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蛟龙决 > 第九十九章 金卫之首遭戏弄
    煞摩柯左侧的黑衣人见知道多凌空直坠,也不示弱,随即掷出手中的铁蒺藜,知道多只得收势,身形急转,已经眨眼到了那名黑衣人身边,舞动峨嵋刺分心便刺。

    黑衣人使用的是长链子兵器,适合远攻,他急忙后撤,打算拉开距离,知道多的峨嵋刺却适合贴身肉搏,见他后撤,便急拧身,如影随形,又缠到了他的身边,一对儿峨嵋刺转动着,发出“嗖,嗖”的声响,忽的一招,“乌龙转柱”,绕将过来,又突得一招:“龙睛回望”背后斜出,八八六十四式峨嵋刺,被他使得是步步惊心,精妙绝伦。

    站在外围看着他们打斗的煞摩柯也不由得点头道:“一个是少林夜叉十六式,一个是蛾眉派的八八六十四式的峨嵋刺,二人武功都深得本门派功夫之精髓!如果投入我的门下,坐一名银卫也是可以的了!可惜却做了反贼!”

    姬飞雪站在一边,冲他冷冷道:“听你之言,你就是伯颜手下御龙卫的四大金卫之首的煞摩柯了?”

    煞摩柯微微点头道:“老夫正是煞摩柯,我早就听说白莲会的代理总舵主姬飞雪,名动江湖,今日一见,果然英气不凡!人言,英雄惜英雄,你与你的众手下,个个武功不俗,投身白莲乱匪之列,岂不可惜?我奉劝你们不如趁此良机,投靠朝廷,搏一个封妻荫子,锦绣前程岂不更好?”

    姬飞雪冷哼一声道:“煞摩柯,你休要胡言!我们堂堂汉人岂能屈身侍奉你们蒙古异族?你们侵占我国土,奴役我同胞,我们白莲会众人势与你们不共戴天!”

    煞摩柯仰天笑道:“好!既然你有如此志向,某也不可夺你之志!今日,就让我先领教,领教姬飞雪总舵主的神通再说吧!”

    言毕,身形已经到了姬飞雪眼前,随即缓缓将右掌提于腰际,沉沉道:“老夫看你腿部有伤,我不愿意乘人之危,今日我只用一只手掌与你交锋,姬飞雪总舵主,这样还算公允吧?”

    姬飞雪冷冷道:“你我乃是仇敌,生死之斗,无所谓公允不公允,你有多大能耐,只管使出就是!姬飞雪必将奉陪到底!”

    他刚说罢,身后有人挺身而起,挡在他的前面,冲着煞摩柯道:“他身体伤势沉重,不能与你决战,今日就让我来会会你!也让你知道,知道罗刹岛的厉害!”

    煞摩柯听到罗刹岛的名号,心中微动,上下打量她好一会儿,才道:“老夫此来,为的是捉拿乱匪,与你们罗刹岛的人无关,我劝你还是速速离开!别妄送了性命!”

    姬飞雪手中挺起长剑,愤然望一眼星罗道:“我姬飞雪的生死与你妖女无关!此地不是你久留之地,你还是回你的罗刹岛去吧!”

    说罢,脚步前移,挥剑直刺煞摩柯咽喉。

    煞摩柯稍稍侧身,躲过来剑,姬飞雪顺势变招,剑锋又奔他脖颈斜斜划去,煞摩柯身体后仰,看着剑刃贴着自己的脸划过的一瞬间,他用手指在剑身上轻轻一弹,那口剑如遭重击,立刻挑起老高,害得姬飞雪差一点撒手。

    煞摩柯随即化指为掌对着姬飞雪缓缓推出,姬飞雪被他一指强力震得虎口发热,剑还未撤,又感觉一股巨力排山而来,姬飞雪用尽全力,还是被他掌力逼得一步步倒退。

    随着煞摩柯的掌力一波波汹涌而至,姬飞雪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心口发热,一口热血直喷出几步远,身体飘然往后飞去。煞摩柯趁机急进,又挥动黑铁一般的左掌,欲再击姬飞雪,随着一声惊呼,一个娇柔万端的身躯凌空飞至,正扑倒在姬飞雪身上。

    煞摩柯见是星罗,只得急收掌,立住身形,双眼沉郁地看着她道:“若非老夫与罗刹岛有些瓜葛,不愿伤你,否则一掌打在你的身上,恐怕你就要粉身碎骨了!我见他视你如仇,你……这又是何苦呢?”

    乔八与知道多看见姬飞雪受伤,都急忙摆脱两个黑衣人,飞身来到姬飞雪身边,他被星罗抱住,脸色惨白,嘴角血迹未干,双眼紧闭,已经不省人事了。

    乔八与知道多血灌瞳仁,嘱咐一声星罗照顾姬飞雪,高举兵器率领会众一拥而上,双方混战在一起。煞摩柯催动双掌,无人能敌,他打翻了几人后,又冲出人群来寻姬飞雪。

    姬飞雪正躺在一个角落里,刚从昏迷中醒来,星罗只身守候在他身旁,双眼早已哭得通红,她听见声音,回头见是煞摩柯,心里大怒,抹一把泪,凄婉地望着姬飞雪惨笑道:“你就呆在这里别动!让我来替你报仇!虽然你讨厌我,但我也不怪你!如果我被他打死了,只要能死在你身边也是好的!”

    说罢,随即起身,忍着箭伤,挥动长绫,直取煞摩柯。

    姬飞雪看着她为了自己舍死忘生的娇柔身影,心底突地有了一点异样的触动,欲起身相助,却怎么也起不来,正奋力挣扎,眼前黑影闪过,有两个人已经到了他的身边。

    其中一个抓住他的手臂道:“姬叔叔,我们来救你了!”

    姬飞雪脸上浮出一丝微笑,抬手指着正与煞摩柯缠斗的星罗道:“蕴儿,你来得正好!了无迹勾结御龙卫,那个煞摩柯武功高强,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你快去帮帮星罗,但也不要恋战,另外,通知乔八,知道多带领兄弟们撤退!”

    星罗根本不是煞摩柯的对手,只是煞摩柯不愿伤她,因此耽搁了许多时间。

    煞摩柯探手抓住星罗抛来的长绫,指着她,沉声道:“我看在你是罗刹岛的人的份上,已经容忍你多时,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否则,老夫可要对你痛下杀手了!”

    星罗一双明眸里满是恨意,骂道:“你出重手伤害姬飞雪,我恨不得将你这老贼碎尸万段!你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我们罗刹岛的人,从来就不知道一个怕字!”

    说罢,用力去拽长绫,无奈被煞摩柯抓住,一时挣脱不得,气得她挺力一抖,借着一股上行之力,飞身腾起,飘飘然踏在长绫之上,跨出几步,距离煞摩柯不远,转身一个旋踢,直奔煞摩柯面门。

    煞摩柯也有些气恼,皱皱眉头,不躲不闪,抬起右手,并未运力,只是随意一掌正对在她的脚上,星罗顿感一股足以擎天之力,奔到她的脚底,她惊呼一声,身影犹如断线的风筝,往后斜飞,就在她将要重重摔在地上的同时,一个人影闪过,将她接住。

    煞摩柯看的清楚,心里差异,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躲在暗处?”

    那人也不理他,急急把星罗抱到姬飞雪旁边,放下。姬飞雪望一眼已经昏厥过去的星罗,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又扭脸不再看她。煞摩柯见那人不理自己,随即跨步纵身冲姬飞雪而来,没走多远,耳边听见有“噗噜噜”如群鸟出巢的声音,自前方树木暗影中传出。

    他稍稍一愣,收身抬头,只见几个如棋子般大小的东西,由暗处缓缓飞来,煞摩柯以为是小儿把戏,并不以为意,抬起衣袖准备将它们拂去,衣袖还没碰到那几枚棋子,棋子突得加速,“嗡”的一声,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吓得煞摩柯,就地一个倒翻,倒在地上,谁知,棋子已经紧随着又追到了脸上,此一惊非同寻常,煞摩柯又是一个侧滚,出去一丈有余,就势起身回头,棋子又如蜜蜂“嗡嗡”追至。

    他急慌慌抬起衣袖将头捂住,胡乱扑打,却并不见棋子飞到,正自惊魂未定,听远远有人娇笑连连道:“没想到御龙卫四大金卫之首的煞摩柯,被本姑娘随便扔几枚棋子,就吓得手忙脚乱,顾头不顾脸的没有了方寸,看来也不过如此嘛!本姑娘今天有事,先走了,就不逗你玩了!嘿嘿”

    煞摩柯定睛看去,只见几个人影一晃已经隐入远处的树影之中。

    身后却传来了无迹急促的呼叫道:“煞摩柯大人,我们的宝莲御令已经被肃羽和陆蕴儿盗走了!你快快拦住他们,莫要让他们跑了!”

    原来肃羽与陆蕴儿趁着摩天崖混战之机,悄悄进入摩天崖内,找到了无迹藏宝之地,将宝莲御令轻松盗出。

    本来姬飞雪等人处在上风,他们不想插手,准备直接就走,后来看见御龙卫煞摩柯到了,二人都见识过他的厉害,知道不妙,为了救姬飞雪等人,才不得不出手,结果泄露了行踪,耽误了时间。

    肃羽背着姬飞雪,陆蕴儿搀扶着苏醒过来的星罗,一路窜出摩天崖,沿石阶行走不多久,身后有人呼喊着赶来。肃羽不想与他们纠缠,与蕴儿一起,下了石阶,拐进旁边的一条极为陡峭的小径,跌跌撞撞地下去。

    他们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才好不容易下到山角,只见一条深不见底的天堑横亘在眼前。肃羽与蕴儿都傻了眼,姬飞雪久居仰天山,对这里虽不曾来过,却也知道,便指引着肃羽与蕴儿沿着天堑上溯几里路,穿过一片幽黑的丛林,只见天堑到了这里,两边距离近了许多,对于武功在身的他们,穿越也不再是难事了。

    姬飞雪与星罗身体有伤,无法用力飞跃,蕴儿便出主意让他们暂且等在这边,等她与肃羽过去后,再找来藤条,将他们拉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