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蛟龙决 > 第九十六章 带伤攀爬摩天崖
    少年走出老远,回头看去,见少女已经被自己抛在身后老远地方,在那里漫不经心的缓缓溜达,只得又催马回来。

    冲着她道:“蕴儿,我们翻过这一座山就到双龙岭了,双龙岭作为双龙会的舵口,距离仰天山最近,我想姬飞雪总舵主与乔舵主他们丢了仰天山摩天崖,一定会去那里纠集人马组织反攻,我们若去得晚了,恐怕就赶不上了!咱们还是快点赶路要紧!”

    蕴儿依然还是磨磨唧唧地并不加快速度,嘴里说道:“羽哥哥,我们不用着急,不会耽搁的!”

    肃羽无奈,只得也降低速度,走在蕴儿马前。

    蕴儿瞅着他一脸焦急的样子,嘴里小声嘟囔着:“那里还有那个讨厌的人在呢!你该不是急着去见她吧?”

    二人就这样,不到三十里的山路,走了整整一天,直到夕阳在山,金灿灿的火烧云铺满了西面半壁天空之时,他们才进入了双龙岭地界。

    二人刚刚踏入岭口,只听见旁边斜坡上,有人大喊大嚷着催马冲了过来。蕴儿抬头,看见那匹飞来的骏马上一袭翠色衣裙在风中起起落落,不由皱起眉头,厌厌地叹口气道:“真是烦见谁,就偏要见到她!”

    说罢,故意勒丝缰,躲在肃羽另一侧,抬头望着别处,装作没看见。

    那马上的女子来到肃羽跟前,与他并辔而行,当蕴儿如空气一般,完全忽略,伸手拉住肃羽的手臂,一张俏脸上又是喜,又是嗔道:“羽哥哥,你把我交给双龙会的人,怎么这么久不来找我?我一天都跑来这里好多次等你,本公主都急死了!”

    肃羽赔笑道:“我与蕴儿和乔舵主,知舵主去救姬飞雪总舵主,没想遇到强敌,因此耽搁了!让朵儿公主久等,挂心了!”

    纳兰朵儿听说他们遭遇强敌,有些吃惊,急忙在肃羽身上探视道:“你,你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肃羽笑笑道:“我没有事!今天多亏了蕴儿,骗走了强敌,我们才得以解脱!”

    纳兰朵儿稍稍斜眼看看陆蕴儿,窃笑道:“她不是挺有本事的嘛!怎么不用本事,还要骗人才能脱身呀?嘻嘻”

    蕴儿看也不看她,只是轻飘飘扔出一句:“骗人也是本事!总比就会撒娇,发嗲强!哼!”

    纳兰朵儿也不生气,不再搭理她,依然脸上挂着笑,将头靠在肃羽手臂上,痴痴地道:“你走了,我心里担心你的安危,又怕你把我忘了,不来找我了呢!”

    肃羽道:“怎么会呢!把你托付给双龙会的人也是为了公主的安全,救出姬总舵主,我自然会来找你的!”

    说到此,他回头看看蕴儿,见她正小脸涨得通红,瞅着纳兰朵儿的双眼,满满都是妒忌。

    忙将纳兰朵儿从自己臂弯里扶起,然后道:“公主,你在这里,见到姬总舵主,乔舵主另外还带着一个年轻女子没有?”

    纳兰朵儿点头道:“见到了!他们天没亮就回到这里了!那个女子叫星罗,和我住在一个屋子里,我还和她问起你呢!她说你们遇到了什么宗主,非常厉害!我都担心死了呢!”

    肃羽点点头道:“那现在星罗和姬总舵主他们现在在何处?”

    纳兰朵儿道:“他们来了不久就带人走了,据说是到仰天山找了无迹去了!”

    说到此,她看着肃羽又狡黠的一笑道:“我看星罗是被姬飞雪那个倔老头子迷住了!她听说姬飞雪带伤与乔八他们赶往仰天山,立刻就急了!我劝不住她,她也不顾身体有伤,急匆匆就跟去了!可是,那个老头子似乎并不在意她,唉!女人爱上一个人,有时候真是够傻的!”

    纳兰朵儿正感叹,不妨身后蕴儿冷冷道:“有些女子明明知道人家已经有了心上人,偏偏还要死缠烂打的纠缠人家,的确是够傻的!”

    肃羽无心听她们说这些,随即勒住马头,望着蕴儿道:“蕴儿,既然他们已经赶往了仰天山,我们留在此地无用,不如现在就赶过去,你看怎样?”

    蕴儿点头道:“现在他们估计已经打得正热闹呢!我们过去趁乱行事更好!不过,刀光剑影的,如果带一个拖累可就麻烦了!”

    纳兰朵儿听见,一把抓住肃羽的手臂道:“昨天你们扔下我,今天我再也不一个人留在这里,担惊受怕的了!你到哪里,我就去哪里!”

    说罢,又眼巴巴地瞅着肃羽,拉住他的手臂来回摇晃。

    肃羽不免心软下来,冲着她道:“那......好吧!不过公主,等我们到了仰天山,那里厮杀在所难免,因此,你绝不可和我们入山,在山脚有一处镇店,你只能找一处客栈栖身,等我们办完事,就会立即去找你!”

    纳兰朵儿听了,虽然还是不大愿意,也只好勉强答应了,三人随即调转马头,往仰天山方向绝尘而去。

    而此时的仰天山摩天崖前,一场恶战,并没有因为夜幕降临,就此打住,而是各自都点起火把,绞杀在一起。在“突突”燃烧,跳跃的火光之下,神武会庄舵主头上缠着血迹斑斑的布条,脖颈上青筋直蹦的站在摩天崖高墙上,挥舞着手中的长刀指挥手下抵挡姬飞雪,乔八等率领的众人攻打摩天崖。

    姬飞雪眼看着众弟兄攻打半日,被守在摩天崖高墙上的神武会会众居高临下,乱箭射伤无数,心里正焦急,见一精瘦之人手里提着一对峨嵋刺,一个箭步来到他的身边,拱手道:“总舵主,知道多有事要跟你分解,分解!”

    姬飞雪点点头道:“知舵主请说!”

    知道多继续道:“我们今日所带人马有限,如此强攻伤亡过大,而且如此血拼,不论谁胜出,伤的都是我白莲会弟兄,我看,不如我们绕过正门,从后山摩天谷攀爬上去,入摩天崖内,直接找那了无迹算账,把他除去,夺了宝莲御令,一贯道和神武会等众人自然不会再抵抗的,不知总舵主意下如何?”

    姬飞雪点头道:“本总舵主也是不忍看见双方弟兄在此火并,这正合我意,你在此继续佯攻,我与乔八绕道后山去找了无迹!”

    姬飞雪悄悄通知了乔八,二人只率领几十个精壮弟兄,自摩天崖左侧的林子绕到了摩天崖背后的谷底。

    他们怕引起注意,不敢明火执仗,只能熄灭火把,在夜幕之下,贴着陡峭的悬崖,往崖顶上攀爬。姬飞雪腿部箭伤未愈,又强力攀爬十几丈高的悬崖,勉强到了悬崖中间,腿部伤口崩裂,不断的渗出血迹来,他也不说,只是坚持着往上爬。

    一股迅疾的阴风卷过,姬飞雪身上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脚下碎石滑落,整个人随着直坠而下。姬飞雪并没有因此大喊大叫,故而其余众人都在努力攀爬,并不曾注意,只有距离他不远的乔八看见,惊得他急忙探手去抓,只是相差不到二尺的距离,眼睁睁看着姬飞雪从自己眼前,瞬间飞落,却无计可施。

    正在紧要关头,半空中突然飞出一道粉色长绫,转瞬间将姬飞雪急坠的身体缠住,姬飞雪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借机一手抓住长绫,一手抠住崖壁,双脚也踏在了突出的石头上,将身体稳定住。

    他这才抬起头,见在自己上方一个娇柔的身影正拉着长绫的另一端,一对儿媚眼里,若星辰闪烁般瞅着他,压低声音道:“你身体有伤,不能用力,你抓住长绫,我拉你上来吧!”

    姬飞雪顿时脸色阴沉下来,愤然道:“你这妖女跟着我们干什么?我就是死了,也不用你救!”

    说罢,挣脱长绫,咬牙发狠,又往崖顶爬去。

    星罗愣愣地瞅着他闷头爬过自己身边,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不由得眼里的珠泪,如一颗颗明珠般,光闪闪,滚滚划落。

    乔八瞅着有些不忍,也不知说什么,只能也随着姬飞雪,加速往悬崖上爬去。众人爬上了崖顶,姬飞雪对摩天崖自然分外熟悉,大家跟着他,不多时便自崖顶来到了通往摩天崖内部中枢的必经道口,姬飞雪见前面静悄悄以为无人,刚走到道口边上,只听有人装腔作势的干咳一声,无数火把瞬间亮起,把道口堵得风雨不透。

    在火光之下,正中站立着一个和尚,他吃得肚大腰圆,肥硕的大脸上满是渍泥,披着一件破僧衣,脚下趿拉着一双露着脚趾的僧鞋,乜斜着小眼。

    虽然瞅见了姬飞雪等人,却权当做没看见,把手中的戒刀一横,喝道:“前面是什么人?这摩天崖乃是白莲会总舵所在,你们怎敢私自闯入?还不快快退出,否则别怪老衲手下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