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六指诡医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托付
    “小卜,对不起……”我要出门时,华姐悲戚地说了一声。

    人心都是肉长的,说来说去,这也是个可怜女人。

    我回过身,看了一眼棺材中的男人,叹口气道:“他已经开始尸化了,三个时辰之后就会体硬如木,三天之后就会成‘巨人观’①状,到时候他会变得又丑陋又陌生,在你心中再美好的事情也会化为乌有。所以,你还是早点把他安葬了吧。现在我帮你锁住他的脏气,尸体腐烂是由内往外,封住腹腔的气流会多坚持几天,足够你帮他选择墓地了。这幅檀木棺不错,木质坚硬,香气芬芳永恒,色彩绚丽多变,百毒不侵,若是土葬,这是最好的选择。”

    说完,我走到男尸跟前,上至天突,下至中极,双肩中府,肋下章门,一共留针六枚。既然是死尸,这六根银针也就不必外拔了,随他去吧。

    行针完毕,我顺便将棺盖扣上,看了落寞的华姐一眼,准备离开。

    “小卜,姐认了,不过我求你一件事。”华姐忽然又开口道。

    我扭过头,心中忽然有些不忍,便问道:“华姐你说,只要合乎情理,我都应你。”

    华姐点点头,站起身,从梳妆架下面的柜子里取出了一个匣子,抱在怀中掸了掸尘土,然后便打开了。

    里面是几块上好的玉石,还有不少的金银首饰,另有一张银行卡片。

    “小卜,当初虽然我曾试图利用过你,可是姐没有要取走你命的念头,但不管怎么样,我心里一直都挺愧疚的。这几件小东西都是我母亲送我的,以后也没个相知的人了,就送给你吧,你挺有女人缘的,说不准日后用的上!”华姐淡淡地说着,脸上竟然泛着一丝笑意。

    “华姐,你这是干嘛,这些东西都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再说……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你虽然功于心计,可毕竟事出有因,而且也没害过我……”

    “小卜,你听我说完!”华姐打断我的话道:“我并不是白送给你,姐还要你帮忙呢!如今到了这时候,我实在没有心情操办我丈夫的葬礼,这卡里还有点钱,密码就是后六位卡号,你帮我张罗一块墓地吧,不用搞仪式,他喜欢安静。给我买几块好点的木料,要檀木、楠木、酸枝木、鸡翅木、黄杨木都有,还要一整套二十八件的传统木匠工具,他喜欢这个……”

    这种事,哪有拒绝的道理?

    “华姐,你说的事我帮你办便是,至于这首饰就算了……”

    “小卜,丧事是个麻烦事,我没能力亲力亲为,所以才托付给你,你要是不收下首饰,我就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华姐认真地说道。

    话已至此,我点点头道:“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先替你保管着,回头你需要的时候,再找我拿。”

    “哦,还有一个事!”华姐突然说着,将首饰中的一块玉玦(jué)单独拿了出来,对我道:“此物我母亲唤它为玉母,说是我们家族的宝贝,是用来训玉灵的。不过,我祖辈就已经失去了操作的方法,据说还应该有什么秘咒,总之,这块玉和别的玉不太一样,日后你要是有精力可以多加研习。”

    如此贵重的东西,说实话,接在手里我满满的都是不安。

    正好这时候接到老史的电话,他就在楼下,问我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等我回去呢。

    我看华姐气色还不错,亲自将棺椁退回到床下,顺手还将柜子上的项链和耳坠带了上,对着镜子照了照,精神也比先前好了许多。

    “华姐,那我先走了,你明天等我消息就好!”

    华姐抿着嘴轻笑着点点头道:“你办事,我放心,去吧,别让你朋友等的太久。还有啊,别傻乎乎的,这世界上,虽然好人多坏人少,可是,有时候只要有一个坏人那代价就是毁灭性的。比如我,若是第一次麻翻你的时候就把你的命门穴打开,你可就死定了……当然,若是把你睡了,你还哪找自己的清白之身去!”

    华姐说完,自己笑的花枝烂颤,我搞得红头胀脸,赶紧羞涩一笑出了门!

    出了院子,老史已经等不耐烦了,朝我道:“人家姑姑侄女的个人恩怨,你搀和什么啊。”

    “你懂个66啊!”我一边走一边将刚才发生的事和老史说了一遍。

    “我擦,合着艳遇扑面而来,你却给拒绝了?”老史一脸的不相信道:“你有这么正人君子?我倒是看你红光满面,刚才肯定不是这么简单。再说了,不就是买个墓地吗?用的了这么多首饰?八成是你出卖身体赚回来的吧!”

    这小子信口开河,摸起一个小金龟放再嘴里咬了咬,撇嘴道:“还真是金的!”

    “人家这是看开了,就想为自己丈夫找个好墓地,不惜重金,不成吗?”

    “好墓地?你打着是选帝陵呢你?哪用的了这么多钱啊!”老史翻白眼道:“我看这倒是有点白帝托孤的味道!”

    “白帝托孤个屁,你看过戏吗?白帝托孤讲的是君臣之间的事,刘备要死了,准备把儿子刘婵……”话说道一半,我愣住了,老史虽然比喻不当,可是话理不糙,难道说……

    “老史,不好!”我大叫一声,心中钻出一个不好的念头。

    我和老史对视一眼,撒丫子赶紧往胡同里跑,可是已经晚了,一回头,就看见远远的位置浓烟滚滚,等我俩跑回去的时候,华姐的房子已经四面火云了!

    大火中,我和老史看见有人翩翩起舞,口中悲歌乘云,如泣如诉: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华姐,你怎么就想不开啊!”我心中一酸,鼻涕眼泪莫名就掉了下来,东西往老史怀里一塞,奋不顾身往楼上冲。

    老史死命拉住我,大声喝道:“你特么是傻子吗?现在冲上去,无非多一捧灰!”

    我就那么傻乎乎地楞在大火之外,猜不透大火里面的温度有多高,会不会讲一个人的心融化掉。

    常听人说,遇上一个人要一分钟的时间,喜欢一个人只需一天的时间,爱上一个人要一年的时间,可要忘记那个人,可能要用上一生的时间。现在才知道,岂止一辈子啊,在爱情的世界里,除了彼此,剩下的一无所有!