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鬼医幽王妃 > 第1102章 大结局
    “暂时不回去,待我的魔力恢复一些,就得想办法召回魔族,”弑天停了停,接着道,“先别说我,冰云,你体内的力量只是因为你有了身孕而暂时封印,待到你生下孩子,那力量还是会觉醒,而且依你的体质,是很容易被激发的,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这么麻烦?”卓冰云皱眉,“那我能不能散掉这力量?我练‘大般若掌’,是为了对付魔族,既然你有心召回他们,我也没必要再练下去了。”

    “散掉可惜,”弑天摇头,“如果只有魔族力量,转给我就好,可惜还有神族的力量在里面,我要不了。再者,世间生灵不断有修炼成魔者,想要回到魔界,每隔一千年,九星连珠之际,魔界入口的结界就会变薄,只要用你的力量就能打开入口,送他们回去,散掉了就太可惜了,他们还要多等一千年。”

    “这样啊,那不能请我生父到时候把结界入口打开吗?反正魔族是要回魔界,又不是来捣乱。”卓冰云越发郁闷,这力量不要都不行,算怎么回事。

    “不能,具体原因我也不知,总之这力量你最好是不要留,这样,你想办法把这力量封印在魔族后人体内,一代一代传下去,等到需要的时候,再告诉他(她),让他(她)利用这力量,打开魔界入口。”

    卓冰云思虑一会,点头道,“这样也好,我会留意的,多谢舅舅提醒。”

    于是,在所有事情解决之后,她才寻找魔族后人中合适的人,暂时储存这股力量,一代一代相传,最终找到了最合适的人,就是百里华裳,并在她帮助下,于千年后的九星连珠之时,打开魔界入口,放回那些地下城的魔族,她也彻底了了那桩心事,羽化登仙去。

    “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弑天正色道,“记住,不准你替天蔻报仇,我自有计划。”

    “你有什么计划?”卓冰云追着问道,“你现在这样弱,那些捉妖师又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一旦给了他们机会,他们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你可不要对他们抱有什么幻想。”

    他们能趁着生母那样虚弱的时候直接杀了她,或许卓冰云还不会觉得这样恨,毕竟人魔殊途,不是不能理解,但他们对生母做出那种天理不容之事,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要不是因为怀孕,她体内的力量被封印,加上诛灵给她下了必杀北冥长夜的指令,而列长恨又极力替她压制,此时她早已狂性大发,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

    所以大致来说,她的劫难,算是过去了吧。

    “当然不会,”弑天冷笑,“我怎么可能指望他们改变对魔族的看法!总之我会替天蔻报仇,你安安心心地生孩子就行了。”

    之前是因为他体内有法器,无法杀人,如今他却是因魔力被诛灵吸走,暂时很虚弱,只要过一段时间,他魔力恢复,一定能杀了他们,替天蔻报仇。

    “那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要自己逞强,知道吗?”卓冰云自知说不过他,再者她现在怀着身孕,也没有办法帮他,只能先应下来。

    “我知道,”弑天忽地向外看了一眼,“震王回来了,我先走了,今晚我们见面的事,别告诉他,免得横生枝节。”

    “舅舅!”卓冰云叫住他,“你不回魔界,现在住在哪里?”

    “无所谓,山上林中,到处可住。”魔族一向与自然为伍,无论多么恶劣的环境,都可以生存,处处无家处处家。

    “你去将军府吧,”卓冰云提议,“我父亲母亲他们都不在府上,那里很安静,你正好可以安心养伤。”

    弑天略一思索,点头道,“也好,那我先去了,过两天再来看你。”

    说罢即消失了踪影。

    门外果然响起轻到几乎听不见的脚步声,接着是北冥长夜低声问落雪,“冰云睡了?”

    “是,王妃与卓夫人已睡下了,一切安好,王爷放心。”

    北冥长夜“嗯”了一声,“好好保护她们。”

    “是。”

    脚步声接着远去,北冥长夜显然是不想打扰到卓冰云休息,却不知她并没有睡,原是想等他进来,跟他商量一下替生母报仇的事。

    蓦的,“弑天的话,你就肯听?”

    卓冰云头也不回,冷冷道,“你还来做什么,我说过不想再见到你。”

    列长恨沉默,他给冰云的法器还在,弑天到来,布下结界,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因为确定弑天不会伤害冰云,所以他才一直没有出手,刚刚他们的谈话,他都听到了。

    “舅舅是为了我好,而且他会替我生母报仇,我到时候也会帮他,而你却一直要我放弃,如果你是我,你会听谁的?”卓冰云一脸冰冷地道。

    列长恨嘴一张,原本想说什么不知道,出口则成了无奈地叹息,“我承认我那天太冲动,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我很抱歉,但我真的是为你好,如果你能好起来,王爷必不可能让我留在你身边,如果你一直解不了‘血咒’,我还是要替王爷照顾你,这有什么不同?”

    “结果是一样,可你的心思不对,”卓冰云终于回过头来,那神情却是冷漠的,“你明知道我不可能跟别人在一起,还说出那样的话,分明是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对你很失望。”

    列长恨苦笑,“我的心思一向如此,而且我不认为我有什么不对,也不觉得这有多卑鄙,你这样看我,我很难过。不过你放心,不管你怎样看我,我还是会保护你,保证你的孩子顺利出生。”

    “不必了,我不想再欠你更多,你快点走吧,以后都不要再来了,我给生母报仇的事,你也不要阻拦,否则我们就是仇人。”

    卓冰云不再理他,上床盖好被子,闭起眼睛。

    然而她此时心中各种滋味都有,又哪睡得着。

    “冰云?”卓夫人听到动静,迷迷糊糊叫一声,“怎么了,要如厕吗?”

    “去过了,”卓冰云帮她盖盖被子,“没事,母亲,睡吧。”

    “哦,那睡吧。”卓夫人正困着,见没什么事,翻个身继续睡。

    列长恨略站了站,即悄然离去。

    其实他今天来,是因算到弑天有一劫难,可能会度不过,希望弑天能随他回去,潜心修炼,修成正果的。

    不过看冰云这样,是不打算相信他,再者人各有命,他也不能随意改变天命定数,只能作罢。

    ——

    “王爷,宗主率众人前往将军府了,说是发现那里有魔族气息,似乎是魔尊在将军府。”

    一大早的,黑鹰就进来禀报。

    “什么!”卓冰云“腾”一下站起来,脸色大变,“他们怎么知道?”

    舅舅昨晚才过去,捉妖师们就知道了,怎么这样快?

    不会是列长恨向宗主说的吧?

    那个卑鄙小人!

    北冥长夜皱眉,“冰云,听你这意思,你也知道了?弑天是不是来找过你?”

    “是,”卓冰云急的冷汗直冒,“昨晚来过,是我让他到将军府休养的,那些捉妖师应该不会找到他才对,怎么……”

    “别急,我去看看,”北冥长夜放下筷子站起来,饭也不吃了,“弑天到底是魔尊,师父他们一旦靠近,他应该能知道,会离开的,放心。”

    “我也去,”卓冰云立刻跟上,“我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舅舅会不会……”忽然想起自己会算人天命,忙掐指算了算,又失望地摇头,“算不到,舅舅是魔尊,命格异于常人,怎么办,舅舅会不会有事?”

    “不会,相信我,我去看看。”

    卓夫人劝道,“冰云,你别担心,长夜武功那么好,一定没事的,你别去了,你现在不宜受太大的刺激。”

    刚刚她就一直担心,冰云看到长夜,会不会又要拼死拼活地杀了他,没想到又出了这样的事。

    “我没事,母亲,你留在震王府,有人会保护你。长夜,咱们走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卓冰云哪放心的下,拽着北冥长夜就跑了出去。

    卓夫人知道阻止不了,只有连连叹息,赶紧到菩萨面前又多上了两炷香,希望菩萨能保佑女儿女婿平安无事。

    其实,卓冰云这次真冤枉列长恨了,容君鹤他们之所能知道弑天在将军府,还真不是他告的密,是容君鹤他们追踪而来的。

    谁让弑天如今魔力大损,而容君鹤又是这些人当中,法术最为高深的捉妖师呢?

    更重要的是,他不放心卓冰云,所以这些天经常有事儿没事儿到震王府外转一圈,昨晚就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其他捉妖师当中也有法术高深的,彼此间一通气,知道弑天在将军府,也就不足为奇了。

    “妖孽,还不出来受死!”卞鸿波捏着兰花指,细声细气地叫,“魔族害人无数,都是受你唆使,你作恶多端,该是你偿还的时候了!”

    弑天一身黑衣,长发飞扬,脸色虽然不好,神情却是倨傲的,嘲讽冷笑,“少说的这样冠冕堂皇!你们这些卑鄙小人,当年虐杀我妹妹,今天我要杀光你们,替她报仇!”

    辛毅在旁道,“宗主,你听到了,魔尊是不可能改恶向善的,快点杀了他,别废话了!”

    容君鹤皱眉,朗声道,“弑天,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立刻把所有魔族都召回魔界,以后不要再进犯人类,否则……”

    “魔族我自要召回,不过我妹妹的仇,我一样要报!”弑天森冷的目光一一扫过他们,“当年虐杀我妹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跟我没仇的,最好滚到一边,否则我一块儿杀!”

    辛毅等几个当年曾经污辱过天蔻的人都变了脸色,抢着叫道,“魔族凶残,人人得而诛之!”

    “妖女惑乱人间,本就该死!”

    “对,该杀!”

    弑天狂笑,“废话少说,来吧!”

    说罢双掌一挥,打出一团黑色气流。

    众人纷纷闪避,围将上去,各种法器满天飞,誓要将弑天格杀此地。

    卞鸿波眼里露出贪婪的光,“辛兄,魔尊果然魔力大减,这是咱们的好机会,之前说好的,打败魔尊后,他的内丹咱们二人平分, 咱们的修为必然大进,说不定还能胜过宗主,你可不能独吞。”

    辛毅冷冷道,“那是当然,不过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弑天的魔力仍旧不容小觑,先把他拿下再说。”

    “只要咱们同心合力,不成问题,”卞鸿波轻轻笑了笑,“你看,弑天已经支持不住了,等到他被打成重伤,咱们再过去,正好捡漏。”

    容君鹤也看出弑天的魔力不足平时的五成,在一干高手的围攻下,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一个不留神,被某一法器打中,狂喷起鲜血来。

    “都住手!”容君鹤自是看不下去,厉声喝道,“先问清楚,住手!”

    然而捉妖师们就怕弑天得了喘息的机会,会杀了他们给天蔻报仇,当然要尽快把他给杀了,怎么可能听容君鹤的话停下来。

    容君鹤气白了脸,这些人如此不顾道义,十几年前害死天蔻,如今又要置弑天于死地!

    可他总不能将捉妖师们都杀了吧?

    双方战成这样,不死不休,他要怎么才能阻止?

    谁料没等他想出办法,十几名捉妖师彼此打个眼色,猛地一起出招,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法器打中弑天,他发出凄厉的嘶吼,从半空摔落下来,动弹不得。

    卞鸿波大喜,“就是现在!辛兄,上!”

    两人立刻从左右飞奔过去,要杀死弑天,夺他内丹。

    说时迟,那时快,两道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奔而来,两股凌厉浑厚的内力分别攻向卞鸿波和辛毅,几乎要将他二人打成肉饼!

    两人大惊,不敢硬接,飞身让开,北冥长夜和卓冰云已经落在当地,辛毅怒道,“震王,震王妃,你们这是何意?难道你们要与妖孽为伍不成?你们怎能如此是非不分?”

    卓冰云脸色煞白,厉喝道,“是非不分的是你们!当年凌辱我生母,如今又要杀我舅舅,你们这些道貌岸然、卑鄙无耻的混蛋,全都该死!”

    众人被骂的面红耳赤,怒声指责,“你说什么,你敢这样跟我们说话?”

    “魔族本就该死,我们是替天行道!”

    “快让开,否则别怪我们下手不留情!”

    辛毅上前两步,就要动手。

    北冥长夜一个闪身把他拦下,森然道,“你敢动冰云试试?”

    “你——”

    辛毅死瞪着他,还真就不敢放肆,毕竟他武功卓绝,又是容君鹤的徒弟,背后有整个九玄天呢,能不跟他结仇,当然最好。

    “舅舅,你怎么样?”卓冰云返身扶起弑天,见他脸色白中带灰,大量鲜血从他嘴里涌出,眉宇间弥漫着死气,恐怕是神仙难救。

    “没事……”弑天一说话,又是不停地吐血,胸膛急剧起伏着,“我……早知道会是这样……我算到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天好活……”

    这就是命数,他躲不掉的,要不然也不会同意卓冰云的话,到将军府来了。

    卓冰云愤怒而痛苦,“都是我害了你!舅舅,你别说话,我这就带你去找列大哥,他一定能救你!”

    “震王妃,你一定要维护他是不是?”辛毅厉声叫,“邪魔人人得而诛之,你再这样,就是要跟魔族同流合污,别怪我们不客气!”

    “不错,快快让开,否则我们的法器是不认人的!”

    容君鹤沉声道,“冰云,这里交给我,你先起来。”

    “不!”卓冰云咬牙,怒瞪他们,“我舅舅没有害过人,你们凭什么杀他?谁要杀他,先杀我,滚开!”

    众人大怒,今日若是放过弑天,以后他们都将死于其手,可是如果硬是对付震王妃,就是跟震王和九玄天做对,还真不好办。

    “冰云,记住,忘了这些,天蔻的仇,我来报,你……要过正常人的生活,”弑天忽然捂嘴,眼中是强烈的痛苦之色,手再拿下来的时候,他的气息迅速弱下去,“拿着这个,可以……救人一命……”

    手心里骤然多个东西,卓冰云根本不及细看,匆匆放进怀里,“好好,我拿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舅舅,你一定不会有事,不会有事……”

    弑天忽地眼神一利,猛地起身,竟掐住卓冰云的咽喉,迅速后退,大喝道,“谁都不准过来,否则我杀了她!”

    众人一愣,接着都大为欢喜:由弑天来杀了震王妃,再好不过,不但跟他们无关,震王也一定会杀了弑天,皆大欢喜呀。

    北冥长夜脸色大变,才要冲上去,耳朵里忽然传进声音来,他先是震惊,接着摇头。

    弑天向他这边看过来,意甚坚决,“北冥长夜,你立刻让你师父跟他们离开,否则我就杀了她!”

    “她是天蔻公主的女儿,是你的外甥女,你要杀她?”北冥长夜咬牙,明显是在犹豫。

    在旁人看来,他是受了弑天的威胁,但实际上他在犹豫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舅舅,别这样,我会救你的,你别这样……”卓冰云虽然还没有猜透他到底要做什么,却也知道他是故意这样的,她怕他是要孤注一掷。

    “废话少说,都让开,否则我真杀了她!”弑天带着卓冰云,一步一步后退。

    众人当然是毫无顾忌地逼上去,装模作样地道,“弑天,你逃不掉的,快放开震王妃!”

    “不错,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你若伤了震王妃,震王绝不会放过你!”

    “你再不放手,别怪我们不客气!”

    容君鹤眸光一闪,“弑天,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快放开冰云!”

    他知道弑天要做什么了,而且,他并不反对,但场面上的话,还是要说的。

    “哈哈哈!”弑天忽然仰天大笑,“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混蛋,全都该死!我要替天蔻报仇,我要跟你们同归于尽!”

    就在这一瞬间,北冥长夜如离弦的箭一般猛扑过去,一把拽过卓冰云揽住,跟着毫不犹豫地一掌打向弑天,竟生生将他打到了那帮捉妖师当中!

    “舅舅!”卓冰云嘶声大叫,挣扎着要过去。

    然北冥长夜却硬生生将她挡在身下,两人都趴到了地上。

    容君鹤反应更快,飞身而起,上了一棵大对。

    “碰”,一声大响,仿佛一团炸雷平地而起,黑色的烟雾弥漫着整个将军府,捉妖师们根本不及反应,就全被炸的四分五裂,尸骨无存。

    弑天同样也化为尘土,消失于天地间。

    幸存的几名捉妖师都傻了眼,呆呆站着,反应不过来。

    他们几个都是没有参与当年虐杀天蔻公主的,否则下场就跟辛毅他们一样。

    “不……”卓冰云眸光血红,一把推开北冥长夜,跌跌撞撞到了场中,“舅舅,舅舅!”

    然而没人会回应她,弑天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在生命的最后尽头,替天蔻报了仇。

    “冰云,冷静点,弑天早知道会是这样,所以……”北冥长夜过去扶她,刚刚弑天送进他耳中的声音,就是要他助他一臂之力,跟这些人同归于尽。

    他知道冰云会受不了,可不这样,弑天也还是会死,天蔻的仇若是不报,冰云还是不得解脱,他别无选择。

    “不!”卓冰云大叫,浑身颤抖,“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舅舅,舅舅……”猛一回头,看到还在傻站着的几名捉妖师,她顿时有了泄愤的对象,大喝道,“你们杀了我舅舅,我杀了你们!”

    说罢飞身而起,半空中内力一吸,抓过一柄长剑,向着其中一人刺下!

    “冰云!”容君鹤飞身下树,过去阻止,“别冲动!”

    然北冥长夜却比他快一步,不过他并不是阻止,而是挡在那捉妖师身前,“哧”一声响,长剑刺进了他心口。

    “长夜,你——”容君鹤大吃一惊,继而明白北冥长夜此举的用意,心痛归心痛,却毫无办法。

    “你——”卓冰云惊呆了,“长夜,你……”

    脑子里忽然响起那个声音,“杀了他,杀了北冥长夜!快,就是现在,哈哈哈!”

    此时卓冰云的剑尖已刺入北冥长心脏,虽是将他重伤,倒还有一线生机,可如果剑尖再入一指,他则必死无疑。

    “杀了他,快杀了他!”

    卓冰云眼中红光大盛,握剑的手不停地哆嗦,“不要,不要……杀了他,杀了他……”

    尖锐的痛苦让北冥长夜几乎无法站立,可除了这个方法,不能解冰云的“血咒”,他心甘情愿。

    “不……”卓冰云到底以全部的精神力控制了自己的手,凄厉大叫,“不要!走开,走开!”

    右手猛地后撤,剑出血飞溅,她脸上也一片血红。

    然而就是这灼热的心头血刹那解了她的“血咒”,眼看着北冥长夜倒下,她恨不得这个世界就此毁灭!“长夜!”

    “你没事了……太好了,”北冥长夜看到她清澈中带着无尽痛苦的眼神,虽是觉得眼前越来越黑,却无比的开心,“原来……我的心头血真的可以……”

    “不,不!”卓冰云哭成泪人,“你这混蛋,你……你为什么这么傻,谁让你这么做的,谁让你……”

    容君鹤迅速往北冥长夜嘴里塞了一颗“大还丹”,“长夜,坚持住,你不会有事,我帮你疗伤!”

    “没用……”北冥长夜虚弱摇头,“师父,徒儿不孝,不能……帮你打理九玄天,你……”

    “不行,不行!”卓冰云猛烈摇晃他,“你这混蛋,你敢死,你敢死试试?我、我这就死在你前面,我让你同时失去我和孩子,我也要你尝尝这滋味儿!”

    “别……”北冥长夜痛苦地浑身痉挛,却是无力阻止她,“师父,快……”

    容君鹤扶住卓冰云的肩膀,“冰云,先别急,说不定还有救。”

    话是这么说,北冥长夜被刺的这样狠,又是正中心脏,哪还有救。

    那几名捉妖师逃过一劫,趁这个机会溜了。

    “对,对,有救,还有列大哥!”卓冰云惊喜道,“他有办法,我这就去叫他!”说罢起身就要跑。

    有什么东西从她怀里掉下来,咕噜咕噜滚到了容君鹤脚边,他捡起来一看,顿时大喜,“这是弑天的内丹?”

    看这光华流转,毫无杂质的样子,魔族中至少有千年以上修为,才能有这样的内丹,而如此内丹,就有让人起死回生的力量。

    “是,舅舅给我的,他说……”卓冰云忽然醒过神,大喜,“舅舅说他能救人命!难道他早就知道长夜会这么做,所以才把内丹给我?”

    说着话,她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容君鹤喜极点头,“看来是!长夜没事了,冰云,你们两个真是好运气!”

    北冥长夜的眼神也瞬间变的清明起来,“舅舅……救命之恩,我只有来世再报……咳……”

    容君鹤忙道,“好了,先不要说这些了,先救你性命要紧,来人!”

    黑鹰等人立刻过来,“宗主有何吩咐?”

    “立刻把长夜扶进去,不准任何人打扰!”

    “是!”

    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危机都过去了,魔族也在东岳大帝出手干预下,全部回了魔界,入口再次被封印。

    因为没有了魔尊,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群龙无首,也就没再掀起什么风浪来。

    而人们对于弑天,对于卓冰云的议论,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消淡了。

    因为他们都知道了一件事,魔尊之所以伏诛,全是因卓冰云的关键一击,大义灭亲,人类才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这次难关,他们应该感谢她才对。

    而这一切,卓冰云和北冥长夜都不在乎,也不去过问,他们全部的精力,都在床上那个哇哇哭的小家伙身上。

    “又饿了?”卓冰云抱起儿子,捏他小鼻子,无奈道,“不是才吃完?你这还不到百天,饭量也太大了吧?”

    她自己的奶根本不够喂的,又找了两个奶娘,才勉强应付呢。

    北冥长夜一阵风似地刮进来,“怎么又哭了?看吧看吧,我就知道是你这当娘的又训他!多吃点怎么了,多吃长的快,长的壮!来,乖儿子,父王报!”

    不由分说把宝贝儿子抱过去,耐心地哄。

    小家伙转着漆黑的眼睛,瞪了北冥长夜一会,咧嘴笑起来,还是父王疼宝宝,嘤……

    “笑了笑了!”北冥长夜乐的合不拢嘴,“宝宝最喜欢父王是不是?叫父父王,父王……”

    小家伙只是傻呵呵地笑,一脸的幸福。

    卓冰云看着这父子俩,脸上也不自觉地带着满足而幸福的笑容,过往一切如云烟,却终究过去,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磨难也值得了。

    如今国泰民安,圣上仁慈爱民,百姓们都交口称赞,父亲母亲疼她、疼孩子,两个哥哥也成了亲,不久之后必然也会有孩子,以后的日子,阳光满天,绿荫满地,每个人都是满足的……

    列长恨仍旧留在人间,后来那些散落在人间的魔族都被送往地下城安置,为了平息他们的怨气,也为了看着他们,他留在了地下城,一住就是千年,其他的都无所谓,唯一不能忘却的,是对卓冰云的思念,这样两不相见,反倒是好。

    北冥长夜百年之后,卓冰云并没有多么大的悲伤,因为生老病死是人类的法则,而她早已接受这样的事实,几个儿女也都长大成人了,有了自己的孩子,更有了好好活着的希望,而她则带着北冥长夜的骨灰,隐居伏魔山。

    她没有随他去,因他说过,希望她好好修炼,将来位列仙班,而他再投胎转世,说不定哪一世,他们能再遇上,就又是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呢……

    千年后,九星连珠,魔界入口打开,地下城的魔族全都回了魔界,卓冰云任务完成,心愿已了,与列长恨之间,也尽释前嫌,她功德圆满,飞升为仙,终于摆脱了魔族的体质——虽然她从来不觉得,那算个事儿。

    成仙之后,她并没有留在天界,而是请命到了泰山,陪着父亲,每天与他说说话,等待着他受罚期满的那天,就可彻底解脱了。

    “冰云,我又新收了一个徒弟,他历经千年轮回,终于有了仙根,他今日上山,你去接他来吧。”东岳大帝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笑意。

    卓冰云并未往多处想,“是,父亲,他长什么样子,请父亲告知,免得我认错人。”

    “你一定不会认错的,去吧。”

    卓冰云心里泛着嘀咕,见父亲没有多说的意思,也不再问,转身出去。

    顺着山路不紧不慢往下走,她一边欣赏着风景,一边摘着野花,插了两朵在发间,心情很好。

    成仙之后也没什么事情可做,陪着父亲也很不错,唯一让她不能忍受的,是对北冥长夜的思念。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投胎转世到她这一世,他们再相遇,然后……

    “这个给你。”身后忽然响起温润如玉的声音,花香味已飘了过来。

    卓冰云浑身一僵,手里的花束掉到了地上。

    是在做梦吗,为什么这个声音这样熟悉?

    头上略略一沉,有什么东西戴了上来,卓冰云本能地抬手摸一下,是一个野花编成的花环。

    “喜欢吗?”身后的人轻笑,“也不知道你现在喜欢什么,看到这里的花又多又漂亮,就编了这个,你戴上,很好看。”

    卓冰云缓缓回身,映入眼帘的,果然是北冥长夜那英挺的眉眼,满脸的宠溺和笑意,她感觉如在梦中,“长夜……”

    “嗯,”北冥长夜轻轻将她揽在怀里,“抱歉,让你等的太久,好在,我来了……”

    “长夜……长夜……”卓冰云一遍一遍叫着他的名字,直到确定真的是他,如何还能压抑得住,猛地反抱住他,压倒在花丛中,“你怎么才来,怎么才来……”

    “对不起,但我来了,我一定会来……”北冥长夜反身将她压住,狠狠亲吻。

    花丛一阵剧烈的颤动……

    天格外蓝,云格外白,仿佛都在笑着,祝福一对久别重逢的鸳鸯……

    ---------------------------用户上传之内容结束--------------------------------

    声明:本书为全本小说网的用户上传分享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在线阅读章节由程序自动分割,无人工干扰,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上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