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宅师笔记 > 第1065章 后记(大结局)
    第1065章 后记(大结局)

    后来我听说白莲教成了社团,在国外的势力也不小。

    当然,逃出去也是怕被正一道的人追杀。

    事情解决之后,正一道彻底离开了桂北。

    有人说在平乐那边出现一个疯子,天天装成皇帝的模样跟小孩子玩耍,他没有了一只手臂,全身皮肤没有几处是完整的。

    后来那个人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没多少年就死在精神病院之中。

    还没回到县城,张戈就晕了过去,他真的摆脱了,体内的灵力开始消散。

    我是可以制止的,但联想到张戈半生的辛劳都是五弊三缺造成的。

    以后还是让他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吧,不管以后的日子怎么样,那都是他自己选的路。

    回到县城,我没等张戈醒来,带着黑色妖姬和夏茉莉到丧事专门店的对门去提亲,带上相亲应该准备的聘礼。

    “严老板,这……”看到聘礼的小翠愣了。

    “小翠,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张戈的事儿了吗?我们活着回来了。”我淡淡笑道。

    小翠忙不迭的摇头,看了看我身边的夏茉莉和黑色妖姬,“她们……”

    对了,我差点忘了说,回来的路上,黑色妖姬跟我说了一件让我感动的事,其实她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在贺州她就跟我呆在一块了。

    她一直在照顾晓凡,一直在我身边看着我。

    “这是夏茉莉、这是双胞胎姐姐,夏燕丽!”这是夏茉莉想出来的办法,现在也只能对外面的人说是双胞胎。

    夏茉莉从来没有责怪过黑色妖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杀过一次的原因,两人聊天也有说有笑的。

    小翠顿时红了脸,“怎么只有你来啊?”

    “张戈现在还在调养中,明天应该能醒了。我这是提前过来跟你打招呼嘛,你答应了我们就一起去找残手算个黄道吉日。”

    “到时候我们一起办酒席。”这是我的打算,兄弟嘛,同一天结婚挺好。

    小翠低下头没说话。

    我问“咋了?是不是不愿意啊?那我回去跟张戈说一声,叫他死心吧!”

    “不是不是,严老板,你别那么直接嘛。”小翠脸红到脖子根了。

    “男人哪有那么细心啊?”黑色妖姬瞪了我一眼。

    她还是一样没给我好脸色看。

    她有问过我,为什么不让理光继杀了她再杀理光继?

    我说即便你不会死,但我也不可能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一次。

    后来……

    我被她抽了两个耳光,说我已经伤害她了。

    好吧……

    结婚日子到了,不一样的是,我娶的是两个,张戈娶的是小翠,小翠脸上的胎记被我消除了,正如我所想的那样,没有了胎记,小翠就是个美人胚子。

    结婚那天,所有丧事专门店的工作人员都参加了。

    高俊也在我结婚那天找到了一个对象,虽然是丧夫的寡妇,但就他那个年纪,也只能找结过婚的女人了。

    张戈的日子虽然过得并不富裕,但也不缺钱,祸事也没再找到他头上,虽然心里还有不少阴影,但人比以前开朗了很多。

    我们渐渐的安定了下来,直到文革开始……

    丧事专门店被抄了,我被人捉去批斗了两次,全店的工作人员都解散了,如果我不是找地方躲起来了,恐怕还要继续挨批斗。

    我在县城的老家也被抄了,好在我没说张玉和的老房子。

    等风头稍微过去了,我才换了容貌出现。

    丧事专门店解散后,其他人没有受牵连,我全顶了。

    所以高俊和张戈还有阿雪他们都各自回家去了。

    乌拉,这个我唯一的弟子,也是我最忽视的弟子,他之后也离开了桂北,后来我听说他去了香港,干起了非法的勾当。

    而后又多次逃难柬埔寨、泰国、越南等地。

    只是不知道怎么就走了歪路,出国后又在外国抢劫。

    我接到他最后一个电话是他临死前打的,他打电话问我,斗魁十法的符可不可以多纹几个?

    后来我听说他被枪毙了五次,五次都没被枪决成功,后来是泰国的一个降头师破了斗魁十法的纹身符才枪毙成功的。

    我没有去救他,走出了桂北之后,他过什么生活我已经管不着了,既然他走了弯路,我劝说没用之下还要继续的话,那只能说他咎由自取。

    要说我冷血也行吧,不过我倒是相信乌拉的抢劫黑暗生涯肯定不好过。

    我们的生活都稳定了,但我不知道会平静多长时间。

    阳间阴差的活儿我也要继续,所以我没有带夏茉莉和黑色妖姬离开桂北。

    若干年后,正一道三派集中会议之地,一群人正在商量着。

    “严枫已经成魔,但他并没有胡乱杀人,也没做为非作歹的事,难道这也要除掉吗?”陶志祥忿忿不平的说道。

    “我老前辈都是这个建议,谁能证明他不是故意演戏给我们看的?”张宗说道。

    “我看张掌门说得没错,严枫成魔,一日不除,我们正一道永无安宁之日。”在座的都是三派掌门。

    “没除也不见得我们正一道鸡飞狗跳了啊。”陶志祥激动道“当初天坑的事情你们都不记得了?”

    两人没有在说话,但究竟结果如何,谁也不清楚,那毕竟是正一道三大门派的人的会议。

    所以我才说,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年的安稳日子,下一个要面对的势力难道就是名门正派吗?这么说我成了反派?

    后来我带着夏茉莉和黑色妖姬到处玩耍,我没有故意留着年轻的模样,随着年纪增长而变化也很好,可以体验体验那些不一样的年华。

    无聊的时候,我把我这些年的事简单的写到了一本笔记里,我也不知道这本笔记应该叫什么,黑龙教?白莲教?还是魁魔?

    我没有命名,只是在封面写了笔记两个字。

    有一天我带着笔记到桂北一个叫崇岭的村子游玩,遇到了一个姓李的小伙子,他跟我要了笔记,反正已经写完了,我也就当做是送出去了。

    因为我算到多年以后他有个姓庞的女婿需要这本书,虽然我并不认为我的故事是什么传奇,但应该会有喜欢它能读懂它的人,我相信那一天会到来。

    …………《全书完》…………

    本作品由手机用户请浏览m.81zw.la阅读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