘴圆张,不由惊讶道:“这是闫明的画,非常难得,看画工更是上品。”

    “有那么好吗?”丁凡凑过来问。

    “瞧,这个少女绘制得多传神,纯真质朴,眼神中充满了期盼和欣喜,脸上的红晕跟树上的桃红交相辉映,太美了!”白亦菲毫不吝啬夸赞。

    画上的少女,跟丁凡心中的美女标准不同,身边的白亦菲才是,笑道:“我看着一般,送你了。”

    “很值钱的。”白亦菲推辞,但眼神却没从画上移走,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我觉得吧,朋友送的礼物,再值钱也不能卖,会伤感情的,不如送给真正喜爱它的人。”丁凡道。

    “呵呵,那我真要了!”白亦菲开心无比。

    “当然,拿走就是,挂在我这里,万一丢了,还不好解释。”

    “小凡,你认识闫明?”白亦菲边卷起画轴边问。

    “嘿嘿,上午旷工,跟海光辉一道,去给他家看了看风水。小气鬼,就给了一幅画。”丁凡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也没说实话,并非刻意隐瞒,毕竟闫小明的病,曾经跟白亦菲的一样,怕她敏感。

    “没有特殊安排,你可以不用守在这里,别忘了跟蔡菜打声招呼,以免她找不到人。”白亦菲给了丁凡特权。

    “谢谢菲菲姐!”

    “别忘了给你老姐回个电话。”离开时,白亦菲叮嘱。

    将白亦菲送出门,丁凡就看到很多双眼睛看向这里,又唰的一下都转过头去,保安兄弟们终于搞清楚了一件事,堂堂白总裁,才是丁凡的真正后台。

    人比人得死,保安们平时能偶遇白总裁,都觉得赚大了,甚至可以幻想几个晚上。而这样的超级美女,居然随意进入丁凡的办公室,有说有笑,举止亲昵,这小子太有艳福了。

    等了二十分钟,丁凡这才打开手机,就这样插着充电器,坐在沙发给老姐打电话。

    响了半天,老姐丁婉这才接起电话,丁凡上来就嘘呼:“老姐,想死我了!”

    “手机怎么打不通?”不耐烦的声音。

    “昨晚忘充电了。”

    “听说,你现在做菲菲的保镖了?”丁婉问。

    “嗯,菲菲姐抬举我,升职加薪了!”丁凡开心的很夸张,不过这回丁婉却没积极响应,“菲菲人美是非多,是得有人好好保护。不过,自己也小心点,别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的。实在打不过,就跑,傻子才等在那里吃亏!”

    “嘿嘿,这话我告诉菲菲姐去。”

    “随便,跟她我也会这么说。安排什么职务不好,非得是保镖,多危险哪。”

    “姐,这些我都懂,别唠叨了。没事儿的话,就挂了,回聊。”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